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穿内裤在超市被偷拍

      他们随时可能放出瑞冰咖啡财务作假的消息。

      股票期货,是一种金融工具。

      比如三月股票期货,就是以三月的约定日期的股票价格作为目标,进行操作的金融手段。

      比如瑞冰咖啡股票价格现在是45元。要是你认为三月底交割日期那一天,股票会跌到40元,那么,你就可以现在以45元的价格卖出去。

      等到月底的时候,价格真的跌到了40元,你再买进来平仓,这样,你就能赚5元的利润。

      这就是做空。

      大周国的股市没有单个的股票期货,只有综合指数期货,赌的整个股市的整体运势。

      而一个单个的股票很难影响整体的股市。

      所以,在大周国,是没法依靠股指期货来做空某一支股票的。

      只有在更成熟的金融市场国家才有这样的股票期货可以操作。

      米国股市上,现在瑞冰咖啡的价格换算做大周国的货币,就是45元左右,跟大周国的股价相差不大。

      但是三月股票期货的价格是43元。略微比现价低一点。

      而远一点的五月,是42元,更远一点,是41元。

      这就预示着,米国股市上,是不看好瑞冰咖啡的未来走势的。

      这与大周国的股市正好相反。

      因为,各个股评家都看好瑞冰咖啡的走势,今晚的股评专家在介绍到瑞冰咖啡的时候,都是坚持买入并且持有。

      所以,吴潇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摸鱼公司已经入手,并且掌握了足够的筹码。

      他们只是在等周五。

      吴潇知道,最早在周五米国股市收盘以后,最迟在米国的周六,摸鱼公司的做空报告就会放出来。

      那个时候,瑞冰咖啡的股价将会直接一字跌停。

      所谓的一字跌停。就是开盘就被封在跌停板上。

      开盘价、收盘价、最高价、最低价都是最低的那个价格。

      这就是一字跌停。

      而一旦一字跌停,林峰这个家伙将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他买进了超过五千万的股票,融资额度接近一倍。

      本来3000万的保证金,借了证券公司大约2000万的钱。

      明天他应该还会买进,应该会买到接近7000万的股票,甚至更高。

      这样只要下跌超过40%,林峰就会爆仓。

      3000万的银行贷款,直接会让他的公司垮掉。

      自己的复仇,就在本周之内见分晓。

      君子报仇,十年太晚,只争朝夕。

      “咚咚咚……”

      吴潇的房门被敲响了。

      吴潇很奇怪,这个时候来敲门,很少见。

      他打开门,发现竟然是房东。

      房东也行吴,叫做吴永春。

      因为都是姓吴的原因,两个人关系挺不错的。

      “春哥,你这么晚来,有事吗?”吴潇将吴永春让了进来。

      吴永春递过来一个盘子,里面有几片切好的西瓜:“嘿嘿,看你还没睡,跟你说说话。”

      吴潇知道,吴永春肯定是有事。

      要不然,不会这么晚的来找他:“春哥,有事说事。我能帮上忙的,一定帮。”

      吴永春眼睛看了一眼桌上的电脑,有些支吾的说道:“吴潇啊,你在炒股?”

      “算是吧。”吴潇没有否认。

      吴永春搓搓手:“你的新车是炒股赚的钱买的?”

      吴潇一愣,他没搞懂房东是怎么知道的。

      还没回答,房东马上说道:“我是听筱筱说的,说你最近赚了一笔。这个,你能带我一起炒股吗?我手里有点闲钱,想买理财,但是现在理财的收益太低了,存银行更低。”

      吴潇对吴永春的情况有些了解。

      吴永春的钱都是血汗钱,用这样的钱来炒股,显然风险太大。

      自己做的事,并不是一帆风顺。也存在很大的风险。

      他这些资金里面,有孔侑这些富二代的600万,有慕依灵的100万,还有澜姐的500万,剩下的就是自己的一些零散的钱。

      这些钱就算是亏了,吴潇心里也没有什么负担。

      毕竟,富二代们不缺这点钱,慕依灵虽然很看重这一百万,但是却也不会影响她的生活。

      至于澜姐,更是闲钱,亏了,她的生活也不会有重大的改变。

      但是吴永春不一样,他的钱就是他一生的积蓄。

      亏了,可能就会要命。

      吴潇就算是需要资金,也从没有动过吴永春的念头。

      万一亏了,吴永春可能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就算是闹出人命,也是大有可能的事。

      在股市上亏钱跳楼的人,可不是少数。

      “春哥,几十万的资金我是不收的。”吴潇决定抬高门槛,让吴永春知难而退。

      吴永春却神秘兮兮的说道:“吴潇,我们都是老朋友了,我也不瞒你。我手里有一百万。好像你的门槛就是100万,对吧?”

      吴潇默默鼻子,皱起了眉头。

      看来,是自己跟慕依灵谈话的时候,被筱筱听到了。

      也不知道筱筱怎么就告诉了她父亲。

      吴潇没法推脱了,贸然拒绝显然不合适。

      他想了一个折衷的办法,那就是等到这一次的行动结束之后,再帮助吴永春做一些危险性小的投资。

      “行,等我消息。”吴潇答应下来。

      ……

      一直到夜里十二点,吴潇才关了电脑。

      虽然米国的股市还没有收盘,但是总体上的态势已经非常的明显。

      所以,明天放出自己所有的资金做空,就是吴潇最重要的事情。

      天还没亮,吴潇又起床了。

      他匆匆的查看了一下米国的股市。

      果然,瑞冰咖啡的股票期货成交量再次放大,已经影响到了瑞冰咖啡的股价。

      瑞冰咖啡下跌了3%左右。

      一切都在向着最好的方向在发展。

      “儿子,你爸爸今天下午手术。你能回来吗?”妈妈电话里问道。

      吴潇皱皱眉头,今天是他做空瑞冰咖啡最关键的时候,收盘之前,他绝对没法分心:“几点?”

      “预约的下午四点。”妈妈说道。

      吴潇松了口气,股市三点收盘。他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足以赶回老家:“好,明天我四点左右到。”

      放下电话,吴潇匆匆的上车就往证券中心开去。

      今天,将是最关键的一战。

      也是最重要的一战。

      他必须拿出十二分的精力来进行准备。

      时间还早,今天早上必须要吃饱饭,精力充沛的去开战。

      股市就是战场,没有做好准备,贸然上战场,死的会很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