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宝贝

      ¥ “你怎么来我家了?”刘星问周蚕。

      在他看来,一般情况下,按照周蚕焉铁匠铺那火爆的生意,是断然不会来他家的,除非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Ƹ 周蚕听见刘星这样问他,那是连拉着刘星就走到了晒谷场东面的柚子树下:“鄘你小子,把我坑的好惨知道㖔吗?”

       “这话怎么说?”刘星有些糊涂了。

      他这才发现,几天不见,原本魁梧壮硕周蚕瘦了一些,也有了很严重的黑眼圈。

      “之前你给我画的铁犁图纸,是不是有所保留?”周蚕怕其他棇人听到,连压低了声音。

      “我哪有。”刘星闻言有些哭笑不得。

      就算是他有保留,当时他可是亲手在铁匠铺贜制作的铁犁,遇到聪明人,那不一样就偷学过去了吗?而周蚕看着也不傻,不可能这有了他的图纸,连铁犁都制作不出来的。

      “我知道衯那天我泳没有买好烟给你抽,没有给你好酒喝,还收䔱了你的铁犁钱,是我的不对。”周蚕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当下也不想再多问了,转身从薖自行车上将带来的烟酒拿过来放在了刘星的手里:“师父,我这都叫你师父了,你总得将那制作铁犁的关键技术告诉我吧?”

      刘星没有接烟酒,而是忍不住白了周蚕一眼:“这话是谁跟你说的?”

      当时在铁匠铺,㩙他可是到跟谢狮子头还有粮油店的老板钟军说的清清楚楚,将制作铁犁的技术免费送给了周蚕,为了就是造福周边种田耕地的百姓。

      要不然……㹮

      䋹几十年后的铁犁制作技术,他才不会无偿给周蚕。

      毕竟他拿出了超前的技术来,自身萦也要承担很大的风险。

      现在倒好,他好心变成了驴肝肺,᳥竟然被周蚕误会了,真是Ᏻ岂有此理。

      㗣“没有谁跟我说,就是我自己想买烟酒孝敬你,想让你毫无保留的将铁犁的制作技术给说出来。”周蚕说这话的时候都不敢看刘星的眼睛,一副很尴尬的样子。

      之所以尴尬,那是因为刘星比他年纪小。

      这要拜年纪大的为师父,那倒是没有任何问题。

      但这比他年纪还小的刘星,说实话真的很别扭。懵

      可是他又不想就这样跟铁犁的制作技术失之交臂,所以ਦ在钟军跟谢狮子头፜的劝说下,才有了现在的一幕。

      刘星是聪明人,早就洞悉了其中的㘐一切,他在깖忍不住䱤笑了笑后,就没有在跟周蚕扯皮,而是收下了࿞烟酒:“行!行!行!既然你这样有诚意,那我等下跟你去黑市一趟鋬,手把手教你病制作铁犁这种行了吧?”

      人跟人是有区别的,而ﬗ且区别很大。以前不相信这话,现在他完全相信了,因为眼前的周蚕就是例子。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次周蚕为拜师倒是花了不少的本钱。 辪

      就手中的这高놞档烟酒,只怕没有十多二十块钱是买不到的。

      所以,为了息事宁人,还是装作糊涂收下的好。

      当然了,更加重要的一点,他想借此机会改变一下周边百軲姓落后的耕作工具。只有耕作工具的效率上去了뻹,ㅾ那农民才能抽톶出更多的时间去做别的事情。

      要不然,一天到晚瞎忙琒活,有的时候连填饱肚子的收获都没有。 鮹

      他父母就是这样,为了养活一大家子人,在田间地头可是劳作了大半辈子,结果呢!除了健康的身体,到头来什么都没有。

      想到这,他就有些心酸。

      所以…ꌦ…

      重生了,不但要改变自己父母的现状。

      在力所能及之下,也要顺便풰改变一下其他农民的生活。

      这촒可不是他思想觉悟高,而是真的不想在看到八十豭年代的农民,为了一口吃的,在田地里起早贪黑的干活。

      周蚕哪里知道刘星心中所想,当下连开心的点头。

      他就知道是自己礼心没到位,所以刘星才没有将关键的技术写싛在图纸上。

      要不然凭借他六七年的铁匠手艺,怎么可能连一个铁ꊩ犁都制作不好。

      刘星伸手拍了拍周蚕的肩膀,提着烟酒回屋了。

      珠片刻之后,推着父亲的二八大杠出来了,后座ς上还坐着瓜子跟小不点。

      炏 看她们俩开欩心的样子,很显然是得到了周秋香的默许。

      䭊不过最主要的是刘星这次去黑市也没多大的事情,除了帮周蚕的忙,还有就是买些吃的、用的回来,所以瓜子跟小不点跟着去玩玩也无可厚非。

      当然了,刘星现在利用轮胎制作鞋子赚到钱了。

      可不能在像以前那样节省,像瓜子、小不点身上打补丁的衣服,还有母亲姐姐身上的,能换则换。

      供销社虽然没뱔布票买不到布,但是黑市上有啊!只要有钱,他相信什蘐么布匹都能卖的到,而且搞不好还能买到现成的衣服。

      周蚕看到这架势,也没有多说什么,一愣之下就去跟晒谷场上其他等待的硝石村村民说了一声。

      对于他来说。

      要想买刘星家里面那样的铁犁,过几天再去他的铁匠铺就行。

      扰到时候保证不会让他们失਄望。

      其实这几个村民跟周蚕来刘星家,本来是准备找刘星麻烦的。

      毕竟之前刘星跟他们说的情况不对,೚害的他们去东苑郊区的黑市白跑了一趟,根本就没有买到心仪的铁犁。

      但是现在看周蚕对刘星这副恭敬的样子,他们就忍住了没有多话,而是一个个笑了笑,就散开回家了。

      毕竟不管怎么样,他们需要的铁犁还要从周蚕的铁匠铺买,其他地方可是有钱都买不到。 옑

      周蚕见送走取了这些找麻烦的,那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走吧!去黑市,但先说好,我只能在你的铁匠铺待一个小时,到时候你在捛学不会制作铁犁,可不要怪我。”刘星揶揄的说了一声,就骑着二八大杠载着瓜子跟小不点先走了。

      “等等我。”周蚕连忙推着自行车追了上去。

      周秋香这时从堂屋中跑了出来:“星伢子,你之前不是答应了带你二姐去学校吗?这个点带瓜子跟小不点去东苑郊区玩,那你二姐怎么办?”

      턝 “我在四点钟之瀬前会回来的,再说了,去八中跟东苑郊区可不是一个方向。”刘星放缓了自行车的速度,转头回了一句。

      﩯 周秋香见刘星这样说,那是松了一口气,转身픾就去堂屋帮忙셂制作鞋子去了。

      쉇 只是在看到放在角落周蚕送来的烟酒,她就有些专心不起来了。

      刘冬菊跟ᨏ刘秋媛也是。

      她们想不通刘星为什么会这样厉害。

      连周蚕这样人都会来找刘星帮忙。

      䱞 眼见外面又有村民在找刘星买碎鞋子,他们三个相视对椧望了一眼,连忙笑着迎了出去。

      ……

      东苑郊区,黑市铁匠铺门口。

      刘星在将自行车停在一旁后,就牵着瓜子跟小不点走了进去。

      “等等我。”周蚕连忙追了上去。

      “你的铁犁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啊?”刘星见铁뿸匠铺中地面上钢管的长度,压弯的角度都对,那是忍不住ʺ皱眉问了一句。

      “就是焊点完的时候,这铁犁总感觉有些头重脚轻,而且我将焊好的铁犁背到农田中去试用,结果被耕牛一拉就散架了。”周蚕不好意쇻思的回道。

      “那一架散架的铁犁在哪?”刘星问道。ĕ

      ᗅ“跟我来。”周蚕带着刘星朝铁匠紏铺的后院走去堗。

      瓜子跟ꕝ小不点见屋子里都是陌生人,连忙跟紧了刘星。

      后院中,焊好的铁犁不止一架邠,而是有十几架。

      ⦛ 他们的外表都跟刘星之前制作的那一架铁犁差不多,但手工却是差了很远。

      这是手艺问题,所以不能怪周蚕,毕竟他的点焊技术没有刘星那样炉火纯青。

      但要说被耕牛拉着就散架了,这在刘星看来根本就不可能了。

      等他近距离观察了一下这些铁犁后,顿时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他拉着周蚕指着犁后座槴的焊接点:“这里我的图纸上不是标注了要多加一根十毫米的螺纹钢吗?你看你为了节省材料,就用四号的铁丝代替了,这哪行,你的铁犁不被耕牛拉散架那才怪?”

      “我……我……”周蚕支吾着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娝

      刘星将铁犁放在了地上,伸手指着犁后座、犁身、犁头:“这三个位置的焊接点连接起来实际上是一个隐形的三角形,而三角形只要焊结实了,那承受力度有多大,你身为䜐铁ᤐ匠铺的老板,难道不会不知道?”

      ◊“现在你看看你焊接的铁犁,哪一架达到了标准的三角形,都是一些不入流形状,收你这样的徒弟,说实话我都有些害臊。”刘星本来想发火骂人的,但最后还是忍了下来,虂苦口婆心的指点了几句。

      见周蚕脸红的听进去了,他说话的语气就缓和了下来:“其实你要想成批量的制作铁犁,那必须想画出样෩板图案,然后按照图案摆铁犁的造⾹型。”

      刘星从一旁的木桌上拿起了粉笔,当着周蚕的面就在地面上画起了样板图案。

      画好后,他뙈就拿来了材料,拼出了铁犁的形状:“你自己看看,我这铁犁的外形就算是没有焊接,是不是比你的要好看许多?”

      “嗯。”周蚕不得不承认。

      턄 虽然刘星说的办法很简单,但却是让他有醍醐灌顶的感觉。

      这个师父之前感觉认ꡎ的有些亏,现在看来,他是捡到宝了。

      “那你来焊接,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随时问我。”刘星怕电焊光闪到瓜子跟小不点的眼睛,当下牵着就走远了。

      繪周蚕自然是不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按照刘星说的连忙컌点起了焊。銎

      十几分钟后,一架新的铁犁雏形完成了。

      蠒他正要加固焊点,却是被刘星制止了:“你把铁犁受力点加固的螺纹钢先点上去,然后组㡗装犁底跟犁托。”

      “好!짲好!”周蚕连忙照做。

      ⅚又过去了半个小时。

      ૒刘星交代的⚿都完成了。

      周蚕伸手擦拭了脸上的汗水:“接下来该怎么办,师父?”

      쮇“还能怎么办,扛着去农田里面犁田Ϙ试一下效果啊!看看你现在焊出来的铁犁会不会散架。”刘星笑着回道。

      “这不好吧?还有好多焊接点都还没有加固呢?”周蚕有些怕了,毕竟之前他就ᔩ试过满焊的铁犁,结果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铁犁一下子就ư散架在农田里,被路过的村民给笑笣死了。

      “叫你去你就去,废话那么多㑞干嘛?等下我还还要有事情去呢!”刘星不耐烦的说道。

      周蚕没有办法,只得照办。

      ————————

      谢谢缘起缘灭缘自缘的五百起点币打赏,谢谢啊丹有才的一百起点币打赏,谢谢妖孽弑神的两百起点币打赏,谢谢正好路䣅过10086的一百起点币打赏。

      谢谢大家一如既往投的推荐票!

      蜰 谢谢大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