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脱 小说

      明明是一副直戳笑点的画面,可当洛雅看到这副场景的时候,却微微蹙了蹙眉。

      不知为何,她感觉这画面看起来,有些碍眼。

      ……

      一行人朝聚集点走去,脸上都挂着喜悦的笑意,这一次狩猎,她们的收获已经大大超出了预计。

      光是赤瞳狼蛛就猎到了五只,三死两活,这可是一笔不菲的财富,想来,接下来好一段时间,她们的日子会好过很多。

      她们离聚集点越来越近了,透过草木枝桠,已经能看到依稀的身影在聚集点那边忙碌。

      却在这时,一阵急促的哨声传来,伴随的还有大喊救命的声音!

      司九焱也听到了那一声‘救命’,他隐隐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到底是谁的声音。

      倒是人群中的云溪,在听到这个声音一瞬间,整个人都是一个激灵,接着她便如离弦的的飞箭一般,朝哨声传来的方向窜了出去。

      其余人在短暂的怔愣之后,也朝那个方向奔去。

      那边,有人遇到了危险!

      一直扶着司九焱的何书琴和姚娜两人,也有那么一瞬间想冲过去帮忙,可才一动顿时想起她们还扶着一个人。

      司九焱自然感觉到了二人的动作,他说:“你们也去看看吧,那边可能需要帮助,我一个人没问题的。

      何书琴和姚娜二人看了司九焱一眼,随后微微点头,何书琴开口:“那你就在这歇会,我们很快回来。”

      声音落下,二人也大步朝那边赶去。

      随着二人跑远,司九焱扶着树干,刚要坐下休息,却在这时一声尖叫传来!

      “啊!救命,救我……”声音似乎离他这里更近了一些。

      司九焱的脑袋也在这时翁了一下,他想起来了,这是云浅那个小丫头的声音!

      他觉得他应该去看看。

      若是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倒也罢了,可云浅,送饭送水又送衣服的,毕竟也算照顾了他好几天。

      那丫头若受了伤,他的回春术也能救个急。

      就是有点心疼体内的灵力,他身上可只剩下那么一小块灵石了,这么只出不进,也不是个办法。

      他提了一口气,灵力运转,驱散了些许疲惫,在这方灵气匮乏的天地,他不敢浪费丝毫灵力。

      只灵力稍稍运转了片刻,恢复了一两成的体力,便抬脚朝呼救的方向走去。

      他速度不快,身体的疲惫,让他想快也快不了。

      等他到的时候,就看到一具血淋淋的狼尸,以及两个倒在血泊中的姑娘。

      两个姑娘中,有一个就是云浅。

      云浅伤了胳膊和肩膀,撕裂伤,应该没有伤到主要血管,虽然伤口看着恐怖,但从出血量来看,短时间并不致命。

      倒是另一个姑娘,伤到的是大腿,血流的很凶,以至于根本看不清伤口的模样,只能看到汩汩流出的血液。

      林医生正在为这个姑娘紧急止血,还有她的助理小沫,在给伤口做一些简单的处理。

      这个姑娘的出血量真的很大,情况很是危急。

      司九焱见状,就想上前帮忙。

      可他才靠近那个圈子,就被洛雅拽住了。

      “你干什么?”洛雅问。

      “我去帮忙。”司九焱指着那个伤了腿的姑娘说。

      “你懂医?”洛雅问。

      司九焱下意识的摇头。

      “那就别去添乱。”洛雅的声音有些严厉。

      司九焱被这一声严厉得训斥给训得愣住了,他只是想过去帮个忙啊,他的回春术,对外伤得疗效几乎是立竿见影的……

      没等司九焱从晃神中恢复,秦九已经上前两步,对司九焱说:“林医生很擅长急救和外伤处理,相信她吧,我们这些不懂医理的过去,也只是给林医生添乱。”

      司九焱没说话,也歇了去救那个姑娘的心思。

      毕竟灵力于他而言那么珍贵,而他,在她们的圈子里,不过是个俘虏。

      既然他们说他过去是添乱,那他就不去添乱了。

      林医生的医术确实精湛,短短的时间里,那姑娘的血淌的已经不那么凶了。

      “副团长,刘玲玲的伤很严重,必须立刻回基地救治。”说到这里的时候,林医生脸上闪过一抹黯然,只片刻后,她又继续说道:“她这伤,我只能暂时保住她的命,至于之后,若没有治疗系觉醒者出手,恐怕……”

      后面的话林医生没说,但意思已经很明白。

      “你带一队人,轻装上路,送刘玲玲和云浅先回基地,基地那边,今晚会有治疗系觉醒者过来。”洛雅说。

      听到有治疗系觉醒者要过来的时候,所有人眼神都是一亮!

      之前他们看到刘玲玲的伤势,都觉得刘玲玲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可现在,今晚就有治疗系觉醒者过来!

      刘玲玲有救了,还有小七她们也是!

      林医生一刻也没有耽搁,她和她的助理,从随行背包中取出担架零件就地组装。

      担架很快组装好,刘玲玲被抬上担架。

      林医生走到云浅跟前,看着云浅的眼睛,说:“浅浅,担架只有一抬,你坚持坚持,我找个人背你。”

      “不,不用,我自己可以走。”云浅似逞强一般,想要站起来自己走。

      可才起身就是一个踉跄,是何书琴眼疾手快的扶住她,才让她免于摔倒的命运。

      “别逞强了,我背你。”何书琴说。

      云浅的眼泪一瞬间盈满眼眶,“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若不是我偷偷跟过来,玲玲姐也不会受伤,对不起……”

      在云浅的啜泣声中,所有人都沉默了。

      这件事情,云浅的确要付主要责任。

      若不是今晚有治疗系觉醒者过来,恐怕这个错误,就需要刘玲玲用性命来买单!

      这样的错,不可谓不大。

      云浅一边啜泣一边道歉,却没有一个人开口说些安慰的话语。

      最终,是洛雅走到云浅的跟前,她抬手摁住云浅没受伤的那边肩膀,开口道:“哭和道歉有时候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再有一年你就十六了吧,既然你这么象往外出狩猎,那么等你伤好之后,就跟着狩猎队一起行动吧。

      至于这次你犯下的错,就用以后,你的狩猎收获来抵。

      刘玲玲因救你受伤,那么从你正式开始的那天算起,一年内,你所有的收获,都要分三成给她。

      这样的处置,你有异议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