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i1450.com

      ﱺ是的,数百年前,筑基期ܾ的修넣士都ᕕ只能算初入门的弟子,他们一般在学校中受教育ⱒ时就开始修炼,到씯得十八九岁,天赋好的,就已经可以筑基了。

      从会要中鷃,ɵ周元也了解到,这些学生如果能在大学阶段修炼到先天阶段,就可以选择加入朝努廷或者各门派,得到筑基的灵物,自行筑基。

      前面几百年,这种措施还运行良好,毕竟能自主修炼到先天阶段的,都是适合修炼的苗子,天赋、悟性、毅力都是上上之选。

      这确实也是一次筛选的过程,绝乓大多数孩子都被筛选了下来,成为社会中寻常的一员。

      但君是,自从吐纳法被发明出来之后,事情就失控了,从此,筑基不再是一个筛选,只要稍微有点毅力,修沵行个几年,慢的十几年,就能自行筑基,再也不用依赖ؑ朝廷或门派的功法、灵物臣。

      这样的后果就是,筑基期修士爆炸性地增长,而㊟灵物的供给、天地的承载能力是有限的,甚至,朝廷还尝봐试着开发荧惑星之外的星球,可惜都因为难度太大而放弃。

      如此橶内卷之下,不过百余年,低阶修士的数量就扩充到了一个夸张的数量,为了争夺有限的灵物,朝廷的职位,进入门派的资格,开始无所不用其极,最终酿成了席卷天下的修士之乱。

      灵酒门也是如此,他们门派擅长酿酒,传说从东海、辰漏观、昆仑乃至欧罗巴大陆、天竺都搜集到了各种酒方,酿制出的灵酒,在低阶修士心目中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全盛䭕之时,他们拥有六位金丹真人,灵酒行销全天下,号称东南首富嫎。

      而㷓这玉简中所记载的就是灵酒门一些基础知识,包括酿酒的基础知识。簚

      灵酒门入门要能独立酿造出一种入阶灵酒,而浀这其中,除了一些修行的基本知识外,共有百余道基础蟣灵酒Ḟ的⑞配方,这在当时或许不稀奇,但在现在,却是一笔财富。

      只要他能将这些灵酒酿造出来,筑基期阶段的灵物供应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按理ᗞ说,这些灵酒酒方肯定在朝廷都有,可是对朱明ˈ朝廷来说,这都是微不足道的一些东西,不知道被塞到哪个角落去了。

      除此之外,ԥ并没有其他的东西,更不用说功法、法术这些了,可能事发仓促,灵酒门谁都没准备,没想到朝廷能直接杀诏入琘洞府之中。

      那本金琏色书籍则是一本记载天下门派、世家分布的天下势力图,为首뮱的⃈一南一北,在北为迗万年大邛派昆仑,号称天下修行魁首。

      〰在南的为造化道,雄踞整个武陵山脉,以辰漏观为首,纠结了幻世门、鲛绡城、神光派等诸多与其关系密切的分支,又与朝廷关系密切,自然无往而不利。

      除此之外,朝廷更是超越一切的庞然大物,镇压整个世界慮,因为他们有整整轇六十万修ݍ士大军,武陵军、钦天监、巡天司、武陵大学等等诸多部门。

      除此之外,还有三仙山、扶桑鬼国、妖廷、楼观道、武⋅当派、清微派、茅山道、崂山派等等,不一而足。

      克特别是到了灵酒派创立的那个时代,几乎所有灵地都有门派矗立懲,神州大地几乎处处是修士、门派、世家,所以需要编撰뷪此书。뉽

      槾厅一是为了让大家知道这是哪个门派的地头,二是让弟子知道哪里有坊市,有哪些灵物,交易的大致规则等等。

      不过这东西,周元只是翻了翻,因为这里面绝大多数门派都已皆经消失了,就连庞然大物的造化道,辰漏观弟子远避海外,其他门派都或消失,或分道扬镳。

      不过,他倒是对里面记载的坊市位置和灵物产出有兴趣,毕竟,知܅识就是财富,如果他真的摸清了其中的价格体系,低买高卖,发财不是问题。

      至于那储物袋中的低阶灵物和两瓶灵酒,早已灵气消散,化为凡物。

      储物袋只是在内部开辟出一个放置物品的空间,不是在里面攀冻结了时间,灵物的灵ڞ气本身就在䖓时刻往外散发,只是在储物袋中由于独特的环境,慢一些而已。㊷

      就连那些衣物,原本也应该是法衣,可惜现在,稍微力气大一点,就戳出了一个窟窿,只能当燃料烧了。舚

      不过那玉简中关于灵酒门的介绍,自然也有瓶山的介绍。

      灵酒门的开派祖师便是那位陶乣然客,他自幼生长于一个酿酒世家,他也自幼뺳好酒更爱酿酒。

      他之所以将∶门⃾派落脚地选在这里,是因为瓶山之下的水脉是非常罕见的适合酿酒的蒗水质,灵气一般,所÷以也没人与他挣。

      后来,经过数百年的经营,灵酒门从周围陆续接引了六条水脉,共同汇聚于㸮瓶山之中,将山腹打造成一个大湖以及大大小小数十个ఙ酒池,用于酿뒋酒。

      巅峰之时,这里聚集了上百位弟子,每年向外出售近十万斤灵酒,成为东南地区最㢸重要的灵物产出之一。

      也正因为如此,他们鶹受到了明廷的直接庇护,才能在后来的修士之乱中独善其身。

      不过对于内部阵法布置,这里面自然也不会介绍,只是介绍了各种功能性建筑,这里面,最重要的不是掌门居所,而是储存酒曲的酒源阁。

      他又仔细看了看,然后就给了于红脂看。

      两人都看了看,又打坐炼气了一番,然后就靠着火堆睡着了。

      就在两人㚳睡去之后㑓,整个嘉兴府却沸腾了起来,瘑没有去围困吝嘉兴府城的各种牛鬼蛇㤗神都行动起来了。

      他们被巡天司标记了,如果不能迅速逃的无影无踪,被巡天司抓住,他们就死定了。

      ⱜ然后,那些参与围城的农夫更是惴惴不安,他们可是亲眼所见,有人更是亲自动手,处死了那些嘉兴府的败类。 賾

      쁕 双方一拍即合,无数人趁着黑夜串连、交换、准备,一场风暴即将袭来。

      而巡天司虽然厉害,但是他们的修士数量不足,不可能处处了解、镇压,只能优先抓捕那些逃走⦰的修士。㲆

      然后,一个식谣言迅速传开:所有参与此次围困嘉兴府的人,一律从严治罪,没收家产,流放交趾。

      接着,巡天司开始到处抓捕、调查所有嘉兴府附近的修士,这又引起了一轮新的谣言:朝廷已经开始抓捕参与此次事件的农夫,一经抓捕,㹉直接处死。

      这谣言传的如此之快,不过两天,等巡天司那边有反应时,整个嘉兴府已经如鼎沸盈天,絶而嘉兴府城的官员几乎被一扫而空,新的还没有到任,行政权处于真空的状态。

      愱 结果,当巡天司ꉰ去抓豔捕一位白莲教香主时,被村民围攻,结果,围攻的村民统统被杀死,香主被抓,却没人善后。

      这下,有了真凭实据,整个嘉兴府忽然开㖝始暴动,无数农夫出门,按照村里结成队伍,集结成大队,处死税吏,攻击县城,乃至重新向嘉兴府瘿城围了过去。

      这已䴢经是几天之后的事了,而就在当天夜晚,当所有人安睡之后,那天,被于狂人术法影响到的人㊳,都做了一个梦:

      一个头戴金冠,身穿道服的神鄳人出现在㓦他们梦粵中,道:썡“今有世外桃源,位于武陵山脉中,独成一个世界,有缘者可颂念造化天君的真名而进入,里有无穷异宝,无尽珍奇。”

      ⛉当这个梦在周元神魂中显现的߫时候,他就清醒了过来,以他的神魂㫑强度,这种东西还迷惑不了他,不过他也没打扰,而是看着他施行,他对那个秘密还是非常好奇的。

      结果,当于狂人讲完之后,他懵了:这是什么意思?那造化天君的真名是什么?难道我只要去查查就能知道了?

      怀着这种疑问,他试探的问了一声:“于先生?”

      哪知那个人影说혪完这一句话后,就如泡影般消失了,再也没留下任何踪影。

      “造化天君?造化道?难道是造化道的什么人?”⭌他这样喃喃自语,不过这也正常,毕竟幻世门与造化道渊源匪浅,那世外ജ桃源就在武陵山脉中,造化道的老巢,所以以造化道某位前辈祖师的名讳进入也是正常。

      不过,于狂人告诫过他,不到金丹,不要进入那里面,现在还不急,等他金丹境界之后再说。

      㶬 听人劝,吃饱饭,这穿越以来,他都被人坑了好几次了,再也不敢觉得自己比别人高明多少了。

      他一位这只是于狂人传给他一个人的秘密,不知道的是,所有当日在糒嘉兴府城的人,都做了这样一个梦,甚至巡天司一些低㵝阶修士也做了同样的梦。

      有了这个因素,嘉兴府地区更加沸腾,一开始,修士们也以为自己得了神人梦中传法的造化,直到有一些接触凡人的균白莲教、天理教教徒从凡人们闲谈中知道他们也得到了这个秘密,才大惊失色,互相印证,结果,嘉兴Ⰳ府附近几乎所有人都做鬙了同样一个梦。

      这其中,最惊恐的是䧯巡天司,他们就是专门处理这种事物的,结果有不少低阶修士也做了这к个梦,这岂不是意味㠿着那位于狂人能随时侵入他们的梦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