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争幻想>

      越是艰难危急的时刻,越能显现一个人的本性。

      朱兴寿生性阴毒,绝不会甘心将生死交付他人,任由对方随意处置。

      先前有问必答正是要麻痹对方,令其心神松懈,噽也是为了抵抗侵入体内的特殊火焰。

      是的,他确定那种青光定然是某种火焰,否则怎会有强烈的烧灼感?

      好在这时已被他初步压制住,可是维持不了太长时间⩷。

      셪现在要做的,就是立刻逃出去,隐藏起来疗伤。

      √ 对于金丹修士,若有充足的天材地宝,断肢重生也非难事。

      而李二憨和张铁柱的出现,就是最好的,也是最后的逃命机会!

      这番突变令庄归山等人大惊失色,慌忙退开,口中大喝“住手!”,生怕朱兴寿一怒之下杀掉李二憨。

      若说这群人頎中最受欢迎的人是谁,反倒是ⴻ这个五大三粗却心智单纯的莽汉。

      周问天在呼唤一声后,眼睁睁看着变故发生,并没有采取反制行动。

      因为朱兴寿极为狡멇猾地将李二憨当作了盾牌,将自己完全遮蔽,这使得直接攻击无法奏效妦,而在这短暂时间内,想要施展复杂攻击,周问天的实力尚且不足。

      青岚倒是有实力阻止,可她又不认得李쁊二憨,更不喜欢这些人脏兮兮的样子,对他的生死无动于衷。

      眼见李二憨落入朱兴寿手中,周问天并不着急,神色淡定,右手托着下巴,饶有意味地看着对凨方。

      他心里很清楚,为了求生,朱兴寿敢冒险抓住李二憨作为人质,却绝对不敢将他杀害。否则双方之间就彻犎底没了转圜余地,他今日非死不可。

      “又没说一定要杀你,着什么急?这样多难看?”周问天终于开口,说得不紧不慢,好似颇为惋惜。

      “我不敢듐欺前辈,⾣前辈也莫要欺我!你从没想过让我离开,是吧?现在呢?是放我离开,还是让我和这傻大个同归于尽?”

      ꃆ朱兴寿躲在李二憨背后,不敢露头൵,开始谈条件。

      他并没有因控制了人质而有任何放松,因为他不确定这位实力深不可测的前辈是否真的在意这些野人的生死。

      要知道,修行境界越高的人,凡心越少,越4是不为外物所动卼。

      他对此心知肚明,现在只是赌一把而已。

      “唉,”周问天叹息一声,微微摇头,漫不经心道:“你想如何便随你好了。”

      好似在朱兴寿看来生死攸关的滔天大事,于他而言不过踩死还是放过一只蚂蚁。

      但朱兴寿绝不相信对方真的不在意,哪怕不在意这些野人的生死,可谁不在意自己ξ的颜面?

      越是地位高的人,越是要维护脸面,甚至不惜付出极大代价。

      他稍作沉默,提议道:“郺我带这人离开,等到了ᶗ安全地方自会放掉他,如何?”

      周问天依旧不冷不淡:“随你。”

      庄归山等人则大急,问道:“你如何保证不会杀人?”

      对这些人的反应,朱兴寿毫不在意,他关心的只是周问天的态度,可免不了也得应付几句。

      周问天不再理会,他表面上在和对方谈判,暗地ꌓ里却在与青岚这位小祖宗沟ڏ通:

      “青岚,能不能拿下他?”

      ᨌ“为什么要拿下他?不好玩!没意思!”青岚兴致缺缺,不耐烦道。

      这家伙刚开始还有点儿头脑,这时候似乎已经认同自己小女娃的身份,越发胡搅蛮缠。

      周问天也不急,诱惑道:“完事儿我带你去城里,到处吃好吃的!”

      青岚顿时来了兴趣,大眼睛闪着光彩,宛쓾若明星,满怀期待地问道:“吃什么暙呀?”

      不料听到的却是:“这我哪儿知道?”

      她正要㳽发火,准备狠狠揪他耳朵,又听他道:“当然是好酒鋻好菜好点心,全都点上,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哼!这还差不多!”青岚松开手,对此略为满意。

      周问뉼天此举也是无奈,以他目前的슫手段,尚不足以瞬间将朱兴寿灭杀,而对方临死前拉个垫背的不难办到,他可不想李二憨就这么挂了。

      跐 青岚坽抬头,望向朱兴寿的方向,插嘴问道:“你不是要离开么?坐骑呢?”

      朱兴寿一直没在意泐这个面容精致的小女娃,以歟为是周问天的小徒弟或者小孙女。

      这时以为她在好奇,没有过多防备,笑道:“小妹妹,这就让你见见。”

      随后口中一声呼啸,远方天际出现一个黑点,遥遥飞来,缓缓变大,竟是一只雄鹰!

      羽翼广阔깗,威风凛凛,气势十足,比庄归山等人乱七八糟的坐骑强多了。

      “嘻嘻,好漂亮!”青岚仰着头,拍手称赞。

      周问天也露出淡淡的笑容,对青岚的想法有所猜测。

      朱兴寿忍不住激动起来,看来这位前辈对自己的杀心并不重,否则不会一直这么平静。

      要么早就气急败坏,要么直接不管不顾地痛下杀手。 㷧

      只要这次能够逃过一劫,等自己实力恢复,到时候,哼……

      他暗自想着将来的复仇大计,认为前途光明,未来可期。

      很快,雄鹰飞到眼前,双翅展开有十余米大小,稍稍挥动便生出无尽狂风,地上野草簌簌地抖动,众人的长袍也都随风摇摆。

      还好这些人都不是普通飕凡民,否则早被吹倒。

      青岚对着它招招手,脸上带着灿烂笑容,大眼睛忽闪忽闪,似乎极为喜爱。

      见状,朱兴寿大方地说道:“姑娘若是喜欢,将来到了神乐宫,我送你一只。ꦇ”

      “好呀好呀!”青岚眉开眼笑,欢喜地拍手,乐不可支,看向雄鹰的目光越发迷离。

      朱兴寿并没有察觉不妥,任由雄鹰落于身后,准备挟持李二憨纵撌身跳上去。

      可是还没等他转身,异变突发!

      雄鹰的目光变鞪得异常冷峻,殲双翅拍动,忽地跃起,两只钢铁般的利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朱兴寿的头颅,而后利刃般的长喙狠狠戳刺,凿出一个又一个血洞,鲜血狂飙,脑浆流出。

      此时朱兴寿的注意力全部都在防备周问⨠天等人,哪里会料到危险其实在身后?

      而他仅剩的左胳膊又死死锁住李二憨,这时候脑袋剧痛,不由自主地松开鑴,左手握成拳狂击鹰爪,想要脱离控制。可他受创太重,连十分之一的实力都无法发挥,效果可⦄想而知。

      李二憨本来被卡得迷迷糊糊,这时失去控制,壮硕身躯鼁立刻倾倒。

      헏张铁柱机灵过人,飞一般扑过去将Ѻ他接住,扛起来就走,躲到众人身后。

      时机稍纵即逝,而周问天早已等待多时,他的反应极为迅捷,旋即以孤影剑使出破穹剑法之【一往无前】,剑气磅礴,滚荡而来,直直攻向朱兴寿丹田处! 쒄

      此前在魔窟中,他便以此式击穿鼠王厚重坚固的皮甲,招招见血。

      샅在吸收炼化血晶发散的浓郁血气后,他的修为更为浑厚,此时这一击的力道何等之强?

      ᵇ 朱兴寿本就受困于鹰䩶爪,뚲无法躲避,只听“嘭”的一声,腹部受创之后应声爆裂!

      由于金丹破碎威力叠加,ッ场面异常惨烈,鲜血四溅,骨肉碎渣满地,破碎的五脏六腑隐约可见。

      庄归山等人被余威波及,不由自主地摔倒,哎吆哎吆的痛呼声不绝于耳。

      可即便到了这种地步,朱兴寿仍未死去,且求生欲越发强烈!

      因为此前受创过重,ֲ他쏯的灵力又用于压制体内怪火,唯能用左手疯狂击打鹰爪,试图挣开控制,可惜无济于事,那尖利的鹰爪反倒抓得更紧了!

      这只雄鹰也并非等闲之辈,它的爪喙坚固锋利,匢不亚于高阶灵器!

      若非如此,也不会被朱兴寿收为坐骑。

      只是他断然没料到昨日之奴会变成今日之敌。

      周问天不是心慈手软的人,此时有无数血晶支撑,不必楧担心体内灵力枯竭,于是再次施展出【一往无前】,这次攻向朱兴寿的胸口位置,出剑之后,即发即至,瞬间心脏炸裂。㷳

      至此,뮪这具身体死的不能再死。

      可他仍不放心,陆潮声可是以残魂苟活上百年,甚至畣差点儿夺舍重生。

      朱兴寿的境界虽然远远不足,也不可不防켍,不能留下隐患!

      于是周问天第三次施展【一澻往无前】,这次攻向其头部!

      感受到凌厉杀机汹涌而来뙾,雄鹰很识趣松开双爪,任由朱兴寿残破的头颅掉落。

      ⠎剑光触及的一刹那,血迹斑斑的头颅轰然炸碎,化作漫天红白交错的星星点点!

      即便周问天只是化灵境的修为,连续施展杀力最强的三剑之后,朱兴寿这位金丹修士也仅剩断骨碎肉,哪里还有一点儿生机?

      周问天嗟本想以自家《五行神变术》生火,毁尸灭迹做得干净,想⟑了想,还是觉得青岚来做鱫更保险,便与她沟通。

      只见她粉嫩晶莹的小口微张,轻轻吐出一口气起来,空中和地上便有青光弥漫。

      无论是空气中散逸的血气,还是地上散落的骨肉渣滓,♙全都开始猛烈燃烧。

      在腾跃的火焰中,突然显现一个男子面孔,面容狰狞扭曲,⨂几乎不能以人视之。

      他口中喋血,狂嘶怒吼道:

      “쭲竟敢杀我?定让你生生世世,受尽剥脧皮镳抽筋、削魂碎魄之苦!哈哈哈……”

      见㌯状,跞庄归山等人目瞪口呆,惊得不敢言语,直到那狂怒而不甘的咒骂声最终消失。

      ֨ “公子,他是什么人?”庄归山小声问道ﲩ,声音颤抖。

      此前周问天“逼供”的时候,他还在昏迷,所以许多重要信息并没有听到。

      “神乐宫。”王仁义吞了口唾沫,小声回答,似乎怕被别人听到。

      “神乐宫!”庄归山大惊,身体战栗,像是想起了什么恐怖存在。

      作为曾经的仙道修士,他最为清楚神乐宫是何等存在!귤

      “公子,这可如何是好?”

      他惶急如热锅上的蚂蚁,来回ត走动,想不出什么办法,最后还是去问周问天。

      周问天此时面色沉重,倒不是因为神乐宫,而是在想朱兴寿最后的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还没有死?

      可他只是金丹修士,不至于已经炼成分身羪或化身吧?

      或者这顺些话是诅咒?……

      周问天再次感到自身见识的缺乏,他现在还分턄辨不清楚这些复杂的东西。

      听到庄归山的问话,扫了一眼周围战战裨兢兢的众人,他轻呵一௑声,笑容玩味地反问:

      “怎么,怕了?”

      “当然怕!”庄归山满心焦急,差点儿脱口而出,还好及时止住。

      杘杀都杀了,恐惧又能怎样?凔能当作不曾发生?

      这时候说怕,没的让前辈小瞧了自己!

      庄归山深吸气,高挺胸膛,以前所未有的豪迈语气,扬声道:

      “有公子在,怕什么?!”

      对这话,周问天简直无语,摇头问道:

      “合着我救了你们,还得我来背负杀人的责任?对方若想报复全来找我?”

      “啊!这……”

      前辈果然慧眼如炬䨏,一语道破自己的小伎俩。

      庄归山讪讪的不知⿝该说什么,唯有口称“不敢不敢”而已。

      前辈的恩情实在太大,这些人身无分文혜,百无一用,无法报答,除非以身相许……

      他偷偷瞄了一眼唯一的女同志李念念,很快又放弃了。

      “前辈高洁之士,怎会看不破红粉骷髅葥?算了,还是不要惹前辈厌烦了。”他默默想着。 鑪

      王仁义脸皮最厚,这时候凑斍上来。

      先是以破扇子拍打掌心,引起其他人注意,忽地收扇入u掌,双手作揖,朝着周问天朩笑嘻嘻道:“公子神威盖世,天下无敌!”

      又转头看向℃众人,解释他之前的“投敌”行为:“那家伙嚣张得很,好汉不吃眼前亏。但我知道,公子来了他准得玩完儿!鋿果然不出所料봵!”

      周问天对这人最没好感,待人缺乏诚意,而自以为天下皆愚独我聪明。冷冷地看他表演,不言不语,知道必有下文。

      果然,一番溜须拍马过后,或许是自以为氛围足够了,他弓尋着腰凑到周问天身前,极为恭敬地问道:

      “公子圙,您收了他的戒指,酬金是 不是该代付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