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漫画绘本>

      枆 收购皮革作坊的举动,只是林恩的一次尝试。

      如果成功了,将是卡利亚斯商业改革的模板,如果失败了……

      林恩觉得失败了,问题不大䙼。

      如今的他已经和上一世不同,他拥有失败重来的资本。

      皮革作坊市值六百五十八枚金币,这是阿米亚斯和两个会计一起统计出来的᰽数据,这里面包含了皮革作坊的土地、房屋、设备、存货、铃劳工资源、商业渠道等等。

      林恩代表巴雷特家族,以三百九十四金币又八十银币的价格,购入唐纳德皮革作坊百分之六十的股份。

      至此,作坊楼顶斜插蘲着的那根闲置的旗杆上,挂上了巴雷特家族的天秤旗帜。

      皮革作坊易畫帜⒊,代表着튘它拥有텎了新的主人。

      在林恩固有的汉人传统思维中,新主人就要有新气象,所以他对于皮革作坊下达的ﻲ一个指令就是改名,“唐纳德皮革作ࢼ坊”这个名字,太过于小넝家子气,格局不够。

      即便唐纳德非常不情愿,也并不能阻止林恩的举动。

      因为不管从法理,还是᜵权势上,ⷕ唐纳德都不可能拗得过林恩。

      木工作坊的老緓板兼大工匠,按照林恩所画草图,亲手制作了一块大招牌,用的木料是他珍藏了许久的一方雪松整木。

      最后戎做浟出来的牌匾让林恩不太满意,没有他所希턉望看到的╱那种韵味,但是做工细节都挑不出毛病,类最后只能归结于神圣同盟的文字和传统的中国牌匾的相性不足,以至于看上去有些违和。

      䎊 不过整体来錩说,林恩还能够接受,算是差强人意。

      ஑ 牌匾上字是林恩求着父亲埃蒙所写,埃蒙既是寺卡利亚斯的领主떾,又是卡利亚斯最有学问、字写得렔最好的人,由他来题字最合适不过。

      媍当牌匾挂到了作坊的大门上方,整个卡利亚斯城镇都知道皮革作坊的新名字。

      ——江南皮革厂。

      卡利亚斯地处塞纳河的南方,塞纳河是约克王国的母亲河,还是整个同盟南部最长的河流,流经两个王国,四个公国,最后在约克王国东部的火龙港入守望之海。

      塞纳河在整个同盟都享有盛名,带有极强的地标意义,所以江南皮革厂这个名字并非是林恩恶趣㛔味,ا而是实实在在有跟脚在的,塞纳河以南,皆为江南,这个名字的格局和之前的唐纳德皮革作坊,简直是云泥之别。

      ẹ这块两头扎着大红花丝带的䪃偌大牌匾,吸引来了不少的目光。

      工坊街,甚至是贸易区勬的不少老板都过来瞧了一眼,他们的主要目的不一,有的人是来确认唐纳德的下场,有的人是来见识小领主林恩的手段,但是归结起来,挩目的就一个,띲就是想要知道和巴雷特深度合作后的结果。

      围在江南皮革厂门口的人越来越뢠多,林恩却没有招待他们。

      桗而是在在大门口放起了鞭炮。

      这个东西制作起来并不困难,只要对火药拥有一定了解就能制作。

      当林恩把他的想法告诉了托林大师闶手下的一个ꂼ工匠之后,锻造作坊只用了两天时间就做出了足够節的鞭炮,其中大量的时间还是花费在捣鼓纸张上,因为林恩特地嘱咐了要大红色纸壳,而且并不是所有的纸都适合用来卷火药。

      ꚕ噼里啪啦的炸响声让围观的人充满了诧异,不明白这种既不安全,还吵闹的行为的歫意义在哪里,就连作为行政秘书的阿米亚斯都不理解。

      他为了林恩的安全着想,想要帮林恩点火,但是櫴却被严词拒绝。

      㫆如果不自己亲手点着,那叫什么放鞭炮?

      林恩一个人乐在其中,放完一串又一串。

      林恩和大多⬐数的汉人一样,相比起入乡随俗,他们更喜欢把自己家乡的习俗带到全世界,甚至是异世界。

      放ꧭ鞭炮,一方面是为了庆祝江南皮革厂的成立,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新年即将到来,当然更多的是为了弥补一些遗憾。

       林恩还记得自己上一次放鞭炮时,比现在“林恩”的年纪要大一点点。

      ……

      那是某一年的春节,按照家乡൫的习俗,家家户户在吃团年饭的时候都会在门前放一大卷鞭炮。

      和张三差不多大的孩子们,都喜欢拿着“擦擦炮”쮿到处乱放,尤其是去吓一些女生,更调皮一些的,还会往别人家猪圈里瞷扔,吓得那些成功熬过了年关、度过了天劫的大肥猪惶恐不已。

      张三买不起鞭炮,只能ⴌ到别家门口去捡引信脱落没有炸响的零散鞭炮。

      他的家胓乡꫚有个习俗,年三十和初一时要招财进财,东西不能往外走,即㑡便是垃圾也一样。

      所以他到别家门口去捡鞭炮,其实犯了不大不小的一个忌讳。

      大人们拉不下脸,就让家里小孩子赶他走。

      三四个他差不多大孩子围着他叫喊,一个劲地把点着的“擦擦炮”扔在他身边。

      别的孩子想吓唬他,但是他㌋其实就是想听鞭炮的响声,所以不但没被吓着,反而笑了起来。

      最后,那几个孩子不知道是被他的笑脸给吓着,还是觉得索然无味,总之他们都骂셗骂咧咧地走开了。

      他也得偿所愿,带着捡来的鞭炮回到了自퀬己的住处。

      ᧯ 那一﨏次,是他上一生中最后的一次放鞭炮,因为在之后的很长一段岁月里,他都对这种东西充满了厌烦,那种感觉叫做“凡我没有的,都是不好的。”

      当然,不好的并不是鞭炮땲,而是它所包黯含큥的喜庆、家庭等元素。

      ……

      漫天飘零的红纸屑缓缓落下,刺鼻的硝味也随之散去。

      这场一个人狂欢,最终还是没有像林恩猜想的那个样,感染到其他人的情绪。

      他把一张写着清单的纸张递给一旁的唐纳德,同时指着一地鞭炮碎屑,严肃地叮嘱道酵:“今天之内,不许打扫,也不许槤人来捡没点燃的趂鞭炮。”

      䕻说完,㦝不等唐纳德回话,林恩就带着阿米亚斯离开了江南皮革厂。

      阿米亚斯如今在努力地适应行政秘书这个职位,他很想达到林恩所说的那种“无需婬多言”的境界,但是他现在槛别说不需要林恩告诉他该怎么做,甚至很多事情林恩给他讲明白了做法,他都不能理解其中原因,更不要说自行领会。

      比如刚才뀩的那张清单,这是䑖一张货物订单,出自他䴕的手笔,但是他对于ꮂ其中的一些货物无法理解。

      皮革手套、皮腰带、煇防风皮帽、皮制热水袋,这些东西都很好理解,刚好用目前作坊,噢不,是工厂里剩余的一批边角料就可以生产。

      虽然他并不认为少爷设计的热水袋会在卡利亚斯拥有市场,但至少能看得出来作用。

      可是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手包、鞋跟十厘米高的女鞋,阿米듂亚斯完全不知道这样的东西有什슄么用,虽然林恩要求制作的数量非常少,但是阿米亚斯依旧认为这是没有意义的东西。

      那么小的包能装什么?甚至藏不进去一把短剑,如果说是用来放䏻一些零散物件翟,那还不如放衣兜里,至于鞋跟高得吓人的女鞋,阿米亚斯不认为穿着这东西能够好好走路⫄,更别说和敌人战斗。

      林恩当然不会告诉他,未来打算依托江南皮革厂进军奢侈品市场,这一次只是想看看唐纳德和他手下伙计的手艺。

      㞩如今的卡利亚斯几乎看不到装饰用的奢侈品,即便是有,也是像赌场老板侏儒班森脖子上的甲那惈条大金链子那样的东䲕西。

      至于女人的饰品,在卡쿫利亚斯这个依靠武力决定地位的法轱外之地,女人都活得没有女人样,即便是那些靠出卖皮肉为生的妓女。

      或者说在卡利亚斯,这才是女人该有的样子ౕ,即便是阳炎,曾经獠牙佣兵团的队长,卡利亚斯地位最高的女人,也不过是霍格用来泄欲和战斗的工具。

      林恩分析过其中原因,主要是因卡利亚斯为地处偏僻,远离主流文化中心,然后民风彪悍,弱肉强食,没人愿意喜欢这些没实用价值的玩意,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贫穷,贫穷限制了他们的想象力、创造力、购买力……

      茆 林⻚恩可以预见到,等到卡利亚斯生产力提升,打通商路,文化接轨后,人类该有劣根性一个都跑ഊ不掉。

      甚至귷就连滠那些亚人类,也不能免俗,她们篍只会因为自卑心理,对于主流文化下的装饰品,更加狂热。

      ﺗ从江南皮革玪厂回来之后,林恩脱下身上厚餽实的夹层大衣,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辈子,很多时候他都想就这样躺在床上,啥事也不管,安安静静地当一个米虫。

      “1,2,3,蔵4,5……”

      林恩数着自己神识之海星空中的星辰,眼皮逐渐变得沉重。

      这片星空在不久前出现在他的神识之中,他知뙨道这是假的,是能量圆环投射的映像。

      这片星空很明显是克莱因的把戏,林恩在经过多次测试之后得出结论,在这片星空之下,他神识之海中的魔力释放变得更加迅速。

      䋄除此之外,它的主要作用,就是治疗林恩的失眠。

      最近卡利亚斯有太多事情需要他做,忙得焦头烂额,以至于经常彻夜失眠,而一旦确认无࡛法入睡,林恩都会选择把时间用来冥想修行,然后天一亮,就是又得开始上班。

      快满八岁的林恩在这段时间里,充分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案牍劳形。

      昨天希尔薇给他洗头的时候䠭抓下了一小撮头发,他生气得和希尔薇打了五分喟钟的冷战。

      七岁就脱发,林恩不敢想象自己的未来。

      “……75,76,77,呼……噜……” 벯

      当젗林恩数到天马座星图的时候,他终于睡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