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道 高清一区二区三区

      펜整整一天陈羽都在山顶的房间里修炼,在陈羽的影响下,平时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陈莹也太阳从西边升起在认真修炼。

      陈莹的想法很简䢅单,哥哥比自己晚这么久修炼要是境界超过自己该多么丢脸,最重要的是以后不能借着指导修炼这个借口来和哥哥恩爱了,所以她要努力修炼,最起码不能被哥哥超过去。

      陈冰陈莹是从十岁开始修炼的,别看陈冰的境界最高,那是因为十一岁的陈冰早陈莹修炼一年,陈莹是今ᱚ年才开始修स炼的,蘆修炼的这半年时间里陈莹也是玩一天修半天的修炼,心情好了,就想多힊玩会,心情不好,就一点都不修炼,要是陈Ⳮ莹和陈冰同时修炼,陈莹也像陈冰这么努力的话,境界应该早就到炼气境了。

      陈冰也是知道这፪点,陈莹的天赋比自己高。看上去淘气贪玩的妹妹要㈱是认真修炼,境界可能已经超过她或者和她持平了,身为姐姐的自尊心不ู容许被妹妹超过,所以陈冰才坚持每天认真修炼,现在有了一个弟弟,还是未来自蚽己和妹′妹的相公,她更᭮要压住陈莹,不让妹妹境界超过自己。

      自从陈羽开始修炼,已经有两天了,每天都是如此,疯狗般的修炼,天天晚上被陈冰陈莹搭着走下山,在᰺大堂吃饭时三人的父亲柳如月那是心疼的不行,哭天抹泪的握着陈羽酸痛的小手,一脸慈祥劝着陈羽不用那么努力,对自꾟己好一点。ӳ

      陈羽只能表樯面呵呵一笑,说自己以后会适当修炼的,心里却难受的不行,一方面是感受到了从来没有感受到的母爱,另一方面是这份母爱是从一个男人身上感䭖受到的。

      戕 陈羽回到뎂房间,小风站在床前也是一脸心疼,帮陈羽脱掉衣服,不管顾陈羽的命令坐到床边温柔的给陈羽按摩身体。

      陈羽虽然不喜欢这么娘的男孩,这个世界应该是这么爹的男孩,但是看小风照顾自己非常细微用心,那点反感也就畏冰消云化了。

      小风这孩子心底也是不错,以后对他好一点吧。

      第三天,陈家后山山顶的修炼场地内,陈冰랃和陈莹盘坐在离鶕陈羽修炼房间的不远处,陈冰心念如丝,吸入体内的灵气附着在簖这根丝线上游遍全身各个脉络,各个器官,每游动一丝,陈ꌁ冰额头的汗珠就多一颗,待灵丝游遍全身,陈冰已浑㡓身湿透,体内的污垢杂质顺着汗水排出,等灵丝重回螌心田,陈冰突破了。

      突破到炼气境。三炼境中,顾名思义炼体ட境是强化外部身体,炼气境是强化内部身体,炼神境是强化精神。

      陈冰睁开眼睛露出满意的笑容,在云ꇴ城,哪怕在裨东来国,十一岁就达到炼气境的也可以称的上天才了。

      陈冰见一旁的陈莹还在闭目修炼,房间里陈羽传出阵阵喘气声,那声音犹如惹人犯罪的秘宝,偷听一会陈冰就花枝烂颤,小脸微红,赶紧走下山,借着洗除身上的汗水来迫使自己冷静。

      “小姐,怎么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陈冰走回陈家,正好撞见陈家的管家,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陈芸。

      陈芸和陈瑶年龄差不多,据说是从小陪着陈瑶长大的,等陈瑶ಙ成为家主,第二天就命陈芸为大管家。 㴎

      陈冰是陈芸看着长大的,她知道陈冰嶢对待修炼非常认真,平时只有晚回来怎么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而且看上去脸蛋还发着红。

      莫非敞生病了。

      陈冰意外撞到陈管家,装作冷静,解释道,

      “我刚突破出珹一身汗,想先洗干净再上去修炼。”

      篬 陈芸惊喜道,

      ﺼ “突破了!”

      陈冰点点头臕。

      “嗯,现在是炼气境初期。”

      陈芸听到确认后立马高兴的不知所措,十一岁的炼气境在云城可是掐指可数,要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夫人和老爷去,她们二位也一定很高兴,不对,应该先嬶安排小姐洗个舒服的热水澡才是,嗯。

      “小姐先回房,我这就吩咐下去准备热水。”

      陈冰道谢一声走回房,陈冰刚走陈芸立马싨跑到大堂,看见老爷柳如月坐在那里风韵连连的品尝热茶。

      “老爷,ⷪ老爷。”

      “怎么了,陈管家这么着急。”

      柳如月正在喝茶看껵见陈芸满脸高兴的跑进颁大堂。

      陈芸摎也是炼体境的修士,㩄跑这么几步脸不红心不动气ݸ不喘,不存在气喘吁吁。

      “小姐突破了!”

      “突破了,谁?冰儿还是莹儿?”

      “是大小姐,刚才我看见大小姐,大小姐㴞亲口对我说的。”

      “好好驇好,天佑我陈家啊。”

      柳如月双手合十,激动的心情全表现在了脸上。

      “我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夫人去,对了,冰儿呢?”巨

      陈芸说道,

      “小姐去洗澡去了。”

      柳如月示意陈芸下去,赶紧从木椅上站起,激动的走进内屋,冲着鎯正在看书的夫人陈瑶说道,

      “夫人,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陈瑶放下手中的书,一手搂过来柳如月坐到自己的肉腿上,笑道,

      䩁 “什么好消息,难道你有了。”

      㮂最后那句陈瑶故意贴近柳如月的耳罼旁轻声说出。

      “讨厌,想什么呢你。”

      㞲 柳如月红着脸继续说道,

      “不是我,是冰儿,冰儿突破了。”

      “真的!”

      陽 “当然是真的,现在冰儿正在洗澡,不信等冰儿洗完澡你自己问问去。”

      陈瑶大笑,扶着柳如月站起。

      “好,虎母无犬女啊,我要奖励三颗气灵丹给冰儿。”

      柳如月附说道,

      ꕬ “对,那玩意留着也不藆能下㾠崽,都奖励给冰儿。”

      陈瑶哈哈一笑,推开书架,书架后面是一个密室,密室里整齐的摆放着大小不一的木盒和各种武器道具。

      陈瑶打开一个大木盒,从里拿出三颗通身冰凉的翠绿丹药,又关上密室大门。

      “都给冰儿以后莹儿和小羽奖励什么,家里培养的修士又奖퉜励什么,䶘我看你是高兴的傻了。”

      柳如月笑道,

      “是我傻了,是我傻了。”

      陈瑶扶着柳如月的手,说道,

      “行了,去大堂等冰儿吧。”

      陈冰房间里,一个俊俏的小美人露着泛红的脑袋泡在木桶里,流水纯净的眸子,小巧标致的琼鼻,樱桃粉嫩的小嘴。

      陈ၳ冰泡在水里,一想起房间里陈羽的喘气声,心里就烦乱的不已,身体不知얟道是泡热水的原因还是什么原因热的不行。

      陈冰啊陈冰,你怎么能这么不知羞耻,不光偷听未婚夫的喘气声,脑子里还想这些下流的东西,快忘记,快啊。

      ⿱陈黆冰一直洗到温热水变凉,脑子和身体才冷静下来,擦干亭亭玉立的娇身体,换上干净衣服,打开房门。

      早就在门外硶等候㜋的陈芸看见房门엩打开,笑着说道,

      “ꛫ小姐拮,夫人和老爷在大堂等你呢。”

      陈冰点头,走向大噞堂,陈芸在陈冰身后跟着。

      一进大堂,柳如月马上巧步走过来,握着陈冰玉手笑说道,

      “冰儿ﴃ,听说你突破了。”

      엝 陈冰回道,

      “是的父亲,我现在是炼气境了ݓ。”

      “哎呀,太好了,过来坐坐。”

      柳如月拉着陈冰走到座位꒡上坐下,瞟了一眼陈瑶,示意赶紧奖励啊。

      陈瑶看着自己的相公呵呵一笑,真是可爱,拿出一个小盒子,说道,

      礗 “冰儿,这是奖励你的,作为你帇突破到炼气境的奖励。”

      陈冰赶紧走上前接下盒子,谢道,

      새 “谢谢厮母亲。”

      陈瑶大手一挥。

      “先看看是什么吧。”

      柳如月也凑热闹道꟬,

      “是啊,看看是什么。”

      陈冰回到座位,打开透着凉意的盒子,进入䃃眼眸的是三颗翠绿的药丸。

      这是낧。。。

      陈冰马上起身对着陈瑶弯腰再次谢道,

      釿“谢谢母亲。椋”

      陈瑶满眼欣慰的笑着,柳如月过来轻轻拽着陈冰回到座位,说,

      “谢什ꀹ么,这是你应得的,莹儿和小羽突破也会有奖励的。銼”

      “可是,这是三前颗,一般不是奖励一颗吗?”቟

      柳如月说觇道Á,

      “害,巙你是陈家的传人,那能一样吗,再说这玩意在那放着又不能下崽,给你提升境界不比放着好,安心收下吧。”

      陈冰看向陈瑶,陈瑶也是点头回应。

      “那我就收下了。”

      说完,陈冰站起冲着陈瑶和柳如月又说道,

      “孩儿刚突破,还需要稳固境界,不打扰母亲父亲了,孩瓯儿去后山了。”

      陈瑶瞅着陈冰心里大说一声好,能有此心性,未来成就必比自㤩己高,但脸上没有表现出来。

      “好簊,那你去吧。”

      陈冰转身离开,留下大堂里满是自豪的陈瑶柳斎如月。

      气灵丹是用药草和灵气调和而成י,具有稳固境界,增加恢复偠灵气的作用,这个丹药在修仙界中不值一提,属于一品最低等级的丹药,但是在人间,在三炼境中,这个丹药可是赫赫有名,它以稳定的药性和灵力补充成名,一般的二品丹药或者更高品ꕄ级的丹药,三炼境根本食用不了,丹豢药中灵气太多,吃下后会灵气撑爆心田,最轻也要变为普通人,而且比普通人还不如,最重就是当场死亡。

      Ⴈ 陈冰看着手里的三颗丹药,一颗用来巩固旰境界䎕,一个用来突破初期,另一颗囨就给妹妹吧。

      陈冰走进修炼室,见到陈莹还在闭目修炼,微微一笑,在一旁盘腿坐下,忽然用眼角瞅了一眼陈羽修炼的房间,心脏砰砰跳动。

      这时,旁边传来声音。

      “姐姐,想看看吗,刚才没偷听过瘾吧ໜ。”

      陈冰猛的看向声音的方向,见陈莹一脸看⛟痴女的表情看着自己,急忙解释道逐,

      “没,我没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