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丛林在线观看

      韩兆峰,尚学宫先天六重供奉,新任天元城巡检司尚书。

      本来到了先天六重鹲,是不需要到各地执掌巡检司的减。毕竟能够达到体外凝气䮤的先天高手太少,每一┉个都尽可能的保护起来,让他们尽快突破先濓天八重쨵。

      漭但是谁让天元城的先天高手损失太大了,൷朝廷㧴不得不派떮来一个先天六重˙。㓲

      而且,先天六重并不保准,槆因为上任之后就要面对一簞个强大的南夷王。根据巡ኖ检ഷ司密探的汇ᖸ报,南夷王ḓ得到了奇遇,已经具有先天九重的实力了。所以,他才叫嚣着不比皇威寺的转世罗汉弱。 戞

      当然,密探并没有亲眼看到南夷王,无法确认这条消息的真实性。

      但是就算是假的,南夷王至少닜也有왇先天七重、八重,那也不是韩兆峰可以对付的。

      他不想来,可是先天六重当中㌣就他关系最弱,㽻所以被推梬了出来。

      为了保住性命,他뒋来之前做了很多的功课。到了天元城之后,更是违抗命令留了郑希夷一晚上,向他了解了天元城的事情,用足以让郑К希夷晋升先天六重的修炼资源떛以及体外凝气心得,才从郑希夷那里知道了天元城一战⛝的真像以及刘ῃ沛晀然的人际关系网络。

      刘沛然平日与世无争,他到不怕和刘沛然起冲突。但是想要ꊸ让刘沛﨓然帮忙,却没有什么好的条件。

      䄣 ⺉ 而且,他也不㹪知道刘沛然到底厉不厉害,是不是他要找的那个L人。

      所눳以,他才派人酐调查了刘沛然一路釼上的行踪펤。

      本来想着有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惹怒了刘沛然,他好看看刘沛然的手段。结果这帮人一个比一个怕死,根本不敢招惹刘沛然。

      他郁闷之余,也逐渐加深了对刘沛然的印象。不管怎么样,刘沛然现在已经成为天元城一带퍃的霸主,겭摩云派之后新的南天一柱,抵抗南夷王入侵的重要人物。

      就冲着刘沛然的巨ã大威慑力,他긴都要笼络住刘沛ﰺ然ቖ,得到他的帮助。⺲

      所以,他耗费了巨大的人情䛽,给刘沛然送来了一分厚礼。

      一边等待飞马快报的时候,韩兆峰一边组织武林大坚会。他虽然表现的很礼遇,但是却并没有特别关注ᐤ刘沛然,反而对其他先天ཡ高手很亲厚。一些大门派퐓,直接展开手段d拉拢,并且许诺他们,只要他们的弟子⮈驻扎到边境周围硒,阻挡南夷进攻,就会让他们门派进驻天元城,接手各大家族留下来的空当。

      说到这里,他还要谢谢刘沛然和郑希夷。如果他们两个没有亜将天元城大家族貯连根拔起,他还真没有多大的筹码来拉拢这些大门派。

       只要入驻了天元城,那么各大门派就有了稳固的后方,弟子不用都呆在山门,还得担心别人攻山,灭他们满门。摩云派有先天八重的高手坐镇都被灭门了,他们先天六重、七重的岂不是更危险?

      一旦南夷王潜入建立各个击破,他⼸们门薶派的下场不棥会比摩云派更好。而到뙷了天元城,大家还能报团取暖。哪怕南夷王真的有先天九重,面对几十上百的先天高手,也要束手无춠策。

      ӻ蚁多咬死象,南夷王再厉害又能杀几个人?

      而且,朝廷不会眼睁睁看着天元城뫜覆灭,只要南夷王一露面滉,必然会派出转世罗汉来对付他。那个时候,还有什么地方比天元城更加ሠ安全的吗?

      得到许诺的门派纷纷行动了起来,开始调兵遣ṓ将,按照韩兆峰的部署进行安排。

      轸反而人人畏惧的刘沛然,一直没有动作。

      陆英也奇怪这件事情,“先生,这位韩尚书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就连长河帮那样的乌合之众都有事可干了,却一直晾着我们。”

      “这不悢挺好吗?”刘沛然笑呵呵的修建着茶花,一点都不着急。

      “每天有人供吃供飙喝,享福都不会。再说琬了,人家也짒没有晾着咱们啊!不是每天都派人送来各种列好吃的,昨天的鹿尾就很不错,今天送来的是什么?”

      陆英均无奈笑屶了一下奮,“今天是熊掌。”

      㠁“先生,我就是奇怪,咱们没有什么事也就算了,三哥好歹是巡查御史,也这么被闲置着,只怕这里面有事。我怀疑这位韩尚书有什么ፎ不可告人之事……”

      “把心放在肚子里,转世罗汉咱们都见过Ͽ,还有什么可怕的。”

      也不怪陆英担心,这都半个月了,韩兆峰一直都没有上门和刘沛然商议事情。好像请他来就是为了让他坐镇天元城,预防南夷王突袭的。

      没过几天,一辆豪华的马车驶进天元城,直奔巡查司。

      韩兆峰站在巡检司门口等待,等马车到了近前,笑着迎了쭤上去,“恭喜柳大人得以荣归故里。”

      “柳大人”满脸伤痕,从马䠞车上下来之后,立刻抬头仰望。阳光刺眼,他抬手放在额头,依然看向巡检司的椊招牌。等到身后덫的妇人也下车之后,他呲笑起来,“是啊!我也是真没想到,当初就是巡ꑮ检司将我送走的,现在又是巡䄅检司将我개接回来的,够讽刺的。”

      韩兆峰面不改色,“柳大人,当年的案情骴是我上上任巡检尚书所为,我已经将事情原委查清楚了,特地送去皇都的。”

      柳大人虝对他的说辞不置可否,“你们巡检司还真是想判罪就判罪,想无罪就无罪啊!你也不用兜圈렬子了,将老夫븫带回来是为了什튆么事情?”

      䶴不管瀍怎么样,当初陷害他的不是韩兆峰。虽然韩兆峰将他⻁救出来的目的不纯,但是毕竟有恩于他,能办的事情还是要办的,他可不会欠人情。

      韩兆峰笑着说道:“我的确有求于柳大人,不过䣀此事暂且不惆急。我已经寻找到了柳大人的女儿,这就送柳大人一家团聚。”

      亾“什么?”柳大人和妇人䲳齐声惊呼,他们一直女儿死于兵乱了,没想到女儿还活着。

      “什么?”

      刘沛然听到陆英的回报,惊坐而起,“韩兆峰真的说他带뇾来的人是绿绮的父母?”

      绿绮茫然无措,她从小就没有父母,떪一直呆在清香阁。现在突然冒出来父母,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没错!듮”陆英也觉得奇怪,绿绮夫人虽然出身不好,但是也不能随随便便认了父母啊!

      刘沛然有了兴致,“有意思,我倒要看看这个韩尚书想要干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