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力影院限制1

      麻九参观了酒坊,基本搞清了黄酒的制作过程,结果发现,酒坊的造酒工艺明显落后,最典型的是没有蒸馏这一环节,这样,就导致酒水的酒度偏低,喝起来口感不好,也不过瘾。

      现代白酒应该普遍采用了蒸馏技术,以提高酒度,改善口感,使得酒更醇香绵长。

      可麻九前生从来也没有去过白酒制造厂,没有见到现代的白酒蒸馏设备,再说了,自己来到的时代,也根本不具备制造现代蒸馏设备的条件。

      只能根据现有的条件,进行简单的蒸馏了。

      麻九找到酒坊的赵师傅,跟他说,其实酒比水耐热差,把压好的黄酒放到铁锅里加热,酒就先变成气体出来了,而出来的酒气遇冷还会变成像水一样的液体,这样,就能把酒从酒水里提纯出来了,这样提纯的酒,好喝,酒劲还大,还好保存,不易变酸。

      赵师傅听了麻九的想法,很感兴趣,他强烈要求麻九帮他进行实施。

      麻九就在酒坊的院子里用砖砌了一个灶台,安上了一口大铁锅。随后,又叫木匠房的穆师傅打了一副锅盖,锅盖形状就好像帽子一样,并在锅盖的顶端侧面打了两个圆孔,将粗细适当的长竹管插在圆孔上,用来引出锅里的蒸汽。

      麻九又叫穆师傅打了一个长长的水箱,让长竹管经过装水的水箱,以对蒸汽进行冷却,让它重新变成液体。

      一切准备就绪了,这天早晨,麻九叫酒坊的小工们把大铁锅装满了压出的酒水,盖上了锅盖。

      “点火!猛烧!”麻九向小工们发出了命令。

      几个小工点着了木材,拉起风箱,干了起来。

      没一会儿的功夫,酒水锅就响鞭了,两根竹管开始滴滴答答地留出了酒水!

      “小火加热,不能烧开锅,烧开锅的话就失败了!”麻九再次命令道。

      麻九迫不及待地用手接着酒水,放到嘴边尝了起来,有很浓的辣味。

      乞丐村真正的白酒诞生了!

      赵师傅和小工们也尝了起来,都说太辣。麻九说,等蒸馏完看辣的情况再兑一些水就好了。

      几经实验,麻九和赵师傅终于造出了浓香四溢的蒸馏酒!

      这回,晚饭时饭厅内的酒味更浓了,虽然还是每人一碗的定量,虽然定量的碗更小了,但已经没人说喝得不过瘾了,因为酒的酒劲太大了,真正能喝一碗酒的人其实并不多,很多人其实只是弄半碗或是小半碗酒就足以神清气爽飘飘欲仙了!

      当大家得知是麻九改良了米酒时,都对麻九投来了敬佩的目光,有人悄悄给麻九起了一个外号,叫麻大侠。

      没过几天,麻大侠的称呼正是取代了麻护法,连婉红也管麻九叫起了大侠的外号。

      冬天来了,天气更冷了。

      朱碗主来了,还带来了狗剩子。

      狗剩子比以前干净了不少,穿得也利索多了,但顽皮的劲没有变化。

      朱碗主为啥把狗剩子弄到老营来了呢?

      原来,狗剩子和人打架惹祸了,他为了给一个穷苦的小女孩出气,把一个风族员外家的小公子砸断了腿,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朱碗主叫狗剩子来老营暂避一段时间。

      朱碗主变得稍微胖了一些,仍然好酒,麻九请示了姜盆主,在饭厅招待了他,两人傍晚在空旷的饭厅里喝了起来。

      蜡焰在两人的眼前不断跳跃着,卖弄着优美的舞姿,桌子上的火盆发出暖暖的热气,吹拂着两人微红的面颊,盘子里的鲫鱼直挺挺的躺在那里,没有了一丝的牵挂,火盆里的酒壶发出了滋滋滋的声响,像一首久别的重逢曲。

      两人默默地喝着,谁也没说话,很快,一碗酒就下肚了。

      麻九拿起火盆里的大酒壶,又把两只酒碗倒满了。

      “朱碗主,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老实说,咱们从曲州回来以后,你去曲州百花园找黄玫瑰了吗?”麻九两眼盯着朱碗主,一脸严肃的开口了。

      “那你去找小紫了吗?”朱碗主也瞪大眼睛同样盯着麻九,没有回答麻九的问话,而是反问了一句。

      麻九被朱碗主问的噗嗤一笑,端起酒碗喝了一口,嘴唇一抿,说道:

      “我一天忙忙活活的,也没有时间啊!再说了,她在我心里可有可无,就像这酒一样,我不贪恋她。”

      听了麻九的话,朱碗主把嘴咧得很大,伸手指点着麻九,说道:

      “虚伪,虚伪,十足的伪君子!你自己忘了咋地?在曲州百花园,是谁扯着嗓子吟诗作赋来着?又是谁大唱什么牡丹之歌来着?看人家弹奏古筝时的痴迷样子,那神情那眼神那暧昧的动作,整个一个馋猫,一条被鱼饵钩住了的大鲤鱼!还说可有可无,我看是朝思暮想。”

      “那你对黄玫瑰朝思暮想了?”

      “的确有些想她,想她给我的温存,对我的信任,还有对咱们乞丐的尊重,想她淡淡的体香,想她体贴的爱抚,想她细弱的呼吸,想她软绵绵的腰肢,想她富有弹性的葱白莲藕。总之,我不隐瞒自己的感受,我不欺骗自己。”

      麻九对朱碗主的坦诚并不吃惊,吃惊的是朱碗主说出的语言,这老朱也不像没念过书的大老粗啊,难道这些话真是他内心的感受,经过多日的反复提炼,说出来就优美了?

      看来,优美的语言是出自于生活,出自于感悟。

      “朱碗主,你不是对胖三说,小黄小青小紫他们是风尘女子,只是逢场作戏,游戏人生,没有真情吗?既然没有真情,你还朝思暮想的,你这不是单相思吗?”

      “她们对咱们是不是真情我不管,可我对小黄是动了真情的,她成了我心里的魔,总是搅得我寝食难安的,她的一举一动,还有声音容貌,总是在我眼前晃动,挥之不去,跟闹鬼似的。”

      “这就对了,你这纯粹是相思病,单相思,时间长了,要出事的。”

      “那你说咋办呀?我真没主意了。”朱碗主语气很诚恳。

      “你光单相思不行,这样,不但痛苦,还比较愚蠢,更可怕的是,时间一长,容易闹病,弄坏了身体,弄垮了精神,依我看,你应该去百花园一趟,跟小黄好好谈谈,看她对你的情谊到底如何,对你的感情到底多深,说不定她愿意离开百花园,跟你白头偕老呢,那样的话,你就如愿以偿了。你一个男子汉大丈夫,这点事还掰扯不清吗?”

      “我也多次想过这件事,想去百花园问个究竟,可就是怕遭到小黄的拒绝,所以,一直没敢去百花园。”朱碗主摸着头说道。

      “整了半天你还是对小黄没有信心,那你不是纯粹在自己折磨自己吗?只要你诚心,我看还是有希望的,毕竟你是她的救命恩人。

      再说了,她们这些风尘女子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世态炎凉,人情冷暖,经历了太多太多的虚伪和欺骗,可能更渴望男人的真爱,只要你绝对的诚心,也许能够打动她。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去一趟曲州吧!说不定你就梦想成真了!”

      “喂!麻护法,你原来可不是这个想法,你变了!”

      “说的对!我又重新思考了。”

      “那你想不想小紫?”朱碗主喝了一口酒问道。

      “有时也想在百花园的情景,挺温馨浪漫的,但,小紫就是天上的仙女,妩媚,灵气,高不可攀。她在我的心里,就像神仙姐姐一样,我更多的是崇拜,敬服,还不敢去爱恋和拥有。”

      “这是实话,刚才的可有可无是屁话!”

      哈哈哈······

      两人大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