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恋物语下载

      雨停了,天还未亮,白玉宫引着秦浪走向黑风寨,路不熟,幸好有送葬队伍的脚印指引,找到黑风寨并不难。

      走出没有多远,看到有数百盏孔明灯冉冉升起在夜空中,被东南风一吹,向他们的头顶飘过。宛如群星掠空,蔚为壮观。

      白玉宫停下脚步,抬头望着空中轻声道:“招魂灯!这帮山贼倒也有几分情义,师兄!我来了!”

      秦浪看了一眼白玉宫,对她的营救计划已经非常清楚,她把自己装扮成黑风寨的老大赵虎头,目的是要用自己当人质交换她的师兄。

      这妖女,漂亮、胆大、蜜汁自信,重情义,当然是对她师兄,但好像不太聪明。

      她的师兄想必是位高大威猛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青年,说不定还是白玉宫暗恋的对象,不然她何以刚刚脱险就要冒险前往黑风寨?

      爱情让女人盲目!

      只要不是傻子都会看出这个计划漏洞百出,成功的机会微乎其微。

      而且很伤人,秦浪刚刚才救了她的性命,一转脸她就要恩将仇报。

      可以理解,毕竟在她的眼中自己只是一个被她召唤的骷髅,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

      反正已经是白骨一具,也不知道何去何从,索性先跟着她,走一步看一步,也许会有转机出现。

      摸黑走了五里山路,来到半山腰,黑风寨就在不远处,灯火通明,山寨内正在举行追思宴。

      只要想喝酒总能找到合理的借口。

      白玉宫举起钢刀架在秦浪的脖子上,命令他往黑风寨的大门走去,在她眼中秦浪只是她召唤并制作的一个傀儡罢了。

      用傀儡换师兄,值!

      距离黑风寨大门还有半里地的时候,已经被箭楼上放哨的山贼发现。

      “什么人?”

      山贼通过一个铜皮大喇叭高声喝道。

      白玉宫身体藏在秦浪背后,秦浪张嘴道:“是我!我是你们的寨主赵虎头!你让老二刘定邦出来!”这些话其实根本不受他自己的控制,全都是白玉宫利用灵谷传音发出,可看上去他的嘴巴一张一合,声音也是从他喉头发出,就像是他亲口说的一样。

      秦浪变成了白玉宫的提线木偶。

      山贼闻声一怔,慌忙让人去请寨主过来。

      寨主刘定邦就是今晚主持下葬的黄脸汉子,赵虎头死后他就当仁不让地转正成为黑风寨的新寨主,这才开心几个时辰,听说赵虎头又复活了。他本来不信,可登上箭楼一看,两名身穿大红寿衣的男女披头散发地站在门外,前面那个可不就是已经死去的寨主赵虎头。

      白玉宫娇声道:“黑风寨的人都给我听着,马上放了我师兄,不然我杀了你们的寨主赵虎头!”马上把刀架在秦浪的脖子上。

      二寨主刘定邦皱了皱眉头:“这疯女人是谁?”

      “好像是那妖女,前面那个好像真是寨主……”

      刘定邦冷冷道:“大哥已经死了!当我们三岁孩童吗?放箭!”

      一群手下以为听错了:“什么?”自己人也要杀?

      刘定邦重复道:“放箭!格杀勿论!”

      管他是不是赵虎头,好不容易才坐上的交椅总不能还没捂热就交出去,没门!无毒不丈夫!

      白玉宫用灵谷传音继续道:“兄弟们,是我!赶紧把人放了。”

      刘定邦弯弓搭箭,弓如满月瞄准了赵虎头的胸口,一箭射了出去。

      咻!

      羽箭追风逐电般穿透夜幕,高速奔行的镞尖撕裂空气发出尖锐的嚣响。

      白玉宫没料到山贼连谈都不谈直接出手射杀,而且目标锁定了赵虎头。

      被刀架脖子扮演人质的秦浪处于有效射程内,根本来不及躲避,变成了一个活靶子。

      噗!

      羽箭的镞尖就从他前胸钻了进去从后背露了出来。

      白玉宫吓了一跳,出于本能反应将秦浪一把推了出去,本来作用是人质,一旦发生状况就变成了挡箭牌。

      一专多能。

      秦浪的身体毕竟除了皮就是骨头,没起到多大阻挡作用,羽箭洞穿了他的身体继续射向白玉宫。

      白玉宫慌忙后仰,小腰下得真好,成功躲过这一箭的射击。

      新寨主既然开了头,其他的山贼也不甘落后,一个个弯弓搭箭瞄准大门外的两人开始射击。

      咻!咻!咻!

      羽箭破空的声音此起彼伏。

      秦浪见势头不妙,转身就跑。

      这帮山贼没义气,不讲武德!

      白玉宫比他启动得还快,躲过刘定邦的那一箭之后马上进入了逃跑模式。一边逃跑一边给秦浪下命令:“掩护我,帮我挡住飞箭。”

      秦浪本来就在她身后,不是他想当挡箭牌,而是山贼把他当成了赵虎头,目标就是他,新寨主要格杀勿论,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干就完了!

      飞蝗般的乱箭已经有几十支插在他后背上了,虽然感觉不到疼,可被插得跟箭猪似的,秦浪撒开两条大长腿没命狂奔。

      白玉宫嫌长裙累赘,撩起红裙,露出两条长长的大白腿,逃得匆忙,绣花鞋已经跑掉了一只。

      一只鞋也不妨碍她成为风一样的女子。

      脚底板刺痛,顾不上了,她可不想被射死,还好自己召唤的骷髅够忠诚,跟在后面给自己挡箭。

      一个鲜红色的身影倏然从她右侧超了过去。

      白玉宫吓了一跳,定睛一看那人已经把她甩开很长一段距离了。

      如果说她是风一样的女子,那货就是闪电一样的男人,披着赵虎头外皮的白骨骷髅居然逃得比她还快。

      白玉宫这个气啊,不是说好了让你保护我,给我挡箭吗?

      忠诚!

      建立召唤契约的基础就是忠诚!

      还好两人一前一后已经逃出了弓箭的射程。

      刘定邦岂能轻易放过他们,一声令下,黑风寨的五十多名山贼倾巢出动,一场暗夜追杀全面展开。

      秦浪一边奔跑一边撤掉身上的大红寿衣,迎风奔跑,这身宽袍大袖的衣服实在累赘。

      白玉宫在后面气喘吁吁地追赶,嗓子都喊破了:“你给我回来,你得保护我……”

      凭什么?

      秦浪边脱边跑!

      完全失控了,眼看着他狂奔,眼看着他脱衣,眼看着他裸奔……

      白玉宫意识到自己的召唤术出了大问题,连这么低等级的白骨骷髅都控制不住。更麻烦的是,五十多名山贼在后面穷追不舍,距离她越来越近了。

      白玉宫的两只绣花鞋全都跑掉了,红裙撩到了大腿根,可还是累赘,湿漉漉的,还有点裹风,风阻大了肯定影响她奔跑的速度,所以她才会被远远甩在后面,那不要脸的骷髅居然知道脱衣服,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裸奔。

      白玉宫悄悄提醒自己——本姑娘就是死也丢不起这人。

      脚掌又被刺了一下,很深,血在流!

      白玉宫就快绝望了,这该死的骷髅实在是太自私了。

      狂奔中的秦浪猛然停下了脚步,前方道路中断,出现了一条宽约五十米的壕沟,壕沟里面白骨累累,磷光点点,这里就是白骨沟,百余年前附近曾经爆发了一场战争,打扫战场的时候就将死去将士的尸体扔在了这山沟里,多达万具,经过百年风吹日晒,早已腐化为累累白骨,当地百姓也将之称为万人坑。

      秦浪及时停下脚步,白骨之身收放自如。

      白玉宫却仍然没命狂奔,等她发现前方状况的时候已经收不住脚步了,惨叫着向白骨沟冲去,出于本能,一把就抓住了秦浪的手臂。

      秦浪被她死死拉住从白骨沟的边缘掉了下去,沿着陡峭的沟壁翻滚坠落。

      秦浪发不出声音,白玉宫却尖叫不停,两只手死死抱住秦浪,把他当成救命稻草了。

      掉到底部的时候,秦浪的身体先着地,白玉宫则非常幸运地趴在了他的身上,十多根尖锐的骨头残端刺入了秦浪的后背,魁梧的身体迅速瘪了下去,秦浪产生了安全气囊的作用。

      无论他情愿与否,都成为了白玉宫的垫背。

      白玉宫忍痛从秦浪的身上爬了起来,顾不上看这骷髅是不是已经被她给压散架了,先从周围挪开几具骸骨盖在身上。

      她的脑子在关键时刻也是很好用的,至少知道合理利用周围环境保护她自己。

      自私的女人。

      秦浪慢慢坐了起来。

      白玉宫看他坐起,担心他暴露目标,低声道:“别动,千万别动!”

      秦浪只当没听到,低头看了看,肚皮已经敞开了一个尺许长的大口子,里面的白骨都暴露出来,双手抓住肚皮的裂缝,用力向两边一扯。

      嗤啦!

      没费多大功夫就将罩在身上的皮囊整个扯了下来,扔在地上,再把两只眼睛抠出来远远扔了出去,然后就地躺在了白骨堆里,就是那么和谐,那么自然。

      白玉宫透过白骨的缝隙,眼看着这货的举动,彻底懵逼了,自己没让它这么做啊?这骷髅难道有自主意识?这头脑简直是狡猾透顶。

      命魂仍在,七魄未散。

      心念及此,毛骨悚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