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职业商战>

      퓌“是⋋啊,也快要修到头了,港口承载能力已经쬬达到极限,不会再有九公司了……”李长生眼里多了几分落寞,刘铭心里话,还干?再这썦么安下去,都快接壤津门䏈港去了。

      “那,咱们机修厂一共多少工人那?”刘铭突然想起一事,问道。 鵎

      “刚才你不是都见过了吗?”李长生笑着反问道。

      㠱刘铭咂舌道:“就这不到20个人,干了这多个项目?”ᾐ李长生望向远䧌处那片钢铁冺丛林。

      “我们这些人都相当于是各个小区域地工头儿,领着临时工干活,”李长生收起思绪,转㛙移话题道:“走吧,去看看图纸都鋯有些什么问题!”ሞ

      刘铭长吁一口气,愣是没搞懂믎这位李厂长云᧢里雾里地感慨﷐些什么。

      “喂,是结构一室地郑主任吗?我是刘铭,正錠在冀歫港城扩容项目地现场,现场安装퐬时发现䟅你们部门地图纸有些问题……”正如黄师傅굤所说,设计院出的图纸确实问题不少,而令刘铭欣慰地是,皮带机设备地图纸错误非常少,大多数地问题来自结构专业。而这位郑主任被告知图纸有问题之后,却顾左右而言他,一会儿说设计师不在,一会儿说审图老师傅认为不存在结构干涉。

      刘铭火气慢慢被拱起来了,冷声㡎道땶:“图纸是你们ɼ结构室出的不?叫你改错,拖拖拉拉끭什么?现㋖在业主发话了,鶐十分钟之内不把图纸问题解决了,就直接让梁志宏来现场画图!图纸画地跟屎一样レ,还他妈跟这装大象!?郑主任,图纸审批这栏签的你的名字,你抓紧时间买火车썓票吧,现在开始计时!”不等郑齐回࿯话,便直接将电话挂断。

      一旁听个热闹的黄师傅得知⧍这个情况后,对刘铭地态度好了不少,直夸东北人办事利索。

      ꣾ 刘铭表态,겒既然人到现场了,就是벃要代表厂里解决问题,总在那互相推ྉ诿能解决什么问题。

      果然,没过一分钟,座机又响了,郑齐主动打坣回来的。

      过了罯一会儿,鲁正业推门走进来道:“你鋺们咋个回事,还在这干啥?酒店那边都安排好了!赶紧走吧!”

      “咳咳!”刘铭刚在电脑里接收到修改图纸,低头一看表,才下午四点刚过。

      熔“没开玩笑吧?这就又要去吃晚饭啦?”

      鲁正业笑呵呵地道:“刘工你刚来,可能不太适应咱们这个晚饭地익情况,回♏头慢慢适应一下就好了。”

      “瀒小鲁,今儿是哪的货ᒓ?”老黄上车之后随口问道。꧚

      “黄哥,听李总讲,今天是东蟡门电气小蔡要请咱吃饭。”

      㬤“嘿老子滴,这帮子国外代理最赚钱,今天咱쉫就狠狠地宰他们一顿驡!”老黄乐呵呵地道,刘铭本着多看少说地原则,在皮卡后排座默默地ﶷ听着。

      沙港口附近一​家高档酒店门口,很诡异ꢬ的一幕出现,十几位身穿破旧工作服,浑身沾着煤渣颜滓地,脚上穿地根本看不出本色に地劳保鞋,就这样十分坦然地走进大厅制,迎宾妹子更是主动热情地打招呼,并为这些工装大汉们领路。

      “你好你好!辛苦辛苦!”一位西装革履地年轻人,笑呵呵地在宴会厅门口迎接诸位机修厂的爷们。

      刘铭望着眼前这位商务人士地打扮,再瞅瞅自己和机修厂工人们穿着地工作服,心想,怪不得老黄㯸很촱自然地就把自己跟他们归成一꫘堆儿,都属于底层劳动阶级啊!

      ܔ “呦,您就是盛京过来地工程师吧?辛苦辛苦,鄙人姓蔡,负责这个项目地电机设备。”␮刘铭这身与众굤不同地盛京机械厂工作服,倒是貜非常好认。

      “你好,我姓刘犹!”刘铭笑道,他在车上听说,像这样子地供应商还有三十多家,基本上晚上迫排着눐队地要请机修厂吃饭,搞得机修厂地诸家兄弟都麻木了。 衃 앓  刘铭对机修厂地这两位领导行事风格非常好奇,他们无论去哪吃饭ᛇ,喝酒都必然带上厂里的其他十几位。这里唯一一个特殊的,就是鲁正业,他还兼着赵总的司机,所以大多时候ኈ,都不跟大伙一起参加饭局。

      正如老黄对刘铭解释的,这跟家里人病了,去医院做手术䲲,非要给槻开刀医生塞红包是一个道理,刘铭点了点头,这几十年的行业潜规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

      可在觥筹交错中,清醒地刘铭却发现,这位蔡经理,不仅仅是想花钱买个安心的意思。

       㱔“刘工齛,您说,我这电机功率升级,是不是要比原来更加有劲,一旦툨运煤超载,我这电机也照样运转,这样是不是更安全了?”蔡经理端着酒杯状似无意地问刘铭道。

      “确实,你说地这种情况,在我昃们设计圈里叫‘大马拉小车’!可是这‘大马’普遍都比小马要值钱。”刘鋎铭略一斟酌说道,看来这小子是打地这个主意。高压电机这种设备,型号越高,价格越贵,利벦润相对也就越丰厚,这整个项目可是有近盥两百台电机组。刘铭就是不知道,这涨出来的钱,最终会由谁来㌰买单?

      퓌 “咳咳!”坐㛀在主宾位置上륀的机修厂赵总轻咳了一声,对蔡经理道:“今天是借傯你地酒,欢迎小刘,技术上地事儿,明天肛项目会上再谈!”

      蔡经聏理猛地醒悟,㟟这位刘工到现랗在都是滴酒未沾,于是连声点头虴道:“对对对,还是赵总说的对뿏,我自罚三杯。”后面地酒桌上,果然又恢复馦了风平浪静,Ⴭ宾主尽欢。

      机修厂地职工宿煈舍单间里,刘铭躺到在床上,脑子不停地回想这一整天发生䅗地事情。

      嶉 他隐隐地觉得챥,项目现场这潭水很深,自己驽稍不留神,就獬容易被人带ป进坑里。机修厂,八公司,制造商,供应商各式利益纠쀠集在这片滩涂地上,ʜ他孤身一人混迹在现场,还是需要更深入地了解情况啊。

      第二天一早,刘铭跟着机修厂地人乘车来到现场,发现妛两位领导都已经在指挥部了,俱都皱眉抽ᝮ烟,屋子里已经飘起一层云雾。

      “浰两位领导这是咋的了?”黄师傅笑呵呵地问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