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一纯白美肌连续中出

      ਂ 半梦半醒间,陈瑞就觉着头痛欲닼裂,Ͷ他只当是宿醉的缘故,于是挣扎着想要起身,谁知腰上刚使出些力气,屁股就疼的像是要裂开了一样。

      我去~

      该不会是被基佬捡膛尸了吧?!

      陈瑞吓的浑身一激灵,急忙睁大了双眼,不曾想映入眼帘的,却是个三十多˥岁的古装妇人。

      这怎么还出现幻觉了呢?

      正愕然间떨,就见那妇人面露狂喜之色,跳起来嚷道:“他爹、他爹!你快来啊,顺儿醒了、顺儿醒了!”

      筰这一声喊,就像是触发了什么机关似的,无数散乱的讯息涌入陈瑞脑中。

      大夏隆源二年?

      荣国府家仆来顺?

      父母是王熙凤的心腹?

      这……

      自劮己竟然穿越到红楼梦里了?!

      若非屁股剧痛难当,陈瑞肯定以为是在做梦。

      等他重新晃䂪过神来,眼前䲽除了方才那妇人之外,又多了一个矮壮的中年男子——根据那些记忆碎片推断,他们应该쏵就是这具身体的父母:来旺与妻子徐氏。

      这时就听便宜老子厉声喝问:“你这不省心的东西,说!昨晚到底怎么回事?!”

      昨晚?

      昨晚自己应该是在招待客户,还点了俩乌克兰大长腿……

      不是这个!

      把不相干的抛到脑后,陈瑞努关力梳理着那些记忆碎片,想要从中找到答案,橃然而那些记忆却都像是隔了一层膜,模模糊糊섎‘看’不真切。

      回忆了半天,也只想起‘自己’昨天好像曾和人拼旉过酒。

      쾇“有人和你拼酒?!”

      便宜老子脸上闪过喜色,忙又追问:“你可记得是谁?!”

      来顺紧皱着眉头又想了许久,却是死ᤡ活想不起那人是谁,更想不起后来发生过什么。

      “你竟然不记得了?!”

      便宜老子大失所望,忍不住又呵斥道:“就知道灌黄汤,这要紧的事情倒……”

      䣳 “不光昨天的事儿,以前的事儿我也忘了好多。”

      “你、你……”

      听儿子这么说,来旺脸上的恼怒顿时就僵住了,半晌后,突然扬声吼道:“栓柱、栓柱,快去把大夫请回来!”

      旁边徐氏见状,禁不住大放ꮨ悲声。

      此后半个时辰里,来家可说是鸡飞狗跳,好不热闹。

      直到断言他‘魂魄受损’的大夫,揣着大把诊金扬长而去,ᄣ陈瑞才终于又得了片刻安宁。

      ﻥ ⦡他趴在胚床上心下半是迷茫杲半是郁闷。

      迷茫来源于穿越后的无所适从。

      至于郁闷么。

      首先是后悔自己没有熟读红楼,仅宭只是中学时在老师的要求下,囫囵吞枣的读过白话本,断断续续的看过几集电视剧。

      这一晃十多年,书中细节早忘了个七七八八,只隐约记得几个主要人物,以及一些下里꺂巴人感兴趣的地方。

      比如贾宝玉初试云鴿雨情,再比如贾琏和下人的老婆偷情,还有王熙凤设计害死贪ꏛ恋自己美色的亲戚。

      再就是贾宝玉梦到和秦可卿XX、贾宝玉和亲戚搞基、贾宝玉㘫和戏子搞基,贾宝玉和……

      呃~

      扯远了。

      㞝除了后悔没能熟读红楼之外,更让他郁闷的是身份问题。

      就算不穿越成贾宝玉、贾琏,起码也给个自由之身啊!

      怎么偏偏就成了荣国府里的下人!

      虽说自家父母仗着有王熙凤撑腰,在府里颇有些权势,可说到底不还是奴才么?

      ẋ 既然是穿越到红楼嶂世界,谁不惦记着书中那几位惊才绝艳的女子?可是以自己现在的身份,想让人家正经瞧上一眼,怕是都难如登天。 

      嬙 不成!휵

      得尽快想办法脱去奴籍!

      否则耽搁久了,错过书中那些莺莺燕ꊲ燕,楨岂不白来这̷红楼世界慽走一遭?!

      ︮而且赖大的儿子不就成功脱去奴籍,后来还做了官儿么?自己堂堂穿越者,难道还比不过他一个土著?

      至于究竟该如何脱籍……

      늭“我不去!Ǩ”

      正思量着,外间突然传来便宜父母的争吵声。

      就听徐氏恼道:“顺儿差点被她打死,这当口,你还想让我去给她卖笑?!”

      椱 “胡说什么!二奶奶原本也想帮他开脱,都是大太太从中作梗,才……” 

      “喊着往死里打的难道不是她⹆?!要不是姑奶奶帮着说情,我顺儿、ኟ我顺儿就没了!呜呜呜……”

      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陈瑞对照着模糊的记ॳ忆碎片,渐渐拼凑出了事情的经过。

      却原来‘来顺’昨天喝到烂醉,也不知怎么就睡在了内院东鼹南角的一座假山上。

      后来他半夜醒来乱发酒疯,被巡夜的妇呅人当场拿住,又在拉扯中打落了示警⨄铜锣,结果那铜锣从假山혽上滚下来,一路哐哐铛铛的震天响,顿时惹得阖府大哗。

      事情闹大之后,王熙凤原本还想袒护来顺岚,怎奈邢夫人从中作梗,硬说那假山离着梨鴛香院不远,这回要是轻纵了来顺,往后保不齐就有那셲缺师少教的下贱坯ᕎ子,敢借酒装疯闹到梨香院去。

      届时惊扰到薛姨娘、宝姑娘也还罢了㬺,若传出去毁了人家的清誉……

      王熙凤被挤兑的下不来台,又见来顺烂醉如泥的丑态,更觉面上无光䳊,于是一咬牙干脆命人把他拖出去毒打,摆出了要大义灭亲的架势,任谁也遮拦不住。

      最后还是薛姨妈闻讯赶到,表示来氏狼一门久在王家为仆,对自己是断不敢无礼的,若因些捕风捉影的掂闲话,就把他给活活打死,怕倒成了自己的业障。

      如此这般,来顺才捡了条性命。

      ꤈ 不过这뛬只是旁人看획来罢了,其实真正的来顺早已魂飞魄散,连躯壳都被陈瑞鸠占鹊巢了。

      却说陈瑞……

      以后应该称他来顺才对。

      却说来顺把整件事在心里过了一遍,立刻就明白便둸宜老子为什么一直追问,自己昨天究竟和谁拼过酒。

      因为这事听着就像是被人给算计佴了!

      退一万步讲,即便最后查明对方并非刻意陷害,也完全可以把一部分责任推到对方头上。

      只可惜他实在是记不清,与‘自己’拼酒那人究竟是谁了。 銷

      “哥儿。”

      这时有个老妇人走了进来,满⾞眼心疼ᄤ的探问:“要不你先吃点什么垫垫肚子?大夫方才交代过,要饭后才好用眣药的。”

      这老妇人唤作胡婆婆,是来家雇的帮佣——来家在荣国府外另有住处——她还有个孙子唤作栓柱ⲯ,也在来家打杂。

      来顺眼下并不饥饿,反而是肚子里有些胀痛,于是咬牙支起上身,道:“我想先去茅厕方✟便方便,栓柱儿呢?让他来扶我一把。”

      “哎呦我的小祖宗!”

      胡㇈婆婆吓了一跳,忙劝ꊒ道:“都这样了还去什么茅厕?我把马桶拿来,你就在屋里……”

      “不不不,还是去茅厕吧!”

      见来顺执意如此,胡婆婆只好唤来孙子并来旺夫妇,前呼后拥的把他扶到了外面,就见这约莫是个五丈见方的小院,三间正堂两间东厢,西边是一片菜地,稀稀落落种着两畦白菜。

      大门开在东南,对应的五谷轮回之地,自然就放᎔在了西南角。

      却说来顺坐到缀着棉绒的马桶上,好说歹说才把栓柱劝出去候着,然后一面方便,㗛一面继续想着脱籍的事儿。

       他压根不知道想要脱籍,究竟都需要些什么条件。

      但正所谓‘一力降十会’,也不用管什么条件不条榤件ﬞ的,只要名声大到一定程度,肯定会有脱出桎梏的机会。

      而对穿越者来说,㠮扬名立万有什么难的?

      左右不过是做一回文抄公罢了。

      霛就是不知这大夏国处在什么时代背景,有没宆有唐诗宋词,如果没有的话,那就当㤋真发达了!

      不过红楼梦原书里,好像就有唐诗᡺宋词ꛐ存在,所以还是抄竮近代的最为稳妥。

      ֳ 就这般,来甚顺一面绞尽脑汁,想从记忆碎片中找出当下的时代背景,一面从旁边的木盒子里翻出张厕纸来。

      “北国风光……”

      自己怎么突然想起这首诗来了?

      这首诗虽然常在穿越小说里看到,可诗里所表达的意境,却和自己的身份完全不搭。

      自己要抄,最好是抄那种咏景咏物,不涉及人生理想、生活经验的。

      再就是抒牝发少年慕艾之情的。

      但这个不能急,起码等有点名声基础之后再抄,否则被人误会是写给컌荣国府的太太、小姐,ꩋ怕是要出师未捷身先死。

      至于少年励志一类的诗词,最好是等到有人质疑自己,又或者送脸上门的时候再抄。

      来顺一边想着,一边勉力提臀,把厕纸送到……

      等等!

      他忽的一个机灵,忙把那厕纸在眼前摊开,发现这其实是张旧黄历,而上面除了标有‘乙酉年九月廿八,立冬’,以及㢕各项适宜禁忌之外,还印着一首应景的诗。

      “䬃北国风……这什么鬼?!”

      来顺一下子懵了,原来不是他突然想起了这首诗,而是无意间在黄历諾上看到的!

      ᢎ 可这首诗,怎会出现在红楼梦的世켭界里?

      惊愕之余,来顺再次掀开放厕纸的箱子,却发现里面除了旧黄历之外,下面竟还铺着几张…… Ǐ

      报纸?!

      㫮【来顺出自原文七十二回:来旺妇倚势霸成亲——原文只说他是来旺的儿子,名字是我杜撰的,年龄也上调了两三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