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和逼逼_国产自产视频青海版

      没想到离开了丝木国竟然还能遇到土匪,言东并不是黑丝木国,而是丝木国土匪真的多。

      言东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真气又暴躁了起来。

      拦路大汉见言东二人没有理会自己也一愣,通常情况下,自己打劫对面都会丧胆才对啊,怎么今天对面向看傻子一样看自己呢?

      “兄弟们,一起上,注意点,别伤了这个小妞。”

      大汉说完,草丛里又窜出几十号人来,拿着各式的武器,直奔言东而来。

      廖小樱拔出长剑和众人打在了一起,可惜之前所受的伤并没有完全好利索,被众人围攻之下,只有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

      这时,不知从哪出来一个黑衣女子,瞬间便抹了领头大汉的脖子,大汉死都不知道黑衣女子是哪里出来的。

      “兄长,你在干嘛啊,快动手啊。”说话的人是一直跟着他们的言红隐,她一直默默跟着言东和廖小樱,一来自己的身份和习惯都是隐藏在暗处,二是出现会破坏言东和廖小樱的二人世界,所以有危险后,言红隐才出现。

      言东此时感觉自己再也控制不住暴躁的真气了,双眼变得通红,拔出流彩,冲入人群,土匪只不过是一些力气大的人,并不是武者,言东犹如狼如羊群一般,下手没有丝毫手软。

      而且不像是杀人,而是虐杀,不一会满地的断手断脚,再过一会,场上只站着三个人,言东跑过去,拿起一只断臂,吸起血来。

      廖小樱被吓到了,问言红隐道:“他好像血衍毒性又发作了了,怎么办?”

      “打晕他吧。”言红隐说完来到言东身后,这时言东回过头来,两只发红的眼睛看的言红隐心里直发怵。

      好在言东看了一眼后,又转过身继续去吸那只断臂,言红隐抓住机会,一手刀打在言东脖子上,将他拍晕。

      廖小樱也走了过来,拨了拨言东凌乱的头发,又给他擦了擦满是血渍的嘴。

      “大嫂,你们为什么没回燕云阁?”

      听到大嫂的称呼,廖小樱脸红了一下,然后说道:“他醒来后说他感觉西北方向有东西在吸引着他,所以我们就像西北走的。”

      “西北?难道是?”言红隐自言自语的说道。

      “是什么?”

      “我昨天听江湖上都在传蜥蜴镖将会现世于西北方的凤梧山一带,莫非?”言红隐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红隐,你是说蜥蜴镖在吸引着他?”

      “我感觉有可能,但我不确定,如果不是的话,我怕兄长会有危险,他每次暴怒下都会癫狂,时间一长,我怕血衍毒毒性会控制不住,我们是回燕云阁还是去凤梧山,大嫂,你拿主意吧。”事情关系到言东的安危,言红隐不敢拿主意,只能将选择权交给廖小樱。

      廖小樱想了想说道:“我选择去凤梧山,我相信他的感觉,如果他真有什么闪失,我就陪他一起死。”

      “好吧,我们带兄长去水边洗洗吧,等兄长醒来,我在前面开路,将所有可能让兄长暴躁的东西都清除掉,大嫂你就带着兄长,让他心情好一点,唉,也不知道柴云龙现在有没有事?”

      “柴云龙自己一个人去的莲花门?”提到柴云龙,廖小樱也想起来还有柴云龙这么个人来,之前的注意力一直在言东身上了。

      “是啊,他不放心你俩,让我跟着你俩,他自己去的莲花门。”

      “但愿他一路平安吧。”

      二人说完,带言东来到水边,廖小樱给言东洗脸,言东醒来后,问了问柴云龙的消息,言红隐便要去前面开路了。

      “红隐。”

      言红隐听完停下了脚步,转身问道:“怎么了?兄长。”

      “谢谢你。”言东说道。

      “谢什么,我们是兄妹嘛。”言红隐笑了笑走了。

      此时的凤梧山下,李家客栈最近真是热闹,本来凤梧山很少有人来,可最近却成群成群的江湖人士往这赶,掌柜的李二嘴都乐的合不拢了,同时也尽力招待着这些江湖人士,毕竟自己只是平头老百姓,得罪了谁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小樱,你说我们就这么过去?红隐不是说蜥蜴镖江湖上都传开了么,会不会很多门派过来争夺?”

      “师弟,那你的意思呢?”

      “我建议,叫来红隐,咱们三人乔装过去,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二来,我对易容术还挺有兴趣的。”言东之前夜里行走都是面带白纱,如今有了言红隐加入,刺盟肯定精通易容,最重要的一点,言东隐隐感觉蜥蜴镖和自己有莫大的缘分。

      若是真的阴差阳错让自己得到了蜥蜴镖,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言东还是懂的。

      廖小樱也是很同意言东的想法,便叫来言红隐,三人去了附近的一个城镇里,言红隐去买了一些必要的材料。

      “兄长,你要易容成什么样?”言红隐问着言东。

      “呃,这个,反正让别人看不出来是我,然后还很帅就行了。”

      “好,我试试。”

      言红隐说罢比划一下言东的脸型,言东闭上了双眼,也不知道言红隐具体怎么操作,等到结束睁开眼睛一看惊呆了。

      言东依旧很帅气但看不出是言东,廖小樱依旧很漂亮但看不出是廖小樱,言红隐依旧很冷酷但看不出是言红隐了。

      “兄长,咱们名字是不是应该改一下?”

      言东说道:“有理。”

      廖小樱问道:“那我们改什么名字呢?”

      言东想了想说道:“我比较喜欢的一首歌曲叫金达莱花,这样吧我就叫金达吧,小樱你叫金达莱,红隐你叫金达莱花,怎么样?”

      廖小樱和言红隐半天没有说话,言东急忙问道:“你们说话啊?同不同意啊,要不你们想名字。”

      “感觉有点那个啊。”言红隐小声说道。

      “哪个啊?要不你们你们自己想,我读的书少,只能想到这。”

      “算了,就听师弟的吧,我叫金达莱,听起来像个女孩子的名字。”廖小樱忙出来解围。

      “好吧好吧,金达莱花这个名字虽然有点怪,但是感觉比大嫂名字要好听一点,还是不错的。”言红隐也妥协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