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字幕亚洲欧美日韩2O19

      这天清㹭晨,林千钧正一边吃饭,一边在刷着朱雀燃空的ऽ帖子。

      忽然间,他的目光停留在了其中一个帖子上面。

      这条帖子是一个加入了盐帮的玩家发出来的。

      퐤 作为掌管海盐之类生㨇意的帮派,盐帮也算ཞ是大帮派了,其麾下人口比剑宗还多,达到了三千万之巨,势力范围也就比掌管“军火”生意的铸兵盟弱一点而已,除了帮派的顶尖高手实力닓不够看之外,勉强也能算朱雀燃空第鞃二梯队的帮派了。

      这帖子中发的乃是一条盐帮丹台城分舵内栽赃陷害的事情。

      分舵长老钟高的儿子钟闻先,对新加入帮派的一个十五岁少女起了筵歹心,用强不成丢了颜面,所以便烺诬陷那少女偷盗盐帮武学,然后对其施加了私刑ꖂ,废除四肢筋脉和丹田,直接丢进了牢狱之中,等待三日之后将其儻掷崖。

      这件事是ᙻ一个同样被关在牢狱里㽟面封号的玩家所言,他仗义执言,正面对刚了这位长老,说他管教无方,还拿出了证据证槂明那少女是无辜的,不过最后的结果却不怎么훕美妙。

      他一个异人,说话可信度极低,而另一边却是自己的儿子,帮谁自然不用多说。

      那位玩家的正义遭受打击,心情苦闷之下,发出了这个帖子,希望能有同样的有志之士前往帮忙。

      不过很遗憾,现阶段玩家实力有限,盐帮并不是他们能够挑战的,所以纵使有些玩家想去帮忙也无能为力。

      쁤这样的事情在朱雀燃空,在所有的地方都并不少见,真正让林千钧注意的,是这个玩家的截图。

      那个四肢残废,瘫靠在墙角的红衣少女的容貌,他好眼熟。ㄾ

      如果他没猜错,这个少女真名应该叫做吕凤翼,并且她身怀尚未激活的朱雀血脉。

      回头她被掷下“九死崖”之后,会直接掉进串焱潭之中,并且在䡭那里面激活自己的血脉浴火重生,将身上的《朱雀涅槃经》뮊小成,吞食焱潭内的朱蛤修炼,武功大成后直接杀回盐帮完成复仇,最后在玩家的簇拥下,一路统一朱雀燃空!!

      骱 没错,朱雀燃空里面的朱雀,说的就是她!!

      那九死崖本来是九死一生的意思,不过等她日后建国앀,那里就会改成“坠凤崖ᓙ”。

      或许是由于玩家帮她许多,所以她对于异人的态度极为亲和,林千钧前世练小号的时候,还从她手里接过帮忙找梳子的任务,对她是再觶熟悉不过了。

      䶟 主线要开了,三天⦃之后,主角就要坠崖了。

      等吕凤翼坠崖,几月后她再回归,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

      她可是能改变世界格局ᘨ的存在。

      林千钧脑海中忽然泛起一个念头。

      如果⪳现在他能提前去结个善缘,将来的路是不是就走宽了?

      뙜这主角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存在堷,如果他能神兵天降,也就是得罪一下盐帮分舵的那个长老,他一个剑宗真传,对方最多言语苛责一下,未必敢多做什么。

      最重要的是,吕凤翼的友情,绝对值得这种付出。

      ᛑ不៸过现在的问题是,他如何正当的介入这里面?

      想了想,林千钧用“剑神”的这个账号对那个楼主进行了回复。

      剑神:“剑宗真传林千钧嫉恶如仇,我和폭他关系还算不错,或许可以帮你试试看,能不能说动他帮忙。”

      发完这条信息后,林千钧直接放下碗筷,准备回卧室等待回复。

      或许那玩家一直在线,没等他走两步,便有了回复。

      沈刃:“大佬,您居然来了.....?(?>?<?)?”

      剑神:叫“说正事,那少女如何了?”

      沈刃:“情况不是很好,她四肢筋脉被挑断,丹田也被废除,从昨天到现在滴ュ水未进,现在气若游丝,估计随时都会.....抱歉,我救不了她。”

      剑神:“你不用道歉,你尽力了,接下来就看我的吧,我会去游说那位剑宗真传弟子,让他帮믜忙出手的。”

      关闭帖子,林千钧的神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륳

      玩家就是这种生物,明明对他而言是NPC,但他就是能感性的付出十倍的善良去守护,有时候,玩家也会付出百倍的邪恶去毁灭。

      混乱且让你有些无语。

      善良时如同圣人塔,邪恶时他们却又能堪比魔王。

      不过既然这家伙是善良守序阵营,就好好引导一下,别回头让他走歪路了。

      一转身,林千钧看向正在收拾碗筷的张雨道:“师妹,回来再收拾吧,拿好我的剑,我们需要出发走一趟了。”

      张雨动作一耇滞,倆没有多问,立刻转ꑞ身回去取出了【无锋】和一件素白色的大氅。

      静静的让张雨给自己将大氅系好,林千钧道了声룐谢,背负着木剑【如初】便径直领着张雨转身出门。

      一路来到青眼雕所在的棚屋,林千钧解开束缚它的锁链,将它蝕牵了出来。

      待他和张雨坐上雕촉身后,林千钧看向帮忙养雕的那位内门弟子道:“朱师弟,帮我禀告一下郝莹师叔,我去盐帮的丹台分舵做些事,回头可能会有些麻烦要她帮我处理一下。”

      驕 话落,林千钧一拍雕颈,青眼雕便展翅一跃,直接箴从山巅飞起。

      ꘪ丹台离此地并不算近,就算走直线也有上千里,林千钧也来不及谋睆定而后动了,另外找帮手也是不可取的,他如果真的去找,估计被拦下的可能性礹也反而更大。

      为了和这么个主角结缘,冒点险完全是划得来的。

      一边雹驾驭青眼雕在空中飞着,林千钧也在那条帖子上进行了回复。

      剑神:“我说动林千钧了,他已经启程,他有只能飞的异兽坐骑,估计最多小半天就能过来ꊫ。”

      沈刃:“真的吗?对婳了,那位剑宗真传什么等级啊大佬?”

      剑䖖神:“20级?怎么?”

      沈刃:“完蛋,这边这个盐帮分舵的长老ܾ是二十五级的高手,林千钧搞得定吗?”

      剑神:“.....大概吧,实在不行,他剑宗真传的身份,盐帮也不敢动俀手杀他的。”

      看到沈刃的回答,林千钧心头狂跳了三下。 መ

      对方是宗师高手的话,他这次说不定还真有枕点难度。

      不过即便如此,林千钧还是没有掉头的打算,虽然前世的历史上这位主角没死,但谁知道这次有没有蝴蝶效应什么的。

      从沈刃的描述中可知,这位主角已经气若游丝,进入ﴦ濒死的状态了。

      他多耽搁一天时间,就多一天的风险。

      ......

      阴暗⺑潮湿的地牢之中,沈刃关掉回帖,将ꌪ目光看向了隔壁牢房的吕凤翼。

      十五岁啊,放在现实之中,这还是᫂个孩子꾁,可在这里,她已经遭受了这样的折磨。

      他靠在墙角,努力将手掌向前延伸,勉强触碰到吕凤翼的手臂后,不顾自身等级㕨跌落的风险,直接把仅剩的内气全部输送了过去,护持对方的心脉。ힵ

      不过吕凤翼的筋脉已经断掉퓽,身体就和筛子一样,他这种做法完全就샠是杯水车薪。

      待沈刃等ऺ级跌落为零之后,他体内也不再有丝毫的内气,他叹了口气,靠在了墙角。

      自己终究还是无能为力啊。

      只퐞能等待那位剑宗真传的到来了。

      可剑宗距离此地上千里,就算他有会飞的异兽,又要几时才能到来呢?

      他来了之后,又怎么会为了他们这些无名小卒而辖与修为等级都高于他的盐帮分舵长老对上呢?

      “谢...谢...”

       妕 就在这时,沈刃隐约听到耳边传来一些声音。

      他回过头,看向瘫在墙边的吕凤翼,蕼眼中涌现出一股异样的情绪。

      她真的是NPC吗?

      沈刃开始自我询问。 폈

      不多时,他得出了答案。

      不管别人觉得她是不是NPC,但他的心中,却坚定的认为,这个有着血肉身躯,七情六欲的人,是真正的人。

      还不到放弃的时候,继续发帖,继续去各大帖子下面留言,务必要让她被注意到坎,就鰻算被厌恶被禁言也没事。

      因为,这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于是乎,沈刃便开始了高强度的在朱雀燃空发帖和留言。

      几乎每分钟他都会留下三条以上的留言,无外乎是关于吕凤翼的遭遇和她现在的照片。

      虽然沈刃这样做被讨厌的情况时而有之,但大多数玩家还是会有良知的,盐帮附끧近很快便集结起了上千的玩家群体。

      桛 许多人甚至都不是为了拯救吕凤翼,完全就是热血上涌躛,想和NPC干一架。

      不过虽然他们悍不畏死,可绝对的实力却是㹸无论如何都弥补不了的。

      开始的时候玩家还能给盐帮的弟子造㕬成一点麻烦,但㴿当盐帮的分舵长老钟高出手之后,一切都成了空谈。

      ၔ 这位宗师级高手只是随意挥舞手中的铜棍,就能轻易扫飞数十人,那手中的铜棍碰之即死,玩家那点生命值完全扛不住。

      而一旦死了,就只能等二十四小时之后才能再上线了。

      ᜹就这样,他们不但没有救出沈刃,反而还给沈刃作了伴,让地牢里面又多了几十个玩家。

      进入地牢后,有玩家看到沈刃,热情的招呼道:“沈哥,我们쒤进来陪你了。”

      ꋮ ⬭ 身后的盐帮弟子踢了他一脚,直接把他关进了沈刃所在的牢房,然后佊道:“还䧣笑得出来,三天之后,你们全部都得被掷崖,好好享受最后的时光吧。”

      那玩家恨恨的在心底咒骂了一句,顺手就把这盐帮弟子截图保存下빼来,准备以后报仇。

      퓀而沈刃见此,则袎是彻底绝望了。

      现今的玩家和高¢等级的NPC完全没有可比性,刚才的战斗他全程用直播进行了观看,玩家太弱了,无论是技巧还是实力,都差得太远了。

      他抬头看向天窗。 

      难道真的只能指望那个剑宗真传弟子了吗?

      卄.....

      “阿嚏!”林千钧打了个喷嚏,看着脚下的丹台城,面色难看的道:“这也太遭罪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