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影院

      主峰阵地上。

      战士们正在战㗮壕中,紧张有序地运送弹药,检查武器,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做准䏜备。

      张大彪在阵地上趴在཈防御工事后,举着望远閈镜观察观察฾着小鬼子的排兵布阵。

      这次反扫荡,一不小心被鬼子抓住了尾巴。

      ╞为掩护师机关,及野战医院转移,新一团从运动战转为防御战。

      跟小鬼子硬拼火力,那是以己之短,击敌之长。

      ꤻ 太吃亏,根本拼不过人家。

      塆 熩 为了打退小鬼子,他们都ꞗ连续发起了十三次白刃战。

      前沿阵地,到处都是躺着七零八落的尸体,大地被鲜血染红了。

      张大彪这个见惯了生死的汉子,心情都不免有泃些低落。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一营长。”

      张大彪回头一看,是团长来了。

      “到!”

      他背着大刀跑步殁到李云龙跟前立正。

      李云龙面色肃然毨的젍询问:“张大彪儎,师部和野战医院转移了没有?”

      “报稃告团长,已经全部转移。”

      李云龙悬着的心可算是放下了,首长们转移了就好。

      “这回咱们可以放开쩶手脚,和鬼子干一场了。”

      夶 “去,抓个活得问问,对面的鬼子是哪个部队的。”

      张Ὺ大彪早打听清楚了:“是日军第四旅团坂田联队。”

      李云龙听了有点迷惑,“坂ą田꣐联队,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

      ௜“团长,上次云岭反扫荡,三八六旅独立团就是和这个坂田联队,打了场遭遇战。

      团长孔捷负伤,政委李文英牺牲,┝你说过他是咱们旅的死对头。”

      张大彪话音刚落,李云龙就来气了,

      捷“娘的,今天是撞上了,算它倒霉。

      我正琢磨着,为我那ᨩ两位老战友出口恶气,它还来了。

      坂田这个兔崽子,我非砸碎了他不可。”

      人生四大铁之一,一起扛过枪。룗

      李云龙和孔捷红军时就在一个班,一个锅里搅马勺,那是过命的交情。

      老战友被欺负了,当然要给其出头。

      加上这回被这老鬼子打了一天,新仇旧뗘恨一起算。

      李云龙吃不得亏的性格,决定今天就把这仇报了。

      张大彪没有李云龙那么矬感同身受,他的性格就是一个偏向칂理智的人,低头思量了一下。

      还是决定开口劝说뵴。

      “团长,坂田联队可是号称鬼子的精锐,这次咱就……”

      李云龙一檻听这话就来气,破口大骂:“什么他娘的精锐,啊?

      我就不信这个邪,老子打的就是精锐。

      传我的命令,全体上嵮刺刀,准备进攻。”

      张大彪被这道命令给弄懵了:“进攻鮬?团长,现在是敌人在进攻啊!”

      李云龙斜眼一瞅他:“没听见命令吗?啊?

      听仔细了٪,到了这个份上琋,咱不会别的,就会进攻。”

      李云龙身上就是有着一股狼气,野性。

      属于具有独特魅力的领导人。

      他这话听着就提气。

      张大彪受此感染,气沉丹田,将杀气腾腾的命令吼了出来:

      “全萜体上刺刀,准备进攻!”

      主峰阵地,一营战士全都在枪头插上刺刀,更多的手榴弹运到战壕,分发到战士쎁们手里,放到顺手的地方。

      轻重机枪射手检查枪械,弹夹,弹链。

      做ힼ好了随时进攻的准备。

      没有人会质疑李云龙的썹命令。

      让战士们做好准攈备,李云龙趴在防御工事之后举着望远镜观察敌情。뎩

      望远镜里,自大的日军在准备总攻,他♤们以为马上就能拿下这伙八路军,所以把指挥所前移了,

      通讯兵正在一座小山头下拉线,山头上很快竖起了通讯天线。

      李云龙看的是心花怒放,“老天爷帮忙啊,这个兔崽子跑不掉了。”

      ꣅ他扭头看ꊠ向自己的警卫槱员:

      “虎子!”

      “有。”虎子立正回答。

      “去,把王承ೃ柱给我叫来。”

      “是。”

      虎子扭身跑开,李云龙继续趴在那儿观察敌情,估量着自己的谋算。

      射人先射马扆,擒贼先擒王。

      他没读过什么书,但这个浅显易懂的道理还是明白的。

      鷠 要是能够干掉敌人的指挥部,瘫痪其余指挥通讯,那么正面突围也就不是不可能的了。

      王承柱听到命令就急匆匆쮣的跑来ᷢ,大口大口䖅的喘气,在李云龙身后立正。

      “报告团长,王承柱听候指示。”

      “过来。”

      李云龙放下望远镜,指着战场上的一个小山丘,看到山坡上唁的帐篷了吗?

      难 王承柱点了点头:“嗯。”

      㾖 “你的炮够得着吗?”李云龙眼中饱含期待,神射手王承柱和他手中的这门迫击炮,是他这个计划的重要支撑。

      如果做不到,一切都得推翻。

      王承柱竖起大拇指,用跳眼法测量距离。这是一个成熟炮手必要掌握的技能,一千米之内误差在一米。

      쳸测得准才能打得准。

      쏯望着山丘隐蔽处正在搭建的临时帐篷,王承柱无奈的摇摇头:“团长,距离太远,已经超出射程了。”

      是超出射程了,不是不能打。

      륰李云龙心中一动,鼓⪄舞到:“帐篷里肯定是小鬼子的指挥部,这小鬼子够狡猾的聲了,把指挥部设跳置在咱们的射程之外了。

      怎么样,想想办法,干他一炮!”

      岱 被包围的时候不想着突围,反而要反攻,试图一炮干掉一个联队的指挥所。

      这也就是他们团长李云龙,这样胆大包몽天的人才能想得到。

      还敢做!

      王承柱要说自己不心动那是假的,他心算了一下,给了一个答案:

      “团长,向前推进五百米,准行。”

      “好,我把你送到五百米的位置,有把握吗?”

      “有。”王承柱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小心翼ꦐ翼的看着李云龙,犹犹豫豫的:“不过,团长,咱们只剩下两发炮弹了。”

      李云龙听到这个噩耗뙔懵了一下,随ᱭ即便破口大骂:“你说什么?

      娘的,你个败家子,你怎么不省着点用?”

      被李大团长的凶威一震慑,王承柱都委屈的抹眼泪了:

      茤“团长뿟,你可得凭良ꩉ心说话呀,那刚才鬼子进攻的时候,那属您喊得最凶了。

      ě柱子,把那挺重机枪给我干掉,

      덁柱子,你他娘的眼瞎了,把那掷弹筒给我炸了。

      꽟 这会儿您到不认帐了,到嫌我浪费了。”

      륤 李云龙刚才做过的事儿,这会儿还是有印象的。

      但他可不是那种认错的人。

      矫一呲牙瞪眼,拿出自己的权威来强压:“你小子还嫌我发牢骚,小心我揍你。”

      逘反正只要不认错,那错的就不是他。

      王承柱自然知道团长的臭脾气,新一团还没人能够让团长认错呢!

      他只好紧闭嘴巴低头不语,用无声的行动来抗争。

      就在此时。

      ⸜ “团长,好事儿,大好事儿,有人给咱们送弹药来了!”

      禥 二营的三连릹长嗓门够大的,轻鄿机枪迫击炮,送上门的武器装备由不得他不兴奋。

      “嚷嚷什么嚷嚷?”

      正琢磨着怎么用两发炮弹解决敌人的⃜李云龙,心情正不爽着呢!

      对了,送弹药?

       “你说什么,送弹药的?”

      ꃛ李云龙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总部都撤了,这时候谁给他送弹药?

      蕬 三连长把抱着的捷克式轻机枪,摆在李云龙面前,喜气洋洋的说:

      “团长,我怎么敢骗你呢꫻!是有人给咱们送弹药来了,20凶挺捷克式轻机枪,德国人的大溜子手榴弹,还有两门迫击炮呢!”

      李云龙拾掇着面勔前的捷克式轻机枪,一股枪油味,没有使用过的痕迹,是全新的好玩意儿。

      听了三⑪连长的讲说,他眼睛都放光了。

      ݶ“我的个娘啊,2㜕0挺轻机枪,两门迫击炮,这是哪个大老财给咱送来的?真他娘的富得流油。”

      新一团是129师的主力团了,这几年大小仗打下来,通过缴获,全团有了40多挺轻机枪,两门迫击炮。

      这家当可都是一点一点攒下来的。

      别怪咱老李没见过世面,这些轻重武器摆在面前,就是嶱旅长也……椔比他好那么一些。

      “走走走,带我见见这个人。”李云龙已经迫不及待了˧,啸想见见属于他的这一批武器装备。

      ꟴ 被训斥的跟灰孙子的王承柱,发d现自己被团长遗忘了。望着团长的背影,忧郁的小眼神,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

      PS:我就问你们,这段剧情看下来,有没有代入感?

      ₟感觉李团长的那些话不是文字,就跟语音似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