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禄寿电影

      晁天微微一笑,胸有成竹,下联脱口而出,道:“这下联我对:擎酒碗,过九碗,酒碗失九碗,久惋酒碗!”

      晁天话音⃈刚落,周围一众文生公子脸上便发生了变化,嘲笑的笑容㬳瞬间僵硬,有些尴尬。

      昻游西湖,提锡壶,锡壶戼掉西湖,惜乎锡壶!

      ﶾ覎 擎酒碗,过九碗,酒碗失九碗,久惋酒碗!

      걠对仗工整,严丝合缝,可以说是非常的完美。

      这第一幅对联,虽然说难度不是太大,可是要求的工整度和意境却是极高的。

      这幅对联的难处就在于对联之中出现了同音不同意,锡壶,西湖和惜乎三个词넺语将这一系列的动作完整的贯穿鱳下来,另辟蹊ᩕ径,精妙绝伦。

      然而晁天的下联同禥样用了三个同音不同意的三个词,酒碗,九碗뵃和久惋⑳,这样就与上联遥相呼应,十分的融洽,平仄对称。

      听得晁天的第一幅对联,大厅之中一众文生公子便不再说话了,看来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公子有点本事。

      即便是周邦彦都收起了轻视之心,目光直直的注视着晁天,等待他接下来的下联。

      丫鬟眼睛一飞亮,这是他听到过最完美的下联,即便是朝中的쨮文学泰斗都没有晁天的好ኹ。

      倒不是说晁天对仗的最工整,而是晁天下联之中的趣味性最符合上联。

      珠联璧合一般。

      篘“晁公子大才,请얬晁公子对第二幅对联,上联是:祋望江踗楼,望江流,望江楼下望江流,江楼千古,江剤流千古!”丫鬟继续说道。

      ᶞ“我对: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룄月井万年,月影万年!”

      晁天不假思索,几乎脱口而出。

      同样的对仗工整,同样的意境融洽,同样的艪不假思索。

      ㎐周围又是一⍄阵轻声哗然,毕竟晁天不过是对上来第二幅对联而已,䃤还算不上厉ꗢ害。

      “请晁公子对第三幅对联,上联:烟沿艳檐烟燕眼!”丫鬟眼中闪过一丝惊奇神色,继续说道。

      晁天同样不假思索,脱口而出道:“雾捂乌屋雾物无!”

      前面三幅对联都是有关ȝ于ꈆ谐音的,虽然相同可难度却是不一样,越往后越难,其中第三个甚至周邦彦都没有对上来,竟然让晁天脘如此轻而易举的对答上来了。

      三幅对联对的堪称完美,周围一众文生公子即便绞尽脑죰汁,再也想不出比晁天还要完㏣美的下联了。

      周邦彦看着晁︓天,眼中透露出一丝精光,那是一股火热,一种遇到对手的兴奋馺。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不管是文人还是武将,遇见有能力的人,都是兴奋的,只有在互相交锋之中,才能够突破。 〜

      ⇥接下来的几副对联晁天依旧是脱口而出,对答如流,而且异常㠾的对仗工整,意境融洽,让人挑不出毛病。

      “水有虫则浊,水有鱼则渔,水水水,江河湖淼淼。”

      “木之下为本,木之上为末,木木木,松柏樟ㆈ森森。”

      “乔女自然娇,深恶胭脂胶肖脸”

      “止戈才是武,何劳铜铁铸镖锋绻”

      红面关,ጃ黑面张,白面子龙,面面护着刘先*******心曹,雄心瑜,阴心董卓,心心夺ﵶ取汉江山。”

      趎“寄宿客家牢守寒窗空寂寞”

      掠 “远避迷途退还莲迳返逍遥”

      此时大嶿厅之中一众文生公子看向晁天的目光已经岛从刚开始的不屑变成箝了如肾今的佩服紛。 鋷

      “这已经是第七个了吧?”

      “这已经跟周大才子数量想同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对下去。”

      “我看周㉝大才子要被这位晁公子超过去了。”

      “没想到今日竟然有人能Ⱋ够超过周大才子拔得头筹。”

      “为何此人声名不显呢?如此大才按理来说我等应当早就知道才是。”

      “大隐隐于市,也许人家才是真正的两耳不闻窗外讇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呢。”

      “晁公子您已经通过了第一关的考验,还准备继续那?”丫鬟媚眼㕞如丝的看⨔着晁天,柔声问道。

       “继续吧,还差三个,一块对了吧。”晁天无所谓的说道。

      “请晁公子对出剩下三副对联的下联。”丫鬟说道。

      晁天看了一眼台上剩余的三幅对联,胸有成竹,微微一笑。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鶠、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뼻 “金水河边金线柳,金线柳穿金鱼口。玉栏杆外玉簪셂花,玉簪花插玉人头。”

      头“画上荷花和尚画櫓。书临汉书翰林书。”

      洋洋洒洒三䰰幅对联一气呵成,脱口而出,大厅之中霎时间安静了邜许多,所有┶人看向晁天的目光变得越发的佩服。

      “晁公子才高八斗,奴皥家佩服.晁公子通过第一关考验。”

      궫 丫鬟看向晁天ൡ的目光越发的热큯切,俏脸微微泛红,娇羞㻷说道。

      接下来又有两个文生公子通过考验,第一关三十人,只有十个通过考验,其他人也槧只能摇头叹息,书到用时方恨揩少啊。

      没有通过第一关的人遗憾离开大厅之中便只剩下了晁天,周彦邦等十个人。

      “下面开始第二关,第二关是考验的诗词,请十位公子现场作诗,不分类别,一刻钟能够做出来并且得到我家小姐认可的劅,即为通过。”若

      齺娳丫鬟将第二关简单的介绍了一遍,给每个人发了笔墨纸砚,便不再紽说话。

      卬 晁天听闻,嘴角微微扬起,不限类믈别,那뎬更容易了。

      Ხ 北宋之后那些诗词歌赋,如过江之鲫,数之不尽,其中更不乏一些传世佳作,自䊰己随随便便拿出来一篇,足可以震古烁今。

      只是写什么好呢? 넝

      晁天陷入了苦恼之中。

       别人都是在苦恼怎么写,而晁天却是在苦恼写哪首诗词好。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其他人陆陆续续的将自己的诗词写完,交了上去,只剩下了还在冥思苦想的晁天。

      “这位晁公子不会做不笖出来了吧,刚刚对对联之时如此的才华横࣒溢,没想到这쩓么快就江郎才尽了。”

      “看来他也就只会对对联了,吟诗作赋赶这等事情岂是那么容易的。”

      “看来还是咱们的周公子才是名副흵其实的大才子啊。”

      其他几个文生公子见得晁天还没有做出诗词,不由得有事一阵冷嘲热讽。

      周邦彦看了一ㄼ眼冥思苦想的晁天,眼中闪过一抹疑惑,难道他真待的只会对对子不成。

      ﻁ 如此说来,此人也就有一点小聪明,没什么才学。

      晁天对旁边的冷嘲热讽丝毫没有往心里去,突然眼睛一亮。

      就是它㿈了!

      晁天想到了要写什么,当即挥毫泼墨,洋洋洒洒将诗词写下,一气呵成,没有半点停顿。

      晁天写好之后便鑛将纸上墨迹吹干,交给亟了一旁边的丫鉊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