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夏尔

      漆黑的夜色下ߪ,透过浓雾竉弥漫的天空,就连月亮的轮廓都显得很是模糊。

      飒!

      衣袂破空声响起,一位带ᾷ着面具河豚面具的忍者突然出现在一座小院子里。မ

      “三켱代大人,枸橘矢仓求见!”

      刚刚脱下華水影御神袍,正准备休息的⡗三代水影动作一顿,苍老的ⷱ面颊微微抖动,轻声自语道:“都这么晚了,他来干什么?” 짨

      虽然有些不解,但他还是选择了接见,㮉因为枸橘矢仓的身份并不一般。

      枸橘一族是雾隐之中很不起眼的一个小家族,甚至都不能称之为一个家族,因为他们的人丁实在是太稀少了,每一代都仅仅只有一个人而已。

      但是楏他们的存在对于雾隐来说又很重要,因为枸橘一族拥有跟羄三尾沟通的力量,他们的查克拉很特殊,可以控制三尾,所以雾隐村历代的三尾人柱力都是由℮他们担任的컇。(ps:这是作者根据动漫폕幽鬼丸进行的二设。)

      尾兽对于每个村子来说,都是意ࡆ义十分重大的战略性武器,而可以驾驭尾兽力量的人柱力自然也是每个村子不可或缺的高端战力。

      上一代三尾人柱力,也就是枸橘矢仓的父亲年龄已经很大了,在最近几年之内枸橘矢仓必定会接替他成为新图一代的三尾人柱力。 勳

      更别说枸橘矢仓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为了上忍,未来可期。

      所以他在雾隐村的地位很高閻。

      “让他进来吧!” 搃

      屋内传来了一声沙哑的回应,报告的暗部悄然消失。ﵥ

      “三代大人!”

      绿发紫眸的枸橘矢仓面容膒严肃地走进了三代水影的家门,他的背上背着一根比他整个人还要瞥高出一头的黑色铁ᦫ棍,棍头还带有弯钩和一朵绿色的小花。

      “矢仓啊,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情吗橰?”

      三⭞代水影的声音显औ得有些困顿。

      橷毕竟他也算是所有三代影之中年龄偏大的一位了,甚至有可能是最大貯的那一个。

      因为在五規大忍村的所有三代影中只㊟有三代水影一Ꟶ人参加珸过第一次五影大会,而其他村子参会的人不是初代影就是二代影。

      由此可见三代水影的ᆎ资历之老。

      켸“水影大人,出大뢪事了!”騀

      矢仓的娃娃脸ꕼ上露出了非常严肃的表情。

      “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他这个样子,三代水影也收起了放松的神எ态,开始变得凝重起Ἤ来。

      “今天是忍者学校毕业考核的ᳮ日子,您应该还记得吧?”

      “我知道,我已经派黑流去主持了,怎么,难道考核出问题了?”

      听说是轼忍者学校毕业考核事情,三代水影非常ꚼ不解,这区区봤一群预备下忍的事情能出什么状况?还值得枸橘矢仓一脸严肃地跑过来找他?

      “在今天ᩒ的考核中,有位考生独自一人杀掉了其他一百多名考生,从鹄而导致今年的忍者学校只有两名下瞂忍感毕业。”

      “什么?!”

      㼉 矢仓的䑩前半句话刚刚说完,三代水影的身体就是一震,干枯䦔的手指捏成拳头狠狠地锤在了桌子上。

      “ﲜ怎么会发儽生这种事?黑流呢麸?他在干什么?!”

      那一个瞬间잣,三ޚ代水影那苍老的身躯突然爆发出了惊人的气势,令得枸橘矢仓都微微后退了半步。

      “黑流......我也不清楚,但是三代大人,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最要紧的并不是追究鹪责任,䔭就是讨论出一个解决办法。”

      枸橘矢仓冷静地提出建议。

      䔦“你说䯲得也对!”

      三代水影也稍微平静了一下,厉声筞喝道:

      “黑流玩忽职守,罚他去北方边境驻守!还有那个杀人的小子叫什么?让他也一起去!”

      但是对于三代水影的决定,枸橘矢仓却并不认同。

      “三代大人,我觉得这样的惩罚,并不合适!”

      “嗯?”

      被人这么当面质疑,已瓆经是很久没有过的体验了藷,三代水影蠏不禁愣了一下,鲋用他的眯眯眼鲅盯着矢仓,沉声问道:

      “你想说什么?”ྛ

      面对三代水影的气势压迫,枸橘矢仓也不甘示弱,抬起头很是认真地说道:

      “忍者学校婶的毕业考核本来就是要杀掉同ᣓ伴。桃地再不斩,也就是那名考生并没有违反规则,所以他不应该受到惩罚!”

      “没有违反规则?哈哈哈哈~”

      三代水影都被他给气笑了。

      “他杀掉了一百多个同期的预备忍者,导致雾隐村今年的下忍新人断层,你跟我閹说他没有违反规则,我不能惩罚他?”룡

      “没错!而且这并没有什么好笑的,因为毕业聛考核的规则正是您亲自制定的。”

      ᢆ枸橘矢仓面对三代水影的质问显得不卑不亢。

      “哦~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所以你禃其实是对我制定的这个规则不满意?”

      三代水影眯起的眼睛里闪烁着令人心惊的寒光。

      “是的!”

      枸橘矢仓毫无畏惧地抬起头跟他对视。昧

      蚥“这种自相쐮残杀的规则对于村子来说毫无助益,只会让同伴之间变得更加᫟冷漠₃。如果不加以䊜改变,像今天的这样的事情,以后每年都有可能会再次发生!我们雾隐村뷿承受不起这样的损失!”

      “嗬嗬~”

      三代水影毫无感情地笑了笑,他猛然站뇞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矢仓,如同一只苍老的狼王。

      “說如果不改变,每年都会发生?你这是在威胁我?嗯?威胁一个从战国时代一路走来,经历了无数风雨的水影?!你们这Ⅱ些和平时代成长起来的小鬼欣根本就不知道忍鷽界到底有多么残酷!”

      “或许我们的确不知道,但是我们宁愿出㬯去领棥教别人的残酷,也不愿意毫无价值地死在自己同伴的手里䋽。”㈂

      ꩙ 枸橘矢仓毫不退让,针锋相对。

      駡“嘿嘿,看来你真的是翅膀硬了,都开始想要教我做事了。”

      褯 三代水影冷冷一笑,背过身去不再看矢仓。

      ꯝ“你走吧,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绠的!只要我还是水影一天,雾隐村的事情就轮不到你来做主!”

      찛 “这恐怕不行,水影大人。”

      枸橘矢仓的嘴角㠣露出了一丝胜券在握的微笑。

      ᘲ ꋕ “这件事情我已经通知了元师长老,皟长老决定召3开高层会议商讨,所以橛......”

      面对豁然转身,目眦欲裂的三代水影,⩹枸橘矢仓轻轻吐出了最后几个字。

      “请吧,水影大人!大家正在等着您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