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砂荣子

      杨彪뤳的离场再次引得围观人群哗声一片,就连第一军团那万人的阵容里都似乎发出了一些骚乱。

      一场比斗,指挥官被击杀了,对士兵的妗打击绝对是巨大的,正所谓蛇无☇头不行,本来对战就已经艰难,在杨彪离开战圈后,第一军出战淚的士ꄖ兵就显得更加吃力。

      一些小豑队长军阶的士兵在不断叫喊着身边士兵鎊集结,嗊看样袼子是想重新组织力量反抗。

      ꈆ但修罗军的士兵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吗?答案是不会的。

      耗子抓准了这个机会,埙声再次吹响,修罗军出战士兵的气势伴随着㪻埙声凝聚起来,他们能清楚分辨出这阵埙声代表的意思,那就是总攻。

      熊霸率领着方盾士兵再次冲向前方,与正在和敌人厮斗的枪棍士兵相互配合ᕹ,刀盾兵也不再担任防护围杀的任务,因为已ꋣ经不需要。

      矝 甚至连后方的弓箭兵都把手中大弓挂在背上,从地上捡起散落的武器加入战斗阵容,没办法啊,腰间的匕刃肯定不能使用,这可是真正的兵器,能杀人放血的兵器。

      :“没事吧老杨,”高星策马向杨彪走来,还一边说道:“看᭟你这一拐一拐的,估计ᡰ好一阵子都要扶着拐杖了。” 쉴

      㶊第一军团出战的士兵已经被修罗军彻底压制,完全是ⵦ一面倒的形势,战败是迟早的事,高星甚至都懒得提前宣布这场比斗的结果。

      硷:“他娘的,我竟然是被一个方盾士兵用฿盾牌把我压死的。”杨彪一픏边骂着,一边对高星诉说了刚才的情况,在他看来,这绝对是个耻辱。

      虽然武器是木制的,但这也只是场比斗,你完全可以用武器指着我的咽喉或者心脏啊,用块盾牌把我压了算是几个意ᒍ思?杨彪越想越气,有种被人睡了的感觉。

      :“我都看到了,”高星语气平淡的对杨彪说道:“他压得没错。”

      高星身为裁判,他可以说是离战圈最近的人,杨彪的一举一动他全部看在眼ထ前,对杨彪的遭遇他一点也没觉得冤。

      :“你几个意思?”杨彪不服气的对高星说道:“合着我웝被睡了是应该的?”ở

      他始终无法接受这种战败方式,好歹也是名统领,杨彪这么些年来大大小小的战争打了无数场,这是第一次以这种方式被杀。

      :“你Ѣ看看他们配备的砰盾鶃牌。”高星指着远处一㰁片立在地上的方盾对杨彪说道:“这要在战场上,你已经被穿透,血都流光了。”

      :“什么鬼?”杨彪顺着高星所指的方向看去,一开始他还真没特别留意修罗军配备的武器。

      :“卧槽,这还是方盾吗?”杨彪又骂了一句。

      其 性格粗犷的他已经记不得自己今天是第几次“出口成脏”了,修罗军刚才更换下来的武器,那一面面立在场边的方盾刺激了杨彪,而方盾盾身突出来的三根在阳光!底下泛着黑色光芒的尖刺更是给了杨彪一种心如刀割的感觉。

      㚎 :“原来他不是想要睡我,”杨彪喃喃道:“被这方式击杀好像也不是什么耻辱嘛。”⎀

      说完,用还抬手在自己胸前上下摸了摸,似乎想再次确认一下,自己没有被这些尖刺给刺透。

      :“唉……”回过神的杨彪叹了口气,对高星说道:“宣布吧,已经没任何意义了。”

      :“不急,”高星对杨彪说道:“让他们挨挨揍,一会回去上课也容易点。”

      :“턬你搞吧,我去找将军问点事。“杨彪对高星挥挥手,就这么以木刀当拐杖,一拐一拐的向高台走去。

      三战全败,还有什么意思继续看下去ሲ。

      而高星还是那么轻松的坐在马背上,看着被修罗军压着打的士兵,一点也没有因为这三战全败的战绩而生气。

      玉不琢不成器,强训归来的第一军正好需要有人뀵磨一磨他们的锐气,修罗军的出现刚刚好。

      :“将军,我要那个兵,还有,我要他们那种方盾。”杨彪登上高台,张嘴就对雷长威提了两个请求。

      一旁的文正嘻嘻一笑,出言打趣杨彪道:“被人睡了,现在要人家负밤责?”

      :“我去你的,”杨彪笑骂一句,对㖾雷长威说道:“我看中那个小子了,一頷会你可要帮我和老高说说,把那小子给我搞过来。”

      杨彪是第二团的统领,按照正常情况,他要去第一团调兵是需要高星同意的,因为高星才是第一团的统领夤,当然了,修罗军的营长出自第一团的铁虎营,杨彪把修罗军看成第一团的编制也没什么错的。

      :“兵你就不䯘用想了,”雷长威干脆利落的对杨彪说道㍽:“至于盾牌,鉴那是他们自己搞出来的鿜东西,不属于军需品,你若想要,你去找他们的搓营长谈。”

      丢下这句话后,雷长威转身走돴下高台,这三场比斗的胜负已经没有⧉争议,他要看的也已经看到了,完全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将军……”杨彪看到雷长威要走,连忙出声喊道,怎么着?兵还没要到呢。

      獔谁不想把有能力的ビ人招麘揽倒自己麾下,至昦于被击败,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杨彪身为一名统领,根本就不会计较这些小事,小肚鸡肠的人可当不上一军之将。

      :“老杨啊,”文正一把拦下杨彪,对杨彪说道:“不用喊了,㻋还是赶紧去治治伤,一会跟将军请个假,今晚咱们也好聚一聚。”

      面对杨彪的疑惑,文正把原因一五一十的跟杨彪说个清楚。 땨

      ミ 在知道事情的㮇原委后,杨彪看着远处的修罗军,丢下一句一群变态ച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在过了大概一刻的时间后,高星叫停场中对战的鎘两方,没有意外,第三场ୀ比斗修罗军胜了,从双方场中人数看出,修罗军这场胜利是大胜。

      高星扫了一眼熊霸,这个铁塔般的兵站在场中真是太出众,太好发现了。

      轻笑一声,高星目光再次转移,这次所看的是修罗军这场比斗的统索帅,那就是耗子。 䑔

      小龙此时已经重新站在耗子身边,最后的总攻他并没有参与,因为没有意义。

      퐤 :“嗯?”高雄星欣赏的目黹光中似乎出켎现一阵疑惑。ꭹ 籼

      :“一二三四,一宅二三四。”高星忽然暗暗数数,因为他发现耗ゕ子和小龙身上穿的盔甲左胸雕刻的紫荆花纹下还雕刻着四颗星纹。

      :“这是代表修罗叔军的官阶吗?”高星自言自语道。

      很自然的ꛛ,他向场中正在渐渐退去的修罗军身上看去。

      :“什么?”一直都很淡定,甚至对自己麾下将士三战三败的战绩都表现的毫无所谓的高星震惊了。

      ꒟ 因为他发现,修罗军出战的士兵中,至少他所看到的大部分士兵,身上所穿盔甲的紫荆花下是一颗星纹都没有的。

      高星长出了口气,转巙头看向修罗军所在的阵容,他发现,那些骑在战马身上的士兵们盔甲胸前的紫荆花下全部刻着至少一颗星纹,而身为营长的玥宸胸前刻着五颗星纹。

      :“原来是这样,”高星低声说道:“五星是营长,四星是副营吧,一星,应该是正式士兵,而这些没有星纹的……”

      :“这群臭小子,看来还쎨没有엃尽力啊。”高星扫了一眼玥宸等人,又特意看了看修罗军士兵身上配备的那些装备后,大声喝道:“第三场比斗,修罗军胜,都散了吧,该干嘛干嘛。”

      虽然明柶眼看出是修罗军胜了,但赛果ں还是有必要公布的,宣布完结果后,高星调转马头策马离去。

       ꑓ玥宸对迎面走来㸃的耗子几人拍了拍手掌,脸上的赞赏之意毫不掩饰,太精彩了,耗子在这第三战的所有氕举动玥宸厃表示相当认同,特别是安排小龙进行的斩首任务,至少玥宸是没有想到的。

      :“回去吃烤肉。”没心没肺的小龙哈哈笑道,这ぜ提议顿时就获得了熊霸的大声支被持。

      修罗军的其他将领都很开心,这是修罗军第一次亮相,而修罗军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也相当强势,㾮三战全胜,对手还是閹强训归来的第一团。

      至于装备上的差距,大粡家都没当是一回事,毕竟实力摆在那里,如果第一军团的士兵认为他们縃在烽火台的强训是地狱般的,那修罗军诮就只有呵呵一笑,因为修罗军的训练也是地狱式的,而且是地狱十八层。

      져耗子用手肘捅了捅小龙,朝冷邪所在的方向颔了颔䒄首,冢小龙顿时就闭嘴不出声䑯了。

      虽然看不出冷邪在发脾气,但那阴沉的脸任谁也知道冷邪心情很不好。

      :“回去吧,”玥宸大声招呼道:“有什么事,回营再说。”

      果然,冷ḅ邪先一步调转马头,脱离修罗军的阵容而去。

      而玥宸等人逷摇摇냊头,也是无奈,因为他们完全明白冷邪在为什么生气。

      쥿 而一直跟䟅在冷邪身后的范逍遥就更是难受了,修罗军的第二第三战打得很精彩,唯独是他率领的第一战打的一塌糊涂。

      小龙走过去安慰范逍遥道:㰙“没事的,你们队长是口硬心软的人,再说了,这是你第一次正式统帅战斗吧,有些失误也是应该的,先回去再说吧。”

      修罗军的士兵收拾好自己的䤏装备,排着整齐的队列向修罗营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