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飞车2百度影音

      没等尹水云疑问浮上心头,尹爸已经发话了。

      “拿过来看看,好大哩馒头?啷个想起了蒸馒头?你又不会蒸馒头,是那个小伙子蒸的?哦,老是,你吃了没得?”

      尹水云……:爸,呴我彲亲爸,真是要命了。

      尹水云⾬拿的时候就想着郑平安那里有面粉,那칶想这么多啊,瞧尹爸这条理清晰的再突突下去,是不是ᴭ得猜有啥宝贝了,尹水云一边打开袋子,嘴里一边含糊的“嗯嗯嗯”。

      尹乐康并没注意,他也只是随口一짒问,这会看袋子里的馒头雪白雪白的,他又找到其他话了,有些教女儿的训道:“啷个햠全是用白面做哩?现在家家户户粮食都͋不多,过日子要学会节省,白面啷个能啷么吃?不得三两下就吃完了,今天吃了完了明天啷个弄……?䇰”

      “爸。”鲁尹水云已经顶不住了。ﱎ

      蓲“爸,我错了我知道了我以后一定改。穞”手一笼上袋子,尹水云哒哒哒的一口气承认完错误,逃也似的跑出屋,“珄我先去热饭。”

      尹乐康看尹水云平时那张呆拉的脸做똂出各种聳表情实在是高兴,话就多了些,觉得幺女跑出去的样子都䮇实在是太可爱了,自已乐呵个不薋停扬声又说:“热一个我尝一下就캻行了,我也没那么饿,再说了,还有你哥早上煮的稀饭。”

      尹乐康想了想又觉得有馒头了㲂,稀饭能分出一些,“你要不烫要再吃点稀饭,这个馒头蒸得雾啷么白,៟你中午是不是只吃了这个?再喝点稀饭!” 章

      “知道了~~”听到尹水云有气无力ꐉ的声音传来尹乐康暗笑,幸好他等郑平安回来后没直接退婚,要不然小云也不会ὅ啷么快恢复开朗的性格了。看来他们俩可真是天作之合啊,般配得很!

      简易搭建紈在尹水云ʰ屋外的厨房里,灶门边,尹水云满脸黑线的点了几次火才用笋壳引燃小干树枝,℆火柴盒里也只剩下了3根火柴,又加了根粗一点ꆷ的树支上熯才起身去洗竹隔好把馒头热上。

      낄 尹水云想,大概是她前世后面的几十年太ﳷ废,除了种田什么都不会,明明记忆中会脑子郋也会,可是手ụ它不会!想到巧饰就是用手来完成,尹水云很担心郑平安那样子会不会先没了。

      ﹲ 尹水云甩뭵甩头,不去想那些不好的想法。热好饭后拿了两个瓷碗盛了拿到尹爸屋里去。

      尹远修整好的三间屋一人一间,尹爸这里就放了方桌长条凳、农具和家里常用的东西,平时吃ꥠ饭休釷息都在这边,෈尹远那间就放了杂物和粮食。

      尹水云进来时尹乐康已经起来了,正四平八稳的坐在方桌边摆弄他的木烟斗,在桌子边敲的‘咚咚’响ዎ。

      “热好啦?줞”尹乐康转头看到进来的幺女脸上有烟灰,他自己看的乐呵也不提醒。

      尹水云拿上桌。

      “啷个热了两个嘛,喊你只热一个就是了,珴还有啷么多稀ﭤ饭,”尹乐康嘴上虽然抱怨ꌖ嫌弃,心里却美的咤不行,“你⿥的呢?都舀给我了嘛?ṥ再拿个碗来你再吃点。”

      龨 疡“不了,爸,我吃饱了,你快吃吧一会凉了。”

      闿尹乐康看幺女乽是真饱了也拿起馒头来,这年月没什么油水这点稀饭他还是吃得完哩,只是节省粮食是习惯,不饿就行。

      结果竮才懑咬一口尹乐康就挑起眉头,“啷个还有奶味,你还众加了牛奶的嘛?不是得,大队头那来的奶牛,你是不是加麦乳精了,你这个女子就是浪费得很……”

      尹水云ᜑ……

      尹水云完全忘了这馒头ࡖ是韩∱磊依着她口味做的,她的口味……

      丐尹水云真的是脑袋瓜嗡嗡的숤响,她就是看记忆中家里穷,粮食不多,想着添点粮,结果……

      她回来时亲眼看见尹爸衣服满是补丁还心酸,结果棉花却是新的ꉂ,她自己身上的棉衣也是暖和的很곎,她顿和她哥的衣服还都是用同色布打的补丁,别说,还真有后世补丁衣服的意思,她敢打赌,要是换个鲜的颜色ꈩ说不定更好看。

      㨎只一个馒头就被尹爸三连击,还一击比一击更中要害,虽然尹爸又自己找了理由圆上,但尹水云觉得,在她重䴋新熟悉大队里的人和事前还是老实点吧Ћ。

      “爸ȸ,你说的对。”尹水云呆拉下脑袋,不自在的扯扯衣服,她这会怎么觉得这衣服不是洗的颜色发趛白,是这布本身就这样吧?㽉

      ໘尹乐康看尹水云低下头晓得错了也不儐再训,他也怕说多了给人又训成蕃呆瓜了,“这过日子可不能弄个整了,瑞以后还是要在家多煮点饭,拿给你哥惯是得。”

      䋥尹远这会可不知道尹爸说尹水云这样是他惯的,要知道肯定反问䠑尹爸:说得好像你没惯一样?

      尹洪江中午下工听他爸说起左军医走了,还给尹远请了假,他有些担心郑平安的伤就橞上来節看看,上来正好碰见韩拥军在和尹远说郑平安毒的事。

      三人这会围坐在炕边都没出声,只韩拥军不时吸吸鼻鹤子的声音。

      “左军医不回来,那我们不是什么也做不了?”尹远首先打破沉默。

      韩援军缓慢的点点头。

      左军医在第三军区医院时总拿他病人试药,也没见韽被领导批评过,最多有人告状时就口头说说,那찴都是因为他医术好。后来东븫区建大队,左军医听说首长是大队长就申请调了过来,他开的药虽然味道怪有些用ᩜ着还痛,可也是药到病除的。

      左军医都没办法,其쌫他ᚑ人更说不好,只是不知道左军医口中的老头子能不能解首长的毒뢄。

      䲌尹洪江虽然猜籮到郑平安中的什么㠑毒但也不知道怎么解,有些圗事不好说他只能跟着沉默。但左军医说时刻不能离人他也认为很有必要,想了想担心两人轮不过来,他主动提出叫上杨富明,几人一起轮换。

      尹水云뾒不知炴道郑平安那里后ᠨ面还有叔那一出,她等尹爸吃完就给倒了水叮嘱他一会吃药,收拾完就赶紧躲回她屋里去了,只给尹爸说她得休息鞶几天。 ㋃

      尹乐康则是完全驌忘了켑他刚还教育女儿得这那的,听他幺女说需要休息几天,挥着他的烟斗还急忙忙的赶韙人,他就浚说啷个人看到瘦了些鎯。

      大约每个父뗗母看到紶几天不见的孩子都有一样的观感:怎么几天没见就瘦了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