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着奶送到男人嘴边

      君宁笑了笑,找了一个借口解膜释这些东西的来路。

      “前几天我家里不是刚寄了包➯裹过来嘛,想到我这个月要过生日,这些东西我就留了下来,也能让大家一起吃顿好的。”

      其实这些精大米茵、牛肉干和红镈烧肉罐头,都是她从空蹆间里拿出来的。

      鸡蛋倒是从老支书给她的那份奖励中拿出来的。

       萧雁如小心翼翼地放下袋子,用力地抱了抱君宁,带着感动说:“阿宁,你真的太好了,我萧雁如这辈子最庆幸的事,就是认먂识了你这个好朋友。”

      君宁回抱着她,拍了拍她깒的后背,也笑着对她说:“我也很庆幸,能认识像你们这样的好朋友。”

      两ꢮ个人相视而笑。

      傅憬唯和罗大沥看着她们俩抱在一起,也跟着笑맹了起来。

      在知青点这里,隁傅憬唯、罗大沥、萧雁如、知青点点长顾向文,都是家境比较好的。

      他们的家里有东西寄过来,或是앯他们买了东西,也会跟君宁一起分享。

      不会像某些人一样,整天想着要占君宁的便宜,緅只进不出,借钱也不还。

      傅憬唯、罗大沥、蚺萧雁如和君宁四个人一起开始准备晚⸹餐。

      很快,厨房恋里就飘出了浓郁䚏的菜肉香味。 謁

      那些知青一个个馋떻得跑到厨房来问:“大沥、阿如,今天你们做什么好吃的了?”

      等他们走进孂厨房一看,顿时一脸震惊地惊呼,“哇,今天怎么会有这么多好吃的呀!”졒

      㓌“我们这都好几个月没闻见肉味了,今天终于见到肉了,快馋死我了。”

      “雁如,今天是不是什么好鴐日子?”

      萧雁如笑着对他们说:“今天呢,咱们君宁大难不死竷,恰好又庛是她的生日,她就把自灤己家里寄来的那一点存樃货全都拿出来了,给咱们大家诹伙一起解解馋,也一起庆祝庆祝她的生日。”

      众知青一听,大多数都识趣地说:“原来是君宁生日啊,那我去找个礼物送给君宁。”

      “我也给阿宁包个红包。”

      等他们把晚饭做好,众知青立刻拿着碗掽围了上来。

      즜当他们看到有一大锅香喷喷的白米饭,还有那一个个大份量的牛肉炒芹菜、红烧肉焖土豆、葱花煎鸡蛋、姜葱炒鸡肉、蒜蓉炒青菜,一个个都馋得直咽答口水。

      这么丰盛的菜肴,就묥是他们过年都不一定能吃得到。ᆰ

      等他们下乡之后,就更可怜。

      粮食本来就不多,大家都要勒紧裤带省着⢥吃,平时就只能吃一些野菜稀粥,那粥还稀得能照见人影。

      轫他们这些人经常饿得晚上睡不着觉。

      打像今天㨒这样ኯ丰盛的晚饭,他们都不知道有多떠久没有吃过。

      还有ང两个家里比较困难的知青,更是从ઘ来没有吃过这么丰盛的晚饭。

      他们瞬间感觉自己手里的礼物都轻了,送෦给君宁的时候,一个賀个还挺不好意思的跟君宁解释。

      껶 君宁却一脸不在意地笑着对他们说:“礼轻情޽意重,大家的心意到了就好,我领情了。”

      等大家坐下之后,才发现林清清趛没有出来。

      但他们都不说,就怕她出来又坏了这个好气氛。

      工作积极的女知青李向党今天是最后回来的,她也不知道林清清和大家闹了别扭,就问大家,“林清清呢?怎么没出来?是不是出去了?”

      萧雁如撇了撇嘴,“在房里生气呢。”

      李向党看了大家一眼,“我们不叫混她吗䍍?”

      萧雁如冷哼一声,“叫什么呀,想吃就自己出来,不想吃就继ݪ续呆着,又不是什么大小姐,难道还非䋋得我们三催四请才出来呀!”

      说完,萧雁如就举起茶杯,螂对众人说:“来来来,我们一起以茶魠代酒,祝我们君宁生日快乐!平安健康!万事如意!幸福绵长!”

      大家也都站了起身,枼朝君宁举玴起茶杯,“君宁,生日快乐!”

      云 君宁笑着和他们碰了碰杯,也笑着对他们说:“谢谢大家,谢谢。”

      等大家坐下之后,不用谁招呼,一个个就开始猛吃猛吃顁,谁也没空去想林清清吃不吃。

      䴖林清清见真的没有人过甁来请她出去吃饭,再听着外面他们这些人高兴地吃喝笑闹的声响,一边吃还一边夸着君宁,气得她在屋里掐烂了手心,差点吐血。

      可惜,她就是气死,也没俣人理她믂。

      等吃鰨完饭鬨,君宁就跟他们说了自己租了房子要搬出去㛗住的事。

      在场的知青都不舍得她,纷纷问着为什么?

      ꮿ 君宁也没说林清清的不是,擂只是淡淡笑道:“我就是想一个人清静点。”

      ࠆ鐕大家知道她已经跟村里签了协议,知道事情已定,又跟她说,明天大家一起帮她搬家뀴。

      毨 君宁还是婉言相拒,“不用ⶏ啦,你们都要上工,再说,我也殉没多少东西,就一床铺盖、一个行李袋㏑、还有一些杂物,我自己一个人就能搞定。”

      众人씂见她真不是客气,也就不再坚持。

      大家又坐了一会儿,累了一天的他们就㰮各自回房休息昆。

      等君宁回房的时候,才发现林清清錶竟然从里面把门给拴上了。

      君宁有些无语,拍着门喊着:“林清清,你反锁着门干嘛?赶紧给我开开门。”

      垜林清清见君宁喊门,想着她进不来,心里就感觉解气。

      君宁又喊了两声,见林清清还是不开门。

      她冷着声音对里傉面的林清清说:“林清清,你要是再不开门,就别怪我踹门了。”

      知青点的뙓人听到声响,又全都走了出来,他们心里对林清清也更加不满。

      点长顾向文也加₠入喊门的行列䍪,“林清清,你赶紧开门,嚞再不开门ް,我可要跟老支书反映扣你的分뗷了㨅。”

      听到顾向文的话,林清清翻了一个疝白眼,这才不情不愿地走过来开门。

      君宁准备踹出去的脚,也收了回去。

      她心里还有些遗憾,要是林清清不开门多好,鼶她就有理由直接踹绕门,吓死她这个黑心莲。趼

      林清清看到君宁手里챛抱着一堆知青送的礼物,剤心里又酸得不行,差点化身픍成柠檬精。

      但想到现在的君宁不好欺负,蒩怕君宁又狂怼她,还是不敢再招惹君宁。

      君宁见林清清就算憋着也不敢㏯再吭声,也很满意。

      不然的໷话,林清清敢犯贱,她就敢嫏削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