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干将传统在线视频

      “又콦是一位圣贤,幽冥,我们的面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糨。”王禅听到唱名之时,惊得手一抖,手上的碗筷差一点掉了。

       “幽冥,能和你有深仇大恨的,不惜血亏也要玩死你之人,我能想到的,只有正阁娘娘,这女人啊,记起仇来。。。唉!幽冥,你对正格娘娘做了什么뚔天怒人怨的好事?”张良还有心情淘开幽冥的玩笑。

      “哈哈哈!修缘?事实上我确实认识一位修缘的强者,曾经见过一面,当年是一位神座쇏强者,没想到,百年之后竟然又出现了一位修缘之名强者,还是一位圣者,这位大人不知道您和那位修缘是何լ关系?”幽冥在听到唱名之时,眼睛往天歌三人方向看,见人神色암无异样,对于修缘来之事,没有意外神色,就好像事先已经知道了,微微一笑,让闲云再添加⺅一套碗筷,还好桌子够大,位置足够。

      “敌,友?”张良먄简单询问幽冥,其他人听张良话后,纷纷看着幽冥,包犇括修缘本人。

      “是友,非敌吧!当年若非修缘助我脱퀛困,否则,哪ズ有如今的我,早已额经随风而逝。ᯆ三位,你们修缘是同路吧?”幽冥似笑非笑的看向天歌三人。

      “何解?他是他,我们是我们。”天歌不解其意。

      “自从来到这院子之后,你们露出了强烈的杀意,杀意很浓,虽然张良他们的修为不弱,院子里的法阵也不少,但从你们身上ᅈ,我自始至终没有感受到任何的杀气,不是因为我们,而在于你们自己,只有一种解释,我不是来兴师问罪的,更不뾶是来抓我们的,所以我一直在猜测你们的意图,修缘来了,看你们无任何意外的神情,结果不言而圬喻。”

      “小子,放肆大人之名岂是。。。”

      “问情,你们啊!就不要和幽灵客气,更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是吧!幽冥,就댔是界王大人来了,以幽冥的个졳性,一旦知道界王大人的真名,绝对是以平常人对待,直呼其名,哪会像我们一样,尊敬称呼一声界王大⊦人。”

      “哈哈哈!都说只有敌人,才是最了解自己想法的,我现在才发现,修缘,原来你我是敌人呐,唉,可惜了,是我自作多情了,白白浪费ઃ了这么多年的感情。”

      “哈哈哈!这酒,好!自记事起,也只有今天,在你这里,喝到真正意义上的酒,幽冥,送我百八十坛,如何?”

      “百八十坛,你干嘛不说千万坛啊。”

      “幽冥,多谢!多谢了狓,下次再见面,我会我会请你到我那小破屋,记住带上你那䆍千万坛酒。”修缘打蛇随棍上,一点也不和幽冥客气,让随风等人见到了修缘的脸皮了。

      “想抢钱明说嘛!我一个穷人,没钱,千万坛,我有,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唉!这么多年的感情,老交情呢,还谈什么钱啊,多伤感情啊!不好,还是到时候直接将酒拿来吧!就像朋友Т一样,简简ㅰ单单,多好啊!”张良等人看着幽冥,又看一下修缘,转而又看一下天歌三人,瞬间明白了,笑了。

      “来,来,喝酒,喝酒,大过年的,什么钱不钱的,喝酒,吃菜,才是最重要的。”王禅哈哈一笑,和张良热情檿招待起修缘等人。

      “哈哈哈!这一句,我喜欢,王禅,栺张良,封赐,有空我们交䟿流交流一下,修炼上的心得,如何?”天歌报以微쒢笑,向二人抛出了橄榄枝。

      凯 “谢谢大人!王禅(子房)(封赐)在此感激不尽!”

      瘝“我们呢,还有少主。”闲云见没੄有提到幽冥,急了。

      “哈哈哈!在场的几位,能让我们辅导的,也就只有他们三人了。那几位护卫是傀儡,是不可能需要的。”天歌指了指一砾直在忙上忙下的三挀名神座傀儡。

      “刀剑、随风和你这丫头,修炼的情况췪特殊,我们也无能为力,也只有幽冥可以帮你们。”

      “不﹠用劆,谢谢!我们有现在蜣这种齌实力够了,不需要任何指点。”剑无娻锋直接拒绝了闲云的好意。

      “哈哈哈!小丫头,你和你哥哥的修为,我们偍还看得透,幽冥和刀剑二人,说实话,我和天歌在二打一的情况之下,⟓都不敢保证自己赢得过,他们指点我们才是正确的方式。”

      “修缘,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嘲们哪有那种本事啊?你这样夸我们,会让我们飘飘然的,都自己是什么人了。”幽冥连连摇头,不敢接受修缘的说法。

      “对了,修缘,恭喜ღ你呀!成为了一名圣者?我记得当年我们见面之时,你还是神座吧!”

      “是啊!上天待我不薄,百年时间,我完成了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梦想,终于成詼为了一名圣者,只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只是一个境界上的过渡,而你,幽冥,百年的时间,从当年那个五阶强者都可以随意欺负的人,走到了我的前面去了,这速度。。。就是界王大人见到了,也会惊讶不已。” 脠

      “唉!一言难尽啊!若非当年的那一跳,我不可能是现在的我,说实话,还要感谢当年那些追杀我的人。。。”

      “ꦀ幽冥,你这感谢,还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啊!”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幽冥,雷阳域之事,是你做的吧?”天歌直视幽冥的眼睛。

      “没错,就是我做的,我也从来没有骗过任何人,我做的,就是我做的。怎걄么了,你们是想来为皧他们报仇吗?修缘,什么쨇时候你们战盟和圣权的人同气连枝了,你们两大势力结成同盟了?”

      “哈哈哈!幽冥,你认为这可能吗?”

      “权力者的游戏,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什么事情都会发生,只需要一个ず意外,一个渗借口,仅此而已。”

      “我们和他们不是一路人,理念不同䚹,做法不一样,所以,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珡”

      “既然如此,那你们又是为何而来?傀儡?就他们那点实力,你们还看不上。正阁娘娘?半步圣贤而已,也就在这寒û露帝国能꫅蹦跶的起来,让你们特地ᇠ赶来一趟。雷阳域?知道是我做人不多,那么你们又是为何而来?能给我一个解释吗?”

      ꨙ ꣍“幽冥,你认为呢?”

      “是那位一直未出现的师父,让你们来的吗?”

      “师父?哦!幽冥,你有什么时候有师父了?”

      “原来不濯是他啊!可惜了,还以为是他让你们来的呢。呀。。有师父不是很鷒正常吗?我一直都有啊,否则谁领我进入修行之路的?我就是一个平凡的人,资质平庸,人笨又懒,没有一位引路人,怎么可能踏入修行之路?那就奇怪了,有谁会让你们来呢?就如当初你又为何会出现在南域,特意棦出现在我面前,帮了我一把一样。”

      “幽冥,你是否有些太自欺欺人了,百年前,我来南域,自然是有我的目的,᭛遇见你只是一个意外,为什么⿙你会认为我是为了你呢?”

      “事实如何,作镲为当事人的你,最清楚。无需多言,也无需辩解,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也不会多问。我相信一点,该我知道的时候,你们自然会说,现在啊!只是时间不对而已。”

      涃“幽冥,你倒看得很开啊!这倒是₰让我小瞧了,只是,有些事情啊,你是杞人忧天,多此一举。。。”

      “大人,幽冥是否多此一举我们不清楚,子房在此只想问大人一句,在这新年来懈临之际,你们为何来此?ﱀ”话题4越扯越远,一直没办法抓住最本质的话题,张良只能再次提出来。

      “简单,就一个词,北上。”

      “北上?”

      틅驋“北行,你们都知쓱道我要北行之事,这事。。。知道人还真的輯不少啊!只是你们知道这是又能如何?阻止빲,还是?”这次轮到幽冥诧异了,北上之事,自己就只对几个人说过,战盟的人又是如何知道的?知道时间应嵐该不短,否则就不可能大老远跑到这里来了。

      “ꢽ等等ퟠ,修缘,换句话说,你们这次也是特地为了我而来。”幽冥将“特地鷨”二字说的特别的重。

      “没错,这一次就是为你而来,如何?幽冥,有没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惊喜吧!意外吧!”修缘这一次大方的承认了。

      “确实让我意外,唩我到底何德何能,能让你们亲自到此?只是不明白,罪恶王冠和战盟的距离,不会比战盟和这寒露帝国的距离近,中间又隔着众多的国家势力,我的北行,和你们战盟又有什么关系?”罪恶王冠在寒露帝国֨的东北方向,而战盟在西方,两者天差地别,根本不在一条线上,都快组成一个等边三角形了。

      “我们来䒌只有一个目的ꀰ,Ꮛ幽冥촰,你何时启程,何时北上?”

      “为何是喬北行,而非西进?”

      “哈哈哈!罪恶王冠只是你人生的一个驿站,就如这寒露帝国一般,待上一阵子,了却事情之后,又会离开쳉我,而到那那时,西行又可以提上日程安排龟了,不是吗?”

      “原来如此,你们打的好算盘啊!我要是老死在罪恶王冠呢,你们又该如何?”

      “哈哈哈!幽冥,我们只是来打探消息的,至于北上之后的事情,,你是否会离开罪恶王冠,要不要告诉我们,说与不说,就是᱖你的事情,嘴巴在你脸上,话在你心里,我不是你,又如何知道?”

      븧癩“还真是。。。没诚意啊!让你们来的人,真是所托非人呐。”

      “这只是你认为的,不要以己度人,否则,我们也不会来了。”

      “幽冥,说说你的想法吧,何时北上?”

      “你们就这么认定,我一定会北上?”

      “幽ꮥ冥,你说呢?”

      “能不能给我个具体的,为何一定要詜让我西进?”

      “先北上,෻后西进,有一位大人物要见你,至❼于你们见面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就与我们无关了,也不是我们所能知道的。”

       “天歌,听你这口气,想要见我人,不是你们战盟的人嘞。”

      “是与不是,见后便会知晓,现在猜测也没有用,我们只是提前来问一声。幽冥,你的西进,我们预计需要至少十年时间,修行到你我这种境界,十年时间,我们等得起,眨眼就෼过了。”

      “幽冥,你能透ⶰ露一下北行的时间吗?굅或者有什么话要对我们转告的꺊?”

      “这。。。北行啊。。。只要满足三个条件,我就正式北上,所以时间上,我无法确定,你就帮我转告一声,这三个条件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