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老师的乳罩

      徐洋看着还如此不服软的明伯,心中的那口䆁气仿佛又堵塞起来,随手抄起了身边的木棍ꂙ,就向着明伯大腿挥去,“妈的,给老子去死!”。

      ᒐ 眼看木棍要挨上明伯룋时,突然一声怒喝响起,“给老子住⳽手!”。

      徐洋身边的一群黄毛随着声音望去,看到的是一位身材高大,满脸横肉的身影。

      就当这群黄毛看清来人时,所有人都浑身▄哆嗦的对着那个身影叫着“狗....狗..哥...”。

      삀那个身影纵身一跃穿过黄毛们,一个巴掌拍向了徐洋脑壳,随后抓起徐洋头发就把他甩到了地上。

      趴在地上的徐洋看清来人模样后,战战兢兢的对着那个人恭维道“狗哥,什么风把你吹来䨁了”。

      名为狗哥的少年没有理他,只顾着上去把明伯搀蠗扶起来,看到明伯乌青的脸庞,少年暴怒,“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走!”

      아狗哥恶狠狠的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电话接通ꘗ,狗哥只说了一句“伯,被打了,你知道该怎么씃做”,不等对方回声就挂掉了电话。

      ٢

      狗哥看着明伯还能勉强站起来,于是放开明伯,上前就抓住躺在地上徐洋重重地把他又甩了出去,一脚重踢踢Ԩ在徐洋地㏋胸口上,期间那群黄毛没一个敢说话也不敢动,几番拳⠸脚后,徐洋都开始吐血了,狗哥才收手起来,抓橨住徐洋脖子道“你知揉道我为什么叫狗哥吗?”

      徐洋已经痛苦地没有表情地摇了摇头,狗哥随即伸手指着明伯,对徐洋怒喝“因为是他给我取得二狗这个名字!”。

      ࠁ原来狗哥是明伯的同学,狗哥原名叫做黄宋,从初一开始两就振一起上下学,两人在回家䝢的路上要么是明伯今天请黄宋吃零蛕食,要么就是明天黄宋请明伯喝奶茶,两人一起挨휂骂,一起₹受罚,两人关系铁的不行,淛到了后面两人完全不分你我,如胶似漆般的兄弟情。至于黄宋为什么外号二狗,那是因为他们两个人ꋖ有天一起回家时看见了两条黄狗,正好黄宋名字里带着黄字,明伯开玩笑的叫起了二狗,谁知到后来就成黄宋的外号。

      휩明伯这个人交朋友从来不在意着大人们嘴中的好学生与坏学生之分,所以为此班主任嘱托过明伯几次不要跟这群所谓的坏学生一起玩。可明伯只在乎着这个人对自己好不好。每个人有着每个人的天赋,不因世俗而螨忽视某个人。

      二狗还在教训着徐洋时,一片乌压压的人群围了过来,明伯知道是二狗的电话起了作用。那片人群的带头的是涛子,算是二狗的兄弟,通过二狗明伯也认识了他,两人相处的还不错。看着涛子走了过来,二狗又把徐洋丢了出去。

      ⒫二狗望着走紥进人群的涛子大笝声的骂道,“再晚一分钟,我就准备把你削了”

      看着满눠是怒气的二狗,涛子没去鯩触霉头,径直走向了明伯,看着明伯脏乱的身躯,目光也是锋利起来。“ᗥ伯哥,没事吧”,

      明伯吐了一口嘴中的血唾沫,露出灿烂的笑容“你们来了,我就没事了,嘻嘻”,

      “别废话了,收拾这群小畜生吧”,二狗按耐不住道。 ᱩ

      涛子点了点头,对自己人使了眼色后,嗢涛子的那群人把徐뗘洋的那群黄毛堵在了墙角,这群黄毛没有了先前的硬气,甚至个别人已经开始双脚发软起来。

      就当涛子的兄弟们准备动手时,⮑明伯叫了一声“慢锤,兄弟们”,띋所有人疑惑地望着他,明伯扭了扭脖子对着那群黄毛说道“今天,我可以放过你们,毕竟你们也跟我无冤无仇,是吧,但...........条件是——这有条木棍,谁去帮我打断徐洋的腿,我就放谁走”。

      此时徐洋刚从地上爬起来,他知道今天他自己栽了后,便也不在装软,꨻硬气的对明伯说“哼,别痴心썐妄想了,他们都是我的兄弟”

      明伯听到此话后,不忍大笑起来,可那最后一丝笑声的落出,竟让人感到一丝胆寒,他没有理徐洋,径直走到一个黄毛前,伸出手抚摸起黄毛的头䱗发,笑呵呵对他说道,“不愿打的人也可以,毕竟是叫义气嘛,我欣赏”

      欣赏两字的话音还没结束,明伯脸色突쑱然变得狰狞,那原本还在抚摸头发的手也是突然发力,抓了一把头发下来。Ƣ明伯面前的黄毛因着突然的疼痛,泪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緽明伯拍了拍衣服,吹走了手中的黄毛,毫无表情地继续说道“只是该为这义气付出代价,那就拿自己的两条腿换你们老大的腿吧,还有褈你们应该有不少案底吧,我舅ࡾ舅是公安局局长,你们想进去观光几天,我也不介意,至于打了的人,从今以后就是自己人,今后狗哥罩着你们”

      当这最后一句话的说出,这群黄毛就开始躁动起来,片刻以后,有着一位走了出来,或许是在那第一位影响下,剩下的人竟开㗠始争先恐后争夺着明伯手᨞中的棍子。

      櫍 此刻徐洋的惨叫响起,徐洋腿断没断,明伯不知道,只知道棍子断了。䥺

      把棍子打断后䓕,那群黄毛才毕恭毕敬的跑的明伯面前,“伯哥,㡟伯哥”

      明伯看着忍着痛苦破口大骂的徐洋,一脚踩在了他脸上,戏谑道“怎么会呢?你兄弟怎么会打你呢?”

      徐洋还是恶狠狠的望着明伯“你究竟想怎么样,打也打了,还不放我走?”

      㷮明伯看着徐洋眼中೾的不服,眼㭌神也是开始冰冷起来,

      “放你走?行,从我这下面钻过去!”

      “不可能,我徐洋不会做,除非弄死我!”

      明伯冷笑道“大话谁都会讲,你以为你有骨气吗?”

      明伯一脚毫不犹豫的向徐ᦵ洋간大腿踩去。剧烈的疼痛使徐洋哭了起来。望꬇着哭出来的徐洋,明伯戏谑道“再这样下去,你大腿就废了,你就成瘸子了哦。”朩

      “瘸子”两字深深地打醒了徐洋,徐洋内心想着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风水轮流坐。最狌终放弃了那份骨气,准备向明伯低头。

      㡝“我钻,给我住手!”

      明伯双腿张开,双手指着那只能人钻过的胯下。徐洋咬起了下嘴唇,艰难的爬向那个骭地方,糙一步一步的爬着。不知是몤谁第一个发出笑声뺜,紧随其后周围的人都开始氆大笑起来,甚至连徐洋的那群黄毛也都开呹始笑话着他。霈徐洋听着他Ō们的笑声,脸色十分涨红,爬㻩行的速度变快了起来,仿佛想快速解决这件事。

      “你霨不是这么有能耐的吗?怎么给我钻过去了?”

      明伯刺耳的话语,似乎又是将徐洋心气灭了半截,徐洋没有回话,只是专心的在爬着。伴随着周围的笑声,辱骂声,徐洋一步一步的钻出了明伯双腿之下。脸色难꜏堪䃕的徐洋,长长的舒了口气,仿佛终于做完此事,全身可以放松了般。

      此时不知哪里传来一声女生的声音“咦!那不是徐닳洋吗?”。

      此话一出,徐洋浑身颤抖,这句话鱆像是把徐洋心里最后的萑心气都给破碎。徐洋双眼开始黯淡起来。

      徐洋此刻望着明伯的眼神只有恐惧勶,“快让我走吧,求你了,伯哥,快让我走把,求求你了”, ꩼ

      明伯望着徐洋眼神中的害怕,摇了摇头,明伯自己也是舒一口髉气,“滚吧髠”,便再也不텴看徐洋。

      徐洋如获大赦⫓,连忙逃离了现场。明伯转头对那群黄毛,“你们也走吧”。

      这群黄毛毕恭毕敬的朝着明伯,二狗,涛子,哈腰点头地也离开了。

      看着徐洋慌乱逃走的背影,二狗啧了啧嘴巴“你什么时候有公安局的舅舅了奥。我怎么不知道?”

      㮏 明伯看着二狗的那做作神态,不禁笑骂道“去你丫的,不吓唬一下这群祸害,万一给我暗地使绊子怎么办,爷们的性命精贵着呢!”

      二狗抄起自己那粗壮的手臂轻轻地夹着明伯“你小子可是真够阴暗的呀,平时我们就只打别人,你这个折磨,老子都怕”

      明伯悻悻地吐了吐舌头,任由二狗摆布㌋。

      “哈哈哈,你可真够小心的,今天经过你这打一棒子给一枣儿,再加上你让徐洋在那群黄毛面前颜面尽失,恐怖徐洋以后再也没有话语权在那群人搠中輎,也让徐洋对你产生阴影,怕是以后见你都要碏掉头走咯。”眼睛闪烁精明的涛子,拍着明伯道。

      明伯望着쳞真正看穿这一切的涛子,赖皮的耸了耸肩,”无所谓咯,我向来不惹人的”

      二狗不耐烦的骂道“说什么鸟语,涛子装高深是吧”,二狗刚放过明伯的双手又向涛子抓去。

      ੬ “今天谢谢你们了奥,走,兄弟们,我请你们吃东西”,明伯此话一出,就ꇴ被一群“土匪”簇拥着向前走去。

      䶖 二狗也是热∙情的加入了那群土匪,向明伯打闹起来。跟在其后的涛子,微眯着眼睛,心想:詍如果他是我这种人,或许我真的虱能心甘情愿的为他卖命呢。

      世界像一条奔流不息的江河,每个人都只是那鞧小小的碎石,并不䓠会激起这条江河的任何涟漪。

      明伯与徐洋的事也过去许久,明伯칥也把那件事放在心上,只是路上偶尔碰੧到徐洋时,徐洋总是目光闪烁的避开了明伯,见到몓徐洋此状的明伯,不免还是无奈的笑了笑。他总来就没把徐洋当作过敌人,是他自己䛜作死罢了。

      鈳 不知哪天긵,徐洋转学了,明伯也就再也没记起过这个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