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觠 当姬兴从睡梦中醒来时,已然日上三竿,强烈的紫外线正䳌照映在他眼帘,使得他鰺眼睛不由自主的眯了起来,㞿若非如此怕是还要继续딄酣睡下去。

      ⽣他涕望着周围陌生的慌环⺴境,有那么片刻脑子有些恍惚,不知ῲ自己身处何处。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松软的床上,身上还盖着一床轻柔软乎쉮的被子,隔着被子,还有一个人正勾着他胒脖子,趴伏着躺在他胸前。于是,关于昨晚那场风花雪月的事瞬间涌上记忆的门槛,他不再茫然。

      也许是风琳身具异能且法力精湛之故,改变了她的身体机能,身体很是轻盈,他都感觉不到太多重量,一头乌黑如䱸瀑的长发披散在他脖颈之下,发丝弥香,如酒,似蜜,醉人心田。

      他因疲乏而沉寂未久的心中再度㭍火热起来,双手不老实的往她身上턿滑去,却发现她已经穿上了衣裳。但这无法抵幧消他蓬勃而起的火热之情,就想翻身而起。

      “别动,让我躺一会……”风琳嗓音厥里透着慵懒。

      但显然,她这句话并폧无什么作用,姬兴正值壮年,原是精力뉇最充沛的时候,软香满怀,又如何忍得住。

      随쵰即,一层淡绿色光环浮现,姬兴直觉一股柔和之力瞬间将自己包围,一应举廣动戛然而止。紧接ꅋ着,他看到了一张美得不可方物的䗬脸,以及一对闪着星辰般光辉的眼왛眸,正对着自己,眼角处似乎还流淌着一股得意之色。

      “娘子,你……”

      “说了让你别动,你自己找的……”风琳젌闪动的眼眸落在姬兴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上,这是一张生机勃勃的年轻面孔,只是这会因欲望被打断,额头经络隐现,脸膛涨得通红,她感觉有些不忍,劝慰道:“兴,来日方长,切莫只图一时之快,你这样对身体不好的。”

      “我是怎么睡着的?騈莫非也是你使了坏?”姬兴问。 ᨌ

      昨夜月华如水、白露如霜,这小小的阁楼里遻洋溢着天道自然的美好。姬兴年轻力壮,又是初尝人伦,自是骁勇无匹,可是,他却想不起自己是如何睡着的,之쀇后的记忆全然没有了。

      风琳抿嘴一笑,等于是默认了。无论姬兴在普通人ꇵ中如何鹤立鸡群、出类拔萃,但在风琳面前只是㏵个普꾊通人而已,又是在他毫不䴹设防的情况下,被她施展小手段禢制服安睡,实在是太容易了。

      姬兴说不出话来了。

      “兴,你生气了?”她问。

      ケ “没有,把我松开吧,我听你的。”姬兴知큫道自己既然无力反抗,那就索性光棍一点,黷依言而行了。

      风琳眨了眨眼睛,笼罩姬兴的光Ṿ圈瞬间消散,两人面对面注视着,似乎都想把对方看得更真切一些。只是,姬兴却苦笑起来,眼前之人如此美好,他想再温存一番却是不得其法。风芅琳看出了他的无奈,在他耳边呢喃了쨱几句,他也只냷能接受了,期待着今日的夜幕快些到来。

      风琳看出他心底里的小不满,佯怒道:“哼,小男人,好心给你治疗脸伤,你为何那般孟浪,坏我多年修行心境?”

      “不知道……”姬兴实话实说。 ꈏ

      “不知道?这就是你的回答?”

      “真不知道。”悂

      “那我妹妹找你结合欢之༿好,你为何拒绝?”

      “看见你的第一䛡眼,心里就只有ꚁ你了。”姬兴坦然道。

      “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我喜欢听,哼,小男人,你嘴很甜呢……”쿰风琳贴着姬兴的嘴唇,轻轻咬了一下。

      “叫夫君,或者叫阿哥!”姬兴怒道。

      㪺 “傻瓜,我就是个老太婆呢,而且……”

      “闭嘴,你不是什么老太婆,在我眼中你就是阿妹,沸叫夫君!”쎢姬찪兴这次真动怒了,一坐而起,双手掐着她双肩,正色道:“昨晚我便说了,你是我姬兴的娘子˯,此言天地诤可鉴!”

      “你图什么?”风琳寻思姬兴毕竟还年轻,对自己的依恋可能是年轻犯下的错误,两人都记住彼此슚相拥的美好便足够了,她不敢奢望过多,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软肋,且不是她所能左右㬹的,“我大概不会有生育了,懂෦吗?而且你我毕竟有别,我若真心打坐入定一次,多则一年少则数月,我不会有很多߹时间陪你,会耽误你ໄ的……

      “那又如何?”姬뒰兴一脸严肃빗,“我知道,你我有别,我能活到五十岁大概就到了极限,实际你我相处可能不过十五年而已,十五年后我已然鬓角白霜,而你或许只ↂ比现在看来略微年长而已ൈ,仍⻾然光彩依旧。到那时,我自会返回旧部,绝不会成为你的累赘!”

      “我不是这个意思……”风貁琳急道。

      “那你为何不愿做我娘子?”

      风琳看着姬兴英气勃勃的脸,眼神中有爱怜,心疼,与欣慰,她终于笑了,帮他将满头披散的头发用一根朴素的麻绳᪐系住,扎了起来,她仔细看了看他束发的样子,笑颜如ﭮ花,轻启朱唇:“夫君,琳今日骁以神树之灵发誓,你若归西,琳不独活!”

      话音落处,一个六瓣状的物件闪现而出,发出耀目光华,随后一闪即逝。

      姬兴感觉心神中一颤,与风琳之间似乎被什么无形之物系在了一起,再也无法分割。

      “娘子,何须发此毒誓?”

      “君之义,琳无⟽以为报,║唯以此生相随。”

      귉“哈哈,好!”姬兴拉着风琳的手跑到阁楼栏杆处,遥望巨大的神树,双膝下跪,朗声说道:“今日我与娘子携手,可谓快慰平生,神树为鉴,从此我与娘子一生与共,生死相依,永不违誓!”

      两人齐齐对ꪰ着神树下拜,又互拜歖,而后紧紧相拥在一起。

      然而,왺姬兴的肚皮却大煞ђ风景的“咕咕”哼唱起来。

      “夫君,你是饿了吧。”

      “有点……”姬兴昨日一路狂奔回织衣部,࣭还是从风雀手中拿了个饼子勉强填了填肚皮,本就没吃饱,又经过一宿鏖战,这会早饿了。不过相较㹬于肚皮的报警,他猛然记起一件要紧事,道:“糟了!”

      “怎么了?”

      “商队还未返回部落,我得赶回去!”

      “你呀!下回可不能这样了!”风琳嗔道。

      商队领ኜ命出行,而领队主事在无部族召唤的情좒况下擅自离开,若是传开了,被主管商队事务的妃妈妈和风芸知道了是要受处罚的,而当初定规矩的恰恰是风琳本人。

      “哪还有下次?”姬兴苦笑糊道:“难不成我下次再带队出发,又要提前赶回来与你相见?”

      风琳闻言,格格笑了。

      “好了,我送你离开,此处没有吃食,你到了商队再弄东西吃吧。”

      风琳拉着姬兴向着神嫲树岛外飞掠而去,虽每跃出二丈距离她就要伸足在地面轻点一下,但速度极快,带着姬兴如此彪⩠悍的汉子也未见她如何吃力。

      神树岛外的悬崖此刻被腾腾雾气全部掩盖,不辨东西。风琳只是一招手,神树之灵发出一誷道绿光,于浓雾中开辟出一条清晰的通道来,那纩根差点让姬兴知难而退的老藤,风琳踩上去却纹丝不动,接连几个闪动就到了对岸。但她并未从原路进入织衣部,而是踩着密密麻麻的竹梢一路滑行׀,身法精妙至极。姬兴何曾见过此等妙法,只㊪觉耳边凉风呼啸,目瞪口呆中才发现自己已然穿嘑过熳耸峙的重重山崖,正身处城外,来到了河边掭。

      此处河道甚窄翵,宽不过十余丈。

      “夫君,你且去赶上商队!小心了!”风琳言毕,一掐诀,化茧术施展而出,一下子套住姬兴,将他送到了河对岸。

      “谢娘子一路相送!”姬兴站在对岸,咧着嘴笑。

      “去吧,小心些。”风琳喊。

      ꚭ 姬兴点点头,遥遥对她拱手弯腰施了一礼,这才向着商道狂奔而去。

      风琳看着他那火烧屁股的样子,不禁莞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