寝人网站在线观看

      数日辗转而过,正月底,秦国使团至!

      赵国邯郸,王宫之内。

      虽ົ然不是正五日,但大殿之上却跟往常朝议一样,满满当当。

      这时赵王还未到,文臣武将已站箩好队列,各与左顾右盼,细语相商,商讨着近来㩭的大事。

      很快,釜鸣声响起,朝议时间到。赵王丹满脸肃穆,从偏殿走到殿前,行到王座旁,端正坐好。

      “臣等叩见我王à。”台下臣子在听到釜鸣声后,谈论声瞬间止住,目视赵王端坐,随后在领头的赵胜廉颇带头下,躬身见礼。

      “众卿平身!”赵王右手虚抬,回应群臣。

      “秦国使者何在?”赵王象征性地问了一句,权当走个流程。

      “禀我王,秦使冯去疾已到殿外等候!!”司空衊萧默闻言连忙出列,出言附和。

      “嗯!”赵王威严地应了声,随后吩咐左右侍官:“宣吧!”

      “宣秦国使紗臣,进殿!”侍官尖利的嗓音穿过大殿,声音洪亮,让殿外台阶下等候的人能够听到。

      之后,脚步声响起,秦国使臣的身影越来越近,逐渐显现。

      来者身穿墨色红纹宽袍,相貌平凡,肤쓐色蜡黄,看上去像是久病之人,身形看上去也很是消瘦,只是行走步履间无丝毫颓缓,厚重有劲,手持使臣节杖,大步走进了殿内。

      “见过赵王!”来者,也就是秦国使臣冯去疾,对着台上端坐꾵的赵王微微一屈悝身,低头唤了一声,便算是见过礼了!

      见此,赵王面露恼怒之色,心里对秦使的态度很不爽。而殿内一众朝臣对此也很是不忿,但是却无人敢出面指责秦使的不是。因为秦国,已非池中之鱼!不是如今的赵国可招惹的存在!

      横了眼前这使者一眼,赵王终是忍不住,冷哼了一声,讽刺道:“哼!贵使身为秦国的使者,就是这般不通礼数吗?难道真如旁人所说的那样?秦国是个蛮夷之邦ĥ,国内尽是些不懂礼数的蛮夷?!”

      赵王此言一出,殿下臣子也是讥笑连连,连忙应和赵王之言,大行讽刺之语。

      冯去疾见此,面色不改,依旧淡定如初,扭头看了看这朝堂⟻之上的各位臣子。

      在环视了一圈之后鰺,似是想起了什么,冯去疾嘴角一咧,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逐渐盖过了群臣议论之声,甚是放肆。

      “你笑什么?”赵王见此,拧眉喝问道。

      闻言,冯去疾渐渐止了声,只是嘴角的弧度却丝毫不减:“敝臣所笑之事,恐怕赵王不一定听得下去!”

      说完,见赵王的脸色越发阴冷,冯去疾嗤笑一声,说道:“敝臣在想,这五十步笑一百步的蠢事,有䥰谁会去做呢?!”

      赵王的眼中似有光芒闪动,冷声问道:“贵使所言,何意呀?”

      “王上不知?”冯去疾看上去有些疑惑,反问了一句:“那前些日子用我国公子为质,以此来欺压我秦国使团的传闻,不是贵国的手笔喽??”

      说到最后,冯去疾眼神锐利,环伺一圈,看得殿上一众臣子哑口无言,默而垂首。

      看到这儿,赵王也觉得脸上烧得慌,见本国臣子都被一个外人压得不发一言騿,顿时心中恼怒,当即冷哼道:“哼!我赵国如何对待别国公子,乃我赵国之事ԋ。况且,那小子쯑不읛过是你国公子留在邯郸的孽种,什么时候成了公子之尊?此子在我赵国盗窃成性,我赵国惩罚一介犯卒,有何不可!”

      “这么说来,赵王是一点儿都没有悔过之心喽??”冯去᷎疾一声冷笑,目光犀利。

      “贵使,须得明白,这是我赵国之地!”赵王很不满这个缽秦使的态度,冷喝道:“再者,这不过是些传言罢了!你秦国的公子,在我赵国合信君的府上,过得可不差!”话中若隐若无,夹带着对赵岳的不满。

      冯去疾听到这儿,笑了笑说道:“原来如此!若只是谣言那就再好不过了!否则,赵王等一下,可是很难给我秦国一ꪆ个交代!!”说到最后,话语之中狠厉尽显。

      这ᮦ时,旁边的廉颇忍不住,讥讽了一句:“怎么?你秦国还会为了一个小公子,来与我赵国交战不成?!!”

      “公子?呵呵!”冯去疾闻言,冷笑不已,缓缓说道:“将军失言了,这少年,可不是寻常的什么公子,那可是我秦国的嫡公子!!!” 堢

      冯去疾声音铿锵有力,语出惊人!殿上的所有人,都被这个消息震得胆战心惊,一个个瞪着大眼,面上尽是惊魂未定的神色。就连廉颇,脸上也很不自在。

      “什么?!”赵王闻言,顿时心惊솰不已,甚至连说话声都夹带着颤音:“你方才说什么??”

      “哼!”冯去疾冷哼一声,拿起手中的白玉简,抽出一张洁白的细腻绢帛,高声颂道:“我王封诏:安国君之孙,公子子楚之子,宗室后孙嬴政,乃我秦国太子之嫡孙,身为王室正统,位崇身贵,当受王题族之封!念其少年⼿悲苦,流连外国,衣食不蔽体,困顿不绝息,仍不改心中之志,寡人甚怜!特此,赦封嬴政为我秦国嫡公子,享王族䝗宗庙之礼,以正其身!!”

      大殿之上,虽人满无缺,但此时却无丝毫杂声,只有冯去疾的声音响彻殿堂,久久不绝。

      秦王的王诏已经读完,但⾼是殿内却仍旧没有一丁点儿的声响,众人都惊骇于方才的内容,有些不知所措。

      嫡公子!与公子只有一字之差,但是其代表的意思却是天差之别!一国之公子,虽说不多,但也绝对算不上少。可嫡公子,就只有一个!只有被各国的太庙宗族认定为日后继任王位的公子,并且是朝中已立的太뺼子之后人,才能被称之为“嫡公子”!

      而一旦被赦封为嫡公子,已经相当于太子之尊!只要没有意外,等着继承王位就行了!就连嬴政他爹,也不过是被安国君立为继承人,而非是嫡公子!继承人虽然也有继承王位的权利,但是比之其他公子却也高贵不了객多少,甚至极有可能会被其他公子击退,从而失掉大位!

      所以,在知道了秦王的王诏之后,赵国的臣子们脸上个个都异常精彩。

      赵胜此时好不容易长舒了一口气,袖袍下的大手止不풍住颤抖,心中直呼万幸!!司空萧默,此时则瞥眼看着身旁的司寇易쑤华,见其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心里爽快得很,忍不住“嘁”了一声!

      两人挨得很近,易华自然听到了身边传来的不屑之声,顿时脸上的阴霾更黑了……

      这时,见赵王还是一副匪夷所思的表情,冯去疾忍不住出声提醒道:“赵王,是否要核查一番??”言语之间甚是揶揄。

      “…⭅…”赵王脸一黑,眼含怒色紧盯着冯去疾,心中似乎有万丈怒火难以平息。

      对此,冯去疾的脸上没有一丁点儿的怯色,上前两步,将手中的白玉简和绢帛都放在了赵王的桌上,回身而立,姿态淡然。

      赵王阴着脸看着冯去疾的动作,放置在大案上的绢帛,很ჰ轻饔易就看到了其中的字迹,以及醒目的秦国王印。看到这儿,赵王的脸色更显阴厉。

      这时,冯去疾接着说道:“赵王方才说,我秦国的嫡公子嬴政在贵国合信君的府上过得不错?!”

      这下,赵王心里即便再不爽,也不得不出声回应:“你要如何?”

      “赵王言重了!敝臣此言别无他意,只是因为我国王上曾有感叹,说贵国合信君仁义无双、德行无量,对此我王由心感佩!”冯去疾说到这儿的时候,身上的凌人盛气一扫而空,谦和爫温顺,与方才的凛然之势截然不同,判若两人。

      一大早上来被人气到现在,终于是听到一点儿好听的话了,赵王心中的阴冷也消散了一些,脸上寒冰解冻,平声道:“本王代合信君,谢过秦王!”

      话语之中,透露着一丝丝的骄傲,毕竟合信君也是宗室之쯑人,如今也算是为国争光了!

      见此,冯去疾眼中闪动着一丝奸猾,连忙借着赵王的话风说道:蟵“我王深深叹服合信君的高义,此次使团出行前,我王特意嘱咐鄙臣,想将我秦国嫡公子嬴政送到合信君的府上,向合信君多学学,以修自身德行!”

      浦 狐狸尾巴,终于是露了出来!

      闻言,赵王呼吸一窒,方才刚有些消散的戾气,顿时又翻了上来,心想你一个小ѫ小使臣居然都敢算计我!正准备爆发……

      “同时,我王应诺,可将嫡公子嬴政作为质子,质于赵国,以表秦赵两国互不侵犯之盟!”冯去疾不紧不慢,缓缓说出了秦国的条件和让步。

      “嗯?”赵戩王一听,火气瞬间散了个干净,䢶眼睛微眯,心中暗自思量。

      如今燕赵冲突日益激烈,燕赵之间必有一战!若是能在此时稳住西边的秦国,全力击破燕国,定然是轻而易举!

      想到这儿,赵王眼中精光闪烁,深吸了一口气,问道:“秦王,真的愿意将本⮇国的嫡公子压在我赵国做质子吗?!”

      “自然是真,敝臣奉王命,即刻就可与赵王立下国书,以作为两国邦交之事宜!”冯去疾这一番话,说得是掷地有声,把赵王听得连连点头。

      “嗯!”赵王满意地一点头,随后看向台下诸多臣子,朗声问道:“诸卿以为如何?”

      闻声,平原君ꊷ赵胜抬头执手道:“王上,老臣以为,此事尚可!两国数年已无刀兵,我赵国也不愿再起兵戈之事,如今秦国如此提议,臣以为可与秦国订立邦交,止戈息兵!”

      “公叔之言,甚得寡人之心!”赵王一脸喜色,连忙又问娔道:“诸位可还有异议?”

      底下鸦雀无声。这下面的臣子都不是傻子,你赵王自己都喜得不行,谁还敢泼你冷水?

      冯⩲去疾将这一幕收入眼底,赵王脸上的喜色和赵胜的眼神示意,都被冯去疾看得一清二楚。对此,也只不过飒然一笑,没有在意。

      “好,既然ꓝ都无异议,那本王就此宣布,与秦国置换国书,互通邦交,以示秦赵两国互不侵犯之心!”赵王当即宣布了这一邦交举措,随后又道:“萧默,本王命你为我赵国使臣,待秦使休整过后,一并前往秦国,向秦王递去国书,以示两国邦交之礼!”

      “臣遵命!”萧默连忙出声₊领命。

      “敝臣,多谢赵王应允!我秦赵两国,上溯同源,此次能止战平和,不失为两国之福啊!”趁着热乎,冯去疾又说了两句场面话,热一热场子。

      “哈哈哈!贵使客气了!贵使一路走来,想必劳顿不已,就在我邯郸休整几日。等休整好了,쨺再与我貺赵国使臣一道前往秦国吧!”赵王被冯去疾这两句话说得满脸红光,一点靌儿也不像开始那样针锋相对。

      “谢过팳赵王!只是在休整之前,敝臣还要去一趟合信府,前去看望我国公子,还望赵王应允!”冯去疾恭身答谢。

      “这是自然,贵使请自便!”赵王手一抬,一副“请君自便”的模样。

      “谢赵王鎻!”

      …………

      日近黄昏,合信府中泰院当中。

      秦国的使臣登门来访,合信府自然是要好生接待,不能落了礼数。

      会客大厅内,合信君赵岳坐于上首位,赵诗雨与秦使冯去疾左右对坐。而在赵诗雨身旁,小嬴政赵姬俱在,宴会正值쭅酣时。

      冯去疾端起酒樽,朝着赵岳和赵诗雨先后一礼,态度恭谨,和声敬道:“冯去疾,在立此谢过君侯与公主,护佑政公子及赵夫人,下官感念君侯之恩德,谨以此酒Ɇ聊弩表心中敬意!!”说完,一饮樽中酒,放下酒樽,朝着二人端正一礼。

      见此,쫎赵岳赶忙持礼道:“冯大人客气了,政公子与赵夫人既然是我合信府中人,保他们平安也是应该的,都是本君分内之事!”

      冯去疾闻声,感턉慨不已,恭声道:“君侯仁퇫义,下官胡拜服!下官在路上就有謦所听闻,前阵子赵王欲使计对政公子不利,最后还是多亏了公主挺身而出亲入敌营,才能让政公子脱离险境!如此大恩,秦国绝不敢忘记!”

      “大人言重了,诗雨不过是耍一些无赖手段,顶多也只是震慑下那些小鱼小虾罢了!大昶人不必行如此大礼相待,显得生分!”赵诗雨见这秦使这么客套,心里难免有些别扭。心想以后都是一家人,说话这么拘谨干嘛?

      赵诗雨心里的小九九,冯去疾哪里能得知呢!

      不过赵诗雨都这么说了,再ﵫ客气下去显然也不合人情,念及至此,冯去疾便点头道:“公主所言极桭是,是下官不好,下官自罚一樽!”

      说完又是一樽满饮。连续几樽酒下肚,冯去疾的脸上红晕顿现,似是댤醉意三分。

      借着酒劲,冯去疾看向上⳷首的合信君,当下说道:“君侯,我秦国王族,为政公子挑选了一位身手高强的护卫,作为平日里侍卫之职,不้知君侯之意……?”

      眼下,嬴政在合信祁君府上暂居,秦国安排一个身手不凡的侍卫进去,怎么滴也要跟这合信府的主人吭下声,要不然就是无礼的ᯮ体现了。

      对此,赵岳倒是丝毫不在意,大大咧咧地回道:“无妨,此乃小몽事붻!嬴政既然有秦馻国嫡公子之尊,若是身边没有护卫随侍,ꅿ也说不过去!”

      “多谢君侯应允!”冯去疾见状一喜,连忙出声朝屋外喊道:“残顾듟,进来吧!!”

      言罢,屋外走进来一名干瘦汉子,汉子身着朴素布衣,面上光洁,唏嘘的胡茬子显示出,此人先前应该蓄有胡须。

      此人一进来,赵诗雨和赵岳的脸上就充满了怪异,总感觉这人好像在哪里见到过……还挺熟……

      越看越熟越看越熟……最后,赵诗雨终于是想起了此≨人是谁。

      “哎呦喂,这不是氏月嘛~~!”赵诗雨小脸一下子就明媚了不少,笑眯眯地看着迎面走来的氏处月,就像个小狐狸一样。

      上次将氏月放走后,没想到今日又会再见,而且是以这样的身份,当真是世事无常啊!

      这时,赵岳脸上也有些不自在,隐晦地瞄了自家女儿一眼……

      对面的氏月……不对,是残顾!残顾见赵诗雨认出了自己,脸皮子一抖,眼底划过一丝惧怕,但还是走到了几人跟前燐,行礼道:“残顾,见过君侯、政公子!”

      礼数很周到,就是壮实的大腿有些微的抖动,影响美观~~

      “残顾?”赵诗雨笑了笑,道:“氏月,好久不见啊!没想到你与我合信府这么有猿粪,今日竟以这副面容出现在我等面前。”

      숵潜意思是说:你以为你刮了胡子换一身行头就能忽悠过我了?

      残顾脸一黑,心里还没来得及骂两句呢,就膺被一旁冯去疾的疑问给打断了……

      “氏月??”冯去疾显然不知道残顾以前的身份,满脸疑惑地问道:“残顾,你与公主先前认识吗?!”

      一听这话,残顾的眼皮子就是一跳,弱弱回道:“回大人,有些交际……”뭯

      “哦?”冯去疾下意识地看了眼赵诗雨,见其一脸戏谑的样子,冯去疾的心里就有些疑惑:这赢凰公主車的样子,看起来不太像是“有些交际”呀?!

      不过,作为一名合格的使臣,冯去疾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所以也没再深究此事,而是和气地说道:“既然残顾与公主熟稔,那就再好不过了!残顾,日后政公子的安全,就要拜托你了!”

      “小人定不负所望!㈞!”对于正事,残顾态度坚ϱ决,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尽管残顾딉的心里一直想不通,不明白上面为什么要把自己放在合信府……

      “好!!”见残顾如此表决,冯去疾很是满意。

      不过接下来湂,冯去疾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有些忧虑,对着赵岳一礼道:“君侯见谅,今日下官来此拜访,一是因政公子一事,特来拜谢君侯之恩。此外,还有一件事,想要拜托君侯!”

      “哦?不知是何事?但讲无妨!”赵岳一听有事,当下就出言问道。 뀹

      说到这儿,冯去疾直起身子,拱手向赵岳,郑重说道:“君侯贤明,应该已经察觉到了。此次我国王上并未要求赵王遣返我秦国公子,就是因为我王知晓,要想让政公子安全回晈国,仅凭这嘴上的邦交是不可能的!是以,才会将政公子暂设为我秦国质于赵国的质子,以此来稳住现下的局势,等日拍后伺机再动!”

      “而政公子虽然有着嫡公子的名号,可以震慑住一些屑小之徒,但是毕竟身在邯郸,危机四伏,我秦国的势力也是鞭长莫及。纵然有残顾在此看管,但也无法时时刻刻确保政公子以及赵夫人的安危。对此,我王也是忧心至极,终日苦思无果,最后也只能将希望全数寄托于君侯的身上!下官今日斗胆前来,就是想请君侯,能看在我王的份上,多加护佑政公子和赵夫人!”说完,冯去疾姿态恭谨,垂下头颅,跪伏在地上,以求赵岳应允!

      “……”秦王的请求,这个份量还真是挺沉的!

      想从赵国嘴里要回嬴政,困难重重还不一定能成,这秦王显然不傻,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而如此谋划,既能保住嬴政的性命,说不定还能勾搭一个嬴凰公主回秦,这显然是稳赚不赔的买卖!赵岳对此心如明镜,通透得很!

      赵岳拧眉思索了片刻,不ꗤ着边际地看了眼赵诗雨,随后一脸和煦,笑着应道:“此事,本君答应了!嬴政跟赵夫人ⵣ在我府上已有一年,嫌夫人与我合信府的胡雪儿管事姐妹情深,嬴政更是我女儿亲收的弟子,于情于理,我合信府也要护好他们二人!烦请转告秦王,本君定不负所托!”

      “冯去疾,在此拜谢君侯虄大义!!”冯去疾听到赵岳答应了此事,顿时激动得老脸通红,眼中泪光闪动,忍不住再行一大礼,呜咽着声,向赵岳拜谢。

      众人见此,无不为冯去疾的忠贞所感动。赵姬对此垂泪涟涟,却又忍不住喜极而泣,伸手拉着儿子,心头火热,似是感受到了遥远的另一国度中,还有人惦记着自己娘俩儿的安危。

      激动过后,冯去疾老眼含泪,向着对面的嬴政嘱托道:“政公子,微臣身兼使臣之位,与赵国邦交之事重于一切,不能长时间在邯郸逗留。如今微臣已在邯郸放出我王诏命,公子已是我秦国之嫡公子,也可继续在合信府当中修习。只是,这邯郸之地毕竟́不是秦国,即便有君侯相佑,公子也还需如履薄冰,小心为上啊!”

      “冯大人放心,嬴政必定会铭记于心!”嬴政小脸严肃,认真回道。

      “嗯!微臣相信公子!!”冯去疾见嬴政言行谨密,举止端正,眼中的忧虑顿时一扫而空,脸上笑容浮现,重重地点了点头。

      只是此时,嬴政身边的残顾嘴角一抽,心里暗暗吐槽:大人你关注的方向应该错了吧?惹事儿的从来都不是我们家公子啊!䃳!!

      随后,冯去疾又看着赵姬说道:“夫人,微臣临行前,子楚公子曾找到微臣,让微臣给夫人带句话。公子说,让夫人注意身体,一定要好好活下来,等秦国来接你们回家,公子会在咸阳为二位祈福,等着一家人团聚的那一天。公子还说,不论如何,这正妻之位,永远都是夫人的,无人能夺走!”뷤

      话未说完,对面的赵姬已是听得泪眼朦胧,哭成了泪人儿,就连话都说不出,只能不停地点头,才能表明自己的心意。

      嬴政此时,心中对父亲的那一份恨意,终究是消散了开来。对于往后的生活屛,心里开始有一些期待!

      在嘱咐完成之后,冯去疾从袖中抽出一个玉匣,双手奉到赵岳面前,恭声道:“君侯,此乃我王之᫔亲书,以及督军兵符,凭借此信符,君侯可随时调动我秦国上党十万驻兵将士,以供策应!”

      “这!!”赵岳闻言顿时一惊,心中波澜翻涌,难以平复。

      十万大军!还是秦国的虎狼锐士!就这么轻易地交给了自己这个别国君侯?!不谈论其他,就光秦王这份信任和胸襟,不禁让人自心底所叹服。桍

      赵岳看着眼伆前触之可及的玉匣灒,只觉得其重若万钧,不敢去接,只得婉拒道:“秦王盛意,本君心ᩥ领了。只是这调兵之信符,本君万万不能收取,还请大人拿回。请秦王放心,即便没有这信符,遆我合信府也足以庇佑贵国公子!!!”

      赵岳这话说得是正气凛然,道义满满,把一旁的赵诗雨看得很是焦急……

      赵诗雨当然急啊~~这可是传说中的调兵符啊!!还有秦王书信为证,这就相当于把十万大军送到自己嘴边儿了!!这还推诿个毛线啊!!去拿啊啊啊!!!(赵诗雨心中咆哮)

      若非有外人在场,尤其䒩是当着赵姬和秦使的面儿,不能展露出自己的本性~~!缓要不然赵诗雨都想自己上前把这个东西给接过来!不过为了保持自己在外人心目中的完美形象,赵诗雨还是生生忍下了这个冲动。

       毕竟……人家秦王也不是给咋的呀~!

      就这样,在赵诗雨绿油油的目光注视下,赵岳再三推诿无果,还是拗不过冯去疾的再三请求,最终只得收了下来。

      收下玉匣之后,赵岳还唉声叹气了一番,直言秦王怎么怎么用心了,这让一旁“默默观看”、“淑女端庄”的赵诗雨,脸上的表情那是极其精彩,心中忍不住吐⩏槽道:这么傻的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难不成傻人还真有傻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