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上课时间快抽出来

      王婶婶打量着李依依说道:“李家小妮子可曾作过诗词”?

      李依依想了一下道:“小女子在家时所作之词,都是女儿家的闺中小词,不提也罢。

      小女子就以这两天的经历做一首词牌,才疏学浅,还望王婶婶多加指正“。

      李依依这时候想起南宋女诗人严蕊有一首诗,“卜算子·不是爱风尘”刚好符合此情此景。

      心里嘿嘿一笑,那就抄袭出来,直接变成自己的。

      王婶笑着说道:“做来听听”。

      李依依慢慢走到窗前,推开窗子沉吟了一下慢慢吟出:“

      不是爱风尘,

      似被前缘误。

      花落花开自有时,

      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

      住也如何住!

      若得山花插满头,

      莫问奴归处”。

      念完之后,回过头看见王婶婶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己。

      李依依到这时才体会到,其他穿越兄弟抄袭别人诗词时候的快感,心里不由一阵得意。

      不过她还是装着面不改色的看着王婶!

      王婶越琢磨这首诗眼睛越亮,心想还是杨妈妈眼睛毒。

      刚刚交代自己过来的时候,就对自己说:“李家小妮子一定要好好调教,有成名妓的潜质”。

      初听到这自己还不以为意。现在一看果真被杨妈妈言中了。

      就看这首词牌,那绝对是上佳之作啊。

      从词义也能听出,李依依自己并不是生性喜好风尘生活,是为宿命所致。若能离开这里,他情愿过着山野农夫一样的生活。

      王婶高兴至极,虽说李依依表现出一种不喜欢风尘生活,期盼离开这里!

      但是只要她还有欲望,不是心灰意冷一心寻死,这样才容易调教出名妓!

      王婶对李依依说道:“依依姑娘真是好文采,此词就是定州两大才子谢坤、薛杉,恐怕也望其项背了吧”!

      妙!妙!真是妙哉!

      转过头对小红说道:“快去把黄裁缝叫来,为依依姑娘做几身合体的衣服。

      依依姑娘这衣服也不太合身!再吩咐厨房给依依多做些好吃的,看看把依依都饿瘦的不像样子了”。

      接着对小红说道:“小红其他的活计你就别管了,就做依依姑娘的贴身丫鬟吧”。

      小红一听也是兴奋的点了点头,顾不上说话,一溜烟的跑向账房的房间去了,估计去支银两去了。

      李依依没想到还有这好处,吃穿都得到了解决,又得到一个贴身丫鬟,还不错,总算没白浪费这首诗!

      王婶吩咐完小红,走过来拉着李依依的手,热情的说道:“依依姑娘以后就跟着我,学一些琴棋书画,必定艺多不压身吗!

      即可陶冶情操、又可提高身价”!

      王婶婶的双手,在李依依手上来回摩擦,李依依只感觉全身像被电流游走一遍一样。

      心想不愧是当过花魁的人,这不禁意的举动,就能撩拨的自己心猿意马起来。

      不过就在一瞬间李依依就回过神,镇定的对王婶说道:“依依谢过王婶婶抬爱”!

      两个人说这话,就走到练书法的案板前,王婶指着案板上的纸墨笔砚,对李依依说道:“依依你把刚刚的词牌抄写一遍,我看看你的书法造诣”!

      李依依依言拿起毛笔,在纸上写了起来!

      她前世钢笔字写的就刚劲有力,铁画银钩,再加上又学过一段时间毛笔字。

      虽说写的赶不上书法大家,但是也不会一塌糊涂!

      王婶边看边说到:“依依的字还是有些独到之处,只是缺乏对毛笔的熟练掌控。

      这个不妨事,只要多加练习,假以时日定会走出自己的风格,成为书法大家”!

      李依依知道王婶现在看自己顺眼,难免有夸大的成分,不过也不用太过计较,现在看来,自己到百花楼算是有一席之地了。

      短时间不会有太大危险了!剩下的就是多从王婶身上多学一些本事,增加在这个封建王朝的自保本钱!

      接下来几个时辰李依依写的手都酸了,王婶婶才放过她说道:“今天练到这里吧”,天色也不早了,回去休息吧。明日早些过来”。

      说完顺手拿起,李依依写的比较好的几张字,扭着腰、甩着丝巾走了。

      李依依心里抱怨了一句,饿死老子了,站着写字,现在是腰酸背痛,手腕酸麻。

      一转身也学着王婶婶的步伐,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扭着腰走回到自己房间,突然回过味来,“妈的、不对呀”自己怎么学女人动作这么快。

      不会我天生就有做女人的潜质吧,说完赶紧摇头,对着地上吐了几下,

      “呸呸呸”!

      老子还是处男呢,怎么也得体验一下做男人的感觉,在做女人啊!

      还是不对!

      老子永远都是爷们!

      就在他yy的时候,小红带着一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对李依依说道:“依依小姐这是咱们定州府最好的裁缝铺老板,黄掌柜”!

      李依依微微一礼道:“有劳黄掌柜了”!

      量了一下李依依身材,黄掌柜告辞离开了!

      正在这时厨房伙计带着两个食盒,把菜一一摆在圆桌上。这次有一荤一素。

      李依依满意的点点头、心想这还差不多!

      要是天天白菜豆腐,那自己还真受不了,她也是累坏了,坐下招呼小红就一起吃!

      小红不依,站在后面为李依依轻轻捏肩,李依依也是无奈!

      这该死的封建社会就是这样,慢慢改变吧!

      这边李依依大口哚饴之时。

      百花楼一个包厢里,有五个人女人和一桌子美味佳肴!

      不过她们并没有去吃东西,而是每个人手里都有一幅李依依做的那首词牌。

      这几人不是别人,正是和李依依待了一天的王婶婶、还有杨妈妈,另外三人分别是花魁唐媛媛、名妓刘锦儿和柳月儿!

      杨妈妈开口道:“真是没想到,李老汉还能教出这样这样多才的闺女,这首词牌写的真是应景呢”!

      杨妈妈的才艺不是特别高,只看出词牌应景,并没有看出这词牌有多好。

      唐媛媛可是大才女,一下就看出这个词牌不简单。

      唐媛媛开口道:“十五岁就作出此等佳作,真是不简单”。

      唐媛媛天生性情恬淡,不喜妒忌她人,给人一种无欲无求的感觉,容貌又天生丽质,所以就有了“飘渺仙子”的美誉!

      她对李依依能做出佳作,并没有妒忌,相反还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柳月儿生性跳脱,喜欢跳舞,古灵精怪的她向来不喜欢吟诗作对,

      说道:“也看不出哪里好啊,期期艾艾的,一点都不爽快!无聊”!

      几个人都无奈的看了她一眼。

      刘锦儿看到这词牌心里可不是滋味!

      她原本就是大家闺秀,因家族落败才沦落到百花楼,在心里总是感觉自己高人一等,看不起其他姐妹!

      再加上她又是靠吟诗作词出名的才女,看到这首诗打心里就不舒服!

      哼了一声说道:“哎呀!一看就是农家小户出来的,你们看看这字,写的比蜘蛛爬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就这样还能做出好词?不知道从哪里抄袭的!还有赋词牌怨气冲天,那个公子能喜欢啊!

      要我看就该把她赶出花楼,省的给咱们花楼招祸”。

      刘锦儿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和她有多大仇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