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免费高清在线观看视频

      就在做市商的妻子亲自把中森正树送出去了之后,刚一走进了自家的客厅,又听到了自己丈夫“哈믶哈哈”的笑声。

      做市商的妻䉀子不明所以的问道:“你今晚怎么如此的高兴?” 羑

      “中森家的那个傻小子让我白捡了一个亿日元的权利金,你说我该不该高兴?”做市商见这里没有外人就直言不讳道。

      做市商的妻子明白了过℻去,跟着丈夫在笑的同时,据实已告道:“我可听说了中쎮森正树嗒是➌一桥大学经济学专业的大学生。

      这一桥大学可是被誉为“亚洲哈佛”,特别是它的经济学专业,那绝对是RB的﷬NO.1。”

      做市商明白自己妻子的意思就是让他慎重효一些。他大手一挥,不以为然道:“那又怎么样?

      䣠理论是理论,实战是实战。理论和实战不但根本就不是一回子事情,而且相差极大。

      把理论等同于实战,那就是找死。끖我在金融业这一行里面僊干了好几十年,什么风浪没有见过?

      我的金融从业经验比中森家的那一个傻小子的퐝年纪还要大得多。在我个人ᶤ看来,他ꁣ就是᦬太过于自负和自以为是,还自不量力。

      不知道他从那里搞出来的一些个人理论和预测的结果,却要非得ྚ死搬硬套到实战当中来。

      美国第颠四大投资银行的雷㳀曼兄弟公司股票,怎么可能会在2008年9月12日跌破五美元/엥每股?

      就我个人的观点,美国雷曼쬧兄弟公司的股票呪,即便是在未来二十个月当中,也不会出现中森家那一个傻小子所⨳说的那种情况发生。

      ⫰ 假使真要是发生了他说得那一种可能性,不仅仅是美国雷曼兄弟公司出了特别严重的大问题,而且蘪美国,乃至世界都会出问题。”

      做市商㴓的妻子当然不会䥂怀疑自己丈夫在金融方面봖的专业性䚳和个人能力,越䰚发高ณ兴:了起来道:乓“说得앂也是。␷”

      싊 “我先上ݵ楼去一趟。要是那个傻小子来了,你可千万不要对他说破。否则,我就白捡不到那一个亿日元了。”做市商提醒道。

      쇞 “我又不傻,你放心去做你的事情吧!”做市商的妻子⊕认真道。

      做市商刚要转身上楼去,痀突然就随口一问道:“你知不知道,中森家的那个傻小子是从那里弄到的一亿日元呢?”

      做市商的妻子有一说一道:“我猜,⟬或许是把中森家当前住的这一栋房子是抵押给了银行。”

      做市商似乎明柞白了过来道:“原来是这样啊!”

      凉做市商的퓐妻子是猫哭耗子,假㔦慈悲道:“我只是替中森明菜可惜,她㳼当年那般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就白白地被她这一个傻儿子给打水漂去了。

      宼 这女人长得漂亮,果然是没有什裃么大脑。当年,她被近藤真彦不但骗了感情,而且还被骗走了8000万日元。

      如今,她又被自吁己那一个傻儿子把⾧住得房子骗去抵押给ጫ了银行。也不知道她൚今后吶去住那里?”

      “别人家的事情,你就少操心吧!你还是多操心一下我们自家的事情。”做市商直来直䃷去道。

      “你还是赶紧上楼去做你的事情,免得这一只煮熟的肥鸭子飞了。”做市商的妻子反倒催促起쯀了丈夫道。

      鑒 做市商笑着点头道:“你说的也对。”

      他说完后,大步뻻流星的上楼去了。做市商的妻子同样是三步并成两步的去打开大门,站在外面胳特意的等着中羝森正树好过来。

      她还眼巴巴地望ᆌ向对面的方向,生怕对方不过来嘌了。届时,自家可就白啗捡不到那一亿日元了。

      她一面就这样望眼欲穿的等待着,另一面是开始在脑袋里面想着,应该问自己丈ꊌ夫要些什么好呢?

       中Ɩ森正树回到家,上到楼上,打开自己的房间,并从写字台中间上锁的抽屉里面取出了个人的私印和那一张三井住友银行1.4亿日元的本쮾票。

      他拿上这两样东西是不急不慢的沿着原路是进行一个턘返回。自己刚ຏ出家门,便通过路灯的灯光是清清楚楚地脸看见了做市商的老婆在她家门外等着。 ࢄ

      中森正树在心里面嘀咕了一下,看样子,他们真得是把自己䁴当成了傻子。他可绝对不傻,而是大智若愚。

      做市商的妻子主动给中森正树引路的ʞ同时,比前一次是热情多了。中꣞森正树随着她走进了屋内,各皓自落座在了沙发上面坙。

      做市商的妻子,一语双关道:“你长得可真像你妈妈。你妈妈是一个天生的大美女,而你就是一个天生的大帅哥。”

      中森正树听出了她话中的弦外之意,那就是认定㤺他和自己老妈都是脑袋简单的人,天生的傻子。 ۿ

      他装着没有听懂的韭意思道:“我的的确确地是随了我妈妈的蝢外貌。”

      做市商的妻子笑得意囓味深长道:“你在大学里面ム应该会受不少女孩子喜欢吧!쫕老实说,你是不是你们一桥大学的校ᇮ草?”

      “阿姨,你真会拿我取笑。”中森正树和她闲扯道。

      “你还不好意ꭉ思了吗?你有女朋友没有?要是没有,阿姨就给你介绍一个。”做市商的妻子半开玩笑祍,半认劤真道。

      諭“现在,我完全还没有想要谈恋爱的㳶心思。就我目前的ᠴ人生阶段而言,我应该以学业为重。

      要是今后有机会,我还想쩭去␠美国深造一솄下,毕竟现代金融业就数美뵭国最为发达㿉。我坚信,美国那里会湄有许许多多我需要学习的东西。”中森正树说着口不对心的话道財。

      ყ ⫴做市商的妻子有意的去吹捧他道:“在我看来,你已经很了不起了。”

      ሮ中森正树口头上面说着“没有的䝐事情”쉿,却在ള心里面想着,自己和抅做市商之间的关系,那就是在对赌。对方要是赢了,那么就意味着自己会输。

      反之,亦然。对方巈对自己这么假惺惺ഁ的热情,那就在于其断定自己一定会输。自価己绝对不会输,而是会赢。

      到时候,中森正树深信不疑的就是,对方非但再也笑不出来,而且还会欲哭无泪。至于她丈夫,尤늳甚。自己输了,无非就是输掉一亿日元的权利金。 혭

      要是对方输了,那就是会输掉1000亿日元不止。哪怕一下子搞不死,也会伤到핌不少的元气。若是对方没有这样一个雄厚的资金ৣ实力,自己也不会选择来找他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