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

      在南海之外有一条赤Ꞟ水,整个河流淌着t流沙般的岩浆,沸腾的水气常年环绕在水域四周。但称奇的是离着河岸几丈的距离便是郁郁葱葱的树林,林中时常窜出各种动物,尤以长着双头的?踢最为雄壮,青色的皮肤让它在移动时,像是一䙛片片树林在行走。但这兽生的一副凶相,却以植物为食。

      说来也是奇特,这片沿河的树林宽只千丈,沿着这片树林的边缘,是一座座陡峭光滑的岩林,赤色的岩石表面像是被火烫过一样,在太阳下呈现出耀眼的光芒,使得整片山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

      在半山腰俻上有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岩洞,各种动物在白天숑躲윊藏在石洞之中栖息与躲避天敌,一到夜间便到了林中便到林中觅食。

      此刻,在岩壁最高处的洞中,一只大鸟正极力的呼叫着,像是在催促着什么。只见洞中走出几只脖端淡红色的幼鸟,不停地鸣叫着。大鸟不停地扇动着翅膀,将哑几只幼鸟逼向陡峭的悬崖绝壁边缘,并张嘴喷出一团火焰,威逼着幼鸟跳下峭壁。

      只见其中一只幼鸟缓缓地走向峭壁,张嘴鸣叫了几声,随着鸣叫声,胸口至脖颈处淡红色的羽毛慢慢地由淡红变成赤红,脚步也学着大鸟前脚落地,脚尖向外据,后脚撑地,呈外八形,紲紧接着身体向后倾,使全身力量着于后腿,并屈身微蹲。随着鸣叫不断的变得洪亮,身上赤红色慢慢的由脖颈处向双翅蔓延,直到双翅都呈火红色时,前脚尖点地,并将脚跟提起,双翅张开,脚尖紧扣岩壁。随着最后一声清亮的鸣叫,鸟身犹如巨龙出渊,后腿发力,赤尾上扬,两脚呈前后交叉之势奔向陡崖而下。一团红ꠅ色的赤光,窜下了崖壁,在不断下坠的过程中,由胸口向脖颈处,全身蔓延的红光,在每一次拍打翅膀时,向四肢输送着精气。最后全身的金光弥布时,ꏗ红鸟也从即将坠落的谷底中冲天而起。

      随着第一只鸟飞出后,紧↥跟着三只也跟模学样的飞ẜ出崖壁。而在所有的幼鸟飞出后,只见大鸟突然将闪着精光的眼望向不远处的崖洞,可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最后也一声长鸣,飞向在空中的幼鸟。

      而在不远处的崖洞,此时伸出半颗脑袋,这⠪便是独自一人在大荒中生存的水生。此⋹时他上身精赤,下身裹着一条野࿖狼皮,他偷偷地躲在洞中ꭴ偷学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自从三年前的那一场祭祀大祸后,他便一人在荒野中生存,最终走到了赤水边。起初他不觉得有什么异样,但慢慢的他发橩现自己每当疲劳时,总有一股清流涌向四肢,消除䔆所有的倦乏。而且身体也越来越好,不管是奔跑速度、跳跃距离都大大的提升。开始自以为是年龄成长的提升,但渐渐他发现自己能很快的模仿䝫动作,并且在日出和月᧛升之时,能更快的、更好的做到这些动作。于是他餡在每天在每个日出月升的时候,不断地学习各种动物的形态。今日躲藏在旁边的洞穴,偷学离朱鸟的飞行动作,便是他这几天的目的。

      这离朱鸟是这一片区Ƛ域最强的生物,也住在最高的洞穴之中,它飞行的动作和蓄势的步筨伐最为奇特。在起飞起飞之时,双脚并贴于支撑脚内侧猶,后脚平行略离地面,犹如一只巨猿出行。而在起飞之时,双脚走转,前腿屈膝下蹲,重心在前腿,后腿屈膝下跪,愋膝盖悬空,犹如一条巨龙摆尾,不停地鸣叫,将全身的精气聚于胸口,并源源不断地将精气贯퇷通双翅与双脚,使得离朱鸟飞出之时势如巨猿,身如蛟龙,快如闪电。芖

      䝛在离朱鸟飞离之后,水生渐渐的消化,离朱鸟的步伐,在傍晚时分,终于将所有的步伐和贯气方法走顺后,惴똧惴的从崖上洞穴中下䳘来,从早上到傍晚청,他水米未进,如今饥饿感已经让他没有ꞧ什么心思再练习下去了。于是秬水生的狩猎时间到了。

      水生来到树林之中,躲藏在树冠之上,将身子隐在其䉚中,只剩一双眼睛透视着树林里的生物,寻思着今天谁会成਒为他的晚餐。只见一两只野兔在树下的草丛中探头探脑,一只两头蛇正静静的蜷旿缩着身子,等着他们靠近。在百丈之外,一只熊正在觅食,而旁边的豹子和老虎及狼群也环₿视着四周蜤。这时一阵折断细枝的声音传来,两只长着巨牙的成年象带着一只小象进入了这里,用长鼻抓食着树枝上的水果和嫩叶,小象缩在巨象脚边玩耍,不时伸着长鼻向巨象⼆索要奶水。水生原本想猎食那头熊,但在这片不大的区域,突然汇聚了这么多的凶兽,于是便想稍等片刻。

      正在水生犹豫之时,一群狼突然落到了巨象身后,悄悄地向小象靠近。而在远处的老虎和豹子也注视着巨象,等待着机会给予致命一击。此时巨象抬起向头,已经发觉了自己的处境,扬起两根长牙,挥舞着朝老虎和豹子吼叫,巨大的前足不停地用力跺着ᓫ地面。另一支线也将小象藏在身后,背靠背鵾扬起了长牙,嘶吼起来。

      巨大的吼叫声和跺脚声使得大地震动,䛠树枝乱颤,藏身其中的鸟禽也飞向天空。此时老虎和豹子已ۄ不再一副悠然姿态,两个动物摆出了进攻凂之势,一步步靠近巨象,却在相距十丈的距离止住┋脚步,不停的嘶吼和探抓。两头巨象分别对着老虎和豹子不停不断的吼叫。

      在对峙片刻后,公象回首,冲母象吼叫一声后,两只巨象分别冲向老虎与豹ገ子。巨大的脚步踏出了山洪般倾泻之势,奔向他们的对手。两根长长的巨牙犹如锋利的战刀,刺向各自的对手。老虎与豹子则不断变换着位置,利用身手的晓敏捷性,不断的激怒巨象。只见公象挥出两根巨刺,在刺空之后,忽地后脚一蹲,将两个前足抬进,犹如巨石压顶,踩向老虎。眼看老虎若被踩中,非要断筋裂骨不可。就在这时,老虎忽地一甩尾,整个身子茸犹如陀螺一般,翻转一周,直奔ᚼ公象的身﷏后,准备直接掏裆。公象也不示弱,前腿落地之后,后腿随之飞踢,使得大虎的计谋落空。

      而此时㗑母象也和豹子战得不可开交,豹子的前鼻被刺破,而母象的ꭀ前足也被咬伤。正在他䖆们纠缠在一起之时堺,忽地听到小象一声哀叫,原来小象在大战中本应躲在母亲身后,但却在母象与豹子的战斗中被隔绝开来,而一直躲在一旁嬷的狼群此刻抓住机会悠,扑向小象。虽学着父母踏足蹬脚,但终究此时还未长成,长牙未长,失去了锋利的武器。被其中一只狼咬住后腿,疼的嗷嗷直叫。

      而巨象听到小象鸣叫巍,瞬间便乱了方寸,都回首不顾眼前强敌奔向小象,而他们的敌人又怎会错过这个机会?豹子一口咬住母౭象的后腿,母象随之后腿一软,但也不顾疼痛,另一只脚向后蹬去,踢在自己的后腿上,连着将豹子踢飞。可飞出的豹子虽然被踢的不轻அ,却撕下一大片血肉。母象疼痛的鸣叫一声,顺势一䯨个翻滚压向咬住小象的狼,直将那只狼压的血肉分离。而此刻公象也回到了小愾象的身边,看着卧躺着的母象不停的鸣叫着。

      周边的敌人也迅速地围了上来,不停地嘶吼,死去的狼和母象流淌的鲜血不停地刺激着野兽。这时只见母象仰着头,嘶鸣一声将小象拱向公象,公象用巨大的獠牙将小象架起,用长鼻锁紧。随着母象回头看了一眼小象,便再一次长鸣一声,朝着狼群扑去。而公象则带着小쭣象奔向受伤的豹子方向,受伤的豹子无力阻挡,而老虎见受伤的母象奔向狼群,舍去了公象,奔向了狼群中的母象,在小象的悲鸣声渐远时䪫,母象发出섃了最后一声哀鸣,轰然倒下。而此时此刻的老虎与狼群正在不断撕咬着母象的尸体,正当老虎一嘴血肉入口,还未咽下之时,忽地听到一声巨鸣,犹如霹雳一般,在这片山谷中炸开。

      狼群听到这吼叫声,直接Ὣ夹㔳起来尾巴,而老虎则扭过巨大的虎头心有不甘的嘶吼着,受伤的豹子见状,低头咬着一具狼尸奔﵅向远处。

      只见树林中奔出窌一只双头、四眼、四角身如青牛、长着鬼脸,嘴上布满獠牙的禽兽,此时水生也吓了一跳。这个怪兽此前只听说过,却不想这一次见到了

      视肉、视肉犹如禽兽,卑鄙下贱,虽武力很强,但却总喜欢使徒计谋。此时他的出现正是其他野兽拼搏之后来夺取胜利的果实。

      巨虎仰头盯着视肉嘶吼瑤着,但见视肉在第一颗头颅中窰露出獠牙,另一颗头颅中喷出犹如௘闪电的精芒,此时,这禽兽已脱离了低级的野兽行列,修出了쮠精气,化出了闪电的神通。巨虎虽有不甘,但却不做过多多少纠缠,扭头奔向树林深处。而狼群早已吓得逃得无影无踪。

      躲在树冠之上爟看热闹的䖝水生,本并不打算管虎象大战,即使他看到母象舍身救子心中也无多少感触。但他躲在树冠上,老早就发现了有更强大的生物存在,这强大的生物本可使用自己的力量,夺⬬得属于自己的食物,但却卑鄙的躲在身后,让其他动物为其搏杀,到最后不ꮱ劳而获。

      㨺 水生这些年在荒野的流浪中,靠的便是自己拼搏的勇气,最맡看不起像村长和村民那样耍阴谋的行径,他奉行的想要得到就自己맽去搏杀,光明正大的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此刻,视肉的行径让他想起村民的背弃,让他心中充满了厌恶。

      于是彾水生抽出身上的苍梧匕首,这这把苍梧匕首是水生在大荒中流륝浪,从一棵千年石化苍梧树上得来的。当时这棵苍梧树正在遭受雷击,在雷击过后,从树尖上脱落下一节,水生便将其收起,发现它坚不可摧,坚硬的赤岩在它一划之下,便如⊰切在嫩芽上一样。此苍梧匕首通体乌黑,只냼留顶部一丝ࡁ赤红色,这把苍梧匕首一直陪伴着胐水生在大荒中流浪。

      此刻,水生从树冠上跳落下来,手持匕首走向视肉。而视肉扭过头,盯着水生,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在这片区域几乎没有鶊野兽敢跟它对峙캜,何况如今他已修成了精兽之躯,这个人类居然敢向他挑衅。

      只见其中一颗鬼脸头颅张开,露出了獠牙,黑色的牙齿中,一滴滴掉落的粘液,滴在地面的枝叶上,瞬间枝叶被腐蚀,这짍一口牙含着剧毒。

      水生盯着视肉心中说道:“我本不管这禽兽之事,但我生平最讨厌不劳而获之事。今日숑便用你的命来消除我心中的戾气,顺便拿ၴ你来填饱我的肚子”。

      只见视肉嘶吼一声,一团精气从胸口向头颅和四肢蔓延。此刻他已将自己身为凶兽的全部能量运用起来,张嘴一道闪电喷向水生,同时四足迅疾奔向水生,另一颗头颅喷出一团剧毒黑雾,紧接着啋锋利的牙齿要䩌向水읱生。

      水生前腿一屈,后腿一蹬,胸口中珠光闪烁,赤青之光向四肢延伸,将精力灌入苍梧匕首之中。只见参悟匕首,闪着红光,随着水生运用离朱鸟的飞移的步伐绕过毒雾,闪过电击,苍梧匕首划过其中喷毒的脖子,羁同时双脚如蛟龙摆尾,踢中另一个甦头颅,就在视肉掉落一个头,另一头遭受重击,身体向后倾倒之ⴣ时,水生一个离朱展翅,口中一声鸣镝,将早上从离朱鸟所学的巨猿出行使出,一脚踏在视肉的脊背之上,瞬间脊背断裂坍塌,整个身躯瘫倒在地面上。一个头颅轰驒裂半边,另一个飞离箠的头颅则在草地上不停地翻滚着,喷着毒雾。

      水深也没想到自己现在的力量能够一脚踏碎视肉的脊背,此时走上前去,对着仅剩的半个头颅的视肉说道:“好好学着颣,我要吃你,不用诡计,不用卑鄙”。说完用苍梧匕首刺入视肉的心脏,只见视肉的生机顺着匕首流散在空气之中。

      水声随后一刀划㧲过视肉的后腿,扛着走向树林边缘的崖壁,这将是他的駶晚餐,也是他三年来游荡大荒生活的缩影。他甚至都没看一眼地上的母象尸体,因为大荒之中做出选择就要被尊重,她的死就是对小象的爱的体现。尸体留下来献给虎狼才是这大荒之中的法则。他的死换来了小象的生,他的尸体则是努力韋搏杀的野兽的奖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