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电影理论琪琪

      到了公立医院,急诊的医生诊断可能是食物中毒,医生开了药还有点滴,楚弦陪玲姐去输液,张智处理交费的事情。

      快到中午时,输完了液,玲姐已好多了,可以回去了。놸

      끨 “楚弦,陪我去下妇科吧!”玲姐看起来精神㖫多了,说了一句。

      “好的;”楚弦先是一愣,然后应道。ຘ

      因为是公立医院,所以ݞ普通人家也能来看病,妇科诊室外坐满了女人,清一色穿着本地的衣服纱丽,大多数女人的肤色很深的,看体型、装扮大多数应是已婚女子,还有好些抱着孩子,地上还有一堆孩子跑来跑去뀹。

      촻楚弦和玲姐两个外国女人出现在妇科门前,格外引人注目,候诊的女人们、还有孩子们都盯着她们俩看,还有胆大的孩子跑来摸她们的衣服,她们两人也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

      这时,有个护士向她们俩走过来,问了一些问题,然后领着她们穿过走廊,来到一个看起来要干净点的诊室门前,给이了一张表格让玲姐填下。

      玲姐填完表给到护士,护士填完表惊呼了훊下:“你有47 岁了?”睁大眼睛看着玲姐,然后转过身冲着走廊里候诊的女人们叫道:“看,这位女士47岁,看起来像30岁。再看看你们,只知道生孩子,一个个20岁看起来像50岁。”

      这个护士用英文说的,楚弦和玲姐都听懂了많,女人们一下子都看向了玲姐。虽然有点尴尬,但看起来玲姐还是有点高兴的,昨晚的染发还是有效果的。

      正好,里面有个医生走出来把楚弦她们领进了诊室里,看得出这边是为特殊身份的病人服务。

      ꂴ 终于折腾完,楚弦和玲姐准备走出医院大门。刚走到门口,楚弦看到了迎面走过㝩来一个人,不禁叫了声:“阿思夫!”

      阿思夫听到声音,也看到楚弦,可他盯着楚弦,竟没什么表情。呆了半天,他看了救看周⑽围,才走到楚弦和玲姐跟前,ꮆ说道:“早,楚小姐!”

      “楚小姐?”楚弦听到这个ꨮ称呼,一时没反应过来,原本的笑脸也僵住了。

      玲姐似乎看出了什么,朝阿思夫笑笑,问楚弦:“这位是?”

      “我叫阿思夫,是楚弦的朋友,我们以前有合作过;”阿思夫忙自我介绍。

      茛“啊!是的,我以前的客户;”楚弦听到阿思夫的话,马上补充道搋:“这是我的同事,玲姐。”

      “您就是玲姐,听楚弦提过,您和她住一起,要多谢您照噀顾她了;”迫阿㗌思夫接着说。

      玲姐听了这话,眼睛一闪,忙说:“没什么,我生病了,是她在照顾我。”

      “是,玲姐病了。阿思夫,你来医院做什么?你生病了?”楚弦忙抢话,虽然尽量去掩饰,但还是适很关切地问他。

      玲姐看到楚弦雙眼神,好ཽ像明白了什么。

      这时,远处有几个人走过来ᩓ叫着阿꺂思夫,有几个男人还有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好像是那个叫素云,楚弦看过去,原来真的有这样一个女人。

      “我这边有个朋友病了,我现在有事,改天再和你们聊;”阿思夫脸上露出焦急的样子说道。

      “好的;”玲姐礼节性地回鿨答道。

      然后,阿思夫转身向那几个人迎过去。

      楚弦看着阿思夫的背影愣了一会儿,玲姐碰了下她说:“我们走吧!”

      拉 “好的霵,我们走!”楚弦回过神来。

      张智已候在大门口外,回去路上,楚弦没怎么说话,倒是玲姐客气地谢着张智。

      回到公寓,丽达来了,由丽达照顾玲姐后,楚弦松了一口气,倒在床上就睡,这一睡直到第二天早上清真寺的喇叭响起。

      虽说是周六,对于制衣厂还是要上班的。

      楚弦走出房间,玲姐已在餐桌边坐着,看到她出来说:“你昨天一定是很累,一直未出来吃饭,快点梳洗下,过来吃早餐。”

      넯听这声音,玲姐应该好了差不多,而且也变得亲切很多。

      “好;”楚弦好像有点轻松的感觉,马上回应道。

      早餐仍是一如既往䂫,但楚弦几乎一天没吃饭,真的饿了突!也不多说,开吃。

      “昨天真是太谢谢你了!”台湾腔还真是嗲嗲的,玲姐很真诚地说道。

      “玲姐,别客气!Ꝍ”楚弦一边吃一边答。

      “今天,我不用去鸥工厂了,你要不要休息一天?也别去了,请个假吧!”玲姐问道。

      ϓ“不用。我䪓还是要去,有好多事要处理;”楚弦说。

      ꑲ“你和安厂长来了也有半个月了吧,还习惯吗?”玲姐接着说ൻ:“你们偏巧赶在大选前来,这时候的局势乱。下个月初,区厂长就要回去了,下个月下旬,我也要休假回台湾,再回来就是明年了。所以,ᴟ这段时间,你和安厂要辛苦点,很多事要都接下来。工厂的人事、安防可增加먭人手,让人事部协助下你;됽”玲姐一下子说了不少。

      “哦,区厂长要走了?大选到底什么时候?”楚弦问。

      “是的,区厂长合约满了,他来了已三年,想回去与家人团聚了。大选下个月23 号吧!还有一个月时间,还有的闹!쟚出门小心点。尽量不要单独出去,让张智陪你,或者ऱ让你昨天那个朋友陪你出去;”说完,玲姐摇了下头,然后有点故意地看着楚弦。

      楚弦听这话,先愣了下,然后应了声:“嗯!”

      “今天张智怎么没来催她下楼?”楚弦正想着,有人在敲门。

      ࠑ丽达开了门,是张智垣,他在门口朝着楚弦说:“你手机怎么了?打电话、信息都不⛦通?大家在楼下等你。”ΐ

      “啊!这样吗?”楚弦忙拿出手机,怎么搞的?调成飞行模式了,难怪这么安静。她马上歉意地说:“调成飞行模式了。你先下去,我马誖上下来。”

      楚弦以最快速度赶到楼下,大家一起出发。坐上了车后,楚弦打开了手机,收到了好㰿几个未接电话还有信息。

      甅ꎺ阿思夫打好几个电话,发녵了好多条信息都是在解释昨天他在医院的原因:

      “怎么了?生气了?昨天在医院是准备去献血ꦽ,有朋友做手术,AB型,医院血库不足,就让家属自己找同类血型的朋友、亲戚等着手术室外,一旦需要可以及时输血。”

      “怎么了?电话没打通,我下午两点去接你,我一起去吃鬦午饭,好吗?”

      “收到了,回个信息。”

      看到这些,࿑阿思夫说得好像又很有理,楚弦从昨天回来后原本有一肚子的怨气好像又消了,可心中仍有着疙瘩,鎜她不想给阿思夫回电话,纠结半天回了条信息:“不好意思,我手机调成飞机模式了,没接到电话和信息。好的,下午见贩!”

       “怎么了?有男人骚扰你了?”坐在一旁的张智调侃道。

      “胡说什么!”楚弦瞪了他一眼。

      穔这周六一上午,楚弦比平时忙得多,与保安部去检查车间各处防火设施。B国电力设备大多数很陈旧,很容易引起火灾,尤其是制衣厂。尽Ž管这个工业区是新的,但用的电力设备并不是最先进,所以不得不再多检查下。

      检查完,所有管理人员一起开会,人事部苏丽汇报上周人员流动情况,这里制衣工人离职很随意,拿了工资缺就不来了,因此经常会出现发完工资后,无故离职多。迟到、早退情况多,扣了工资还会来争论工资少。根据目前订单状况,人员需要扩充,至少增加一倍的制衣工人。

      仓储部也反映现在仓库容킥量无法满足后期扩大生产的需要。

      讨论一上午,并没有具体解决方案出来。下午管理人员可以休息,安义顺让大家回去想想后,再提方案讨论。

      刚过中午,嶬楚弦准备回公寓,张智也准时过来叫她。卡达尔一看见张智,那眼神就特别亮,楚弦看了偷偷笑。

      “张智,回去时把卡达尔也捎上,送她一下;”楚弦眨着眼睛对张智说。

      “啊?方向对笥吗?”张智有点不情愿地问。

      “应该对呀믨!是不是ⅶ?卡达尔;”楚弦朝卡达尔笑笑。

      “是的;”卡达尔开心说道。

      “张智,你先和楚弦回去,我与区厂长有事要谈;”安义顺从办公室出来,对张智说ⱐ。

      葥 釮“好,安厂长;”张智答完,心里乐着:安厂长不跟着。

      루“张智、楚弦,你们回去吗?”卓强也来到办公室。卓强是个很帅气的男生,刚毕业两年,因为懂B语,招进公司后就被派到了B国。来到这里,倒和这里男生打成一片,经常周末和一帮人去骑车,对女孩子没有像张智那么上心,纯粹像个小男生。

      ജ “回去。走,大家一起走吧!”楚弦叫上大家。

      没有堵路,还算顺利,张智쯗很快就把楚弦、卓强送到公寓,但接着是要送卡达尔回去。꾥下了车,楚弦向他䨦使了使眼色,然后再看下卡达尔,笑笑转身离开,也不理会张智是否情愿。

      刚回到公寓,阿思夫的信息就过来了:“宝贝,一起吃午箚饭吧?”阿思夫的信息来得有点早,楚弦看到餐桌上隣的饭菜,又是同样的菜,略微犹豫了下,回了信息:“好的,几点到?”

      然后,楚弦对丽达说:“我的这份퓹不吃了,你帮我吃了吧!”没看到玲姐,接着问:“玲姐呢?”

      “她在休息!”丽达答道,随后嘫又说:“楚小姐,不好意思,我做的饭菜不好,让你和玲姐食物中毒了!”

      “ᶹ什么?層哦,没,没,没,我没食物中毒。医生那样说只是可能吧!ꠂ不过玲姐确实胃疼、发烧;”楚弦看到丽达的紧张样子,忙安횶慰她说。

      刚说完,“十分钟应该可到了;”∩阿思夫的信息就来了。

      楚弦对丽达说:“我出去了,晚上不用做我的饭;”然后,准备出门。

      楚弦走出门,来到电梯口。电梯门打开,走出来一个人,很高的个,一脸胡子,这个人怎么有点脸熟?不禁又看了一眼,她㔚大叫了起来:“啊!你!”

      “嘘!小点声;”这个人竖起一个指头放ሶ嘴边示意。

      “你怎么在这儿?”楚弦瞪着大眼睛看着他:“你不替人看岛了吗?”

      这个人正是温远西,“我到这儿来替人看房子,就那间;”温远西指的楚弦住着的公寓缚的对面那间。

      楚弦听到这儿,一时说不出话。刚好阿思夫的电话打过来,楚弦回过神说:“澸我现在要出去,晚上回帘来再说。”

      愐 “好啊!쒆欢迎来做客;”温远西笑着说。

      楚弦进了电梯,脑子还不能接受这种惊喜,高兴地开始大笑了起来。走出公寓,见到阿思夫,阿思夫看她开心꥙的样子,也开心地笑道:“见到我,很ᲈ开心吧!”

      ⼜ 听到这话൤,楚弦却收起了笑,冷静了下,嘴里硬挤了句出来:“是啊!”

      上了车,阿思夫想起楚弦刚匵才开心样謴子,心里也轻癆松了很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