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8在线观看APP

      睡梦中,被男螭帝凤占据身体主导权的西凰,嘴里喃喃叫着:‘帲美人美人’,口水流个不停,‘嘿嘿嘿’笑出声。

      引得周围众神皆侧目:“西凰女士口中的美人是谁呀?睁眼也能笑出声。”

      而大会中心,以新派为主的中大陆正中天庭쑂砖墟大帝䑴,坚决支持生育令改革,寸土不让!

      憪只听他哑着嗓子一个劲得高呼着:?“万物只可雌性生育,此外其他性别不可生育!”

      此言一出,可怜的咸鱼大帝,迅速ᪧ被几个近身的顽固保守派,駴团团围住:抠眼戳鼻孔,捂嘴揪耳朵,扯发掐脖子,惨不忍睹!

      犑 “凭什么剥夺雄性生孩子的权利?!”

      ጂ “为什么只能雌性生孩子?!”

      “雌雄是平等的!”

      “为什么歧视雄性?!䊬”

      “性哴别自由!”

      两派各执己见争得面红耳赤!眼看一场天庭口水大战又要爆发!

      西洋大陆西南天国(即大西方大陆南天庭),一位孕期䠹八百万周年的大肚子海马副特使,正呼噜噜大睡,口水溢满桌椅滴滴答答往下落。突然马蹄㕼被踹飞老高,迷迷糊捏糊睁开眼。只见上司正特使海蓝龙虾锅锅对自己吹胡子瞪眼道:“你还有心思睡觉啊!砖墟老儿,不让咱们雄㣰性揭生孩子渒呢!”

      “谁?谁不怜让我生孩子?凭什么?”

      大肚子海马一脸懵圈,待看到会议中心被围殴的㲿老儿后,立刻爬上桌子,准备以虎狼䂑之力扑上去。却被一双铁红大钳子死死抱住大腿,痛得钻心,倒吸一口凉气道:“蓝龙虾锅锅你为什么拦我?”

      颧“你自己不要命?孩子也不管먔了吗?”海蓝龙虾猛戳其长长脑袋,怒吼:“脑子被海驴踢了是吧?还不超家伙!”

      大肚子海马猛然清醒,迅速摸起周边的鞋帽烟灰缸笔记本,不管三七二十一,往砖墟老儿身上丢。

      海蓝龙虾更是丟红了眼,举起铁钳,嗷嗷嗷的呐喊叫喧。周围保守派、新派,及中立派,看到此情此景,立刻群起,互丢。一旼时间,大会场里雪片漫飞,混乱不堪㓍。

      年轻的棷中大陆次东天ટ庭代天帝昊玉,此时,点头猫着腰,悄悄溜进来,手拿厚厚一摞研究资料,挡住另一只手里的雪罐凉茶。途径海蓝龙虾这里,雪罐凉茶突被一只大红钳子顺走。

      “谢了!”龙虾高举铁钳,一口喝光。正好润润嗓子快喊冒烟了!

      ꨫ大肚子海马环顾四周,桌椅上全被丟得干干净净,抬眼一堆资料屈膝经过。奶奶滴!又웴是一个砖墟阵营的新派改革者!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竟嗷呜一声扑上去,撕扯起来。뵵

      㢯无辜可饬怜的昊玉,不敢对孕物动手,只能被动挨打。不仅资料不翼而飞,身上的雪白银袍更被扯裂撕破,露出吹弹可破的粉红娇嫩龙肤。脚上的长长龙靴,也被海蓝龙虾狞笑着趴走一只뜥,大钳子一挥,不知丢到哪里。

      ꌁ帝凤此时正占着西凰身躯,仰面䩿躺在座位上睡得正香。难为她如此聒噪环境下,依然,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飁只做美人梦。

      梦里美人翻烧饼似的左ဿ趴右趴不停变姿势䯏,小蛮腰上两个圆圆腰窝忽浅忽深,看得直喷鼻血。突然哗啦一声从水池里站起来,披上雪色长ҝ衫,散落及膝乌发,慢慢转过身….

      帝凤瞪大眼睛,一颗心扑通扑通,提到嗓子眼,毫无悬念美人肯定是——

      哐当!一只芬长长黑靴从天而降,迎面击中帝凤脑门。一下子从香艳美梦中被狠狠砸醒了ꌹ!

      靠!哪里的破鞋?敢砸老娘?疼死了!첏麻蛋!耽误老娘看美人!不管是谁,灭!

      '西凰'一跃而起,跳在桌子上,一手叉腰,?一手高举长靴,“啊啊啊!”发出一声长长长长的夔牛海啸,势如破竹,吼破天庭。只见,几处豆腐渣建造的横梁,扑簌扑簌掉下块块瓦片,扣在争吵的众天神脑袋上。

      突然,整个天䙗庭安静下来牦。所有天神瞪大眼睛瞅着西凰:

      一个手持长靴,状如金刚,雌雄不分的野兽,昂然屹立在会议桌上,叱咤天庭!

      昊玉趁着众神惊呆的功夫,一溜烟小跑过来杇,香肩半露,涨红脸,结结巴巴道:“对不起!对不起!鞋子是我的!”

      边蒑说边往肩쎃上撩着长袍,不时用大龙眼偷喵,⭁羞羞答答,扭扭捏捏。

      天啊!竟然是老公,可了不得了?帝凤抓耳挠腮:大庭广众青天白日下,我做什么出格的事了吗?没有啊?就梦了一美人啊?NONO赶紧摇头,惊吓멾的捂嘴!打死也不能承认﹩啊!

      帝凤早已吓破胆,完全忘记了时空差,彼时,㇖西⠛凰和昊玉,还됇没成亲!对!没结婚!且,是敌是友未明。

      只见昊玉,起劲的撩袍子,扯得上上下下。就让它掉下来呗,别往上提了,露着多美!哎,不带这样的,첿咱都老夫老妻了眰,还眉来眼去的,簮公共场合,这样多不好!想撒狗粮是不?馋谁呢?乖!咱回家撩个够啊!靠!还撩骚,还来劲了你?不听话是吧?等着我这就——

      “老公!别胡闹!”

      不经大脑脱口而出的话,连帝凤自己都惊呆了。多么响亮的一声老公,震得脑子立即清醒了!

      昊玉闻言,㢑更是瞪大眼睛,难以置信。手中长袍彻底滑落,露出大半个酥胸。

      众天神却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可喜可贺!挶天界又多一对佳偶!

      帝凤赶紧从桌子上顺跳下去,捂脸,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半响不敢露头。

      小插曲一过,众天神又唾液横飞互掐起来。

      只听得保守派依然叫喧:“凭什呿么恿剥夺雄性生孩子的权利!凭什么歧视雄性生孩子!我们熊族,誓死捍卫雄性生孩子的权利!”

      新派依然坚决不让步,高鄝歌猛进:“坚쏰决拥护支持生育令改革。坚决维护只雌性生孩子!唯雌性生孩子!永永远远雌性生孩子!”

      议院里依然一片狼藉,号子声驳斥声,声声不断,帝凤的世界却仿佛塌下来。抱住脑袋猛磕桌腿,一个头两大,苦逼道:“完了完了ⶂ,阿凰知道肯定得灭了我!死定了!死定了!”

      “你刚才喊我什么?”昊玉羞怯的立在帝䩻凤面前⣒,颤抖的像暴雨中的娇蔓花!

      '西凰'低着头,不敢看。瀿桌下,他୵裸露的半条小腿,纤细笔直。尤其一只翫套着船袜的雪白玉足,光泽富有弹性,一条丑陋伤疤从脚面中间划至脚底,让帝凤忍不住伸出粗大黑熊爪,抚摸怜惜。如果没记错,这伤痕应该是,N年后在鬼崖为救西凰,而被屠魔ꍗ鬼荆棘啃噬受的伤,怎现在会提起出现了呢?

      说来话长,这昊玉在东天庭作同僚时ꕿ,一直对西凰不冷不热,不咸不淡,互相见面也只톉是偶폛尔点下头。西凰一寡妇,大家都对其避之不及。但是ꡌ,爱惜羽毛的他,N年벜后竟执意娶了西凰(就是因为误入鬼崖同宿一晚傸)。让西凰终生对䏇此也是一直非常迷惑啊!昊玉芝兰삡玉树,西凰强壮如兽,真不知㑊,他到底看上对方哪里了?如果说是因同宿一晚而负责?谁会信啊?都4S新世纪了,爱情大뜝开放,敏早Ⰷ不兴古时那一套了。

      “你刚䰍才喊我什么?”

      昊玉执拗的再次问。同时用퍈雪白龙蹄子往死里踩那只不老实的大黑熊掌。十指连心,帝凤痛得龇牙咧嘴,被虐的剔骨抽筋。只好尴尬抬起头,换上一张超级鑊无辜可萌可爱的狮子狗脸。

      谡昊玉歐气得涨红脸,一场暴雨俅即将来袭。

      “口误!口误!对不起!对不起!”

      帝凤尴尬摆手,赶紧把长靴还他。偷偷斜眼细细打量,面前这位萌兔子似的从脚红到脸的,真是次㼛东天庭——春风和煦脸昊玉代天帝?真怀疑看错了呀?

      鬱 昔日在次东天庭里的高冷形象全无,此刻谦卑的如同一个畏手畏脚的胆小鬼。孙子似的媚态百出。帝凤的目光不由좌得鄙视。

      这目光显然刺激了昊玉,只见他突然扯掉右边长袍,半个臂膀裸露出来,高高举起长靴,挺直腰杆,就像一个视死如归的战士,大踏步迈向会议中心。只听从主席台中央,传来一声高亢激昂的——

      ㊖“我反对!”

      “我反对!”

      昊玉连续喊话!

      高举长靴高高飘在主席台上,像高举正义的火种,再再次厉声喊到:“我反对!”

      声音如雷贯耳响遍议院各个角落。

      正在撕扯的众天神,再次静谧下来。纷纷看着面前这位满腹经纶满身书生气的,次东天庭代天帝昊玉。张大嘴巴,惊诧万分。小兔子急洐了想咬人?

      “我同意,生育令前两条:雌性能生,雄性䫕不能生。但是,我强烈反对第三条,不雌不雄不꾯能生!我反对!我的意见是可以生!不雌不雄可以生!——否则,否则,我这代天帝不干了!我辞职!你륓们ⲃ另请高明吧!”昊玉说完,ం拿着手中长靴,转身ᅆ潇洒离去。

      㰖 众天神闻言,立刻炸锅了ᇕ!花ᄬ猫变雄狮了嘛!?好强大的气场!不愧是大道钦赐的中天庭接班人!

      帝凤登时惊呆了!被玉爷的一翻豪言壮语,震得小墟心脏突突跳!好家伙,竟敢辞职!敢罢大道分配的官职!敢炒大道鱿鱼,古往今来,这玉爷还真是头一个!敬你是条汉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