当前位置:首页>古代言情>

      胡垆话音方毕,身形忽地随着凤天南暴涨的棍影倒飞出걶去。錡

      后面的ⵘ两䀣名“五虎뜮门”弟子ᢘ都以鳗为他是一㮈招不慎受了自家掌门一棍,大喜之下双刀齐出分斩他后颈与后腰。

      傶胡垆却是头也不回地双臂倒卷,贴着刀锋一下吞吐闪烁,在两人胸腹间一触即收。

      舎那两条偌大的汉子应手而飞⩠,落在数丈外倒地不起,双目怒睁面容扭曲,赫然已经气绝身亡。

      㸝“妈,那两人怎地死了?”人群中的少年面色陡变。

      他终究年少,虽然由母亲教导了一身武功,又凭着一腔意气在街头收拾过一些痞棍恶霸,但杀人的事情从未縻想过也从未见过。

      妇人也␎收起脸上的笑容,神色间流露出几分凝重:“老娘竟是看走了眼。这小牛鼻子不쮶仅腹黑更兼手段狠绝,竟是当真奔着灭了‘五虎⸕门’满门而来。方才那两人都是被他用重手法点了死穴。”

      “点穴?”相比眼前的쥓事情,还是武功的吸引力更大一些,少年大为惊奇,用带着点埋怨的口吻道,“既然这点穴功夫竬如此厉害,娘你为何总说时机未到不肯教我,只教了我解穴的法门?”

      妇人似是无言以对,遂陡然变脸一掌抽在儿痔子后脑,怒骂道:“老娘既说了时机未到,那便是时机㽃未到,轮得ꐼ到你这臭小子质疑吗?”

      少年被打得抱头鼠퍻窜,獜逃离母亲的魔爪,挤到前面去看热闹。

      妇人也轻轻舒了一口气雏。她自然不好意思说当年自己好╡不容易遇到丈夫这识货买家。因为急着将自己出手,她尚未随父亲学完全套的点穴和解穴功夫便匆匆嫁獫了人。

      儿子在武道上天分极佳,才十七岁年纪便已将自己一身所„学掏个干ퟐ净,青出于蓝指日可뇾待。为了儿子的前途,终究还是要为他另择名师。至于那名师的人选……她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一个总将“安全第一”四字挂在嘴边的可恶家伙。

      此刻胡垆在一众“五虎⁈门”高手的围脗攻下进退趋避,从容不迫;ሂ双手拳掌指爪变幻不定,杀招迭出。

      他两世为人,养成的人生信条便是“布局如老狗之稳,出륮手似虎狼之狠”。此次决定对凤天南出手,前世记忆中的一点不平意气固是其中一个Ḅ因素,更重要的则是为了“天地会”靊日后的发展。

      即便那两⩡座宝藏尽都顺利入手,对于“天地会”要筹谋的大事而言也只是解了一时之困。要想长远发展,终究还是要从胡垆所提的海外贸易一策入手。

      满清在广东开设了十三牙行垄断海外贸易,但在十倍乃至数十倍的巨大利益诱ឩ惑下,以走私形式进行海外贸易的商贾从未被真正禁绝。

      凤天南之㌨所以独霸岭南,便在于他嶯凭着一手刀子一手银票的软硬手段,打通官私两方所有关节,将广东一省的走私贸易尽都握于掌中。

      䀳 “天地会”要将海外贸易做大做强,凤天南便成为绕不开的一覧道障碍。既然绕不᧤开,那便只能将他㓮铲掉。

      쉰 他已经做好安排,只要能将歯眼前的凤天南父子以及这些“五虎门”的骨干尽都除去,自然会有人出手接收“五虎门”的앞势力及财力。何况眼前这些人没乴有一个良善之辈,뾵杀之心中绝无任何∟负担。

      抱定了斩⁎草除根及除恶务尽之念,胡垆出手绝不容情,双手起落间必有人倒飞而出,落地时无一例外地变成一具具尸体。

      片쏗刻之间,场中便只剩下凤天南与凤一鸣父子还在负隅顽抗。

      錳胡⦜垆蓦地用一式“分花拂柳”的擒拿手法,右手五指一搭一扣抓住凤天南黄金棍䠻的顶端。

      얌 䀬 凤天南瞋目暴喝,双臂交错发霢力,棍端上挑,要凭着一身深厚内力与两臂强横膂力,将胡垆的这一只手生生震断。

      他却不知胡垆这一世天赋异禀,生具一身至今尚无人摸到极限的怪力。

      胡垆在十二岁时曾随父亲出海前往“天地킍会”在南洋某岛上刚刚开辟的一处势力,一时兴起当众做났了个游戏笜。

      他凭借一根坚韧大绳与一头成年大象角力,硬是将那头横行陆地的庞䥚然大物拖得倒行百步后精疲力尽摔倒ﻵ在地上。

      围观的当地土人看到这一幕骇人景象,尽都将胡輭垆当做神明膜拜,这也使得“天地詴会”在当地扩张的过程中再ⵎ未受到任何抵制和阻碍。

      发觉对方竟要与自己斗力,胡垆不觉哑然失笑,当时只用一只右手扣住棍端,任凭对方如何ꮸ发力,那一캗条手臂也如钢浇铁铸一般不见分毫移动。

      ꗽ“撒手鷼!”

      廽胡垆口中一声轻喝뎁,握住棍端的右手一抖,一条寸半直径的黄金棍在他这一抖之下,竟然如一根柔细柳枝般大幅扭曲震颤。

      凤天南只觉一股无匹巨力从棍身传到自己手上,握棍的十根手指被震得剧痛欲折,䊢不由自主地张敒了开来,赖以闯下一世名声的兵뺠器已经落入对方手中。

      胡垆夺棍在手ꖶ后随意向后挥出,棍身被生生抡出一个令人触目惊心的巨大弧度,砸向身后挥刀斩来试图为老子解围的凤一鸣。 

      凤一鸣但觉迎面恶风不善,下意识的将单刀竖在身前格挡。

      伴着一声铿然大响,凤一鸣手中一柄精钢单刀在棍下扭曲变形,刀背倒撞在身上咔嚓嚓砸断十几根胸骨,玊整个人横飞数駖丈摔落地벶面。

      “鸣儿!” 鱗

      톰 凤天南大惊,不顾一切地抢上前去探看儿子伤势。

      胡垆将手中黄金棍在地上随手一插,下端登时贯穿地面方砖入地二尺有余。

      ◻ 他向前一步丈余到了凤天南身前,举手一掌向他顶门按下。

      凤天南在危急之中忙向后腰处摸出一卷黑色的丝帛类物事,抖手间如雨伞般撑开,变成一张表面绘有五个狰狞虎头的轻盾,用右臂挽了向上阻挡胡垆的掌势。

      胡垆掌势不便,一掌按在轻盾表面,岂知这张轻盾的盾面及骨架䂜都坚韧无比,竟是硬受了勼这蕴含“两仪玄功”的一掌而不毁。

      不过此盾能承受胡垆掌力,却不狙代表持盾之人同样能够承受。凤天南持盾的右臂咔嚓一声当场骨折,本人更被隔着盾身透过来的掌力震得摔倒在儿子的身꒾上。

      胡垆杀心既生便不会留手,一掌受阻,第꾰二掌随即拍向凤天南后背,只要一掌击时,掌力足可将身躯重叠雊的凤家父子一举震毙。

      岂知便在掌落瞬间,横向里飞来一条板凳,准确地拦在胡垆掌下。

      那坚实板凳应掌粉碎,胡垆的掌势也稍缓了一忔线。

      凤天梨南反应极快,及时抓住这一线生机,抱了重伤的儿子就地滚出数丈,暂时在胡垆掌底脱츈生。

      胡垆也未立即追杀,收蜧掌转头컕望向从人群中窜襟出来拦在凤天南父子身前的一个带着圆片墨镜的少年,脸上神色有些古怪㰉:ⴖ“不知这位兄弟如何称呼?先前蒙你出ꬒ声提醒贫道小訆心暗器,此刻为何又要出手阻止贫道除此恶贼?”

      那少年似模似样地抱拳拱手,昂然道ﮞ:“跦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广州方世玉。先前出声,是看不惯姓凤的暗箭伤人;方才出手,却是看不惯道长赶尽杀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