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经典长篇h书

      映月阁。

      一进门雨沁和贝瑶就走上前搀扶道:“公主今日累坏了吧。”

      话一出口孟棠莞便眼神示意道称呼要换籡,随即贝瑶立马说道:“娘娘,洗澡水已经备好了。墉”

      孟棠莞卸下沉重的头ᖯ饰和华服瞬间觉得整个人轻松了不少,洗漱蓌过后喝了一口粥便坐上了暖⍨榻闭目养神。

      她好像从出生以来都没有这么累过,今日这样一番折腾下来,现在休息下来竟然有࠴一种格外畅快的感觉。

      贝瑶把侍女都打发到外室后小声问道:“娘娘,按照皇后的规格你的宫殿醀应该是荣华宫,今日我打探到那荣华宫里住着的是皇贵妃,启国大将军叶青羽ℜ之女叶岚,同时也煅是上一任皇后。” 䔭

      孟棠莞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以后这些小事不需要多关注,做好自己即頼可,去把启国宫规取来,顺便看一下皇后金宝是否在屋内。”

      贝瑶离去后雨沁带着皇上身边的全公公走进来说道:ᘧ“启禀皇后娘娘,皇上听闻皇后娘娘久病未愈,故今큒晚就不行周公之礼了,还望皇后娘娘体谅皇樿上的用心。”

      孟棠莞打量着这个弯着腰的中年男人,即便行完礼后依旧保持恭敬的态度,看上去年纪不小,想必也是这宫中的老人了。

      孟棠莞不怕朝堂上的文官参奏,就怕这宦官谗言,所以对于这类人,尤其是做到这个年纪的老人,说话┚做事太过圆滑,需要小心应付才是。

      ⌼“全公公说笑瞄了,劳烦皇上挂念,本宫在此谢过了。”

      李顦全自周时越登基喁为帝便一直伺候在身边,好歹淇也是大总管,见皇后娘娘是个好说话的便直了直腰㲑板抬起头回禀着,

      “还有一事需要老奴转告,皇后娘娘初到启国,想必对宫规什么的都不甚了解,所以皇上允皇贵妃娘娘暂时管理后宫。”

      孟棠莞愣ᝍ了一下,随后只㔤见贝瑶从内室走出来脸上有些为难,看塣到自己的眼神后只摇了摇头。

      孟棠莞转而看向全公公笑着开口道:“皇上的用心本呂宫自然清楚,只是本宫在其位不谋其䴛政ㆷ有些愧不敢当,也不好将自己的事推到他人身上,还望全公公帮⬭忙转告一声。”

      这涉及爸到自己的底线,今日在寒冬中被晾了那么久,愈想来启国的下马威她也见识过了,如若继꺈续任凭他们安排,这皇后之位迟早不保,㿎她又拿什么去保两国太平。

      随即又说道:“根据宫规,一宫当有一位主事公公打理事务,而我回宫后发现映月阁不光没有主事公公,銊连䈻侍卫侍女的人数皆未按规格安置,想必宫内负责此事的人有所怠慢,本宫鑈也不愿为此等小事劳烦皇上,本宫自能拿着金宝处理这些왥杂事。”

      在宫中混迹多年的Ⱍ全公公听完这段话脸上ᙶ的肌肉也不免ޮ抽搐了一下,看来这景禾公主也不是很么善茬,想要三言两语敷衍过去怕是不行,于是只能谄笑着接过打赏的金叶子离开。

      岁安殿内正在批阅奏折的周时越听着全公公的转述冷笑道:“既然她泋想要,那就拿给她。”

      全公公为难䟝道:“皇贵妃娘娘那边老奴实在开不了这个口,当初皇贵妃娘娘自请降位不要皇上为难,如此善解人意的娘娘,此时再去登门拿金宝,我.⨸....”

      “我自会弥补她,摆驾荣华宫。”周时越合上刚刚批阅好的奏折起身要走。

      全公公一脸兴奋的大步迈到一旁给周时越取来大氅,心里暗喜,如此一来,看那皇后娘娘明日又当如풘何。

      忷他既收휄了皇贵妃娘娘的好处,自当为皇贵妃娘娘打算,重臣之縿女和弱国公主相比,他还是权衡的很清楚。

      大婚当日,덻皇上一行浩浩汤汤的出了岁安殿,众人皆以为目的地是皇后寝宫,没想到最后去的是皇贵妃的寝宫,这也给众人传递了一个讯号,在这后宫之中谁才是能左右皇上之人。

      宸王府书房之中ẹ,得了消息的周旭辰莫名的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随即又觉得自己怕是累的有些不清醒才会有这訏种感쒿觉,抬头直接拿起酒壶灌츋了几大口。

      这种缺乏弃理性的感性让傍他有些无所适从,他从未有过这种奇异的想法和冲动,默蘔默告诫自己只楕是最近一直围着她转才会䯏这样而已。 멼

      第二天一大早孟棠莞便醒了,睁眼便看到守在床边的雨沁,心里挣扎了一番,还是闭上了眼假寐。

      大概,这就是她明明已经发现了端倪却隐忍不发的原因,她改不了自己心软的毛病。

      直到뢨时辰到了才在雨沁的叫声中再次睁开眼。

      今日孟棠莞需要去含寿宫向太后请安,身着一身流彩翠纹云锦宫妆,披上一件褶子斗篷便㔚踏雪出了门,昨夜启国下了好大一场雪,长街上的积雪还未融化,宫人还在努力清扫中。 员

      孟棠莞见扫雪的宫人膝盖处都已姡经打湿了ⲥ,于是便免了长街上宫人的行礼,众人虽站着却솑把头低的更低,皆不敢正视当今皇后。

      担心脚滑,所以챎一孟棠莞的步子慢了些,到了太后寝宫外发现已经ꍼ汇聚了不少宫妃。

      甒“妾身参见皇ꥪ后娘娘,娘娘金安。”

      䰥 孟棠챧莞打量着行礼的众位笑道:“诸位平身。”

      待所有人都抬起头后孟棠莞又微笑着说道:“本宫初来乍到,如᥹有不适之处还望各位海涵。”

      很快含寿宫的大门便打开了,嬷嬷行녺完礼后随即提醒众ꒌ位可以朸进去请安了。

      这是第二次孟棠莞见这位大名鼎鼎的启国皇太后,为什么说她大名鼎鼎呢,那就是她的威名远近闻名。

      郇四国皆知,启国皇太后乃将门之女,上得了战场,管得了朝堂,先帝早逝之后各国心思昭然皆知,皇太后ꣴ助儿子登基㨻,垂帘听政十余载,这十年间启国不论是军事还是经济都有읠了质的飞跃,一跃䯑为四国之首。

      昨日的参拜孟棠莞始终低着头听着嬷嬷的教诲,昨日唯一记住的只是太后的衣角和那云锦段刺绣鞋,上面的荷花令自己印象深꯯刻,礼官高声诵读皇太后몣教诲௦时孟棠莞满脑子想的却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踲 㺾 今日凑近些㪒只见她身着一身墨蓝色宫装,一块狐皮大衣置于腿上틝,明明是在笑着,那一双眸ㆬ子却十分犀利,不怒自威。

      只听到一声和蔼季的话语传来:“昨天未看仔细,今天一看你这丫头确实像你母亲。”

      瓑 孟棠莞一听到母亲那蚹两个字不免有些意外的瞪大眼睛问道:“母后见过我母亲?”

      太后点了点头,眼鑐神有些飘忽,轻声感叹道:“那是很多年前了,那时你母亲也是你这般年纪,她随使臣来我启匵国,她应该也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多年后会嫁到启궴国的。”

      孟棠莞ტ觉得一股奇妙的感觉涌上了心头,梦幻联动逸?娘亲多年前来过启国宫皁殿,所以,这里的某条路母亲当年也踩过?

      싩 这么想来,这启国宫殿竟让她有一丝熟홪悉的感觉!

      这边还在闲䥨聊,一㾥小公公通曼传道:“皇贵妃娘娘到。”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