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房色

      舍弃了佩剑的莫依臻。

      以双指为剑,爆发出恐怖的枘剑光,浩然一片,连绵数里!

      太上无情剑势!

      莫依㾡臻从小身在剑庐,与剑相伴。

      失去红尘磨炼世沰俗洗涤的她,获得的便是通明的剑心。

      无情,无念,只心中一猓剑!

      纯粹,通透的强大!

      剑光所过之处,斩碎烈风,一往无前,直取夜晔咽喉!

      ꯋ 对于莫依臻来说,江南虽结识不久。

      但对她而言,无异于良师一般的存在。

      尊敬,憧憬。 갺

      如今夜晔趁人之危,要下杀手。

      自然让她心中愤怒至极!

      夜晔眼神凝重。 

      莫依臻无他一样,同为냝七品,且为剑道翘楚,他不敢拖大!

      ൩只㗸见铁剑一横!

      铺天盖地的剑气激射而出,朝无情剑光对射而飣去! ㌱  不过,他显然低估了已经弃剑破境的莫依臻。

      后者剑光䦕驰聘之间,便斩碎了他的剑气!

      铺天的剑光宛如海浪一般,势不可挡!

      情急之下夜晔,只得以铁剑格誥挡。 

      无声间,铁剑破碎!

      锋锐的剑光刮过夜晔的胳膊。

      危急时刻,他脚踏玄妙步伐,堪堪避过致命之伤。

      藫 但右臂仍然被斩碎,伤口深可见骨︌,鲜红的血顺着手臂流下。

      方才还不可一世的夜晔,如今狼狈不堪。 ⚠

      “很好,很ᢉ好。你果然才情无双,天资过人!”

      他狰狞的笑着,듴“但你可知道——你뵷的资质,你的根骨!可全是由你的血脉所传承!”

      “莫依臻!你对不起你的血脉,更对不起你的祖宗!”

      一番莫名其妙的话,明显让莫依臻……不为所动。

      这姑娘说得熓好听一点,是性子清冷。

      说不好听一点,就是呆呆的。

      昨晚江南便发现了䗕。

      莫依臻极懋为纯粹和简单。

      翮 她认定的事从来不会再思考那么多,自然也不会被敌人的语言所迷聓惑。

      如今뺰,她认定的便是,夜晔图谋不轨,欲要杀江南。

      尬 是恶㬨人。

      倒是江南,心中思绪翻涌。

      如果夜晔桄刚才的一番话,并非全是为了激怒或者扰乱莫依臻心境。

      那信닫息量可太大了。

      但莫姑娘可没管这么多。

      抬手又是一招,䄟太핓上无情剑!

       这一次的剑光更加磅礴,更加密集!

      剑修的战斗方式本来就是这样,硬碰硬,没那么多花里胡哨。

      旫而目前看来,莫依臻要略胜一筹。

      靷 但夜晔却丝毫不慌,看的江南有些心惊肉跳。

      他难道还有什么其他的底牌?

      果不其然,只见夜晔一把扯碎上衣。

      布满狰狞伤口的的上半身,暴露而出。

      涛 而在他的ᨡ胸口处,有一处不正常的凹起。

       像是皮肉中ﱓ包裹了什么异物。

      这时,那异物缓缓刺破㺮了皮肤,外露出来。

      露出黑乎乎的一小块,似혴铁似肤玉。

      当看见这个东西的时候,江南不知풋为何感觉一阵心悸。

      䥔 一股强烈的不䝒安自心底深处浮錏现,让他心绪烦乱!

      只见夜晔抓住了那个小凸起,往外拔,每抽出一寸,他便露出无比痛苦之色。

      而浓郁的獦黑气,也从那物件上溢散而出。

      另一边,莫依臻也是个狠人。

      或者说,修者푇们战斗,从来不会给䚮你时间让你开完大招。

      髁又不是写小说。

      飋 早在之前,罛她便催动太上无情剑光,横扫而去!

      但似乎舘还是晚了一步。 띮

      夜晔已经把那物件儿抽了出来。

      江南终于看清楚了——那是一柄剑。

      一柄断剑。

      没有剑柄,也没有剑颚。

      槃 夜晔手握着它,看起来极为痛ꛋ苦的样子。

      但脸上却,全是兴奋!遦

      “阻止他!”

      “快阻止他!!”

       江南还没说话,青萝就在莫依臻眼前现出身形。

      小树神此刻紧张万分,她似乎认得那是什么东慷西。

      但不用她说,莫依臻㽓也冲了上去!

      十指皆为剑,一股太上无情的气息从她身上散发开来!脷

      剑意,剑意的雏形!

      一道朦胧的剑光,没有之前的磅礴,也没有之前的浩大!

      却给江南一种更加危险,更加致命的感觉。

      那剑光如同一缕青烟,朝着夜晔奔去。

      然而,并没有䳃什么用。

      那黑色残剑,只是分出一缕烟雾,就将剑意雏形完全吞噬!

      夜晔此刻手持残剑翛,浑身笼罩,如魔神一般。

      竄随手一挥,

      莫依臻的身体便承受不住,完⭚全倒飞出去!

      那黑雾侵蚀着她的衣物和躯体,细密而深可见骨的伤痕,从她白皙的肌肤上浮现出来!

      鲜红的血珠滴滴落下!

      这哪儿是什么黑雾!

      ﷶ 这是另类的剑气!

      仅仅一招,而且看似随手而为。

      夜晔就将莫依臻打到重伤!

      如今黑色古怪断剑下,青萝的障目之术,已然烟消云散。

      他便看向江南,讥讽道:

      “临死之前,还有莫家姑娘愿意护着你,不亏了。”

      “我送你走吧!”

      他狞笑着,手持断剑,就朝江南走来。

      然而,青灯灯油距离续满,还差两成!

      就在这时,莫依臻又晃晃悠悠扦站了起来。

      她脸色苍白无比,浑身伤口遍布,看起来惨烈至ꇫ极!

      楃但,绝境之中,她再出一剑!

      危机时刻,太上无情完整的剑意,终于凝聚!

      一柄虚幻的뻧剑凭空浮现!

      摇摇欲坠的莫依臻握着它,一斩。

      只见,一条青色细线贯穿天地!

      撕裂苍天,斩断大地!

      但,却被夜晔挥手挡下!옺

      漆黑残剑,难以想象!

      而,灯枯油尽的莫依臻,也闭了双眼,往地上一倒!

      䲭生死不知。

      江南懵了。

      “……莫姑娘?”

      没有回应。

      一时间烦闷,躁动,愤怒,各种负面情绪自他心头升起。

       就在这时,一道如山般的剑气朝夜晔袭来!

      夹杂着暴风雨一般的剑势!

      是楚鸢儿和楚河两兄妹。

      “道友,剑冢之中禁杀戮!”

      “还望住手!”

      䎲 这两兄妹原本在另一处参悟剑ꄧ招,

      忽而感到剑气纵横,心中烦闷不堪。

      便寻过ॊ来一看,就见夜晔要下杀手!

      ㊐情急之下,赶忙阻止。

      不止他们。

      一瞬间,怒喝传来!

      “你该死!竟然敢伤依臻!”

      此刻,奔袭过来的,温文尔雅的李伯言,英俊的脸上无比扭曲!

      他本人则奔到莫依臻身前,见此状,怒火滔天!

      一瞬间,君子剑使出,无数剑影连绵如长虹,夹杂愤怒菧之意,斩向夜晔!

      一时鋗间,黎山风雨见,君子剑,开山剑!螋

      ꫆ 浩浩荡荡的剑气长河,倾든泄而去!

      但身为目标的夜晔,面色冷漠,手中残剑灰雾。

      狂乱的漆黑剑气铺天盖地!

      三人不敌,被漆黑剑气扫过,皆是重伤!

      绝望的气息,笼罩了整个剑冢。

      剑庐之外。

      六长老你脸色难看。

      方才她受到了莫依臻发出的求救信息。

      正欲运转剑冢,进入其中䥵。

      却陡然发现,整个剑冢都失去了控制。

      情急之下,他全身爆发出凛冽剑意。䳄

      剑气冲霄而起!

      一瞬间掩盖了整个剑庐。

      在剑庐有一项不成文的规定。퇩

      长老以上的存在갎,禁止在剑庐内展开剑意。

      因为到꫸了他们那个层次,看似巍峨坚固的剑庐,就像豆腐一样。

      一不小心便会造成难以挽回的破坏。

      但六长老管不了那么多了。

      剑冢失去控制,是堪比灭宗之灾的大事!

      一时间,整个剑庐都看到了,剑冢方向,传来剑一真恐怖的剑气。

      片刻之间,流光划破天际。

      几条人影瞬间出现在剑庐之外。

      푘︐为首这白眉白须,中年模样,肌肤银白如玉。

      剑庐剑主——莫青山。

      但此刻,他的表情却无比凝重。

      六长老简要汇报了一番,莫青山更是面沉如水。

      “剑冢是靠那个东劬西控制的。”

      “如今我们失去了控制权。”

      “说明那个东西的另一뀙部分出现了✎——比我们的还要完整。”

      余下长쟌老皆是明白,莫青山所说之恰物。

      不由心肝胆欲裂!

      Ꜯ其中一长老颤颤出声:“可是……那东西,不是需要剑首血脉才能……”

      莫青山看了他一眼:“四长老,有些时候,问题便是答案。”

      话落,榪众人皆是不再敢讨论这事。

      “诸位长老,助我出剑!”

      “轰开剑冢!”

      莫青山冷喝一声。

      就见一柄白玉小剑从他眉心激射而出,冲向高空,化作一柄横亘天地的巨大剑刃,遥遥对着剑冢方向。

      ܎斩落!

      大夏十九州,皆听闻冲天剑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