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AV

      看읰着这个哥们从口中飚飞出的鲜血,再看着这个哥们想訲要从地上爬起但却有心无力的感觉的动作,江临暗暗称奇,很想上去给他唱一首演员絗,这绝对是练鱳过的啊!

      再仔细一看!没想到这两个人自己竟然全认识。

      其中碰瓷쪉的人叫做房抄裙,是日月教的。

      ᡲ 因为在日月教女澡堂ɂ偷肚兜的时候被自己发现,事后二銸人五五分账,肚兜卖了不少钱,是商业伙伴。

      另一龷人则是龙门宗的内门弟子,名为覃萧,境界是中五境的观海境챞,知晓一些的药理,暗鿝恋着宗门内的一名小师妹,其实那名小师妹也对这位师兄有意思。

      但是有一次因为这位小师妹肚子疼꘰想让这位师兄“诊断”一下,然后这位师兄只是看了一眼小师妹,然后来了一句“多喝热水”就继续练剑䶤了,结果那名小师妹就再也没有괽找过覃萧了煮。

      第二个月的时ᐺ候,那位小师妹宣布有了道侣,覃萧哭了好久好久,不停地找江临喝酒......

      看着他们二人,江临眉头一抽:“只能说世界上事情都是这么巧的吗?竟然都给自己碰到了。”

      丽 回到现场,别说是当街的小摊小管贩都懵了,就连那个在路上好好走着的覃萧都没有回过神来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走的好好的,结果你就这么碰了过来,还自己彪出鲜血飞出了老远,只是怎么回事?

      㰧“你......你......咳咳咳.......”终于是艰难的站릁起身,面色苍白的房抄裙擦了擦嘴角。

      而就在刚要说话之际,房抄裙身子一前,腮帮子一鼓,“噗”的一声鲜血再次飚飞,直直倒了下去。嗷

      “哥哥!你怎么了!哥哥!”

      緆房抄裙倒下去的时候,一个身穿破旧麻衣缝缝悼补补的女子跑上前,死死钖地抱住自己的哥ダ哥,眼泪滴答滴答的落下。

      “你们!为什么ꁕ!我哥哥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对我哥哥下如此凶手!还有没有人性了!玄武城就没有王法了吗?哥哥啊....鯢..嫂嫂怎么办啊......ﶝ您和嫂嫂的孩子又怎么办啊,最近房价又贵,钱庄的贷款都没有还㐛完,哥哥啊......”

      女子的哭泣声传遍整个小巷子,不少群众抱着瓜就围观了过来,覃萧依旧是一脸懵逼,甚至都产ꮒ生了復人生疑问三连。

      “光天化뾵日ﴮ!竟敢当街行凶!”

      看ꑬ着眼前的一幕,陈甲突然就不干了,要上前去给吐血男子讨回公道,不过手腕一下子就别怄江临给拉住。

      “江兄,你为何拦我!”

      씼江临一脸无奈:溵“陈兄죮啊,我们可是魔教中人呀。”

      “所以呢?”陈甲一脸纯真地看着江临,⠛那副“我们是魔教中人䆘怎么了”锧的可爱眼神让江临怀疑陈甲到底是不是进错了宗门......

      偳 “陈兄,请放心,那人安然无恙,而且和我们是同行,来碰瓷的。” 記 䚱

      “碰瓷?何为碰萕瓷?”

      “这个......有些难以解释。”

      江퍾临看向那位被围在人群中的覃萧,看着他的宗门制服,江临是再也熟悉不过ꤧ的了,那就是龙门宗内门弟子的制服呀。

      既然这里出现了龙门宗,那也就땴是说林清婉已经到了玄武城,这个哥们,说ᦟ不定可以作为自己的突破口。

      “反正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陈兄,你带着小漫先在此地不要随摃意走动,我去给你়买几个橘子回来。”

      “橘子?我不喜欢吃橘子。”

      ➵听着江临莫名其妙的话,虽然陈甲很想껞问清楚,但是江临的背影已经渐渐往前方走去,甚至陈甲感觉他的背影带着某种坚毅뙙与决心。

      街道上的议论镜声越来越大,覃萧要ை去给房쬖抄裙检查伤势,当手刚碰到칚房抄裙时,房抄裙如同回光返照࿜般地“醒北”了过来。

      “哥.....疃.”女子惊喜出声。

      镼碰瓷男子摆了摆手,艰难起身,抹了一把嘴角的㽖鲜血:“这位兄台,我与你无冤綾无仇,你为何对我痛下狠手?导闵致我断了찷大道根本!刚才还想偷偷杀我灭口!”

      覃萧:“???刳”

      ꛮ“罢了罢了,反正此生我也不奢望进入元婴境界,⣺早就有了隐居之心,只要99枚中品灵石用于治伤,其他既往不咎,这位兄台⣎你看如何?ᕑ咳......咳咳......”

      糼 说着说着,房抄裙再次캦咳嗽出声,鲜血喷出一地......

      “哥......柆”女子再次哭喊起来,“就99枚中品灵石都不给我们吗?难道龙ࡉ门宗所谓㥟的正派是如此㾲作为吗?”

      “你......你们.......”

      佩剑男诌子很是绝望,又急又气,甚至还想无能狂怒。

      譂99中品䆜灵石虽䧎然不算是一大笔萇数目,自己身为龙门宗内门弟子,也是拿的出来,可自己就是不想给。

      因为从刚才要᫻钱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想起了当빡年在山门中齶,一位小师弟对自己讲过,记得那位小师弟称之飋为“碰瓷”。

      没想到的是,那位小师弟뛏叛出了龙门宗,䋃死在了林师姐的剑下,那天之后,师姐再也没有多说过一句话。

      ᑁ “小女子有一颗药丸,能治百病,能疗百伤,还请这位兄台不要嫌弃。”

      就眞在这位佩剑男子气的满脸通红的时候,一名“女子”款款走来,裙摆轻飘,淡妆轻抹,仅仅是一眼,覃萧的小脸就更红了。쟮

      “姑娘!他们这是碰瓷!我一定要带他们去执法队,无需姑娘破财,哦,碰瓷就是讹人的意思。”看着这位“清秀的姑娘”往前走去,覃萧赶紧说道。

      “执法队?呵呵!我哥哥深受重伤,就要去执法队讨个公道!”下一刻,女子拍了 拍顐房抄裙的后背,房超裙一口老血是真的喷了出来,脸色是真的苍白。

      “你!你们!你们竟然造伪伤!”覃萧脸햁色青一阵白一阵子,气得差点拔剑。

      不过“这位姑娘”的大手掌轻轻঎按在了覃萧的手背,摇了摇膕头,继续往前走去,拿出药丸。

      “一枚药丸就想打发我?我鴗告诉你,我就是从这里跳下去,我就算是饿死,我也.......”

      “此药名为伸腿瞪眼丸。”

      未等房抄裙说完,女子微笑地打断道,

      ￝“伸腿.....ㅟ.솒瞪眼......你是.......”

      看寗着清秀女子,房抄裙涳心中惊奇无比!

      老伙计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