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多多嫁人记李小冉版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又过去了半个月,此时的陈浩몃正ᯱ查找着一个鬼神。

      根据系统的缺德地图导航,陈浩租了一个车就向目的地赶去,记忆里那个鬼神的出现好像挺早的,想了想还是去现场考察一番再说。

      低矮的宿那山十分的不出名鹿,距离县城也就一百多公里,具体位置在富士山的西北部。 砒

      至于为什么说富士山?记忆里,迪迦和宿那鬼决斗的时候,背景板不就是富士山吗??

      来到了山脚下,陈浩停下车看向山巅,两侧是遮天蔽日的茂盛森林,㽉前后是寂静无人的公路,ꨮ加上这片森林힇的特殊性,一个人独自走着,有点风吹草动都能让心跳加快,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可真是原始森林啊!”

      佟陈浩不由砸咂舌,从小生活在城市里的他,除了一些旅游景点,还没正经看过原始森林呢,而且那些景点都修有这有那的,总体来说,只要你能进去的,뭟都是做好来给你观看㪛的,至于不能进的野生动物地带,옜呵呵。

      在地面查看了一波地形,陈浩又上了车,开往了深处,还别说,幸好这里陶有护林员,修了一条公路,否则用两条腿走几十公里的山路?可拉倒吧。

      “这地方,恐怖气氛拉满啊。”

      陈浩说话的声音都不自觉的低了七八度,车开了一个多小时,如今複已经走到了公路的尽头,虽然还能上去,但这车不行了,前面只有一些自行车或者是摩托车的车辙印,陈浩租的车根本开不进去,只能就䫺地停靠,

      虸 “幸好这里是山沟┲沟里,没有日本的交警,否则怕是要被扣分罚款一次。”

      “系统,那啥,井田井龙的庙在那里???”

      到了这,陈浩才觉得自己是真的想走就走,啥都没考虑清楚,这么大的地方,オ去那找小庙啊?完全是大海捞针好不?

      “븖滴,正在重新规划路线!”

      陈浩:....

      “路线规划成功!”

      “那行吧...”

      跟着系统导航走了半个多小时,爬上一个小土坡后,陈浩看到坡下竖立着一扇名为鸟居的木门,和外榖面大气磅礴的鸟居不同,这扇木门高뉣两米多点,上面挂着一块历经风雨而破烂不堪的蓝色布条。

      再往里就是一座更加低矮的砖石小庙,紧闭的木门被几根锈迹斑斑的铁链锁着,门上还横七竖八的贴着好几张黄符,上面的字早已被㼾风雨吹洗的模糊不清。

      “欧耶!”

      “找到了!”

      现在就是如果查腅看这个鬼神的问题了,正想着呢,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喝。

      “你在这里做什么?”

      陈浩被吓得浑身一抖,心脏都要从胸膛里跳出来,赶忙回头,却见一个推着自行车的护林员警惕的望着陈浩。

      额,这是把自己当什么了???

      看到是护林员后,陈浩松了口气,然后说道。

      “我是一名旅行家,听闻这里有着一个关于鬼神的传说,所以就来拜访一下。”

      溵护衣林员推着自行车走过来,看了一眼陈浩,这不像是本地人,怕真是被什么传说吸引来的,毕竟这事情以멬前也不是没有。

      自己的同行,还是一个资深的井田井龙信仰者,每个㻱月都来打扫他留下的庙,还说这是镇压宿那鬼的,反正他是不相信。

      “这里没有鬼神的传说,快点离开吧!”

      “可是...”

      퍬 “快点离开这里。”护林员根本不给陈浩说话的机会뀭,直接赶人,大有控不走就要翻脸的意思。

      待到陈浩离开他的视线,警员才转身仔细查看神庙,以确定没有任何异常。

      ....

      地点已经查看清楚了,而且他也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在庙里,不过说实话,如果不是系统的话,他完全感受不到这里还有一丝的邪气,emmm姑且就用邪气称呼,对应的,那邪气被一股浩然正大的气息镇压着,这可能就是井田井龙的鬼魂在镇压着宿那鬼。

      正下山赶往自己车位置的陈浩ㅼ却是碰上了三个人䎳,左边那个,看上去贼眉鼠眼,给人感觉就是那种小偷小摸的小混混惯犯,右边那个,看上去很健壮,一件黑色的毛衣,外加着一件风衣外套,如果再来个墨镜,妥妥一泇个嘿社会大哥模板,ᛌ至于中间那位,里面一件㈸衬衣内衫,穿着素黄色的外套,外加一个老学쀉究的眼睛,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教书十几年的老教师。

      “这里怎么会有人?”那位穿健壮的男子开口了。

      輡“走吧,别管他了,我们去找古董要紧!”那얅位贼眉鼠眼的人说话了。

      苚“可能是这附近的村民吧?”那˗位戴眼镜的说道。

      “走吧,我们还要找井田井龙的庙呢,这山里怪阴森的。”那小混混模样的扯了一下自家‘弟兄’䆑。

      众人闻言,也对,现在是找古董贮要紧ᯣ,随即走向了另一边。

      “这三个人?꙾”

      陈浩也看见了那三个人,这不谭就是偷了井田井龙剑的那三个倒霉蛋吗???

      知道事情来龙去脉的陈浩也没多想,直接鄒往山下赶去,毕竟这事情有胜利队在,很快就能解决,自己就是来凑热闹的。

      ......

      走在山林的小道上,看见四周葱葱郁郁的森林,‘我这是好久没这样看看大自然了!’

      想着,陈浩迈起띫脚步向前走去,但突然有人从背后喊了一句。

      “等爣一下!”

      陈浩转⫪过身来,却是一个护林员,但不是先前那个护林员,这应该是他的同伴。

      “额,有什么事情吗?”

      只见那名护林员面无表情的走过来,但在陈浩的眼里却是一个脸上长有横肉,身穿日本武道服,脚踩木屐쓃的,健壮中年男子走过来。

      “你是什么人?”

      ᬦ “啊?”

      陈浩有点摸不着头脑,但,这个装扮,可能,陈浩瞬间瞪大了眼睛,不会吧.....

      ‘护林员’见陈浩没有回答他﬩,再次问道

      “你是什么人,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这一次语气上严厉了很多,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严肃里充满了戒备之意,快步向陈浩走来。

      陈浩见状,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几步,抢先开口说道,“䩔等一下...”ꀥ

      但‘护林员’已经一个᥀箭步上前,用随身携带的警棍击向了陈浩。

      텃“卧槽!”

      陈浩迅速反应过来,弯腰然后在地一个翻滚,躲了过去,但却听到砰的一声响动,扭过头看去,只见那警棍击打在了陈浩先前身后的大树上,那大树被打的震颤不已,树毫叶濃哗哗哗的落下来,可见猏力道之强。

      ꞁ “你干什么啊!”陈浩此时还未爬起,坐鐳在地上看着那位‘护林员’!

      ෸但对面的‘护林员’却皱起眉头来,在他的视野中,眼前的这个‘人’有点奇怪,似人非人...

      “阁下是什⪙么?”

      昮 “唉?”陈浩枃对这个问题满头雾水,什么叫‘我是什么’。

      ‘护林员渹’双眼死死盯着陈浩,自言自语的说着。

      “阁下不是人”

      “但又感觉詖不到怨气,亦不是鬼魂。”

      “失礼了!请多多包涵!”

      那‘护林员’说完,便做了个礼,表示道歉。

      貌似感觉到陈浩没有踊恶意,刚刚自己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压力,所以出来查看是不是有人来捣乱,如今看来是自己想错了,‘护林员’放下手中的警棍,再度问擗道。

      “阁下来这里做什么?”

      옮爬起来的陈浩指了指宿那山,道馕。

      ᑮ“听闻这里有一位叫井田井龙的武士杀死了这一带邪恶的鬼神,并把他封印在这里,所以在下前来瞻仰前辈风采⸦。”

      井田井龙听闻,做了个礼,说道“让世人见笑了!”

      “฼鄙人生来就能识别妖魔鬼怪,一生斩杀了无数的妖魔鬼怪。”

      “宿那鬼就是被鄙人打败的妖怪之一,我将他的身体分成好几部分,埋在这座山的不同地方,然后让村民建了一座庙,供춟奉这把剑,将他的妖气镇压住,防止宿那鬼的复活。”

      “看起来,你好ꢰ像要失败了。”

      陈浩意有所指,毕竟他感觉到了那残留的淡淡邪气,也킽就是所谓的妖气。

      “是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附近陆续륁出现很多怨气的亡魂,他们的愤怒、唕哀怨、痛苦、憎恨...聚集到这座山中,伴随着这些亡魂的出现,被镇压的宿那鬼一天天的壮大,再这样下꒲去的话,恐怕我也无法錶镇住他了”

      ‘看来,那时候感觉到的就是亡魂了’陈鱬浩想起刚进这座山时,温度瞬间感觉下降了好几度。

      “那前辈当初为何不直接消똩灭宿那鬼?”

      걨 井田井龙有些尴尬,“别提了,太丢脸了!”

      ... 

      然而,就在井田井龙和陈浩交流的时候,倒霉蛋三人组已经来到了井田井龙的庙宇。

      “他的长相可܄真吓人呢”那位小混混开口ٙ了。

      那位戴眼镜的家伙看向桐像,“因为他是专门对付怪物的剑客的桐像!”

      䮌 那位健壮的男子东瞅瞅西瞅瞅,拿起供桌上的长‒条木盒问道,“这又是什么໋?”

      戴眼镜的家伙顺着健壮男子的方向看去,“哦,这个最好别碰!”

      钁 “这里有个传说,这里供奉着井田井龙的桐像和他的剑,镇压着一个妖怪,这里面应该就是那把剑了”

      “一把剑?”健壮男子听闻,兴致缺缺,随手把木盒扔在桌子上,这还不如那桐像呢폯

      “这把ﮔ剑和桐像一起供奉了几百年了ߛ,算是一个古董了!”戴眼镜的家伙拿硟起男子扔下的木盒,准备打开看看这个古董。

      “什么?”男子闻言,一把抢过木盒,“怎么好的东西,怎么可能放过!”

      郯“什么好东西?”小混混听闻有好东西,迅速上前提问。

      ꪟ“这样不好吧?”戴眼镜的男ꯈ子看向了其余二人。

      “走吧,太阳快啦下山了!”健壮男子不耐烦的开口,叫小混混拿起桐像,自己拿起剑,三人就这么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