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做羞羞事

      儧 王胖子拉䄰着张若白进入病房后,里面一个正在睡觉的年轻男子便蛨醒了过来,张若白心想:“这便是吴邪吧ꭗ,真和剧中长的裸一样”。

      在想着的过程中,王胖子已经把他拉到了吴邪面前,已经开始介绍着张若白뒐。

      “天真啊,我和你说阿,这可是我虎子哥,呸,是我白哥,他叫张若白,现在练就了绝世武功,下山来保护我了……不…卲…是我们,唉,对了,你三叔呢”?

      ʢ 吴邪这时也猛然发现自己的三叔居然不见了,说了句“磤老狐狸,留下这么多坑,别想跑”,又听到张若白说道“刚才我好像看见一个人中年男人从病房里出去,还顺走了一件白大褂”。

      吴邪在听到张若白的话后当机立断的打开病房的房门,直接往楼ގ梯口⇡跑둎去,王胖子也跟着吴邪跑去。

      走时顺便把张若白也拉上了,边走边说:“白迨哥,你看到的那个中年男뜛人就是吴邪的三叔,保准又准备坑吴邪了,所以跑路了,你不是连就了绝㵰世武功么,正好和我们一起去“带回”吴邪他三叔”。

      扠 在走到一楼的时候,张若掲白和王胖子便听到吴邪的叫喊声,“吴三省,你个老狐狸,别跑”。

      吴三省在听到吴邪话后,瞬间就提高了速度,吴邪也紧追其后,张若白和王禙胖子此时也跑到了吴邪身边。

      吴邪看王胖子手里拿着快递盒子,刚想朝着吴三省那边扔过去。身边却闪过一阵风,只见吴三省瞬间被拉了回来。

      近身一看,原来是张若白把吴三省给拉了回来,在感叹张若白身手的同时,口中也说道:“老狐狸,你再跑啊,怎么不跑了”。

      吴三省说道,“吴邪,你可真是我亲侄子啊,还有,你怎么叫你三叔呢”。

      吴邪道:“别废话,跟我们回病房去”。吴三省无쾃奈的看着张若ꇿ白,看着他一把扛起自己便狎朝病房走去。

      病房里

      吴邪感激的看着张若白,说道:“你好,我叫吴邪,我就ꄒ和胖子一起叫你白哥吧”。

      张若膉白也说ꆎ到,“好,你以后也叫我白哥,你以后就是我张若白的兄弟了,以后哥来保护你们”。吴邪又说到:“白哥,你认不认识张起꺲灵”?

      张若白也赶ই紧说道:“张起灵是谁,纳我虽不认识他,但我在江湖中也听说过他,怎么,你和他认识”。

      不等吴邪说话,王胖子便说道:“怎么不认识,不就是小哥么,他긔和我和天真可是搭档了好几回了,能不ನ认识吗”!

      吴邪ݡ无奈的看了看王胖子,似乎在埋怨他说了自己想족说的唸话,看了一眼吴三省后,说道:“今天太感谢你了白哥,要不是你老狐狸就響让뻩他跑了”。 틁

      张若白说道:“不用这么客气,都是自家兄弟了,还说这客气话䔸做什么?”

      吴邪也⺂是说道:“白哥真是豪爽,你是哪里人啊”?张若白道,“我啊,北方횄人,和胖子一圆样现在住在京都”。 ⡫

      吴邪说道쒄:“骯怪不得白哥你这么豪爽,原来是北方人”。王胖子说道:“哥呀,啥时候来的京都啊,咋都不選给兄弟打个招呼呢”。

      张若白说道:“这不是刚找着住的地方,在京都打听了打听,你王胖子的名声在潘家园可是如雷贯耳啊”。王胖子不好意思的ܪ说道:“这不就是做了点小生意吗,平时ꗹ也就收点物件。白哥,你可别再打趣我了”。

      吴三省说道:“喂喂喂,还有人在意我这个人吗”?吴邪说道:“老狐狸,醒了多长时间了”?吴三省说道:“刚刚醒”。

      吴邪拿出一张照片,说道:“眼熟吧,十九年前你们考古队,下西沙之굏前拍的照片,解连环就是死在了那次行动里,我们到了西沙以后,看到了血书,上面写着“吴三省害我”留言쭧的人你知道是谁吗?就是解连环,你告诉我,解连环是不是你杀的”?

      吴三省在这时却装起了头晕,说道:“哎呦,我怎么这么头晕呢,哎呦,我这身子骨啊,唉,老了老了”。

      吴邪说道:“谁寄来的”?王胖子刚要说,䇩却被张若뱫白打断说道:“张起灵寄来的”。吴邪、吴三省的神情顿时发生了变化,吴邪激动的拿着快递盒子,口ㆾ中说道:“张起灵”!

      王胖子说道:“厉害了咱们的小哥,他的青铜门里都쌐能给你寄快递”。

      吴邪口中说道:“录像带”?!

      吴三省也说道:䈱“大侄子,你这可不厚道了,你怎么不跟我湙说?鰆你和小哥有联系啊”!

      吴邪说道:“我怎么告诉你?你不是刚刚才醒吗”!吴三省稟这是又开始装起了头晕,顺便把身子朝着左边侧了过去,偷听的吴邪和王胖子的对话,吴邪ۿ白了一眼吴三省后说道:“你说的小哥也是的,消失这么久了,还是头一回有他的消鿬息”。

      ᇻ 王胖子这是也很逗比的说道:“我说这小哥也真够抠的,你说不寄点什么土ꔾ特产什么的,唉,弄个这뻐破录像带这可是老古董了,上哪淘换录像机去啊”?

      吴三肻省在听到王胖쭴子的话后,转过身来说道:“找录像机包在我身上”。

      吴邪顿时说道:“少来,这事䌷跟你没关系”。吴三省这是又把身子转向惵吴邪说道:“有线索一起分享嘛,毕竟我ඩ们是一家人你找你的小哥,我查我的事情”。

      张若白看着吴三省如此厚颜无耻的样子,心里想到:“䨷这可比看电视剧有趣多了呀”。在张若白心想的时候,吴三省朝门外说了一声:“王五”。

      䬯 门外进来一人,吴三省说道:“去旧货市场上淘两台能放这种ㄶ带子的录像机”㶗。那名叫王五的߀人说道:“是,三爷”。

      吴邪在看王五走后,一把把录像带夺过来娵,对吴三省说道:“想看,行啊,那你总得告诉我,գ西连沙发生了什么吧命”?王胖子幸灾檑乐祸的看着吴邪和吴三省的对话。

      张ᅨ若白但事情晤已经憍发展到这种地步,也知擹道自己对于吴三省还是竘一个外人,便把注意力放在系统的身唝上。

      綱 在心中问道:“系统,任务完成了没”?脑海中又传出一阵熟悉的机械声音:“宿主,吴邪和王胖子已经对您信任,特别是王胖子对您的信任更是加倍,恭喜您成功完成任务,萋获得小哥和吴三省的好感,仜系统空间10x10”

      “鉴쵉于宿主你由于第一次出色完成任务,特奖励系统空间30x30” 薙

      㦣“由于您接触剧情人物,特开启主线任务:前ꭗ往西王母宫,焗并于吴邪、王胖子、张起灵结成深厚友谊,奖励:神秘奖励,需完成任务后领取쏰”。

      “开启支线任务(可选择完成):一、和吴邪一起探索格꜌尔木疗养院。奖励:吴邪ϑ的信任加倍

      二、答应阿宁前往塔木陀,奖励:阿宁的好感”。

      张若白无语的看着支线任务的名称和奖飉励,心里想着:“我要阿宁的好感做什䌱么?难道和吴邪抢老봛婆么,不过说볏实话,终极笔记中的阿宁好像是个新疆的面孔ວ,长的挺不错的,不过这ퟟ小妮子心思就是有点……⇿唉……不管了,走一步算챃一步吧”。

      这时吴邪和吴䢏三省的对话䆀也结束了,吴三省注意力放到了张若白身上ৄ,对吴邪说道:“ᚌ这位小兄弟,身手看着不错,我一看见你就感觉有好感,有没有兴趣跟着我?吴邪你可不能和我抢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