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星币是什么视频平台

      当那针在孙兆军嘴唇上扎下第一针,骆苏羡走得近些去看,看那针尖穿过皮肉的动态享受。

      一针又一针,孙兆军从最开始的叫喊到后来的呜咽,再到现在的无声;他是亲眼看着,亲身体会到自己的嘴巴是怎么被人一针一针缝上的。

      与他一同看着的还有旁边的众人,众人是面无表情的,毕竟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干了,看他们的工具准备的多齐全。

      不过骆苏羡是第一次亲眼监工,整个过程看得他有些兴奋、有些激动,还有些热血沸腾。

      他眼中像是能发出妖冶的光芒,看着这嗜血的一幕他的嘴角就没下去过,竟觉着欢喜……

      没几分钟孙兆军的嘴巴被彻底缝上,密不透风,他已经绝望了,不在有任何反抗。

      这样的刑法只会让他痛,不会真的痛晕过去,所以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嘴上一针一线的疼痛,直到最后麻木。

      他本来以为这只是极限了,没想到他的右眼如同左眼一般被烧到棍尖发红温度滚烫的铁棍刺入时,那直达心脏的痛再次传遍全身。

      这一刻他多希望自己痛到昏死,甚至是个死人,他真的承受不起这般痛楚,死在这里也好。

      他的泪水混合着血水遍布全脸,最后又顺着脖子流下,血肉模糊。

      远处看去就是一个血人,早已看不出原貌的人,甚至是觉得不是人。

      “丢出去。”说出最后三个字,骆苏羡坦然走出去,洗了个澡去了去晦气,特别是这双手要好好洗,好好擦。

      最后孙兆军奄奄一息的身体被丢到江边吹了一夜冷风,等着被人发现是,已是第二天一早了,彼时他的身体早已冻僵。

      骆苏羡原本的计划只能换个合作对象了,他想着反正人也死了,那不如一并打压下那边吧。

      很快,骆苏羡与孙兆军的死对头开始合作,就是不知道倒卖军火这个生意算不算正经生意了。

      盖伊与孙兆军的合作也有好几年了吧,两人相互配合到也赚了不少,骆苏羡之所以插进来可不是为了钱。

      他断了盖伊的财路,杀了孙兆军,相当于是打人的脸了,盖伊那里忍得住。

      孙兆军死的第三日,就在城郊与骆苏羡交起火来;尽管对方人数众多、武器先进,骆苏羡也早有准备。

      “你这是什么意思?”盖伊是个西班牙人,此时说的是带有点口音的英语。

      “也没什么意思,就是想意思意思。”骆苏羡一上来就输出一套中文组合拳,直接把对面的盖伊说懵了。

      这让他更气了:“你是觉得自己在组织里有了话语权就开始肆意妄为了。”

      “权力代表为所欲为,这话可是你说的。”骆苏羡嗤笑一声挑眉勾唇,看向盖伊的眼神满是挑衅。

      这话是盖伊说的,彼时骆苏羡进入组织半年却已赫赫有名,成名的快便遭人记恨。

      其中一个就是盖伊,彼时盖伊才成为坐上SW顶头位置的第五人,在组织中的势力不可小觑,骆苏羡的到来让他产生强烈的危机感。

      由记得那是个阴雨连绵的夜晚,骆苏羡被他带来的人堵在一条巷子里打了个半死,最后他还踩在骆苏羡的脸上践踏他最后的尊严。

      “东亚病夫!”

      这是盖伊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被骆苏羡记到现在,“病夫”不对,“东亚”更不对。

      盖伊成为骆苏羡在组织中的第一个敌人。

      雨水、泥水、血水混合交织在骆苏羡身上,他的脸被打的高高肿起,左腿断裂,右手骨折,肋骨被打断两根。

      骆苏羡在医院住了整整两个多月才好转,自那以后他越发狠厉起来,短短两年成为站上SW顶端的第七人,人人尊称一句骆七爷。

      骆苏羡的崛起彻底威胁到一些人的地位,像盖伊也像之前的巴布;他们从最开始就想着如何把骆苏羡弄死,只可惜骆苏羡是个狼崽子,第一次没搞死他就再也没有机会。

      此时,盖伊的重机枪对准骆苏羡的脑门,他身后的众小弟也纷纷举起抢来。

      枪的类型多样,毕竟他也是做了好几年军火生意的人。

      骆苏羡从身后不急不缓的掏出一把手枪,还是银色的那吧,别的没有就对准盖伊的眉心。

      虽然他的手枪杀伤力没有那边的大,奈何他身后有人啊。

      冲锋枪、重机械、小型火炮等武器出现在盖伊面前,骆苏羡这边的武器胜在先进且多呀,人数多且智慧。

      清一色的中国人,在自己的国土上怎容得他人欺负。

      盖伊看骆苏羡的眸子眯了起来,没想到这个狼崽子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成长的越来越强了。

      一场恶战因骆苏羡这边人的一个走火开始,不过就是不知道这走火的是真手滑,还是真挑衅了。

      双方伤亡无数,就是骆苏羡这边只死了三个人,谁胜谁负一眼就看出来了。

      盖伊中了一枪,骆苏羡大的,就在他脸上,当初他被踩的右脸;骆苏羡啊,睚眦必报,最喜欢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盖伊的右脸不断往外冒着血珠,他大叫一声拿手捂住;看向骆苏羡的眼神更加嗜血,他后悔了,当初就该杀了他。

      狼崽子留不得,他一回头不是报恩就是报仇,显然当初种下的因,今天得到同样的果。

      骆苏羡站在血光中遥遥望去,烟雾弥漫在整个片区,烟雾飘散到他身上,车灯照在他脸上,他在对着盖伊笑,笑得邪魅狂狷。

      看吧,你最终还是输给我。

      盖伊带着最后几个人慌乱逃窜,骆苏羡站在原地露出胜利者的微笑,又干掉一个。

      受伤的就医放假加薪,死了的立碑安葬给钱,背叛的千刀万剐、剔骨抽筋,这是骆苏羡的一贯作风。

      回到半山腰别墅已是大半夜了,骆苏羡拿出平板电脑,开始看黎锦一一天的状态,从她起床、吃饭、到睡觉只要她在房间所有的一切都会记录其中。

      黎锦一比较宅的,基本时间都是待在房间,偶尔会到楼下去,这时骆苏羡就想在他家全境按上针孔摄像头,每时每刻都想看着她。

      此时,黎锦一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被子拉过头顶睡着了,偶尔也翻个身或是把脑袋露出来透透气。

      骆苏羡一看就是一个小时,她不在身边的每个夜晚,只能看着监控睡觉啊。

      黎锦一已成为他每晚入眠的良剂,不看就整晚睡不着,最后顶着疲惫的身子找到黎锦一,安心入睡汲取点能量活到明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