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妻子的姐姐

      陈河奋力挣扎,可白雪楼手上的吸力就好像漩涡一样,无论他怎么挣劆扎,体内晖真气的流逝杁依旧不紧不慢。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陈河惊恐的看着白雪楼,瞬맞间被他强大的自信给压垮精气神,一时间竟生不出反抗念头。퓔

      白雪楼闭鵲着眼,他体内的真气在疯狂沸腾,至阴与至阳两种真气互相吞噬壮大,一丝丝明悟出现在他心中。 笇

      忽然,他体内的所有真气汇集在丹田,本该是《葵花宝典》经脉运转的轨迹一变,变得更加诡异复杂。

      既有《葵花宝典》的痕迹,也有《北冥神功》的模样。

      两种功法并驾齐驱鑚,在武者身上这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每一门功法都⟭是创始者用尽千辛万苦,翻阅典籍,与人论道,耗费大半生的时间才总结ℨ出来。

      白雪楼这么做,简直就等于是拿自己ᛉ做实验,⑸这是在开创一门绝无仅有的内功心法!

      只是凭着一丝丝的明앜悟,白雪瘝楼竟然敢直接拿自己尝试,不得不说真的胆大到了极致!

      惊慌的陈河慢慢也发现了不对劲,白雪킐楼的模样似乎是在修渵炼?

      居然敢在这个时候修炼?!

      不怒反릍喜,陈河拽紧另一只手,一拳朝쟠着白雪楼面᩸门上打去。

      只要打中,神通境界武艛者的力量完全可以把白雪楼脑子打出花来!

      只不过,关键ඐ时刻,白県雪楼睁开了眼睛,轻轻抬手吸住了陈河的攻击,握着他긏的拳头,让他抽不出手。

      “别动,銡我可以饶你一命。”白雪楼淡淡道。

      此时他的脑中不断地涌出新的明悟,这是一种似是非是的感觉,而随着他不断运转功法,这样的明悟也更多。

      饶了我?陈河心动了,可是很快他又想㉲到那个石像⹠。

      盘 你会饶了我,那个石像ⷜ可不会!再次咬퓹咬牙,陈河猛然开抬起一脚,朝着白雪楼两腿之间!

      敏锐的察觉到动静,白雪楼右腿朝着中间一弯,嘭的一声闷响,鍙抵挡住了陈ꩀ河的攻击。

      这个时候,陈立绝謇望了,他能感觉到,白雪楼的力气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

      之前还要靠那股诡异的吸力才能挡住他的攻击,而现在,居然直接用脚挡下了!

      嗅毫无疑问,白雪楼在吸收他的真气修炼!

      ԃ“你这是什么功法?!”陈河惊骇莫名,从没有听说过武林中还有依靠他人内力修炼的功法,这简直闻所未闻!

      面对他的问话,白雪楼只是专注修炼,没有回答。

      㯂这让陈河更加绝望,崯他知道等白雪楼修炼结束,就该즓是自己的死期了ぞ。

      他已넂经经历了一次死亡,如今好不容易复活,他可不想再死一次!

      心中一横,陈河猛然扬起两只手肘,大吼一声,刹那间用力下压!

      只听“咔”“咔”涜两声!

      樁 “啊啊啊……!!”

      㢵陈河惨叫着往后跳开,眼中的愤怒之火⸁紧紧盯着白雪楼,恨不能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闭目感悟的白雪楼突然感到北冥神功被动的停了下来,眉头一皱,睁开眼惊奇看见,䲤陈河居然压断了自己两只手臂,拼着重伤逃了出去!

      虾 而现셛在,白雪楼自己手上握着的,赫然是陈河的两只断手! ศ

      要知道,轪即便是神通境界的高手,除非修炼特殊功法,不然的넬话,像断手断脚这种伤势,最多保证自己ᄚ不流血身뒮亡,但想要重新长出两条手臂,是绝对不可能숟的。

      彲 陈河显然知道,如果让白雪楼继续这样吸下去,就算自己不被吸干,白雪楼的实力也会很快超过自己。

      左右ꋂ都是一死,还不如断臂៹求生,这样一来,说不定还有一条活路!

      不得不说,他选对了。砬

      没有了外来真气的供应,白雪鯱楼从顿悟状态中回过神来,此时的他却并没有踏ɡ入神通境界。 

      “可惜啊。匈”白雪楼忍不住叹息一声,ऋ他并不是可惜自己没有进入神通境界,而是可惜这种顿׆悟的状态千载难逢,如果再给他一点时间,他很快就要将《ݩ葵花》《北冥》两门功法彻底合二为一,创立出一门␠全新的功法了。

      就差一步,就差一步这门功法就要被他推演到尽头!

      “不过,我要谢谢你。ꂕ”白雪楼看着痛苦的陈河缓缓说道。

      㸖差一点他就要把这门功法推演⸥完毕,也差一点,他就要踏入神通境界。

      还好没有踏入神通境界!

      꾹白雪楼在推演쨘中查看自身发现,这门全新的功法有㑙无穷奥妙,而他的先天境界也未达到至铻臻,此时突破就是自毁根基。

      陈河突然랯间뙄的打断却是恰到好处,让他这临门一脚终究是没有迈过去。

      功法可以慢慢体鿑悟完善,但如ᣴ果他进入了神通境界,就算是功法推演完毕也没用了。

      陈河大口喘着粗气,白雪楼说的话,他一句也听不懂,现在他只知道,白雪楼还没有成为神通境界高手!

      只要䝔白雪抑楼还没ᡶ有成为神通境界高ኴ手,那么,他就还有机会!

      现在……

      逃!

      一念至此,陈敄河二话不说,转身拼命꠪狂奔!

      只要能逃掉,他还有时间,恢复过来他又是一个神通境界高手!

      没ꟈ有双臂又怎样?

      杀一个先天ⴙ武者罢了,没手也行!

      䘡 在陈河看来,这一次是因为他大意轻敌,不然怎么会打不过区瞺区一个先天武者? 좄

      只要他恢复过来,悄悄地偷袭닄,白雪楼必死无疑!

      可是,白雪楼又怎么会眼睁睁看着他重伤离开?

      浑厚了不止一倍的真气不要钱似的凝聚双腿,白雪楼像一支离弦的箭一ӊ般飞射出去,转瞬就追上了虚弱无比的陈河。

      一个真气充足,一莙个丹田榨干,陈河怎么可能逃得了?

      一转头,他就看ȏ见白雪楼的身影出现在旁边ᾭ。

      陈河骇然失色。

      ᷢ白雪楼举起了剑蹈,目光冰冷。

      “不要杀我崢……”

      求犄饶的话刚刚说出口,陈河就룿看见眼前的画面天旋地转,一具无头尸体猛然抬脚将他踢飞出去。

      䰾白雪楼削下了他的头颅,脚下又是一点,高高跃起,一剑掷出,长焝剑穿过了陈河的眼球,께从后脑贯穿而出,一下钉在了树上!餋

      “夺”的一声,剑身轻颤,发出阵阵嗡鸣,无头尸体缓缓倒惁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