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导航

      不一会的功夫,白一就赶到了青丘。如今的青丘超然于世,入口被各种超然的铭文点缀,寻常人难以进入其中ⷕ,若没有青丘之人带路哪怕是帝者也是难以进入的更何况是如今是世间无帝。不过,这自然是挡不住青丘之主的狐皇了。

      白一速度不减地直直地奔向了曠青丘的中心,青丘诸妖感受到那熟悉的妖气都恭敬地行着注目礼。而皇宫的狐卫都跪在地上迎接皇的到来,白一一落地就吩咐狐卫将那在放在禁宫中的冰棺抬过来。

      白一幽怨地看着那熟睡的女婴,什么时候她竟要被逼着跑腿逼着救人,还一点休息的心思都不准有,甚至连气愤的情绪都提不上来。白一对此也毫无办法,叹口气默默走向宫中将女婴放到洿床上。她拿出困灵翻来凂覆去地看,“你这砮个破玩意到底有妩什么样的功效唫?”

      过了一会,几只嘰狐卫抬着冰棺走了进来夗,将其放在堂上便退了下去。白一伸出手想以妖力把床上的女婴送过去,㒺却发现做不到。无奈的叹口气,走过去把她抱起来,走到冰棺面前。她看看怀中的女婴再看看冰棺中的女尸,竟都有着那种难以言喻的感受。

      白一想要扶额,却发觉难以掌控自己,身体竟不由自主的将两个女婴融合开始破解封印法阵了,白一心中的厌恶情绪骤增却又无可奈何。这种身体不由自己掌控的感씺觉着⸚实让人不快,不过毕竟是救人倒也没埶那么多的抗拒。

      H在庞大的妖力支持下,新生女婴就像电脑病毒一样在与女尸融合后飞快地扩散开来홾,那些封印法阵也就像系统有了BUG一样一个个运转困难。一个又一个漏洞扩大化,程序化的运行使得破解效率出奇地快。没多大的功夫,法阵就完全溶解了。

      女婴和女尸也成为了新的个体,弣新个体也终于做出了正常婴儿的反应,嚎啕大哭起来。㠉看着她哭起来,緬白一倒是手忙脚乱起来,一时间不知道该干什么了。毕竟这么多年了,䔜她仍旧是未经人事䛔,曾经那徜么多的机会终究是错过了。

      所以,白一对于这做母亲的事根本想都没想过嚣,这突然出现一个小孩,心里还不允许她觉得聒缿噪。不过毕竟活了那么久,鼆还是了解一些的。她抱过女婴,轻声哄着,又腾出冑一只手拉猇开衣服,将那团柔软放在女婴面前。

      女㈯婴也毫不客气地咬了上去,一时间白一有了异样的体验。可剧惜,白一终究也算个万年的少女,哪里有母乳去喂她吃食。女婴吮吸了许久也是发现什么荆也吃不到,越吃越饿,越饿越急,又哭了起Ꮗ来。

      白一也终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脸色ᆿ微红,把女婴放下来拉上衣服,轻咳一声让狐卫进来,然后令他们找来一个奶妈。等奶妈来了后,将女婴交给她,白一一把躺倒在床上,一时间竟羞涩了起氓来。

      奶妈一阵忙活终于是让女婴安静了下来,白一也顾不得休息了,带起她就又向大夏王朝赶去了。毕竟这边封印解除了,那边的反噬想是已经开始了。

      大붒夏王朝,王宫内。王后㮍依旧安静地躺在床上,白一留下的法阵也正常运转着,굍充沛的妖力涌入王后的体内维持她的生命力。只是她天灵盖处隐隐闪烁的蓝色光芒让人感到不安,赢夏在一旁看着这异㘍动也无能为力,只能暗自祈겉祷老师快壧点赶回来。

      皇级的实力使得青丘到王宫的距离也不过是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一阵风轻轻飘过,白一轻盈地落在宫殿上,抬起手将女婴送到王后的身旁,詪来不及多做解释就一把推开赢夏然后撤去法阵,开始营救王后。

      艀 白一展开神识探查着王后的情况,柳眉轻皱。此时王后的灵魂已经十分虚弱了,由于白一离开的时候王后的灵魂已经被封印䭔,所以白一留下的妖力无从保护െ她的灵魂。而方才将女婴融合后ሓ,困灵留下的效用颟撤去,那边的女婴由于有白一的守护所以反噬之力被尽数挡下。

      王后这边嘛,暂且不谈뎶白一没有想到这神力反噬会来的如此之快,快到不等她留下的神力进行抵抗对将王后的灵魂挟持起来逐揃渐蚕食。봛而以赢夏王级的微弱实愭力根本难以抗衡困灵留下的神力堣,哪怕是这十不存一的神力。所幸她来的不算太晚,一切还有挽回的余地。

      白一将妖力输入王后的烢体内,采取最简单粗暴的方式,以强横的妖力Ṃ压制强行从那团神力手中抢夺灵魂。在妖力的强势进攻中,神力也没有精力去吞噬灵魂了。一方是,源源不断的妖力输送另一方则是坐吃山空,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不消一会的功夫,那团反噬的的神力就被消灭殆尽了。妖力小心翼翼的将王后残破的灵魂包裹起来缓缓地将它送回天灵台之上,白一收回妖力提起灵魂能量输入王后体内修复붦其残破不堪的灵魂。

      时光飞逝,灵魂之力何其复杂况且白一也并非专修次道,修复起来也是耗费心神。忙活了许久,女婴都哭喊着要吃奶了两三次白一才收回了手。

      赢夏看着面色凝重的白一,一步一顿地走过༭去,㑀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却感觉什么都说不出来。他扭头঳看看仍不省人事的王⼃后,再看看脸色仍不放松的老师,心中一沉。“靉老师,风儿她?”

      白一看了他一眼,轻声道“还是晚了一些,灵魂还是有些残缺。孤留给她一份灵魂之力用作疗养,长则윤几月短则几天她会苏醒,就是醒来的时候可能会神志不清。”

      “师尊,这样的情况会持续多久?”赢夏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

      “这个说不准,只要灵魂修复大半便可正常活动了,待修复完善便与常肂人无异了。总之,性命已是无忧。”

      闻言赢夏心中大定,忙一叩首“多谢师尊。”只要他的风儿能活着就行,至于神志不清他也会ퟸ好生照料等她康复,无论等多久孰。

      白一扶起他,“不必如此,这件事本就因孤而起,更何况孤说过会为你做三件事。”言罢白一扭头看了一眼女婴,压抑内心䑮的躁动,轻声道“公主与青丘皇族有关,蝃严格算来她算是孤皇族唯一的血脉了,你可有起名。”

      “还未,老师可愿赐名?”

      白一点点头,“睏她转世为你的女儿,孤也就不夺其姓氏了,孤皇族冠以白姓,就叫她赢白可好?괛”

      壈 텾赢夏拱手称是,“依师尊所言。”

      “嗯,那么这件事也算结果了,孤还有些事情﫳还要了解,之前拜托你的事內情就烦请劳心了。”

      “弟子谨记。”

      “那么,就再会了。”言罢白一腾空而起,再次划过天际一闪而逝。

      ᴮ 赢夏走到床前,牵起王后的手看着躺在一旁絩的赢白,微笑道“我本䨄以为这次用了那个冰晶就再也没有跟师尊交际的方式了,没想到上天竟给我送来了青丘的公主做我的女儿。如此,我人族大兴可莽期了。᜸”

      另一边,白一一边赶路一边回想着。万年前,那爤个混蛋留下那么一句话就走了,再次传来消息竟然是他的死讯,她愤恨地冲向战场,拼㉹的力尽而亡。却不想就在她陨落的那一刻,那家伙的本名法器윔竟옲然带她离开了诸神쯊战场。随后诸神妖伴随着那片土地一同消失在大陆之中,至今都杳无音讯。而她虽然离开了也已是重伤无力回暅天,谁知那法器竟然将她吸入其中,⎜她也就陷뾽入了沉睡,这一睡就是万年。

      如今,他确实如他所说的再次降临了Ꙕ在这个世间,那么她也需要去着手准备他交代要办的事情了。“泰山,函谷关……这些地方有什么需要琀注意的吗?”

      白一以全力的速度赶襤到他交代的地方,每到一个地方便将他留下的法器催动放下,然后依照规划的路线依次赶往。这往往来来的时间耗时良久,隐隐的她只感觉到自己似乎在刻画一张巨大的法阵ᾴ。

      在最后一个地方放下法器后,白一展开神识观察着附近一遌丝一毫的变化。她看到从山脉中涌出一丝奇妙的能量,这股能量不同于妖力亦区别于神力,能量缓慢地飞向天空。白一的神识跟随着这股能量移动,她看到之前去过的地方也都飞来了ژ那股陌生的能量。

      ੻它们飞来鲠的轨迹似乎演化出奇妙的图案,可惜白一理解不了。在它们汇聚在一点后,白一定睛看去,看到那座裂成一半的不周山,柳鏹眉微皱。不待她有所思索,那些能量便又散开了,发出淡淡的光波四散开来。隐约间,她似乎听到了空间中破裂的声音和忽隐忽现的惨叫声。

      一切都看起来是那么的诡异,任凭她想破脑袋,她也难以理解其中蕴含的意义。她咬咬牙,俏脸之上满是气愤“这个混蛋,让孤干这么多的事情也不解释一下。他凭什么认为孤就一定会做他该死的苦力。”

      ꙡ骂归骂,气归气,打工还得是打工人,打工人不灭的魂,加油,打工人。白一还是得老老实实地去做老板戽安排下来的事情,毕竟她观察良久确实还是毫无头绪。作为一名员工,事情都快办完了还是猜不透⒏老板的心思,白一深感颓废。

      白一丢出他留给自己的本命法器,嗯,丢出,十分用力地丢出。丝毫不带留念地把那玩意丢到刚刚能量汇聚的地方,口中念念룹叨叨的,朗诵着那些莫名其妙的话语,不像妖文不似神语。

      囪 虽然她不理解那些话语,但法器还是明白的。法器听到了那些话语便䍃衍生出一层薄薄的神力,神力泛着丝丝雷光将其不断地压缩,最后彻彻底底地消失在视野中。白一往着那边的异象,目瞪口呆,“嗯?就这么消失了?孤一点点헊都探查不到了?”

      邒ঝ 白一很是气愤,她从来就很讨厌这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一无所知总会让她有着极度的空虚奡,极度的没有安全感。牙齿微微咬着红唇,森冷的寒气不受抑制地散发出来,周身数里一瞬间就化为了冰川。

      白一愤然地望了一眼大夏王朝,收敛起气息,继续去做着打工人需要做的事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