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视频

      大概是因为心有忧虑, 顾灵均今夜睡得很不安稳,到了凌晨两点左右更是直接醒了过来。她依稀记得梦到了什么不好的场景,但想要回忆时, 脑海中却只出现了几个黑影。

      冬季干燥,屋内又开着暖气, 顾灵均有些口渴打算起床去倒杯水,打开门时才发现客厅的方向有微弱的灯光传来。

      这应该是江楚些工作台处的台灯, 否则不会只有这个亮度。而江楚些这么做,显然是为了不打扰她休息。

      顾灵均微微皱了皱眉,轻手轻脚地朝着客厅方向走去。

      江楚些坐在电脑前, 屏幕上似乎正播放着什么画面,一旁的打印机正在工作,发出了轻微的震动声。

      “楚些, 你这么晚了还不睡吗?”

      安静的房间内突然响起了顾灵均的声音,江楚些浑身一震,转头向后看去, 只见顾灵均单薄的身影正站在不远处。

      “灵均,你怎么醒了?”她一边起身一边熄灭了屏幕,再次看向顾灵均时, 脸上已带上了笑容,“睡得不好吗?”

      “我起来喝水,”顾灵均迟疑片刻后朝着她走来,“你最近都这么晚睡吗?早上还起那么早。”

      江楚些用余光看了一眼打印机,确定出纸背面朝上, 这才朝着顾灵均走去。

      “我本来就短眠,睡得不多。”

      “哪有什么短眠不短眠,你现在还不睡, 早上那么早起,最多只睡四个小时,怎么可能够?”

      顾灵均握住江楚些的手,发现她手心冰凉。

      “我马上就去睡了,你想喝水吗?我去倒。”

      “楚些,”顾灵均抱住江楚些的手臂,轻轻靠在她身上,“我刚刚做了噩梦,你待会儿能不能陪陪我?”

      “做什么噩梦了?”江楚些看到她脸上不安的神情,轻笑道,“是不是因为明天就要和我绑一块儿了,所以有点担心?”

      顾灵均白了她一眼:“我是担心你这么拼命,我刚结婚没多久就要变寡『妇』了。”

      “怎么会,我身体好着呢。”

      “那你就和我一块儿去睡觉。”

      江楚些乖乖点头:“好,喝完水我们就去睡吧。”

      “这还差不多。”

      江楚些最近确实失眠严重,只有在实在困极了的时候才能睡上几个小时,但每次都会被噩梦惊醒。之前开的『药』虽然能让好好睡上一觉,但怕睡得太沉的焦虑感又让她不敢吃。

      只有抱着顾灵均的时候,她才能有些踏实感。

      “还是睡不着吗?”

      江楚些虽然闭着眼,安静得像是已经陷入了睡眠,但顾灵均能够感觉到她依然浑身处于警戒状态。

      “……没事,我躺一会儿就睡着了。你才是,怎么还不睡?是我影响到你了吗?”

      顾灵均点了点头,柔软的长发因这小小的动作在江楚些怀中散开。

      她毫不犹豫地承认了这件事,让江楚些有些惊讶:“那我回房间……”

      “不要~”顾灵均却紧紧搂着她的腰,反倒将脸更埋进她的怀中,“楚些,你身上的味道好好闻。”

      江楚些轻轻吸了口气——她对顾灵均撩拨人的套路已经很熟悉了,即便是最简单的话语和行动,对她来说也是效果拔群。

      “可是你刚才说……”

      “所以,我们来做点帮助睡眠的事吧。”

      江楚些能够感觉到今夜和平时的氛围不同,顾灵均先前撩拨她都只是点到即止,但今晚……直觉告诉她顾灵均是认真的。

      “等、等等,”江楚些的心跳不可遏制地加快了,“你、你怀孕还没三个月。”

      “原来学姐你记着呢。”

      顾灵均带着笑意的话语让江楚些浑身发热,她明明从不觉得自己有这样的想法,此时一听,恍惚间也差点信了顾灵均的暗示。

      “我不是这个意思……”

      顾灵均仰头吻了她的下巴:“没关系,我们可以用别的办法。”

      江楚些猛然从床上坐起,发现外面天『色』已经大亮。顾灵均不在床上,她急忙看向一旁的闹钟,发现已经是早上九点。

      “灵均!”

      江楚些急急忙忙想要下床,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穿,又连忙四处找衣服。顾灵均大概是听到了屋里的动静,抱着一叠衣服开门走了进来。

      “别找了,我拿去洗了。”

      江楚些下意识拉起被子盖住身体,惹得顾灵均好一顿笑。

      “有遮的必要吗?又不是没看过。”顾灵均坐到床边,把衣服塞给她,“昨晚睡得好吗?”

      江楚些想起昨天晚上的场景,不争气地有点脸红,一边拿着衣服胡『乱』套,一边低低地“嗯”了一声。

      原来那个……真的能助眠,她已经很久没睡得那么好过了。

      顾灵均轻笑了一声,伸手帮她拉端正衣服:“穿好衣服就出来吃饭,早上我简单做了点。”

      “灵均,那个……你没关系吗?”

      不是发·情期,顾灵均还怀着孕,虽说她昨晚没对顾灵均怎么样,但还是担心她身体不适。

      江楚些在顾灵均怀孕后就前前后后想了一圈,可以确定的是,在江为早出生之前,顾灵均绝对是安全的,除非顾灵均要堕胎,剧情才可能会阻止这件事发生。

      她目前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能保证顾灵均安全生产,目前这个国家的难产死亡率在万分之三左右,即便有最好的医疗条件,也不能保证产生百分之百安全。

      这是江楚些现在最担忧的事。

      “我很好,你就放心吧。”顾灵均帮江楚些梳理了一下凌『乱』的长发,而后亲了亲她的脸,“能让你开心我很高兴。”

      江楚些稍微松了口气,顾灵均的温柔总是能抚慰到她,也只有顾灵均的温柔能够抚慰到她。

      “好了,穿好衣服就赶紧出来吧。”顾灵均留她自己穿衣服,起身离开,“我去把牛『奶』再热一下。”

      “嗯。”

      江楚些目送顾灵均离开,心中却渐渐升起了一股懊悔之情。明明现在不是她可以放松警惕的时候,享受这样的温柔体贴真的好吗?

      顾灵均走出房门后,脸上的笑容却渐渐消失了。

      她早上去看了江楚些昨晚打印的东西,发现上面是昨天那个推销员的脸。很显然,江楚些特地去监控录像里找到了对方,而且还打印了出来。

      楚些想做什么?

      谨慎一些或许没错,但这不止是那个推销员的问题。两人一起外出的时候,江楚些总是会紧紧地搂着她,对待她怀孕这件事上也十分小心翼翼。

      像做饭和独自出门买菜,江楚些一开始都试图说服她不要做,虽说最后做了让步,但还是让顾灵均感受到了她的过度紧张。

      联平会真的是那么可怕的组织吗?

      顾灵均想起了原凝,实在不愿意相信她会加入这么邪恶恐怖的组织。上次原凝来向她道歉,是不是就是为了那件事呢?

      顾灵均不是不相信江楚些,只是原凝毕竟是她一直相处的同班同学,她自觉还是比较了解对方的。

      或许正如联平会负责人给出的解释一样,他们内部也正在经历变革。只是楚些先前被伤得太深,现在对对方已经没有一丝信任感。

      或许,她该找原凝谈一谈?

      “……我、我们不醉不归,不、不醉不归——嗝……”

      “好了,你别不醉不归,已经到家了。”赵梓打开门,对着江楚些道,“你把她扶到沙发上扔着就行,快点回去吧。”

      今天江楚些和顾灵均去领了结婚证,晚上请赵梓和庄绮吃饭,庄绮比两个新人还要嗨,直接喝高了,只能让江楚些给她扶回家。

      “你晚上留下来照顾她吗?”

      “还能怎么办?校门都关了。”赵梓没好气地看了庄绮一眼,“给你们添麻烦了,回去好好陪灵均吧,怎么也是新婚夜。”

      江楚些苦笑了一声:“虽然什么都没办……”

      “得了得了,大学结婚多的是先不办婚礼的,你也别觉得委屈灵均了,灵均不在乎这个。倒是你自己不要压力太大,否则灵均还要担心你。”

      江楚些把庄绮安置到沙发上:“谢谢你,我会注意的。”

      “行了,快走吧快走吧。”

      江楚些点了点头,又看了庄绮一眼:“那她就拜托你了。”

      “嗯。”

      赵梓把江楚些送出门,再回来看到庄绮已经跌坐到地上,手里不知哪儿拿了个杯子,端在手里装模作样地道:“来、来,楚些我再敬你一杯,祝、祝你新婚快乐……”

      赵梓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几步走到她身边夺过杯子。杯里先前还有冷水,撒了庄绮一身。

      “楚、楚些……”

      “楚你个大头鬼,”赵梓随手在茶几上找了条不知是『毛』巾还是抹布的东西,帮庄绮擦身上的水渍,“人家回去陪老婆了,你快给我醒醒。”

      庄绮听明白了,也听出身边的人是谁,靠到赵梓身上笑嘻嘻地道:“嘿嘿嘿,她有媳『妇』儿我也有媳『妇』儿。”

      赵梓推了推她的脑袋,没推动。

      “你还能笑呢,我还以为初恋结婚你怎么也得伤心死啊。”

      “我、我不伤心,我替楚些高兴……”她嘴里说着高兴,声音却已经带上了一点儿哭腔,“顾灵均是个好姑娘,楚些以后一定会幸福的。”

      “你还挺清醒的。”

      赵梓给她擦了擦眼泪,庄绮一把摁住脸上的『毛』巾,埋怨道:“你、你怎么用抹布给我擦脸?”

      “给你擦就不错了,哪个女朋友像我这么大度?”

      庄绮嘿嘿笑了两声,靠到赵梓身上。

      “你、你别生气,赵梓,我现在喜、喜欢的人是你,我会、会对你好,不、不会辜负你的。”

      “可惜不是第一个。”

      “怎、怎么不是第一个?楚些是第一个a、alpha,你是第、第一个omega嘛。而、而且我以后也只、只喜欢你了,楚些就、就是友谊……”

      “真的?”

      “真……千、千真万确……”

      庄绮大着舌头,信誓旦旦地保证。

      醉酒状态这么说,看来是真心话了,赵梓满意地拍了拍她的脸:“那家里以后要听我的,你那么喜欢江楚些,总不能做得比她差吧?”

      庄绮不知有坑,狠狠地点了点头。

      “饭可以我来做,但其他家务都得你包。”

      “嗯嗯,好~”

      “还有,我申请到实习岗位了,大四之后就要去国外实习。”

      “嗯嗯……”庄绮随口应了两句,突然察觉到不对劲,顿时酒醒了大半,“你、你真要去实习啊?”

      “我像是在和你开玩笑吗?”

      庄绮张着嘴一脸的难以置信,赵梓叹了口气,凑过去亲她。

      “寂寞了就来看我,不准出去拈花惹草,我让江楚些监督你。”

      庄绮呆呆地被亲了两口,总算回过神抱住了赵梓,好不委屈地道:“你怎么不说你自己不拈花惹草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