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裸舞视频

      顶盛的夜场,声势鼎沸,忽明忽暗的霓虹光线洒在舞池群魔乱舞的人们身上。

      推杯换盏间,盛瑶透过昏暗的光线,望着舞池里鲜活的肉体还有糜烂的灵魂。震耳欲聋的音乐,无时无刻的不在挑拨着人的神经,盛瑶跟着卓希越过人群,挤进舞池中央,随着音乐节拍自然的扭动着,盛瑶感觉自从醒来之后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得到了短暂的松弛。

      一束束目光投至舞池中央的身影,随着她的一举一动而摆动。盛瑶仿佛生来便适合这里,闪耀的灯光下,她像一只摇曳烈红的玫瑰。

      几名男子趁着拥挤的人流,往她的方向想往她身上蹭上去,卓希一脚踢开,盛瑶也觉无趣,挑眉回去了。

      不一会儿,卓希已经一左一右搂上了几个叫来的男模,桑凯安也不甘示弱,几个美女簇拥着坐在他身边,腿上还坐了一个前凸后翘的大美人给他喂酒。另外几人也在一旁推杯换盏,气氛很好喝的正欢。

      盛瑶远远的坐在一角看着,仰头再给自己灌了一杯酒,烈酒入喉,喉咙和胃一阵阵灼烧,盛瑶只觉痛快。

      一旁的小男孩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望着她,小心翼翼的给她倒酒。

      游光临看着她一个人喝,赶忙端起酒杯道,“姐,不要自己喝呀,来来来,我敬你。”

      盛瑶挑眉举杯,利落的干了一杯。游光临不甘示弱,也一口干了杯中的酒。

      这时,盛瑶身旁的黑色小提包里,手机不停振动铃声响起。

      盛瑶打开包,手机屏幕上不断闪动的名字——贺谦。

      盛瑶原本放松的神经瞬间绷紧,她手腕微微下压,连忙按了静音键,避开身边其他人的视线。

      这个时候贺谦能打电话来,唯有一种可能,贺行洲那儿有事。她抿了抿唇,理了理头发,站起身。

      “我出去透口气。”盛瑶远远的朝卓希喊道,但酒吧内的声音嘈杂,音乐震耳欲聋,卓希玩的正欢,完全没注意到盛瑶的话。

      盛瑶叹气,转身换而朝萧明比到口型,“我出去一会儿。”

      萧明看见了,颔首明白。

      盛瑶手中的电话还是在不停的振动,一声仿佛比一声大,像是不断收紧的紧箍咒,盛瑶如今只觉得手机烫手无比。

      顶盛的花园很安静,绿萝藤缠绕在亭上,盛瑶讲电话拨回去。

      贺谦的声音如同他的人一般,刻板,一丝不苟,“盛小姐,先生现在已经醒了,但是,请您有心理准备。”

      贺谦顿了顿,继续说道,“先生他的腿很大几率是不能再次行走了,我们刚刚联系到了国外的X先生,请他来治疗,他是这方面的专家。”

      盛瑶此刻却恍惚了,贺行洲残了?可她明明记得,书中贺行洲车祸之后是一点事情也没有的。

      “贺行洲现在怎么样?”

      “先生现在……接受程度良好吧。”贺谦努力措辞了一番。“如果您准备提出解除婚约的话,我们是可以理解的。”

      解除婚约的确是一个很大的诱惑,贺行洲的腿废了,很可能这辈子都没机会治好。上辈子一直针对她害她的其实也主要是纪怀柔,盛瑶也不希望自己被仇恨所控制,如今这样两人也算两清了。她看到过太多被仇恨蒙蔽双眼的例子,有重来一次的机会,更应该去好好享受人生和得之不易的时间才对。

      盛瑶解除婚约的话到了嘴边,却又突然改口,“今天太晚了,我明天来医院看他吧,这件事我会好好考虑。”

      “好的,贺小姐也早点休息,晚安。”贺谦道,“明天需要来接您吗?”

      盛瑶拒绝,“我自己来就行,也麻烦您了。”

      盛瑶挂断电话叹了口气,又是一笔糊涂账。

      不远处,萧明看盛瑶出来太久,找了过来。萧明几步上前,一把揽住盛瑶的肩,将人给带了回去。“在干嘛呢,这么久,走啦。”

      盛瑶一笑,没说话。突然她好像感觉到什么,回头,只见天空一抹明月,柔柔光辉撒下来。庭院中映照的沙沙树影,衬得愈发寂寥,一只小野猫从颤动的树丛中溜了出来,鲜活了整个画面,宛若一幅画。

      萧明疑惑看着她,“怎么了?”

      盛瑶摇头,回过头,“没什么,走吧,今晚咱们俩又有重任了。”

      盛瑶走了许久后,原本寂静的画面被打破,树影再次抖动,一个人影绕后而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