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潮喷24p

      吴秀芝:“距离这么远如果用灵机传书回教求援,恐怕要線更长븿时间。那我们想要尽┌快回去的话,只有正面和他们硬碰一下了”

      “还好我伤势已经恢复了,实力还有不小的提升,而你现在也进阶到蜕凡中期。说不定我们还有机会?”吴秀芝眼神坚毅道肙。

      苏尘了枤解她的性格,能正面硬刚的绝对不会跑,是那种好战份子。但是这次七星斋后来的五人明显是针对他们而来的辫,无论是人数还是修为实力,都不是开始那三人能比拟的꽭。

      苏尘畼灵机一动:“大姐大,此事我们需要好텂好的计划一翻...不如我们先这녇样...在这样..”苏尘和吴秀芝两人快速神识交流了意见,确定了接下来的应对作战步骤。

      他们两人没发觉的是,在他们头顶天空的不知多少距离高处,一道黑色的身影䁮紧紧的跟随䘙着他们,这里距离超出了神识感知范围太远。黑ᔵ色身影浑身散됭发着冰寒之气,잯人就那么伫立在那里,什么也没动,ⳳ四周的罡风都逐渐被冻结,恐怖至极。 甌

      쯭 苏尘飞速的向九真国皇城移动,这次他和吴秀芝兵分两路,由他去皇城皇宫查探情况,吴秀芝럹赶往传送阵的城池,当苏尘这边发动袭击,必定会将敌人快速全都引到皇宫,吴秀芝就可以趁机使用传送阵回教求援。

      苏尘一路来到了皇城外,神识一扫城内外☚四下寂静无声。比之前人生鼎沸相差甚远㦯,㮔看来七星斋之前葾屠城所言非虚,人口剧减。

      修士一般自恃不凡绝不会对普通ꬰ人出手,这也是修道界大忌,属于一条大家都会自觉遵守的规矩。当༜然也有例外,比如修炼邪功魔攻需要生灵血气等,还有那种散修沉迷世俗骄奢淫逸者。

      只要弄的怨声载道,就马上会有桲正道之士出山,以维护天下安定,剿❍灭邪魔外道为名拧将之抹除。这样不仅可以记载名声,也能积䄃功德,乃是一举多得好事。갅

      所以很多所谓正道修士都会不遗余力产出妖邪。七星斋这几人,发动道法神通杀貋了半城生灵,必定做的隐秘,不敢声张,而且还不敢将这一城生灵軏全部屠杀,以免将事情闹大,最后不好收场瀤。

      홠 苏尘停下进맚城㚏的脚步,回头道“秀芝,你怎么回来了?”这是吴秀芝的身影从后面树干中跃出,“哼!你想丢下我一个人去冒险?打架的事情,我能错过吗?”

      吴秀ỵ芝语气有点小小的怨恨,但苏尘一听却心中一暖。他知道,吴秀芝是在傒担心他的安慰,不想他一个人去冒险。

      “既然都回来了ᚼ,那我们就去会会他们”苏尘收起那一丝担心,调整心态严肃道。吴秀芝:“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我与你并肩同行!!”吴秀芝又变成往日那种女魔头天不怕地不怕的ꖪ样子。

      苏尘和吴秀芝来到了皇宫外,苏尘催动微尘术,收敛自己的气息神魂,这是一门专门蛰伏隐蔽的道术神通,如果没有神识修为高过苏尘,那是根酡本不可能用神识发现他的。

      现在苏尘폄神识在修为提升后,足⥦可以媲美蜕凡后期뻌的修士ᴰ神识。这也是苏尘感一个人回来查探情况的依仗。据븏楚风传回来的消息,这五个七星斋的修士,其中一人修为最高不过罄蜕凡后期,其余都是蜕凡初期和中期。

      只要这蜕凡后期的修ܲ士不在皇宫,那苏尘二人说不定还能可他们周旋,来个逐个击破。吴秀芝因为没有这方面收敛是神识的道法钪神镭通,则留在外围,只待苏尘在里面ᷖ动手,他马上冲进去接应。

      苏尘在皇宫大殿屋顶悄无声息游走,神识悄悄放开,查探着情况。‘嗯ﻹ?中共有四个七星斋修ꕊ士,四个㾐全是蜕凡中期境。皇帝楚风被软禁在偏殿。四人相聚很近,不足百丈。’

      苏尘心如明镜,快速思考对策。就从着最边缘的这个蜕凡中期修士虐开始吧,务必一击必杀,周围其他三人最多五息之后就能䛳将⍌他包围,七星斋的道术神通苏尘可是见识过的。

      当初在蜂王谷,七璟的星光满路神通,杀伤陚力大䮸而且范围宽广,如果被这种神通包围,哪怕是炼体修士苏尘,也不愿意面对的。

      就在殷苏尘神识扫过最外围的那个七星斋뼑修士时,这个修士原本在闭目吐息。突然心中一ꇝ惊,感퐅觉似有人在瀙窥视他,被人盯上的感觉。

      于是他立马放出神识,反复搜索周边,⬡来回几遍之后比⾺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难道是我多心啳了?”他拱了拱鼻子,继续闭眼吐息。

      这次他们师兄弟五人一齐捥行动,追杀魔教二ಏ人。在这之前他们就펪收到前面δ这九真国三名修士陨落的消息,还以为是九真国突然꾪来了魔教强者莶将他们斩杀。

      所以几人小心翼翼的便打听消息,便想九真国这边过来。在得知居然只有魔教两人就将他们三位师ꔦ弟全部斩杀,他们带鉔头者周师兄勃然大怒“真是废物,这点事都办不好,死不足惜。”

      等祪他们到达九真潃国皇鉜城时,苏尘早巾已身退。于是他们就屠了半뽱个城⦙的人,想逼苏尘就范,结果没想到苏尘闭关,不理外事,压根就不知道。蘟

      澚之后他们开始架空九真国皇帝楚风,发动全国之力收查苏尘二人下落。实力最强蜕凡后期的周훴师兄냟则坐镇娮玉溪城传送阵,以免魔教二人趁机逃跑,他们四人在酰留在皇宫,一有消息就马晞上出发,据可靠猜测,魔教二人应该还没有第一时间离开九真国,一定还在某处。

      苏尘悄咪咪的来到此人的窗外,无彶声无息,宛如一道幽灵一般向房中盘腿闭眼吐纳之㳍人杀去。“叮铃铃”苏尘在跃进的过程中触动用于警戒的禁制神通。

      房间中人第一时间掏出一张星光灿灿的小法旗法宝,蟬向苏尘挥去,形成一道道波纹行的星光阻击苏尘,企图减慢苏尘速度。

      因为苏尘离得实在太近了,根本万万没想到苏尘能潜靦伏这么近才发动袭击。他在房间布置的䌛警팹惕禁制本来只是똇随手布置,ﷅ根本没放在心上,因为他根本不相信苏尘敢只身来袭杀他。

      显然他失算了,现在猎人转变成猎物。苏尘将手中坚硬锋利的古剑掷出,古剑的锋利轻易破开了小法旗法宝的神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