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破解版视频软件下载

      扎克穿好衣物,跟随着艾丽卡走过狭长的走廊、旋转的阶梯、人来人往的大厅,终于来到了室外。

      这时,他突然想起了之前那名见习法师告诉他的——他正身处一座浮空城中!

      更准确地说,是由数个浮空城组成的——浮空城群中。

      駀 而扎克脚下的,是这些迴漂浮在空中的山峰中最为巨大的那座——圣塔浮空城。

      圣法师们用高环法术将巨大的山脉削平,然后将削下的整座山峰翻转,再将其倒悬于天空之上,平整的切割面成为了天然的广场,륗各式各样的建筑和法师塔︕修筑其上,形成了法师们的战争基地。

      흇扎克是一名常年待在㝸地面上、宅在法师塔中、几乎从未参与过法师战争的奥术法师。他曾在一个边缘世界对这些巨ᅧ大的战争碉堡有过惊鸿一瞥,如今身处其中,他感受到了比初见㈡时还要深沉的震撼。

      漂浮的山峰在大地和云层上投下讏一片片巨大的阴影,无数的法师穿梭飞行于这些浮岛之间,如同迁徙的鸟群。

      浮空岛的中心是一座数千米高,直径数百米的法师塔。高矮不一的建筑林立仜环绕,包围出一座巨大的空地。

      两人穿耧过广场时周ꈶ遭人来人往,有人神色匆匆地飞离广场,又或是降落在上面,再各自步入四周的建筑内。

      不时有人对艾丽卡抚胸行李,更多的人则是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扎෬克,但没人为此停留半刻。

      这些人都是战争法师。

      他们中的许多人像扎克一样,身着黑袍,或者是代表二级三级法师的紫袍和红袍。

      更多的人则没有遵守在奥术法师间常见的衣着规则,而是身穿形式各异的盔甲。

      疂有人把面目深埋在斗篷之下,身上散发出诡异的红光。

      有的甚至已经失去了人类的形态,仿佛只是包裹在长袍中的紫色雾气。

      扎克跟随艾丽卡走到广场边缘,浮空城的正下方的景象让他一滞。

      脚下几千米的地面上,一片“猩红海洋”绵延至地平线的尽头。

      猠 퐉 那是无数的嘶셷嚎、蠕动的血肉组成的血肉之海。

      “血肉魔是星枢法环对这种生物的的正式命名。”艾丽卡开口说道:“这是一个从没有被记录过的文明,如果它可以被称作一个文明的话。”

      圁 扎克看向这片血肉之海,它翻涌蠕动,却似乎被困在了浮空城的下方,无法继续向周围扩张。

      而阻挡它的,是万亿奇形怪状的生物构成的“堤坝”。

      其中有数十米长的巨蛇,数个巨大的头颅左右摇晃昪着,撕咬吞噬着周遭的血肉魔。

      有的像爬行着的的透明蠕虫,把四周的血肉魔吞噬到体内,消化成一滩血水。

      还有的像生出๡了双腿的山丘,崩溅着巨石、노迈着沉重的步伐缓慢前行,将无数的血肉怪物碾成肉泥。

      法师们的灵魂奴仆大军。

      血色的海浪冲击着包围它的“堤坝”,对撞处飞溅着血肉的浪花,颜色偗各异的鲜血汇集成了色彩妖낚艳的液体,逐渐盈满了纵横交织的峡谷。

      不时⧦有巨大的亮白퍒色火球从浮空城上射出,嘆如同一颗颗巨石般坠入那片血色瀷的海洋中,溅起冲缦天的血肉之柱,数秒之后,巨쥭大的爆炸声才穿过千米高空隐隐传来。

      撡 “过去的一个月中,星枢法环召集了所有附属和同盟文明,但没有那个文明接触过甚至听说过这种生物。೎”女法师的声音回复了平静,如同冰冻的湖面般毫无波澜。

      “在圣法师们的带领下,战争法师们已经拔除了所有能找到的血巢...”

      “但是战争仍未结束。我们必须弄清楚这些血肉魔的来历和能力,以及入侵我们的方式和目的。”艾丽卡握紧了拳头。

      黑色长发飘舞栀,她指了指下方那片血肉海洋:“这里之前是罗拉公国,那是我们保留下的ퟠ最后几座供研究之用的血巢,我们希望通过它们来定位血肉魔的母世界!ᴈ”

      女法师一字一顿地说着౷“母世界”这几个푡字。

      扎克看着她,那双貌似平静的眼眸中ꖝ正燃烧着焚尽一切的愤怒与仇恨。

      法师文明一直处在积极扩展之中,从来都是征服、同化异文明,鲜有遭到入侵,更不要说被其他文明渗透腹地、还被直接毁灭了܈一整个世界。

      哪怕只是一个小型世界。

      自从三千年前的噬魂魔战争后䶐,法师文明从未经历过如此奇耻大辱。 鋉

      法师文明一定会以最极端的方式进行复仇。泑

      럾 但艾丽卡话中的另一个信息却引起了扎克的注意。

      在ໃ他的印象中,罗拉公国是大洋中的一个岛国。

      ﹜仿佛看出了扎克的疑惑,女法师缓缓说道:“没错,这里曾经是一片海洋。但是铴如今已经被蒸干夠了。”

      她又指了指天空中,扎克这才注意到整个天穹都被厚重云层遮蔽,只有少许的阳光穿透进来,天地一芴片阴郁。

      “不只是ꥨ这里,为了找到所有的血巢,整个世界的笔大洋都被蒸发成了雨云,这个世界也已经䒨从丰裕世界退化为一个荒芜世界。”

      “整个世界的海洋?”

      “星枢非常重视这场战役,因此派出了整整十三名圣法师。”

      这个数量完全出乎扎克㮟的意料,整个法师文明只有一百多名圣法师。

      ‘也难怪整个世界的地貌结构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被蹂躏的如此面目全非。'他默默想道。

      “可帕托斯只是一个小型世界,这样做是毁灭性的。”

      “没错,这远远超过了一个小型世界董能够承受的极限。因此这个世界的本源正在加速劣化,我们的时间텖不多了。”

      ꍇ扎克ඁ陷入了沉默,虽然他只是一名采奥术法师,但这些常识对他来说并不陌生。

      脋 本源是一个世界的根本,它是每个世界的凼内在意志。

      它是规则的来源,而正是这些规则,支撑了包括魔法在内的绝大部分超凡现象。

      法师们通过法术模型与世界本源沟通,在规则内创造超凡现象的过程即为魔法。

      而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一个世界的本源会出现劣化。

      除了被其他世界的规则入侵、违禁法术的滥用、神灵的泛滥等常见原因,过量高级生命的侵入也会导致同样的后果。

      一个世界的本源只能支持有限的规则우“调用”,㡸而大量高级生鐊命会导致앆世界本源“过载”。

      换句话说,这个世界的“脑琬子”会被“烧坏”而“疯掉”。

      劣化的初期只是规则的不稳定,同一个魔法的施法效果开始出现波动。

      随着劣化加深,操纵规则的“权限”开始出现混乱。甚至在一些极端情况下,普通人的强ᝓ烈情感波动都能造成现实扭曲。

      再后来,整个世界的规则变得随Ფ机而无规律,到处充满了自行产生的现实扭曲。

      劣朂化的最后,时间和空间开始不连킂续。世界陷入进入无序状态,秩序的“火焰”熄灭,天地陷入黑暗混沌。

      整个过程钃,便是本源劣化。

      扎克听说过一个接近崩朽的世界,那里的超凡者们通过ᾷ血魔法“燃烧”自己的灵魂试图延缓劣化,但只是杯水车薪。

      让情况变得更糟的是,法师文明早已利用“规则共振”连接了整片世界群落。

      这么做的好处是让被链接在一起世界都无差别地共享和分摊规则。

      法师文明的居民们穿梭不瀕同的世界并不会感受到规则的差异。

      ꉫ 但坏处是,本源劣化可以在这些世界间传播。

      把一个疯子扔到一群正常人中,时间长了,这些正常人的心智也会受到或多或少影响。

      而法师文明对付这种状况的手段,就是处决这个“疯子”。

      “我们还恷有多少时间?”扎克问道。

      “最多几天,这个世界就会被执行崩朽。”艾丽좮卡手中不知何时出ԥ现了的냞小巧金属物体:“扎克·斯图亚特,你的狩源法师申请已经通赵过了,这是你的吊坠,你同样날将会隶属第二星区。”⬵

      扎克接过这个反射着金属光芒的吊坠,菱形的表面上铭刻着复杂的花纹垱,代表了原初法师卡萨尔创造的第一个符文。

      女法师接着说道:“我们知道㶂这次战役让你损失惨重。虽然星枢法环无法补偿你的所有损㹬失,但第二星区将会为你建造一座新的法师塔。到时候你便可以把吊坠链接上去,使其成为一座狩源法师塔。”

      “这几天你继续留여在圣塔浮空城修养,到时候随我们一起撤离。”抛下这句话后,艾丽卡便转身向浮空城中央的圣塔走去。

      뀫然而扎克并没有跟上去:“我会回到我自己的法师塔。”

      艾丽卡诧异地回头,像是看着一个傻子:“你失忆了么?你之前的法师塔早就倒塌了。”

      “只要中枢部还在,法师塔剩余的部分就可以继续运行。”

      “但扎卡兰德嘔区域已⣖经被完全毁灭,这个世界什么都不剩了。”

      两人四目相对慽,艾丽卡在年轻的法师眼里突然看到了一瞬间的杀气和难以察觉的悲哀。

      但一切都转瞬即逝,只剩下了毫无痕틎迹的淡漠。

      扎克转头望向南方,视线跨过血肉横飞鵻的战场和笼罩了远方的血色雾气。

      “你说过,这里是罗拉公国吧。” 梨

      “没错。”艾丽卡转过身来。

      “从海岸线的形状看来,不远处就是罗拉公国的首都王宫——礁蓝之殿。”扎克指向了地面。

      那里只剩下干涸的海床,密集分布的礁石勉强拼凑出一点海岸线的影子,而上面无论存在过什么,都≿早已被抹除得一干二净。

      뿦 “几年前我来这里作客,曾经在这ᚤ里住过一段时间。我每晚都会在礁蓝之殿中冥想...”

      “我现在都还记옒得墨蓝海上吹来的海风,记得海浪潮涌,和渔港里彻夜鸣响的船铃...”

      他转头看向女法师:“艾丽卡,你是一名战争法师....”

      “这个世界对你来说也许只是无数个战争世界中的一个。一次战役的结束,也许£是反攻的开始,也许只是一个需要铭记和洗刷的耻辱。”

      緙“但对我来说,这个世界代表了扎卡兰德,代表了我的法师学院,我曾经拥有的一切...”

      黑发法师沉默了许久,似乎陷入了惼回忆:

      㯙“清晨时,法师塔雚的阴影会遮住西城,住在那里的学徒녖总是会迟到,每一次泰洛斯都暴跳如雷...”

      “秋天时,法兰伦森林吹来的湿气让整个南方阴雨绵绵。普尔曼总是跟我抱訬怨防洪预算太少...”

      “所有的故事,所有的人,都将随着这个世界的崩朽而消逝。”좿

      “我需要留下些什么,来证明这个世界、证明那些人...”

      “....曾经存在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