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破解版

      “婴儿发病时,是什么⎬症状?” ﳧ 串

      湙苏和站起身,罯向卫良教授问道,今天这件事,他必须要搞清楚。 돜

      䰅否则他凭借无双医术一往无前的决心,很可能会遭受动摇。

      “很奇怪,抽搐,口吐白沫,是癫痫的典型症状,但我又隐隐觉得不像癫痫。”

      “不像癫痫?”

      苏和心下一샂疑,心头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鸱쫹“卫縤教授,能不能请您把婴儿背上这些银针拔掉?”

      “苏和,你想干什么?!这貙可是卫良教授赖以成名的针灸手法「镇岳],就是靠这些银针,才暂时稳定住了婴儿的病情싕!你把银针拔掉,是想婴儿发病㬕不成?”一个主治医生十分激动的说道,他曾经是卫教授门下的研究生,说话完全向灅着卫良教授。

      쎙“我就是想让婴儿发病。”苏和淡淡츯道。뉀

      ᥚ “什么!?”㯉

      此话⇒一出,全宫场哗然,所有人看苏和的眼神,仿佛都在看一个疯子。

      “我相信我的医뀨术,筌这个婴儿患者,我曾簵经以鬼门十三᷿针手法为她施针,在我施针之后,病就已经断根了。同样的,我也相W信卫教授的判断,卫教授行医五十多年,什么疑难杂症没遇到过?㊴你们刚刚注意到卫뻍教授说的话了吗,卫教授说,他隐隐觉得婴儿的病症,像癫痫,却랾又不是癫痫!”

      “怎么可能不是癫痫!无论症状칓、表现诸多方面都是癫痫!”一个医生反驳道,⾨“这是一个天生患有癫痫的患者,反复发病是很正常的事,你以为自己是神医吗蘧,넒扎一次针就能把病治好断根?卫教授也只是矜怀疑而已!”

      “对啊对啊!” 붾

      周围人纷纷附和道。

      ꜑ “餂卫教授찢,您说句话?”

      卫良教授环视一圈,淡淡道:“我赞同苏和的提议,拔掉银针。”

      “啊!??”

      所有人难x以置信。

      “教授,他不过是一个实习医㭿生而已,怎么可能负得起这个责?”

      “谁说的要苏和担ک责?这是我的病人,出ꂸ了问题我负责!”

      卫良教授突然拔高音调道。

      “我会确保婴儿生命安뷇全的。”

      㟬 苏和感激的看了卫良教授一眼,自从他千被破格召入钱旺的专家会诊组开始,无论发生什么事,白老和卫教授总是站在他这一边。

      这是种莫大的知遇之恩。

      衴 正所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㶗 卫良教授点了点头,走过去哮开始一根一根拔掉婴儿背上的⩳银针。

      陀短短五分钟后,原本安静趴在病床上的婴儿,忽衽然哭㩑闹起来,紧接着双腿开始抽搐,嘴角有白色泡沫流出。

      苏和죆迅速走上前,一手掐住了婴儿的脉门。

      正常的癫痫发病,脉象会产生剧烈波动!

      但婴儿的脉象虚弱无力,与之前未发病时并无太大改变!

      苏和脸色一沉,果然有问题!

      “护士。”語

      曾经跟苏和配合过的一狀个小护士立듅刻序跑到他身边。

      龊 苏和从针盒里掏出银针递给德她,小护士心领神会,迅速的消好毒后,再递还回来。

      “准备一盆清水。”

      吩咐一句后,韣苏和一手뽺提针먌运气຅,银针发烫之后,一针刺入婴儿肚脐边的天枢穴,银针入穴之后,苏和向右轻捻了三齦圈,然后拔针悬空,Ꝕ捏在手上。㷼

      一秒。

      两秒,

      묎三秒。

      苏和双眸微闭ᄯ,在心头默数。

      五秒之后,银针肉眼可见的开始变䰜色,不过几个呼吸时间,就从银光铮亮的银色变成了黑漆漆的深黑色。

      苏和不假思索,把漆浔黑的银针扔进事先准备好的清水盆中。

      围观的众뫥多医生ꡕ凑上来一看,银针染上的漆黑颜色,遇水并未有丝毫消退!

      “这证明什么,不用我多说了吧?”

      苏和望向刚才反驳他反驳得最厉害的医生,冷冷问道。

      ᲋ “银针变黑……这是中……中毒?”那医生惊得下巴都快掉了,“这怎么可能!?”

      “居然是中毒!还真的☞不是癫痫发作!”

      䥏 “苏和说的是对的!”

      “实习医生怎么了?刚刚是谁看不起实ࣈ习医生䠭的!向苏和道歉!”一个实习医生开始有勇气为苏和打抱ଓ不平。 䚱

      “向苏和᪅道歉,确实是翎我们错了。”

      ࿘“道个歉吧!”

      周围医生议论纷纷,向苏和묥道歉鞠躬。

      “大家都是医生,讨论病情有冲突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不会放在心멙上的。”

      苏和很大度的摆了摆手。

      如果他是个小气的人,早被李成兴气死了。

      篥 “苏和,能查得出中的什么毒吗?”

      卫良教ᖴ授ဦ走上前,问道鮍。

      “我只能用雷火针法,暂时压制住魡毒性,不让它挰爆发,您必须赶紧联系检测中心,把血液送去做毒理药理检测。”

      “好。”礼

      卫良听完,立刻把事情吩咐下去。

      苏和坐到床边亍,在婴儿手心、脚踝、背心处的穴位连扎七八针。

      鵄 婴儿扎完针后,手脚不再抽搐,再度开㳑始安睡。

      춑 “卫教授,我得去门外问龙女士一些问题,她)肯定了解很多辧我们不知道的情况。”

      经 ≴ “我陪你一块,毕竟我是主治医生。”

      땞 “好。”

      蜺 苏和站起身,跟卫良教授向门外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