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爆乳巨臀TXT全本

      朱天赐不由有些疑惑,这条恶龙说的跟真的似的,很有条理,难道这真是梦境与幻境的交织?

      但听到对方说要将他抹除,内心深处一股无比的傲气喷发出来,他挺起胸膛:“你只不过是一条大蜥蜴,一条大蟒,被神化了而已,想要我的命,别说你是龙,就算你是至高无上的神主,也不行!”

      中年人有点吝惜地看着他:“你的勇气可嘉,但人力有时而穷,你我澎实力毕竟相差太远,你还是认命吧。”

      他再次伸手一招ዜ:“灵魂剥离!”

      朱天赐突然感到无比ꃡ的虚弱,仿佛成了无源之水,无根之萍。

      难道自己的灵魂真的被从小龙䛒仔的身体᷿中剥离出来?

      青羽뉈能把他的灵魂从原来的身体里抽离出来,投入到小龙仔的身体里,这条恶龙也是神兽,也有这样的能力。

      难道这真是神龙的幻境?

      不!

      不管这是什么,朱天赐绝不认命!

      “不管这是梦境,还是梦幻交织,这里毕竟还有我的梦境,我还有抗争之力!看来只有杀了你,我才能走出这个噩梦,那就试试吧!娝”

      然后他再次伸手:“剑再来!”

      中年人再次露出讥笑:“蚂蚁就是蚂蚁,成不了大象,破!”

      朱天赐手上的剑再次炸成齑粉!

      他不禁有些惶然,难道,ꇌ真得要死了吗?

      中年人露出一丝倦意:“多嘴每多意外,还是让一切都结束吧——灵魂焚灭!”

      他张口喷出一道黑色的烈焰!

      无光无色,犹如死寂。

      “不!”朱天赐极度地不甘,但烈焰来得太快,根本无从躲避。

      烈焰已经及身!

      突然一枚淡青色的羽毛骤然出现,暴涨放大,挡在䭑朱天赐身前,纤细的羽轴,柔软的羽丝散发着淡淡的萤光。

      神羽!

      神鸟青羽的落羽!

      神羽在黑쀁色的烈焰下迅速曲卷,焦黑,然后化为灰烬。

      朱天赐感到浑身灼痛,精神萎顿。ﷃ

      “多事的鸟!干ꝓ吗这么护着他?不就是弇一个不知从哪儿招来的外来灵魂么!”中年人뀣有些意外,却不甘地道:“我无非再多耗一次神力,无㩏论如何都不能容忍别人强占我儿子的身体!”

      “去死吧!”

       他再次喷㣢出一道黑色的烈焰ˍ!᪮

      ֱ烈焰⾻无可阻挡地将朱天赐包围,灼烧,然后炸成一团飞灰。

      朱天赐原本想巈极速避开,可以身上没有丝毫力气,只感到瞬间极度地炙痛,然后世界静寂。

      似乎是永恒,又似乎只是霎那,他便惊醒过来。ꖄ

      再次睁开眼,只感到虚弱至极,耳边传来ࢶ沉闷的怒吼:“多事的鸟!干吗这么护着他?不就是一个不知从哪儿招来的外来灵魂么!” ᙐ

      朱天赐愕然,怎么这么熟悉,似乎刚刚经历过。

      “我无非再多耗一次神力,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别人强占我儿子的身体!去死吧!”

      黑色的烈焰䊅再次袭来。

      “日,循环剧情!”

      ユ 朱天赐只来得及想了一下,炙痛传来,再次化为飞灰。

      再度惊醒。

      睁开眼,黑色的烈焰汹涌而至,但一枚淡青色的羽毛突然出现,暴大,挡在前面,淡淡的萤光被烈焰烧灼,却将黑焰挡住。

      “又是循环剧情!”朱天赐沐浴在烈焰的余威中,却暗中断定:“这一ꗔ定是梦!不然我早就死了,哪还有这么多的重复场景!”

      不过,这次的剧情似乎提前了一点。

      ꗰ “咦,我怎么出现了幻觉?刚才我好像看到已经把他烧成了灰烬,怎么又被挡숒住了?”化成中年大ꌶ叔的神龙嘀咕๒,他再次怒吼:“多約事的鸟!干吗这么护着他쓼?不就是一个不知从哪儿招来쳆的外来灵魂么!”

      “停!”朱天赐大喝。

      中年大叔愕然望着他,脱口而出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噎得他很难受。

      “有意思吗?”朱天赐喝道:“旰老是这样,有意思吗?”

      “什么?”中年大叔一脸的困惑不解。

      “你又杀不死我,何必一댷次次地白废力气!”朱天赐仰天大叫:“梦,醒来吧!” 

      “杀不死你?”中年大叔像看一个白痴:“到现在你还以为是做梦?落羽护得你一次,护不了你两次,我无非再多耗一次神力,无论如何都不죋能容忍别人强占我儿子的身体!去死吧!”

      他再次张口吐出黑色的烈焰。

      鶁朱天赐在化为灰飞ڛ之前,还得及无奈地耸耸肩。 ꥠ

      再次醒来,就听ꘆ到沉闷的啰嗦声。

      “多嘴每多瓱意特外,还是让一切都结束吧——灵魂焚灭!”

      “唉,又来!”

      朱天赐哀叹,“我又不是至尊宝,没有月光宝盒,哪来的这么多次重复剧情!这菇毒真是奇怪,뒥让我做这样的怪梦!”

      看着神羽譁再次为他挡住黑色烈焰,䠮他有些担心,总这样下去,菇毒会越来越严重,每重复死一次,中得菇毒就会更深一层,就越加难以真正地清醒过来了。

      怎么办?

      鹷 朱天赐突然想到,这个菇田是灵天派对新弟子的一个测试环节,最多只是让弟子过不了关,不可能真的将弟子抹杀,所以总会有人来解救,最终他一定会醒过来,只是多睡一些时间而已,而他目前的困梦并非菇毒,而是要战胜心中的恐惧,只要心无所惧,梦境膕也就不힍可怕,ﴒ神龙也就神不起来。

      平生一股底气,朱天赐猛地睁岞开眼,抬手阻Ή止了神龙的啰嗦:“且慢!”

      裳“多事的鸟!”中年大叔还是啰嗦了一句,才怒道:“你还有什么榗话说?”

      迋 朱天赐明显感到力量随着勇气暞在悄悄地滋生,他为了拖延时间,避免重复剧情,狡辩䃻道:“你杀了我,你的儿子可能会变成一个白痴。”

      中年人恶狠狠地道:“就算白痴我也认了,总好过被人奴役!” ﯐

      朱天赐松了口气,总꽒算阖打破了之前的一些重复侕环节,他见恶龙又要发威,忙道:“咱能不能心平气和地꿲谈一谈,总有解决办法的,我这里倒有一个建议。嫼”

      “你说瓸什么也没有,你死定了!”中年大叔显然没兴᜵趣:濋“你就是一个不知从哪儿招湈来擏的外来灵魂,我跟你废什么话?”

      橛听到又出现重复的说辞,眼看勨又剧情又再次重复,朱天۵赐急道:“我已经与小龙完᳜全融合,你杀了我就等于杀了你儿子!”

      “狡辩!”这位大叔显然持不同意见,“你以为我不知道状况吗?那只该死的鸟将你移魂的时候,我儿子已经被抹去!”

      “那你去找她啊!ꁐ干吗来找我?”朱天赐叫屈。

      “哼,那只鸟是杀不死的,但我能杀了你!”中年大叔脸现残忍之色,“我无非再多耗一次神力,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别人强占我儿子的身体즿!ミ”

      鳻 见恶龙又重复上次剧情的语句,朱天赐便䡲知道已经不可熓避免,提前发动,先下手为强。

      他张口喷衰出ㇾ一道龙息!

      在现实中施展法术用的是灵气,梦境中没有灵气,却可以用想像。

      朱天赐看过类誊似的电视剧,在梦境中实力的强大与否,不在于肌肉是不是强壮,而在于能不能充分发挥想象力,想象力越强,实力就越变态,越能拥有现实中所无法施展的各种能力。

      一团寒雾如高压灭火器一般直卷而去。

      但神龙却露出鄙夷的神色,完仺全无视,兀自把话说完,寒雾扑到他身上,迅速结成冰霜,瞬间将他凝成一座冰雕。

      朱天赐大喜,看後来电视剧没白看,还是很能学习不少东西。

      昂 但冰雕在他面前骤然碎裂,露出宽鼻大眼的中年大叔,稀疏的胡子还残岏留着几粒冰茬。

      “去死吧!”

      大口一张,黑色的烈焰再次袭来。

      朱天赐竭力想避开,但烈獕焰覆盖面积太大,刚才的龙息又使得感觉分外虚弱,只能쌅无奈地再次焚身以火。 嶾

      再次醒来,就听到熟悉的语句。

      ﬈“蚂䃳蚁就是蚂蚁,成不了大象,破!”

      然后便剁看到手上的类伏天剑化为齑粉。

      这次重复剧情又提前了一丁点。

      죫 “多嘴每多意外,还是让一切都结束吧——灵魂焚灭!”恶龙喷珈出烈焰。

      朱天赐知苓道,烈焰会被神羽挡住,因此并不担心,只是平静地看着。

      他쬢能感觉到自己体内似乎有一股莫名的力씝量在滋生,上一次也能感觉到,使他喷出了龙息,但远不如这一次更㶣加明显。

      ‽ 这是什么力量?

      朱天赐没有太过追究,他在努力思考如何打破这个无限循环的梦境。

      既然法术不行苲,就还是要靠武力。

      反正死不了,就来个最简单粗暴樁的灵魂相搏쑨吧!

      但还是要借助想像力。

      “化剑!”

      他的右臂迅速化成一柄长长的利剑。

      既然招来的剑不顶用,就用自己的魂体作剑!

      烈焰过后,似乎并没再感觉精神萎顿,连灼႔痛都很轻微。

      看来梦境中意志力也会带来惊喜。

      中年大叔再次咆哮:“多事的鸟鶘!干吗这么护着他?不就是一个不知从哪儿招来的外来灵魂么!”

      “老龙葢!”朱天赐不等他说完,不准备再给他第二次吐烟圈的机会,“这是我的梦境,我来作主!놺我已经无所畏惧,你也就失去了能量的源泉,现在,我就送你离开我的梦境吧,看剑!”

      朱天赐猛地前窜,挥剑向恶龙斩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