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陆家嘴不雅视频???铎

      黑暗,无穷无尽的黑暗席卷苏桃全身,更有一种奇怪的力量抑制住了自己的四肢,动也不能动。

      苏桃歪了歪脖子,头上盖着的东西也跟着晃动着。

      是盖头。

      但是不是身穿嫁衣,由于周围黑漆漆的缘故,苏桃不知道自己身上是不是也穿着嫁衣。

      “新娘子什么时候出来啊……”

      “是啊是啊,咱们可都等不及了……”

      “听说这新娘长得很清秀,正想看看啊……”

      外面的嘈杂声闹个不停,伴着敲锣打鼓的声音。

      “咯吱——”

      门开了,紧接着苏桃听见了细细碎碎的脚步声,人数应该是在三人以上。

      “新娘子,良辰到了哦~”一个老妇人的声音在苏桃耳边响起来,接着她伸手抚起了苏桃的胳膊,将她扶了起来。

      苏桃紧紧的皱着眉,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不能抵挡着压制全身的力量,她张了张嘴,试图喊出声,却发现自己像是失了声一样,任她拼命嘶吼也没有声音也发不出来。

      不知为何,自从那位老妇人碰到了苏桃的胳膊后,苏桃竟不受控制的站了起来,那腿也仿佛不是自己的腿一样,像是个独立的个体慢慢的向外走去。

      苏桃用力的摇着头,希望能将头上的盖头摇下来,可那盖头就像是长在了她头顶一样,无论苏桃怎么做,除了盖头边上的流苏晃动着,算得上是纹丝不动了。

      推开门,跨过门框,冲入耳膜的是很多人欢呼的声音,略显刺耳。

      几个老妇人带着苏桃慢慢的走在路上,她可以感受到吹过来的清风,带着淡淡的花香,脚下鹅卵石传来的触感让苏桃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身处何处。

      她在脑海中不断回忆着路线,发现这条路通往的只有一处院子——林少爷的住处。

      苏桃反倒是停止反抗了,之前她听见了那么多纸片的声音就是从林少爷院子里传来的,而且系统还不准她进去,这越发的增加了她想要去探险的念头。

      另一个想法也确认了,易小珍便是这次婚礼的女主角,她用火柴做交易,让关晶或者苏桃任意一个人代替她做新娘,关晶应违反规则死了,那就只剩下她一个选择了。

      可是林府她了解过,真的是个很有钱的人家。

      易小珍身着朴素,看起来像是个中下产人家,她若不愿意嫁进来,那原因就处在新郎官身上。

      那小厮说过的,他家少爷向来身体很好,只是意外落了水,造成命悬一线,更是有了见不得风、见不得光的怪毛病,再大胆的推一下,或许那位林少爷活不了几天,新娘嫁过去也是个守寡的命,可是还有林府这么大的家业养着,这样也能过得挺好吧?

      可苏桃总觉得自己还有什么没有想到,哪里有些奇怪,可一时也想不出来。

      苏桃感觉自己又跨了一个门槛,应该是到了地方了。

      一位老妇人笑嘻嘻的高喊道:“一拜天地!”

      苏桃不愿拜个什么鬼天地,于是硬着腰身,费劲了全神的精力去控制自己的腿不要弯下去。

      等了几秒,周围似是暂停了一瞬,什么声音都消失不见了。

      苏桃刚想摇摇头,再试试能不能将盖头摇下来的时候,忽如其来的力量一下就压在了苏桃的肩膀上,她“砰”的一声跪倒在了地上,钻心的痛瞬间从膝盖骨传来,苏桃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气。

      周围那些喧闹声在苏桃跪下去的那一刻瞬间恢复正常,重新热闹了起来。

      苏桃的腿再次站了起来,接着便是那道老妇人略带深厚的声音:“二拜高堂!”

      苏桃再次控制了一下自己的腿,发现这次果真是一点力也无法控制,她只能被迫的跪了下去。

      “夫妻对拜!”

      弯下腰的那一刻,苏桃似乎是听见了一道很温柔的声音喊了声:“酒酒……”

      是错觉吗?大概真的是错觉。

      “送入洞房!”

      苏桃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有一只手牵上了她的手,一阵冰凉传来,皮肤细腻,苏桃感受不到一点茧子。

      走了大概有五六分钟的时候,喧闹渐渐远去,留下安静的两人相处。

      新郎双手抚上了苏桃双肩,然后慢慢让她坐了下去,动作非常的温柔,像是对待手中易碎的珍宝。

      苏桃听见他轻声说:“你是我的妻子了。”

      苏桃气愤的翻了一个白眼,谁要做你的妻子!要是她现在可以动的话,她想烧掉整座宅子,烧个一干二净的。

      头上一轻,那人不废吹灰之力轻而易举的掀开了盖头,一直以来的黑暗突然就消失不见了,有了那么黑的场景做对比,现在的苏桃能很容易的在月光下看到那人的长相。

      虽然长相单看清秀俊雅,但是脸上过度的病态白,就连嘴唇上也是一点血色不沾,活脱脱的一个死人相,只是眉眼间还带着点人情温暖。

      他微微一笑,声音很温柔,道:“认识我吗?”

      苏桃张了张嘴,语气很不好的说了几个字,她以为自己根本就说不出来话的,虽然内容难免不入耳来些,“认识你妈!”

      声音说出来的时候,苏桃还恍惚了一下,差点以为这不是自己的声音,然后她又准备确认一下自己的声音到底好没好,便随便问了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苏桃松了一口气,还好自己没有变成哑巴。

      新郎官听了这个问题,倒是很认真的回答着苏桃。

      他凑近了苏桃,感受着苏桃温热的气息,他温雅的笑了一下,道:“小骗子,记好了,我叫林遇安。相遇即安的遇安。”

      “林遇安……”

      苏桃在口中念叨了几遍,又抬眸看着林遇安的眼睛,说道:“名字很衬你。”

      林遇安笑了一下,转身就从铺着红色桌布的桌上,拿起了两杯银色的小酒杯,然后走到苏桃身边,递给了她一杯。

      “喝了交杯酒,我们便算得上是真正的夫妻了吧?”

      “不算!”苏桃直截了当的问道他,“嫁衣不是我自愿穿的,高堂也不是我自愿拜的,就连你,我也一点也不喜欢!”

      林遇安闻言,眼神似乎是变了,但他嘴边的笑还是照样挂在脸上,他兀自碰了一下酒杯,仰头倒入了嘴里,醇香的酒味半点也刺激不了他的味蕾,他什么味道也尝不出。

      见苏桃端着杯,什么动静也没有,林遇安笑着温声说:“喝了这杯酒,我让你离开,好不好?”

      声音温柔的似乎在哄小孩子。

      苏桃半信半疑的看着林遇安,又觉得这种语气熟悉的很,像是在哪里听到过一样,望着他的眼睛,鬼使神差的,苏桃仰头喝下了那一杯酒。

      忽然体内一股暖气上涌,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又感觉有些燥热,仿佛有一团火不停的在烤着她,不消片刻,苏桃额头上已经沁出密密麻麻的细汗。

      “那是,什么酒……”

      林遇安忽然凑到苏桃面前,他冰冷的唇轻轻的印到了苏桃炙热的唇上。

      苏桃猛地将他推开,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后退几步的林遇安,她眼神冰冷,指尖竟泛着火红色的火点。

      她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道:“不、要、脸!”

      林遇安笑的温温顺顺的,听到苏桃这样说,他倒是显得有些可怜,“可是,你不是我妻子吗?”

      “我几时说过!”苏桃那原本黑漆漆的眼眸忽有些红色的光闪了一下,“这个破游戏,我迟早有一天全毁了!”

      话音刚落,苏桃身后的床帘不知为何,竟沾了火星,火势渐渐变大,闪烁的火红色以及冒着灼人的热气。

      苏桃察觉到的时候,身后的火势已经很大了。她连忙退到了林遇安身边,看着面前的火,她道:“那些佣人都是纸片人,对吗?”

      林遇安但笑不语。

      与此同时,林府各处的树枝都染上了火,直至蔓延到了紧密挨着的房屋,火势一发不可收拾。

      一群群丫鬟小厮竟不知道取水浇灭大火,只抱着自己的头不停的尖叫着,躲闪中……

      “这样真的管用吗?”叶嘉铭内心惶恐,他记得关晶就是因为点了油灯才死的,那他们点火会怎么样呢?

      叶菁双手环胸,眉目冷清,望着火势越来越大的林府,她开口道:“开始不确定,现在倒是觉得做对了。”

      “你是不是也活不成了?”

      林遇安冰冷的手忽然抚上了苏桃的手腕,紧接着,苏桃便看见他攥着自己手腕的那只手逐渐被火吞噬,就像是一个纸片人,不小心被点燃了,慢慢的被烧成灰烬。

      原来,所谓的林少爷也不过是个纸片人罢了!

      林遇安仿佛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火,他对苏桃笑眯眯的说:“真正的林少爷其实早就死了,死在那冰凉的湖中。可是怎么办呢……林少爷心心念念的爱人还没有娶到手,真的很不甘心啊……但是有人说,可以让少爷ming婚,让他心上人穿着金线绣成的红嫁衣,和他一起陪葬啊,放进一个棺材,那再好不过了……”

      在火势吞没林遇安的那一刻,苏桃听见了他最后的声音,那可真是温柔至极……

      他说:“可是酒酒,你并不是她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