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乱的家庭关系

      百姓虽有些听不懂殷令九所说的什么,单看沈箐柔的脸面就知道琴班输得一败齣涂地。

      碾压式的虐。

      对于漂亮的姑娘,改观还是挺快的。

      更多的是风吹哪里倒哪里。ር

      太闲图个热闹。

      “沈二小姐已땙经两胜了,你们怎么⢇还不服。”

      誉王可不管这些粗民的叽叽喳喳,“第三局她若还赢,本王此生就服她。”

      殷令九靠在桌案前,唇瓣无声的溢出一个字,“滚。”

       ⩪ “你别服我。”

      “本王不信你〕还会。”

      誉王就是不想输得太难看罢了。

      촖 毕竟,出彩的那位是他当众退婚羞辱的女子。

      不甘心。

      誉王搬溫出百年遗留的难解之术,命人摆在殷令九身前,“此战莫大师解了一弐生都解不出头绪,你来试试。”

      人群中道出一道声音,“王爷,恕草民直言,你有点欺囹负人……”

      “莫大师乃第一兵法大家,他既解不出来,谁还能解。”

      台上的冯老将军又道,“王爷素来以温㍱文儒雅著称,想不到也㇔有输不起的时候。”

      誉王道:“如若她破,本王认输,以往羞辱她之言,本窠王当场向她道歉。”

      拿出百年难解之题出来,百姓们更是纷纷议论。

      篅“这是定安将军仙逝前遗留的嚒风门九阵,无人能破,却也无人敢尝褷试,明显为难人。”

      ᨰ “风门九阵难破,若沈二小姐真能破,上天了都。”

      风门九阵퉔,在场的人还是了解些的,乃第一阵,坚不可摧。

      沈箐柔站到誉王身侧,“你想赢,就得按我们流云学馆的规矩来。”

      “你츱若勋解不出,你赢了两局我们也不服。”

      陆漫漫附和詹道,“对!P”

      殷令九微微挑着眉梢,浑身的气息却平静到令人窒息,“不用你服我。”

      说罢,她抽过毛笔,沾了沾莅墨,一个抬手,带着几分与生俱㣱来的威胁力,还有几分优雅的气繽质。 

      “风门九阵哪有什么坚不可摧,战场瞬ꪴ息万变,因地制宜,何必被被阵法牵制。”

      “若以漠北边戍之䡣地来说,常年积雪,雪地宅最不适宜风门九阵布局。” 첁

      “以西乃西夏国风沙大,风门九阵的布局盔甲兵无法全然抵抗风沙。”

      ㄛ “若在大胤国之地,更是得不偿失,大胤国铁骥骑兵著称,骁զ勇善战,风门九阵根本不能发挥铁骥最好的作用。”

      殷令九说得台上的诸位评判员连连点头称赞,此等心思不为男子可惜可惜。

      众人露出惊讶的面孔,此女子对敌国了解渗꥚透,仿佛了解得很自己家人般,让他们涨⏅了不少知识。

      “妙啊,这沈二小姐竟晓得这般多。”

      최 “别吵,好好听认真听。”

      殷令九伫立在人群中央,深邃的黑眸半敛着,带着几分居高临下的权威,还有几分雍容华贵的샰尊贵。୼

      而此时气势完全外放的她,就没有那股不修边幅的叛逆,让人看一眼便心生畏惧以及敬意。

      “你们知道敌国为何不曾用过风门九阵᪢吗。”

      冯麤老将军更是被点醒,“为何?”

      殷令九毫不客气地回道,声音冰冷无比,“因为他们䊔没你们蠢,没你们这般把风门九阵捧得高高在上。”

      鼍殷令九又道:“当然,我们V渊国的将士永远不会用风门九阵,俗套之法。”

      誉王不服,风门九阵被各大兵法家称最强的了,“哪里俗,你倒是说说檱。”

      羗殷令九瞥向誉王,漂亮的眸子半敛着,ᱺ漫过一丝仿佛能呼风皺唤雨的狠,“风门九阵须得保护侧翼的安全,又要防止敌䳵人迂回攻击后方,本该五큁十万就能击退敌军,风门九阵需得百万将士,哪个将军脑子有病干这种亏本买卖。”

      将士的命也是命。

      冯老将军听得入了迷,迫切的问道,“那若用,如何破。”

      殷令九抬起手点到图纸上,“只需割裂第九阵的阵型,两翼向后弯曲成钩形,切断第八阵的后方支援,很简单。”

      很简单。

      鸆仅仅三奎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轻轻松松,毫不犹ୟ豫。钎

      “好一个沈家二小姐,一针见血,老夫佩服。”

      “这简直是毫不吹灰之力的解决掉了,此计堪称完美。”

      懂的人无不欣঎赏她的计谋与独缎到的见解。

      被世人称之为神阵的쫚风门九阵,在她眼里䷖如同蝼蚁般嫌弃,如同蝼蚁般可以随时碾死。

      这得是什么样的过人谋略,可她还氙是个女鵒子而已。

      莫须公提笔把殷令九所言所语一一记录下来,他研究一生的风门九阵뽹,到她殷令九手里,真的是跟喝ᬈ水般简单。

      殷令九쇠又道,“还夣有一计,用最붘勇猛的步兵偷袭最坚固ㆰ的第一阵,切断第一阵与第三阵的支援,风门九膼阵便乱,一乱就全乱。”

      一计足以惊艳众人,她还来一计。

      冯老将军心脏差点停了,“老夫研究一辈子都看不出破绽,她一出手就是两计!”

      “后生可畏,老夫佩服。”

      誉王脸色已然裂扁开一个口子,“如何能做到偷袭第一阵?”

      ꤜ 殷令九微微一笑,“你做咘不到,不代表别人做不到,太子殿下的白袍军就很勇猛,别说什么风门九阵,来十个都不在怕的。”

      ꁡ “懂了Į吗。”殷令九又看着誉王说道。

      誉王踉踉跄跄的扶着桌子,脸色难看到没有一丝血色,整个人如同被抽了魂的尸体,“她…她就这么解……可,那可是风门九阵。”

      轻而易举。

      莫须公笑得十分开怀,把记录꿚下来됎的埾稿子藏到袖里,跟捂着⍔宝贝般,“第铁二试,琴班可认输?”

      ỽ琴班的学子异口同声,⑓连同话多的陆漫漫也甘蚪愿认输,“我们认输,我们服”

      这沈二小Օ姐深ï藏不漏,琴技好不说,兵法更是巅峰造极,这懂得比台上那群老将军还要詝多。

      这跟上过战场杀敌一样,运筹帷幄。

      沈箐柔已经维持不下去了,难以置㿡信的看向殷令九,整个人一动不动。峝

      靖 这不是她的庶妹,凭什么对兵法悟得如此透彻。

      谁教她的?那可是风门九阵,她就看一眼便破了阵,还有两计!

      턯围观的群鸕众与台上的官员们纷纷鼓掌喝彩挏。

      “恭벩喜沈二俘小姐。”

      皵“以前传纊你是个废物是我们的错,你若不是女子,征战沙场ᄚ定是能威胁敌国➥。” ໐

      “说的对!”

      沈箐柔看着众人皆是倾佩的神色,嫉妒尴尬到无地自容。

      侍从压下遴骚乱欢呼的阞人群,“那么接下来第三试,画作。”弡

      ఒ“由在场的诸位评判输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