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现代都市>

      徠䊊 李让胜做梦都想有̽一幅画圣的真迹,可惜市面上的全都是赝品,今天看到这幅货真价实的真迹,怎么能不㰍动心?

      “大通,叶少家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你别跟他客气,出个价就行,就算贵一点也没关系。”

      听见李让胜这么说,叶爽苦笑一声,骂道:“狗胜,有你这样的损友嘛,竟然帮同学宰我?”

      李让胜咧嘴一냤笑,拍了拍费大通的肩膀,뒕催促道:“大通,赶紧㰴出个价吧,千万不能让叶大少给跑了。”这㮗下可把费大通给难倒了,他只知道㓙这幅画很值钱,但是却并不知道它的市场价是多少。

      李让胜见ห他一直支支吾吾,哈哈一笑,说:“大通,如果你不想卖的话就볇算了,叶少不会难为你的,放心吧。”费大通当然想把画卖掉,他又没有收集名画的爱好,对于他来说,只有钞票才是最实在的东西。

      他咬了咬牙,㳬说道:“叶少,你看着出个价吧,你是胜子的发小,我信得过你。”叶爽微微一怔,没想到费大通竟然会这么爽快。

      他掏出手机,立马给古董ㇳ行当的估算师打了个电话,问清楚价格后,对费大通⃻说:Ӭ“大通兄,这幅画的市놩场价是三百万,如果挂在拍卖行,大概能卖到三百八十万,这样吧,䑽我出四百万,你把画卖给我怎么样?”

      见爽十分真诚,费大通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叶某少,大家都是朋好意思占你便宜呢,既然市场价是三百万,那我就三百万卖给你吧。”

      李让胜፷哈哈一笑,说道:“大通,你就别跟叶大少客气啦,他家有钱得很,四百万只是零花ꉾ钱而已。”

      还没等费大通推辞,叶成文写了一张四百万的支票,直接塞到费大通的手里,然后心满意足地拿过了唐伯虎的字画。 䕛

      尼妹!这才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他就用三千块钱买的画赚了四百万,这钱来得简夣直比抢银行还容易。费大通拿着那张四百万的支票,手不禁微微颤抖。

      “大通,看你激訙动的,不就是四百万嘛”李让胜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对于你们来说,这四百万可能只是零花钱,但对于我0来说,这可是ꮕ一笔巨款,我楱怎么能不积动。”说完,费大通把支票小心翼翼地放好。

      三人聊了一会儿,叶爽中间接了一个电话,回来说道:“抱歉,我现在得去忙别的事情,咱们晚上在天天会所见面,到时候我请你们好好玩一潁玩。”

      놢约定好时间以后,叶爽坐车急匆匆离去。“不行,我也得回公司看看,这次我是偷偷溜出来的,要是被我爸发现了,非得把我臭骂一顿不可。”

      李让胜跟费大通道了别,打车也离开了这里。等他们离开后,费大通找了一毓家最近的银行,将支票兑现鯎存入自己的银行卡中,然后把那张十万块的银行卡也转了账。看着银行卡里的余额,费大通不禁笑了起来,感觉就像做梦一样不真实。

      王家诊金十万,名贵手表卖了五十万,捡漏古画卖了四百万。现在他身上一下子有了近五百万,这些钱足够在HF市市买一套还算宽敞的房子了,不过,他打算先把钱存起来,等应急的时候再拿出来用。

      弄完这ӣ些事情䷀,费大⋝通看了下时间,离约定的时间很近了,于是打车往天天会所赶去。天天会所,是HF市最高端的娱乐场所之一,集ᇨ娱乐、餐饮和酒店于一体,几乎无띴人不知无人不晓。

      J只不过,想要进天天会所必须是这里的会员才行,而且会员卡的门槛非常高,一般人根本进不来。

      看着天天会所的大门,费大通不禁心怀忐忑,像他这样穷人,哪有资格进这紩种地方。别说费大通没钱,就算有钱,他也不想把钱花在这种销金窟里。

      李让胜拍拍费大通的肩膀说到:“放心吧,这家会所是叶少家的产业,就算没有会员卡也能进去。”

      㾟尼玛,怪不得叶爽开四百万支票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棿原来家里有这么个金矿。不一会儿,叶爽匆匆赶过来。看见叶少光临,天忸天会所的门卫赶紧笑脸相迎,将费大通一行三人请进了会所。

      ᠲ叶爽将两人带入一间宽敞的包厢,点了一大桌丰盛的饭菜,笑着说道:“等会儿吃完饭,咱们去楼上玩玩,这里举办了一场古董拍卖会,正好让大通兄帮忙掌掌眼。”

      “没㾞问题,不过我要是不小心看走眼了,叶少可不要怪我哈。”“哈哈,大通兄可真会开玩笑,我相信你的眼光,准没错儿。”

      见他俩聊得这么开心,李让胜有点不高兴地说:“哎,要去你们去吧,我对古董可不怎么感兴趣。”눁叶爽ᦋ赶紧说道:“胜哥,过了今天的拍卖会,明天还有一场原石拍卖会,这下你ᨗ感兴趣了吧?”

      听见є有原石拍卖会,李让胜立马打起了精神。他连忙拉住费大通的胳膊,说:“大通,今天我就先把你借给叶少去拍卖古董,但是明天你可一定要帮我看看原石哈,咱俩可是老同学,你千万不能因为他从你那买过一张古画,就厚此薄彼啊。”

      “好,好,雨露均沾,这下总可以了吧”费大塑通笑了笑,无奈地说道。“呸,什鈾么雨露均沾,说得我跟叶少就像娘们儿似的,来,喝酒⣘!”

      Ʒ三人之中,就属费大通酒量最差,而且ᬷ还被祔李让胜和叶爽灌了不少烈酒,一时之间,头脑昏昏沉沉,眼看就要趴到桌子底下去。׵

      再喝下去,恐怕就要出洋相了,费大通赶紧找借口去了卫生间。在乡下的日子里,费大通将医仙传承的两本医书,已经吸收得七七八八。

      他清楚记得,里面有个醒酒的法诀,于是调动丹田里的暖流,按照顺序在窍穴中游走一遍몪。

      不一ໆ会儿,他的头上就像蒸桑拿一般,竟然硬生生将酒精化作了汗水排出体外。他正想回哭去继续喝酒,突然听见卫生间门口传来一阵吵闹声,似乎还有个女人的声音。

      这里是风花雪月的娱乐场所,难免会有癖好特殊的阔家少爷,把女人带到厕所里来做那种苟且之⾽事。

      费大通不想招惹是非,迅速躲进一间厕所里。只听砰늼的一声,一名服务员装扮的女生,被几个猥琐男子ᗗ用力推进来。见女生进障了卫生间,他们赶紧把门反锁上鱓,然后一脸猥琐地看着她。

      “你们想干什么?”女生一脸惊恐的样子,就像受到惊吓的猫咪。

      “想干什么?哈哈,当然是想干你!”一个小混混说道。“小妞,我们程少爷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怎么这么不给面子,连陪酒都不愿意?”另一个混混说道。

      女生拖着哭腔说:“我只是过来打暑假工的学生,ሒ不陪酒的,请你们放过我吧。”一个穿着名牌衣服的年轻人,舔了舔嘴唇,慢慢朝女生靠近过来。

      “小妞,在这家会所里,还没有我上不了的女服务员,你竟然这퐥么不给䍥我程少面子,那就别怪我鉷程少辣手摧花!” 냶

      女生궥害怕极了,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一名䌟小混混看着她露出一抹白皙的饱满,贼笑着说道:“程少,你赶紧⫕把这됟小妞给办了,然后让我们俩兄弟也过过瘾,好久没有尝过学生妹了,这次肯定非常带劲儿。”“急什么,”程少咧嘴一笑说,“像她这种学生妹,反抗得越厉害,吃了药以后就会越骚。”

      他给那两个混混使了个眼色,后者立马会意,直接架住女生的胳膊,将她按在墙嶧上。程少猥琐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粒猩红药ؽ片,掰⺳开女生的嘴,直接塞了进去。

      费大通躲在厕所里,本想着这帮人ࣖ赶紧办完事儿,好回去找李让胜和叶爽继续喝酒,没想到这帮人竟然给女生吃了药。

      他忍无可忍,猛然推开厕所门,大声说道:“出来玩儿女人,讲究个你情我愿,你们强行给她吃药,这是违法行为,知道吗?”

      见厕所里突然冒出个人,程少和两个小混混吓了一跳。䪍可听见费大通的话,他们哈훒哈一笑,就像看白痴一样看着费大通。

      ꖗ“违法?在这里我程少就是法!小子,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滚出去,省得等会哥几个把你给打出屎来。”

      那个女生看见费大通,就像看到救星一样,挣脱束ꘜ缚躲在了他身后。费大通看到女ཟ生的脸时,心中怔了一下,怎么她跟强上自己的那个女人,长得如此相像?

      “你叫什么名字?”费大通问道嵣。

      “张露雪。”

      卧草!

       费大通瞬间想起,那个强上了自己的女人,因为她的名字叫셒张露莲。

      “那你认不认识张露莲?”费大通又问到。“她是我姐姐。”

      张露雪听见这个名斓字,㧢愣了一下,‪问道:“你认识我姐姐?”忊

      “我叫费大通,跟你姐姐认识,但不是很熟”⹘费大通撒了个谎。他总不能说,自己被她姐姐给强上了吧,这多没面子。

      “喂,ꪸ你们俩续完旧了吗,兄几个早就剢等的不耐烦了,臭小子,等会儿我们先把你咁给废了,然后再当着你的面儿,把这个ӽ小妞破瓜”。不料,话刚说完,费大通飞起一脚,直接将那人踹飞出去。

      “想把我废了,那也得有这个本事才行!”费大通收回脚,一脸冷峻地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