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德黑兰 qvod

      新郑城在最近的一个月里出现了几件有趣的大事。

      第一件,也是最没意思的一件是韩王安的第九圑个儿子,在外求学多年的韩非就要回国了,这件事关注的人不多,尤其是百姓,根本不会在意韩王的儿子回不回来。

      第二件就要有趣多了,新郑最大的高端会所㩈紫兰轩推出了一种新品助兴药,名叫逍遥丸,젉据说药效神异,不仅䭱可以让七旬老汉퉼彻夜鏖战,而殺且第二天起来人不仅不腰酸背疼﷏,感觉被掏空,反而神清气爽,容光焕发。䱵

      一时间,랒紫兰轩人满为患,新郑药贵。

      关于药效,其实没有那么厉害鞰,完텵全是外面以讹传讹传出来的,古寻和紫女也觉得莫名其妙。

      还有就是ᅴ紫兰轩不许一次性大量购药,每人每日限购一颗,而且必须来뇖紫兰轩买,引来了大量的衞差评,不过人在㠄屋檐下,䏍只要是想﫩重振雄风的人都必须低头。

      之所以这么规定是ණ因为这药不能同时或短时间内吞服两颗及以上,不然的话轻则终身不举,重则半身不遂,再严重甚至可能当场暴毙,为了防止有些精虫上脑的老东西不听医嘱,紫女只能这样,不然出了事都是紫兰轩的麻烦。

      ꌊ 덖 而第三件事,才是真正和普通老百姓有关的。

      襋 城里新开了一家医馆,坐馆的大夫᪜医术十分靠谱,药到病除。

      फ़嗯,没错,百姓的普遍评价就是靠谱,而不是什么圣手啊,神医啊之类的。

      百家之中虽然有医䢐家这一脉,但是这世上的医师却是屈指可数,大部分的所谓大夫都是靠运气,治好了是我医术高明,治不好是你福源太薄,反正这年月又没人会搞医闹,就瞎jb治呗。

      至于有钱人,人家当然᫜会花大价钱䷮去请靠谱的医师。

      当然,如果只是出了一个医术高明⟜的靠谱医生,百姓也不会太关注,因뚰为这种医师的价位一般是他们承担不起綞的。

      相传这톣位医师给穷人看病只是象征性的收一点点钱,甚至不收钱,而给富人看病则截然相反,猛宰一刀,好在这人的技术确实好,没有失手过,所以那些有钱人尽管心里膈应他的做㓋法,但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还콝是选Ꮍ择了忍气吞声。

      祷 퇩不就是钱嘛,我们有的是,不怕你收费高,就怕你治不好。

      ҋ 紫女问过古寻为什么拻这么收费,他的回答是:刮穷鬼的钱有什么意思!

      ⢳ ……

      天和医馆的大堂,古寻正在给一位体重二百一十斤的富商老爷诊病,只见他装模做样的又是把脉,又是看舌,最后提笔欻欻欻큢的在木板上写了个方子,괮朝前一递:

      “按方子抓㹴药,三碗水煎成一碗后服用,一日三次,每次间싞隔三个时홞辰以上,最多七日就会好¶了。”

      富商的随从立刻点头哈腰,狗腿的接过木板,富商则抖着全身的肥肉笑道:“多谢古大夫了。”

      古寻微微点头,“不客气,诊金麻烦付一下,十金。”

      大胖子椈对随从一示意,对方立刻掏钱付账,古寻看到黄澄澄的金子,脸上微微露出笑珂意,“承惠!”呔

      这钱挣得真的很轻松,这胖子只ࠂ不过是风寒,现代点的叫法是感冒,而且㕽还不严重,不过这种有钱人,但凡有点头疼脑热,不仅要找医生,而且是能找到多好的就要找多好的,目前新郑最好的,同时也是最贵的,就是古寻了。

      뎰 时间即将进入冬季,天气转寒,许多人都感染了风寒,最近找古寻看病的主要也都是治这个,如果是普通平头老百姓来看,古寻暫就开个耗材最便宜的方子,而如果是富商来看,比썁如这㫼个胖子宗,他就ഃ会开个加料版⣩的方子㕡,效果会强一些,而用药륣则会贵很多。

      不是他坑人钱,他又不卖药材,而是你不给人开点看起来高端的方子,这些有钱人会觉得自己白䒘花钱了!

      这也许就是훪人心吧!

      真正干了这一行之后,古寻才发现,这钱真是好赚。

      新郑城中古寻的所有同行加起来,里面医术过得去的,能真正给人治病而不是瞎糊ﯖ弄的,不超过一只手,大部分医术高明的人,都入太医院当医官去了,去伺候王公贵族了,别说百姓,档次差一点的富商官宦都没资格找人家看病。

      憍 ⓤ 所以某种意义上,古寻也算是个托拉斯ᝥ了。

      短短一个月,准确来说是半个月,他就靠诊病ᅔ赚到了上千金。

      前半个月䩳他在惊鲵的教导下学习七国文字,炕好在如今的他因为练武的原因,ഫ记忆力较好,而且七国文字也是大同小异,才能在半脩个月的时间里通过死记硬背式的方法学会。

      不过这也只是一⫧波肥而已,以后估计很难再现了。

      古寻名声打出去后,老百姓︇不算,即使古寻只收很少的诊费,他们也只会在病的比较重的情况来看病,而那些寻常的富商官宦却不管有病没病都来看了一遍,理所当然的被古寻趁机宰了一笔。

      就这,人家还得对他说谢谢呢!

      送走富商后,古寻今忘天的坐诊时喓间也差不多到了ᄋ。

      齆 如今的他一天只坐诊两个时辰,上午一个时辰,下午一个时辰붟,偶尔会全挪到上午或下午。

      不过如薞果有急诊,醮可以敲门,他会视컀情况决定治还是不治,并且要加钱。

      现在他祥要䐥出门,去紫兰轩一趟,今天他要去送药,顺便收一下钱。

      这一个月的时间,小୓药园丸给渋古寻产生了四千多金的收入,如̑今古寻手里的现金达到了将近쓙六千金,可以说在新郑城,他也是排得上号的有钱人了。

      ˮ不过今天他的行ᡒ程要做一点小小的变㐮动了。 쳘

      就在古寻훁在门上挂好无人在家的牌子后——古寻离开医馆就会挂这个牌子,如果只是关门,人在的话则不恤挂——正准备离开,医馆外的大路上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古寻大量ꬣ了一番眼前的马敤车,是一辆加长加大型的豪华马车,朱红木漆,金玉装㪊饰,用四头高头大马拉着。

      马车的ᢋ旁边站着一位身着高档丝质衣服,下巴魝处留着一撮小胡子的觖中年男人。

      围古寻看向对方,好奇道:“你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