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霞自拍资源

      吕第和铁镇不愧是人族第一第二天骄,很是果决,当晚就做成大案,把国库内库中封存的人皇法旨和人皇特旨,给偷的一干二净。

      “陛下,这些能换多少天露?”

      晚上十点,慈宁宫中,吕第递给向淦一个空间戒指。

      向淦接过,略微感知之后,说道:“4396张人皇法旨和特旨,按照之前说好的,一张五滴。朕可一点都没有赚你们的差价。”

      可是,人皇法旨和人皇法旨根据政令大小,执行程度是有所不同的。人皇特旨更是全面高于人皇法旨。所以没有赚差价,是假的。

      吕第点了点头,她倒管不管什么差价之类的东西,只要得到足够的天露就好。毕竟,是之前商量好的价格。

      她问道:“陛下,天露什么时候可以给?”

      “若是着急的话,现在就可以给。不过需要你做一件事。”向淦说道。

      “什么事?”吕第还是比较好奇向淦从哪里得来的天露这种从一品可以支撑到亚圣都强悍的丹药,并且无丹毒,无任何副作用。

      更好奇为什么向淦用人皇法旨,就可换来天露。

      这种种迹象,超出了她的理解范畴,超出了苍天之下的基本法则和常理。向淦这位年轻人皇,果真是深不可测。看来她的直觉告诉她的,向淦是大恐怖,很可能为真!

      “转过头去。”向淦说道。

      “好。”吕第深深的看了向淦一眼,只是不想她看到,但是她还能听到!人皇是怎么想的?

      嗡!

      吕第只感觉身后传来了恐怖的气势,似是在运功?可是什么样的功法,让她这个万族第一天骄都感觉到惊惧,甚至是颤栗?

      当然是天龙心法了。

      向淦运转天龙心法,是全力解锁这些人皇法旨的来历,当时所在的情况,人皇处于怎样的情况立下法旨,百官又是怎样遵照执行的。当然,更重要的是,向淦凭借这些人皇法旨,在感受国库的情况。

      吕第是万族第一天骄,身上有浓厚气运和特殊功法护持,不暴力破除。向淦都轻易解锁不了吕第的一切。所以不可能从吕第这里解密得到国库之内的情况。

      同时,向淦借机把这些人皇法旨和特旨用祭天符诏献祭了。

      祭天符诏藏于识海之中,倒是比较方便使用,很是隐秘。加上运转天龙心法的动静,倒是瞒过了吕第的感知。

      很快祭天符诏之内的祭坛传来震动,当确定向淦的目标只是天露之后,在祭天之上开辟出了一条天露河流,远远超过了十万滴。这下,向淦培养禁军和锦衣卫的资源,就彻底有了。

      向淦收回功法,说道:“可以了,这是你的21980滴天露。”

      超过十万滴天露,居然只给了两万多,还说没有赚差价?若是吕第知道的话,一定会吐槽,哪有中间商不赚差价?

      吕第深深的看了一眼向淦,甚至用出了探视神通,向淦没有阻挡,也没有抵抗,任她探视。最终,吕第一无所获,没有看出任何端倪。

      “陛下好手段!”吕第叹息,技不如人,就得认!近在咫尺之间,向淦都可以瞒过她的感知,超越常理的以人皇法旨换天露,她却没有感知到向淦是用的什么方法。

      “皇后过奖。”向淦笑了笑,示意了一下自己手中拿着的丹瓶。

      吕第接过,抱拳,面无表情的回到了自己的寝宫之中。

      习惯了胜利的吕第遭遇挫败,倒是别有一番成长。

      ……

      翌日,早上八点,御书房。

      向淦正在看书,便看见于禁走了进来。

      于禁抱拳说道:“陛下,户部和刑部两位尚书大人求见。”

      “哦,这倒是稀客,宣。”向淦笑了笑,说道。

      “宣户部尚书和刑部尚书觐见。”于禁唱喏道。

      因为唯一的贴身太监小明子闭关在修炼,所以向淦身边居然没有太监伺候,连累于禁这个禁军大统领干太监的活。但是于禁丝毫没有介意,看来是真的忠心耿耿。

      “臣,参见陛下!”户部和刑部两位尚书穿着朝服,抱拳说道。

      “两位尚书大人联袂而来,看来是有很重要的事?”向淦问道。

      尽管向淦没有让免礼,但户部和刑部两位尚书很自然的免礼,放下了抱着的双拳。

      户部尚书说道:“启禀陛下,昨日夜里,国库内库被偷窃。损失了所有封存的,历代人皇的法旨和特旨。”

      “国库内库被偷了?偷的还是老祖宗们立下的法旨和特旨?户部和供奉一同护卫国库和内库,居然致使内库遭窃!户部和供奉,该给朕,给朝臣,给大乾,给人族一个交代!”

      向淦一拍桌子,大怒道:“户部尚书,你该当何罪?”

      户部尚书和刑部尚书对视,果然向淦的第一反应是要借机惩处户部和供奉,倒是使得他们放下心来。向淦这样的表现,才是正常的。

      “臣甘愿受罚。”户部尚书低眉垂眼的说道。

      “好,那就容后再议!”向淦看向刑部尚书,道:“刑部尚书一同前来,可是案件有了眉目?”

      “并未。”刑部尚书尴尬的说道:“这窃贼很是高明,一点进展都没有。刑部全无线索,所以想要向陛下求援,请锦衣卫破获此案。”

      “进入内库,偷了老祖宗们法旨和特旨的窃贼,如何能够不高明?”向淦眉头皱了起来,问道:“刑部尚书,是不是离开了捕快世家,刑部和六扇门就不会破案了?

      那朕留着刑部和六扇门做什么?”

      这是很重的问责了。

      但是刑部尚书不慌不忙的说道:“是陛下突然把刑部和六扇门中坚力量,捕快世家撤离刑部和六扇门的。捕快世家,锦衣卫的铁大统领又带走了很多六扇门精锐。所以,破案力量一时微弱。

      给臣时间,臣一定会把这些力量补齐。”

      竟然直接把责任丢给了向淦,可见也是有恃无恐的。

      向淦说道:“那锦衣卫和刑部一起查案吧,看看锦衣卫的进展,再看看你刑部的进展。若是刑部不堪大用,哼!”

      “诺!”刑部尚书抱拳说道。

      尽管他有备而来,有恃无恐,可最后面对向淦的时候,还是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以及不祥的预感。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