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地里被弄得好爽

      “成员们没有什么身体不适的吧?”

      “没有,已经在做最后的准备了。”

      “那就好,今天晚上的live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差错。”

      ……

      望月星深吸了一口气,将休息室的门推开。

      “啊,望月桑回来了?”

       “嗯……”

      额头上汗显示出望月星并不是很轻松,这已经是他跑的第四趟了。

      “ikut㟻a,你要的冰淇淋,上场前只许吃一个。这是ĩ米娜米的面包……”

      不断的从袋子里拿出食物分发给成员,这一袋子又一袋子的,望月星也有些吃不消。

      “望月桑阿里嘎多?”星野南甜甜的笑着,笑眯眯的表情真的跟天使一样……

      “没事哦,今天晚上的live要好好表现哦。”望月星也是眯起了眼睛,被治愈了。

      星野南点着小脑袋,啊~点头的样子也好可爱呢。

      “喂,望月,今天晚上你会应援的吧。”斋藤飞鸟出来问道。 

      “肯定会的,还有,这几天都强调多少遍了,要叫望月桑!”说完在斋藤飞鸟的小脑袋上敲了敲。

      那天给她繪买了一身衣服,这小丫头就越来越放땟肆了,有种要৑跟他对着干的趋势。这让望月星有些头疼,叛逆的有一个就足够了啊!

      “嘁……”斋朓藤飞鸟撅着嘴,摆摆头又躲到成员的背后去了。

      “好了好了,望月桑,你就不要在这里干扰了,赶紧走吧。”卫藤美彩推这望月星。

      “喂喂,也太薄情了吧,我可是帮你们跑腿回来的诶。”望月ᶡ星申诉着,可还是无奈的被䖤推出门。

      ⏻幽幽的在门外叹一口气,老工具人了。

      “好了,娜娜敏,望月桑走了,你出来吧。”斋藤飞鸟将柜ᔉ子后面的帘子拉开。

      桥本奈奈未探出脑袋看了看门ノ口,送了一口气。

      “呐,真的没事吗?”白石麻衣有些担心的问着。

      女孩厂摇了摇头,短发在空中舞出一片绮丽的舞蹈,又归于平静。 뤅

      “嘛,反正望月桑迟早会发生了,倒不如强硬一点直接告诉他好了。”松村沙友理说着。뮫

      “他不砎答应的,望月桑肯定是不会答应的。”深川麻衣断言道。

      松村沙友理愣了愣,随即也是点了点头,“确实。”

      …极…

      口罩OK,眼镜OK,鸭舌帽OK,推巾放进去了,周边挂好了!

      望月星将帽檐一摆,摆到正쒍中间。目标门口ㆈ,出发!

      从员工通道小门走了귕出来,绕了一圈,走到了大门。手上是关系席的票,没什么想对饭表达的,就是想说明自己什么都比他们要好一些。

      “嘿,兄弟,你这一身花了不少钱吧。”刚走到入场的地方,就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望月星回头看了看,只见此人身高八尺,面色红润,黑发映乌眸,剑眉高鼻薄唇,轮廓分明,长的好生俊俏,望月星都不禁多看了几眼。

      既然这个人这么帅,我们就叫他……大表哥吧。

      “害,这要什么钱?不要钱!”望月星摆了摆手,表现的毫不在意的模样。

      “那看来道友是有备而来啊!”大表哥说道。

      “诶,机会都是留埮给有准备的人啊!”望月星老气横秋的说道。

      佭 大表捄哥一把搂过望月星,“怎么样,要不要来交换?我也是有些准备的襜。”

      “哦?”望月星眼睛一眯,精光一闪。

      “你要说这个……我可就来劲了啊!”

      뇈“怎么说?先验验货?”大表哥问道。

      望月星轻声一哼,跟大表哥同步,将翗手放在了自己的拉链上面。

      ‘刺湯啦!’随着拉链有些刺耳的声音,无数章精쮡致的生写从ꉾ两个夹克的里面浮现。

      “好家伙,全是小祖宗?”

      “我的天,这么多限量?”

      㶉 ……

      路人视角

      “哇,这张米娜米好可爱。”

      “可爱吧,这可是我开了好久了,限定唯美款輢!不换的啊!”

      “不就是限定嘛,谁没有!”

      “哇~麻一样这么好看吗?哇~阿苏卡也好可爱啊……”

      “这么可爱你不加推?” ߪ

      “不可能!我对星野南一心一意。”

      “那㵻她以后胖了怎么办?”

      “那……只能带回家供起来了……”

      “美得你!”덟望月星轻轻踢了一脚大蠉表哥的后腿。

      “这话说的,比泉上燚쳆的更新都不靠谱。”

      “你话都说完了,观众怎么吐槽?”大表哥眉头一皱。

      “害,那是他们的事,走啦,进场了!”

      몵 路人A:他们是不是在说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路人B:蛇精病,反正我们就出场这一回,管那么多干嘛。反正看上去不正常……

      ……

      跟大表哥交换了邮件地址,并约定拉他进line的群,一起交流之后,心满意足的往关系席走去。

      “呦,来了?”ࢩ清水雪打着照顾。

      望月星㫬一愣,“你还真来了?”

      “反正也没有事情做,你又给票了,加上跟这些小家伙也有缘,就过来了。”清水雪说道。

      “不过,话说回来,望月桑你这准备,可真是十足啊!”

      “诶,这话说的,我也很为难的好不好,如果不是那些小家伙非要我应援,我才不来呢,我还有好多的事务要处理呢~”望月星笑的很开心,嘴角咧着。

      随意的寒颤了一会,广播里就已经开始播报了。

      也就是煡成员在说一些注意事项,当小祖宗的声音从广播里甜甜的传来的时候,估计不少人已经好了。

      广播还没播完,望月星的手机先퀧响了。

      ‘成员们想吃京菓子,望月ꚶ桑你去买一点当慰问品吧。’——深川麻衣。

      望月星眉头一挑,这也太使唤人了吧!

      ‘现在去买吗?会不会太早了?’

      ‘不早点去就关门啦!快点快点。’

      那能怎么办呢?叹口气就去了呗。

      “清水,酭你给我看一下包,我出去一趟。”

      “诶?都要开始了去哪?”

      “买慰问品……”

      望月星带着小跑᠜着就出去了,得快点,不然错过好多镜头了。

      “这样……真的有用吗?”樱井玲香问道。

      深川麻衣摇了摇头,“不知道,但总得试试看吧。࿗”

      若月佑美也是皱起了眉头,“即使现在能瞒住,以后肯定也会真被发现的。”

      “能螔瞒一会就瞒一会吧,要是现在被发现了,连台都上不了。”桥本奈奈未说着。

      “你确定你的腰没事吗?”白石麻衣依旧有些↊担心。

      桥本奈奈未对她ᆉ比了一个大拇指,“安心,现在已经完全没问题了。挒”

      随着歌曲的声音响起,各处的帘子被拉开。演出开始了,一阵步伐踩踏的声音,少女们各自在舞台上飞舞着。

      ……

      “啊,我去!”望月星气喘吁吁的将手上的两个箱子放在了桌子上。

      京큀菓子算是比较小的,但是一个肯定不够成员吃,所以望月星按照人数每人买了两个,还有各种口味的,花了不少的时间……

      来不及擦额头上的汗,拔腿就往自己的位置上走去。

      ‘叮咚’

      “不是吧,还来!”

      ‘米娜米想吃面包了,阿苏卡让你去买草莓牛奶,还有日奈亲想吃章鱼丸子……望月桑?’——星野南。

      튔明明是短信,但望月星似乎能听到那可可爱爱覭的话语……

      望月星倒吸着冷气,猛地吐了出去。又向外走去,没有办法,一下给他整三个小可爱,有人能拒绝吗?“

      面包附近就能买,不ﰫ用太费力,草莓牛奶这种糖也是随处可见,最要命的是章鱼丸子……这玩意大街上没看见过!得找一些小摊才行。

      这一找时间可就长了,等취望月星回来的时候,都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

      望月星直接将汗擦在了手袖上,转身直接走去。

      不走大门了,直接从员工通道去位置,不然什么都看不到了。

      “望月桑是不是快回来了?该怎么说?”熟悉的声音在拐角响起。

      “呃,大阪的特产……饼干?”松村沙友理说道獯。

      “刚刚都买面包了,现在要饼干也太假了吧。”樱井玲香说着。

      “这么多次了已经够假了,望月桑的话,让小南去卖萌也是能糊弄过去的。”松村沙友理说着。

      ⛤ 望月星都觉得这话很有道理,那么问题就来了……目的是什么呢?

      “快点,玲香,要上场了。”

      “话说没有人看见望月桑吧?”

      “没有,娜娜敏说看见清水桑了,旁边的螨位置是空着的。应该没回来……”

      嘈杂的声音响起,望月星有些失神,走拐角处走了出来。

      “嘶……”卫藤美彩倒吸一口冷气。

      随着卫藤美彩的声音,成员们应声看去。

      “望月桑……”

      “好了,上场!”随着staff的声音,成员们得以解救,蜂拥到台上。

      留下望月星一个人在黑幕中,无言……

      ……

      演出是顺利的,收货也是圆满的,至少饭是很满意的。

      休息室前,几个年上的成员踌躇着,你看看我,我看看她……

      最后桥本奈奈未一叹息,走錟上前,将门打开。

      灯光打开,望月星坐在窗沿上。

      一旁的烟灰缸上闪着丝丝的火星,一口呼吸,带着云칭雾飘向远处的星空。

      反ᐈ手将口中的香烟摁在烟缸里,看向陆续走进休息室的成员。

      望月星其实也挺烦的,桥本奈奈未已经上场总不能强行拉下来。这种话题肯定不是上面的人想看见的,只能作罢。

      这事肯定有深川麻衣参与,成员们肯定都知道,没有训练肯定是不会让她上场的,那就说明早就回来了,而且经过排练过了。

      腰椎滑落这事,说大不大,听上去挺严重,但治疗也很快就能好。但是腰这事,你得好好养,不好好养的话复发和슨后遗症才是最大问题,加上桥本奈奈未腰本身就不好,所以这事对望月星才比较上心。

      最难受的其实是,成员们全都瞒着他。但瞒着他,同样他也很开心,这也算是同伴之间羁绊的证明。

      说起来这事也许不大,但万一出事了呢?小孩薋子是在想事情发生了之后怎么弥补,大톗人则是在避免坏事的发生,这就是差别。所以这群小妮子这种Ⲝ无法无天的表现,必须得敲打敲打!

      桥本奈奈未走到望月星的旁边,低着头一言不发。深川麻衣也跟着走到了一旁䆰,星野南缩在深川麻衣的身后似乎想说些什么的样子。

      “望月桑……啊诺。”

      “让你说话了吗?”望月星打断了卫藤美彩的话,起身无视两人,将烟缸ᔶ里的灰倒近一旁的垃圾桶里。

      “…忿…”

      卫藤美彩本想缓解一下的,被堵了回去,也是一时怂了。一旁的松村沙友理还想说些什么来着,一下的躲到了白石麻衣的背后。

      白石麻衣也是苦不堪言,自己也怂啊,你躲我背后,我躲哪去?

      成员们也是面面向觎,望月桑很亲近忭,也很好亲近괮。平时放肆一点,望月星也不会在意,但是这不代表她们不尊重望月星。

      没人见过望月星真真正正生气的模样,即使是上次说望月星随意,望月星也基本上什么都没表示,似乎她们怎么做望月星都不会生气。

      可是一旦这样的人生气了,她们也就慌了,因为不知道怎么办。

      “几号就已经回来了?”望月星面向桥本奈奈未问道。

      炖 “8月3号……”桥本奈奈未乖乖的回道。

      望月星想了想,住院的时候是运动会的时候,7月25号……

      2号的时候深川麻衣带斋藤飞鸟来看望了,也⥱就是说从那个时候就已经说好了的。也就养了Ἢ一个星期,还是自己看着的,而且已经训练了将近11天!真的拼命三郎!

      想到这里,望月星看了一眼深川麻衣。

      深川麻衣看到望月星的视线,一下子低下了头。

      “谁允许的?”望月星接着追问着。

      “没有人,我自己作的决定,对不起……”桥本奈奈未乖乖的回道,这ὑ个时候认错就完事了。

      “你是运营的人员吗?擅自做着决定啊?”望月星拿⍨起烟缸,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发出清脆的玻璃碰撞的声音,一把又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看着这一群成员。

      自晓做错的成员没有坐下,都站着看着望月星。

      看着桥本奈奈未跟深川麻衣两个人站在一旁,一副乖宝宝的模样,乖巧的不像话。

      “所以这件事,你们所有人都知道?”

      依旧无言,沉默༂是最好的肯定。

      “望月桑……这件事成ᯥ员们都有错,但是结果不是挺好的嘛,你就不要生气了。”卫藤美彩犹豫良久还是开口说道。

      “呵怄。”望月星轻笑着。

      “你想向我说明什么?你们羁绊有多深?同进退,共生死?”

      “我……”

      “谁允许你们违逆的我的话的?”望月星质问着。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今天她们敢瞒着她做这些是,明天就敢瞒着她谈恋爱,싔对你们好连最基本的听话都做不到,那么目的在哪呢?偶像持宠而娇的话,就完蛋了啊!

      看着成员们依旧沉默的样子,望月星莫名的就是很气,而且气不打一处来!

      代入感很强,越来越强,越想越气。

      ‘碰’

      “我跟你说桥本奈奈未,你以后就是腰断了,也不干我一点事!”望月星拍着桌子,气涨红了脸。

      星野南跟斋藤飞鸟缩到了一起,眼泪蓄积在眼眶中,她们有些害怕了,这样的望月星,没见过。未知永远是最恐惧的。

      年上的成员各自则有些难堪,各自低着头。

      深深的喘了几口气,“岩濑,你带她去医院检查一下,深川麻衣,你跟我过来!”

      说完之后,也不管成员怎么看,直接走了出去。

      门外,staff们都开始做撤退的准备了,明天还有名古屋的live还是要抓紧时间的。大巴已经在门口挺好了。

      望月星带着深川麻衣走进了一个房间里面,直接反锁。솞

      餽平复了一下心情,让自己的语气尽量的放柔和一些。儯

      “你就是这样照顾她怤的?”

      深川麻衣抿着嘴,“对不起……”

      “这不是道歉的事情,麦麦,她本来就是因为我受伤,她要是再出了什么事情,你要我怎么办?”望月星说ﰻ着。

      “那你就照顾她好了!明天也是后天也是,干脆以后都只照顾她算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深川麻衣突然大声的反驳着。

      望月星一愣,深川麻衣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低着头,又不说话了。

      “麦麦,对于我来说,乃木坂是你们组成的,你们才是真正的乃木坂,你们要是出了什么事情,那么ﵪ乃木坂就残缺了。”望月星还是在苦口婆心的᪉说着。

      深川麻衣的眼神黯淡着,“我知道,对不起……”

      看着深川麻衣的样子,望月星也是一阵为难,揉了揉太阳穴。

      “有什么话,你可以说出来,怎么了?”

      深川麻衣摇了摇头,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只是私事罢了。

      “怎么了你?什么话不能跟我说吗?”望月星眉头都要拧在一块了。

      又是一阵无言的沉默,群星被染上了迷雾,纵使灯光闪烁∮,散不去一点阴霾。

      “呐,望月桑……因为乃木坂是我们,所以你对所有的成员都这么好是吗?”深川麻衣看着望月星双眼,㜁清澈双眼闪烁着。

      望月星顿了顿,缓缓的开口道:“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分内的事情。”

      “是啊,所以你带斋藤飞鸟去买吃的,去逛街,生病了去照顾她,给她买衣服。所以你那么宠星野南,那么的放纵她?所以你演电影还给桥本奈奈未准备吃的?”

      “对啊,分内的事情,一直都是分内的事情,应헃该做的事情。你要做什么啊?明明……明明我才是女朋友啊。”᪤

      “自从第三单选拔之后……你跟我之间的联络的都是短信,都是line。你要我怎么办啊?我又该怎么做才好?”

      情绪是会感染的,望月星也是血液逆流,冲上了头。

      “那ꧻ全是我一个人怨的错吗?你不也是这样?每次我找你的时候,뇌我询褕问的时候,除了事务还是事务,明明事务已经帮你处理了不少了,还是那么的忙!你想要更努力一点我也没有反对过吧!”

      深川麻衣咬着下嘴唇,抬手轻轻的将脸庞上的泪水拭去。

      “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对不起。隐瞒娜娜敏的这件事,对不起。也许还有各种各样的事情,惹你生气了,对不起。”

      她在道歉着……为什么要道歉,指责我不就好了?

      “我也摕只是……想要努力一点,我只有一年的时间望月桑……”

      两只小手紧紧的纠缠在一起,颤抖i着,在强行忍耐着……

      “可是望月桑……你有时间来找我的吧,至少你也是能陪着麦麦的吧转……麦麦也只是想让你陪着就好了。”

      “可望月桑……你不也是选择忙碌自己的事情吗?歌曲,电影,照顾成员……”

      ᨠ 昰 “所以……算了,什么都没,刚刚说的话,全都忘了吧,对不起望月桑,我先走了。”

      再次擦去眼泪,丝毫不留恋的转나身,想着门走去。

      望月星浑身一哆嗦,瞳孔颤抖着,一个踏步。

      ‘啪’

      一把抓住了深川麻衣的手腕,在空中发出一道清脆的声响。

      深川麻衣的肩膀在上下抖动着,声音哽咽着。

       “稍微一会就好,望月桑……能先放开麦麦吗?”

      望月星的右手止不住的颤抖,眼神发痴般的望着前面的女孩……

      女孩还是抽出了手,跟本就没有用多少的力气,就离开了这个房间。

      在关门的缝隙中,男孩依旧在发着呆,痴望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说的没错,自己肯定是能挤出来时间的,只是自己没鍶有选择去找她,总是觉得……她在努力让她努力就好了。

      努力什么啊!为了什么啊!我图什么啊!该道歉的……不是自己才对吗?

      我ᶡ在干什么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